换汤没换药!医保招标的上海效果
企业感觉换汤不换药,负责招标的人还是原来招标办的人,就是门口主管部门的牌子换了而已。 
2014-12-19 14:35:13
0
李树恒,崔昕

本文来源于《E药经理人》2014年12月刊

2014年11月12日,上海市二、三级医疗机构医保目录药品(第二批)集中招标采购工作正式启动,这是在上海市医保局主导下的第5次药品价格招标采购。自2012年初,上海市医保局接手药品招标以来,已经完成了“基本药物大包装、简包装品种日常采购”、“基层医疗机构部分基本药物补充采购”、“新版基药补充招标采购”、“医保目录一批招标采购”等招标工作。根据最近上海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社保局”)相关负责人的介绍,大输液的招标、带量采购的可行性都是医保局今后工作的重点,低价药目录品种的招标工作会等等看。

作为一贯的改革先行军,上海一直在发挥改革标杆和样板的作用。上海选择医保部门操盘招标在理论上是一种进步,“谁出钱谁招标”的原则端倪初现。

“招标办”的新马甲

业内人士分析,以往卫生部门主导的招标更在意价格,每次都以“价格降多少”作为主要评价指标,但医保部门在意的是总费用。在控制药价方面,医保部门调控的手段应该比卫生部门多。由药品的付费方来操作药价招标,有望把药品价格控制到更合理的区间,从而有效减轻医保资金的负担及支付压力。

不过某企业一位主管上海市招标的负责人表示,虽然招标主体换成了医保局,但目前企业感觉就是换汤不换药,他们只是与换了马甲的“招标办”打交道,负责招标的人还是原来招标办的人,就是门口主管部门的牌子换了而已。“公关对象还是那群人,就是通知文书的‘抬头’变了。”

让企业没有感觉的原因还有招标规则没有太大变化。

比如一些新品种纳入《2012年版国家基药目录》,但在之前的上海非基药招标中没有中标的生产企业本来看到希望,以为可以通过医保局进行的“上海新版基药招标”进入上海市场,结果却发现招标只针对原中标的品规,也只允许之前中过标的企业参与投标,没有中过标的企业根本就没有参与投标的机会。

再比如医保局主导药品招标时依然继续沿用之前的目录,只做量的微调。

以前业内希望的医保招标“上海模式”产生示范效应也由于上海的经济水平决定了没有复制的可能。其实在11月19日召开的上海二、三级医院第二批医保目录招标标前会上,上海人社局的官员就表示,此次招标的基本原则是“放开价格、质量第一、自身比价”。而“高价”肯定不是其他地区想要的效果。对全国范围来讲,招标的主题就是降价,而上海招标的结果价格并不低,甚至在全国范围内是较高的。因为在上海的招标体系中,企业的产品只要具备投标产品资质,符合限价规则,即可中标。与国内其他省相比,上海限价的采集地区包括北京、天津、江苏、浙江和广东5个中标价格相对较高的省市。

其实,能够在药品使用结构上做出最优化的调整,使药品价格得到合理控制,保证患者能支付起并且得到最有效的药品,才是业界对医保部门主导药品招标最大的期许。

当然,在医保局主导下也解决了一些问题。基本药物大包装、简包装集中招标采购还是缓解了上海社区一度出现的配药难的问题,原来社区普遍使用且老百姓认可度高的兰迪、倍他乐克、安内喜等药品重新回到了社区,使用这些药品患者不必再往返二、三级医院了,方便了慢性患者配药,缓解社区限量配药、处方限价的特殊矛盾。

量价游戏

去年8月,上海医保局牵头对部分医保目录品种试行带量采购招标。以县(市)级卫生行政部门为主体,代表辖区内所有医疗机构共同与药品生产经营企业进行招标,签署约定具体药品采购数量的合同。上海市药品招标办内部人士曾表示,这与过往的上海药品招标政策之间没有延续性。是上海医保局在探索一些新的招标方法和招标政策。这被认为是上海医保局接手药品招标工作以来,对药品招标规则首次调整过程中的一大手笔。

根据当时披露的《医保药品试行“带量采购”的实施方案》,原研药通过单一来源采购方式开展,药价降幅大于10%的均纳入“带量采购”;小于10%的,取降幅最大的两个品种实行“带量采购”。而仿制药通过竞价投标方式开展,在质量保证前提下,价低者中标。但这种质量层次划分和招标规则对外资药企较为有利,因此这个方案从开始调研时就遭到国内企业的强烈抵制。

上海市某药企招标经理称,虽然“以量换价”显而易见,但是这种“量”还是相对的预测,不是医疗机构的实际采购量。重要的是如何实现量、价、款三者的挂钩。

业内人士表示,上海医保局主导招标的遗憾之处是,招标和采购这样两个环节依然没有实现彻底的统一,依旧存在医保招标、医院采购、医保再付费的问题,存在“二次议价”。

不过,很多企业还是表示,由于上海给出的限价相对较高,只要进入门槛,满足限价,就可以进入上海市场。“只要医院愿意接受你的价格,企业想打品牌战,还是价格战,都是企业的自由。”这也是与国内其他地区“唯低价是取”惯性最大的不同,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市场主导。

“上海医保局主导招标也只能是权宜之策。”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医药卫生管理学院药品政策与管理研究中心研究员陈昊告诉《E药经理人》:“谁买单,谁招标,这是天经地义的。但是上海医保局并非药品的真正意义上的采购者和买单人,只是支付补偿的第三方,其指定补偿的目的是履行医保补偿合约和防止因第三方付费而导致的浪费和滥用。药品的购买者是医疗机构。”

“不管是卫生部门还是医保部门主导招标,都没有本质区别或变化,都是自己点菜,别人买单。”陈昊对未来改革的建议是,未来政府机构应从具体的经济活动中退出,发挥政策引导,构建平台的作用。药品采购权应交还给医疗机构,方式可以采取联合招标,委托招标,交易所直接交易等多种形式,以体现市场经济特征,招标主体吻合,招采合一。

不过上海的药品招标主体换人还是具有一定的政策风向标意义。有专家预测,随着医保部门作为支付方在行业生态中的话语权逐步增强,也存在进一步压缩医保支出,降低药品招标价格的可能。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