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士力闫凯境:接班人要“立战功”,名义上接班无意义
闫凯境喜爱中国传统文化,他将道家的“天人合一”融入到中医理念,会用易经的思想解释自己的事业定位。 
2015-4-13 10:16:16
0
E药脸谱

本文转载自接力杂志


这次采访的结果很有些颠覆性。查阅闫凯境的资料,知道他出身于军人家庭,有过特种兵军事训练的经历,曾进行过一系列成功的资本运作,并于2014年3月正式接任天士力制药集团董事长。在媒体的脑海里,逐渐勾勒出一幅霸道总裁的形象。但当闫凯境坐在媒体面前侃侃而谈时,却丝毫没有展露出霸气,反倒令人觉得很温和。在他的身上,充满了很多有趣的“矛盾”。

闫凯境喜爱中国传统文化,他将道家的“天人合一”融入到中医理念,会用易经的思想解释自己的事业定位,但同时他对科学精神的信奉是深入到骨子里的,对大数据、人工智能、基因工程都有很深的领悟。闫凯境具有宏观视野,他对天士力的未来发展有着逻辑清晰的战略思考——这在二代企业家中其实是不多见的,但他又非常强调细节,认同“天下大事,必作于细”。闫凯境热衷于养生之道,他会进行辟谷、打坐,但他也接受过特种兵的残酷训练,甚至重伤需入院手术。


闫凯境身上的这些“矛盾”,其实可以用他非常喜欢的一个词——“修止”来解释,因戒而生定,因定而生慧。企业的发展过程就是企业家个人修行的过程,闫凯境在不断的挑战自己、战胜自己,这才能肩负起越来越重的职责,同时又要经由“戒”、“定”而生“慧”,保持内心的宁静和行为的持戒。所以,闫凯境会霸气内敛,会呈现出既矛盾又统一的特质,“修止”这样的境界,是一个家族企业的接班人所不可回避的。

残酷磨练与养生之道

与其他的二代企业家不同,闫凯境接受过特种兵军事训练,他的父母都曾是军人,所以从小就有部队情结。闫凯境可以说是在军队医院里长大的,当他11岁时举家从河北承德搬到天津时,由于没有分配住房,所以一家三口有一年多的时间里挤在只有一张床的军队医院病房里。

闫凯境最早在英国阿斯顿大学学习信息系统和商业计算机,之后进入雷丁大学学习国际证券,留学归来后,他没有选择工作,而是进入部队。对于这个选择,闫凯境的父母没有反对,但也只是希望他到后勤部门锻炼一下就好了,而他却坚持要接受特种兵训练。上学期间,闫凯境就对海豹突击队、三角洲特种部队着迷,在他骨子里流淌着军人的铁血基因。

不过,特种兵训练的残酷性还是让闫凯境始料不及。入伍第二天就进行散打实战,而且是没有时间限制,打到流血为止。“我比较经得住打”,闫凯境说,结果他被打倒几次也不流血,到最后出现眼睛玻璃体混浊,得了飞蚊症,眼前黑点飞舞,直到现在还没有痊愈。至于长跑,就如饭后甜点,一天训练完之后再跑个十五公里是常事。长期这样艰苦的训练给闫凯境带来了伤痛,大腿肌肉出现撕裂,休养了半年之久。


谈到这段经历,闫凯境认为最大的收获就是让他知道了吃苦的底线,在未来的成长中可以承受很多东西,对生活也没有过高的要求。其实,一直以来,闫凯境都习惯于 简单的生活,在留学期间,他的生活基本就是骑着自行车穿梭于图书馆——健身房——宿舍三点一线。闫凯境还经常去餐馆打工,后厨里的那些活,比如削土豆啊、 刷锅刷盘子啊,他都干过,也没觉得苦,每天能赚30英镑还觉得很多。

闫凯境这种性格品质的养成,与他成长的家庭环境是分不开的,军人家庭一般管理严格、强调自律,而且思想境界也比较高。闫凯境虽然接受的是西方教育,但从人生价值观来看,绝对是中国式的。所以,他既崇敬铁血军魂,也非常热爱中华传统文化,而他从事的又是医药行业,自然对养生之道颇有研究。如果说特种兵军事训练是对意志品质的磨练,是挑战身体的极限,那么养生则考验的是定力和自制力,这是对身体的“修止”。

中医来源于道医,道家追求‘天人合一’的哲学理念,将‘天人合一’观念投射到人的生命和健康就形成了天士力的事业理念,即提高生命质量,未来还会向更高的层次扩展,比如创新生命价值。

天士力的大健康理念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对疾病和非健康状态进行全程呵护,从“治已病”到“治未病”。二是还原平衡——身体和心理的平衡。对于亚健康,仅吃保健品是治标不治本,只是延缓了生病的时间,必须通过心理上的调节进行补充治疗,这就要从中华传统文化里汲取营养。

科学精神与传统哲学

目前,闫凯境正在攻读第二个博士学位,他的第一个博士学位是天津大学的药事管理,第二个则是天津中医药大学的中药学博士,师从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张伯礼(院 士),正在研究的论文题目是《符合国际标准的天然药物产业链再造》,会探讨关于智能制造、工业4.0的一些内容,像智能制造和国际标准怎么衔接,质控技术 如何实现等。


在接受采访前,闫凯境刚刚参加完天士力研究院大楼的落成仪式,天士力研究院有350多名研发人员,基本都是硕士和博士,相比于国内其他医药企业,具有较强的核心研发能力。而且,天士力的研发打造的是一个没有围墙的研究院,新药研发的信息和资源在哪里,就把转化基地建在哪里,既有研发能力,又有产业转化能 力。

天士力不比那些从老字号改制而成的现代医药企业。天士力的第一个产品就是从医院研发出来的,没有历史遗留下来的好产品,都是自主创新。所以,创新就变成了天士力的核心基因。

说到这些,闫凯境显得引以为豪,这或许也是他信奉科学精神的一个原因。

在闫凯境的脑海中,从来没把西方的科学精神和中国的传统哲学割裂开来,他始终认为两者是相互融通的。这就如西医和中医的差异与关系,西医更多的是对病理指标 的诊断,中医则考虑的是寻找问题的本源,尤其是问题的相关性。中医做诊断时没有西医精细,可以量化的东西总是笼统的说,而西医缺乏对整体性和相关性的考 量。

闫凯境的科学精神也体现在对企业管理的实践上,天士力在成立之初有着军事化管理的烙印,而如今则完全转型为现代化企业制度了。“首战用我、用我必胜”这样的口号不见了,但天士力人的执行力依然很强,不找借口,无条件的接受任务。用闫凯境的话说,天士力已经完全实现了数字化的精细管理,有非常细致的预算管理系统和KPI考核体系,不存在管理是否严厉的问题,而是规范不规范的问题。

闫凯境认为,父亲属于产业开拓型,而自己属于科学管理型,更倾向于内在的逻辑思考。同样,闫凯境觉得仅用西方的逻辑观点来看问题,就显得太简单了,在管理上 必须要注重相关性和整体性,东方式的管理要和现代企业制度结合。如果简单的套用西方的思维模式与父辈探讨问题,可能会出现分歧,因为自己只看到了冰山露出 水面的部分。


科学的边界是哲学,年轻的企业家既要把握科学发展的趋势,也要对客观世界有正确的认识,这需要不断的学习和实践。闫凯境在接受本刊采访时恰逢周末,采访前主 持了研究院大楼的落成仪式,而采访后又匆忙赶去与道教协会的人谈养生基地,西方科学与中华传统文化,这两者之间对于他来说从来就没有什么鸿沟。这是一种包 容的气度,不偏激、不浮躁,因定而生慧,达到修止的境界。

超越进取与克制内敛

如今,距离闫凯境正式出任天士力制药集团董事长,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年的时间。闫凯境比较顺利的接班,用他自己的话说,是“有点意外”,但如果看到他在天士力所做出的业绩,就会发现让他来担此大任一点都不意外。

闫凯境会告诫年轻的企业接班人“一定要立战功”,否则即便名义上接班,其实也毫无意义。天士力的战略规划部,几乎是闫凯境一手打造出来的。天士力是通过自主创新一点点发展起来的,很扎实但偏保守,长期以来一直拒绝外延式的并购。在2008年以前,天士力基本上只有公开资本市场融资和间接融资,没有充分利用好成本更低廉、效率更快捷的各种直接融资手段。

而闫凯境在接管了天士力的投资部门以后,则在资本运作方面填补了一系列空白——第一家健康产业非上市公司发行中期票据,国内第一个发行交换债。其实,闫凯境 在2008年开始组建产业收购兼并的团队时,天士力只投入了5000万,其他的资金都是靠他自己在外募集,但很快成功的实施了一系列收购兼并,如今则开始 了海外并购的步伐。

“我们的模式很清晰,就是产业+资本+战略增值,围绕着健康产业进行投资”,闫凯境告诉媒体。他对于财务投资、产业投资、战略投资这三者的区别有个形象的比喻,财务投资像下军旗,要博得绝对收益;产业投资像下跳棋,要在产业链的上下游之间形成协同效应,考虑是否有连接性、跳跃性,实现互相借力;而战略投资像下围棋,要看得更远,要让每一个棋子都有价值。

可以说,在二代企业家中,闫凯境的战略大局观是非常突出的。优秀的企业家一定是一流的战略家,能把问题看得深刻、看得长远,愿意为未来下赌注。闫凯境认为: 战略家也一定要有胆魄,必须是实干家,否则只是画蓝图。在闫凯境所规划的目标中,2015年天士力要在国际化方面积极拓展,以前的天士力是“企业家精神+ 跨越式发展”,现在则是“企业家梦想+全球竞争力打造”,要实现国际化的梦想、大健康的梦想,带动传统医学的升级。


虽然有那么多的梦想要去实现,但闫凯境在内心里觉得很知足,他认为家族企业的舞台已经很大,可以最大化的体现自身的价值。有很多从海外归来的创二代更想去独 立创业,不适应家族企业的文化,而闫凯境则不同,他一直以“事业经理人”来形容自己,他和创业元老之间互相尊重,而且始终保持一种好学的态度。

坐在这个位置上要有心胸,不能跟人去抢功,要共同协作把事情做出来。好的成果跟大家一起分享,你愿意跟大家分享,大家就愿意帮你分担。当取得更多的成功,就有越来越多的人愿意跟你协作。

闫凯境承认,在成长的过程中,随着你的位置越来越高,承担的责任越来越大,也会有焦虑和恐惧。害怕自己的“能不配位”、“功不配位”、“德不配位”。在这种焦虑和恐惧下,就要主动的发现自己的弱点和强项,去努力的修炼自己。只有当自己取得越来越多的战绩,恐惧才会越来越少,承担风险的愿望也就越来越大。

闫凯境非常欣赏《道德经》里的一句话: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胜人者勇、自胜者强,这其实是在谈个人内在修行的方法。闫凯境认为,企业接班人与他们父辈不同的 地方在于:一代企业家有本能的需求去奋斗,出于对美好生活的向往,目标非常鲜明,而二代接班人面对物质极大丰富的社会环境,则很难看清自己到底想要什么。 这就需要达到修止的心境,把自己腾空,找到原始的出发点,然后真正的战胜自己,闯出一条路。

路漫漫其修远兮!天士力要实现的目标很多,闫凯境未来要走的路很长。他在不断寻求超越的过程中,保持克制和内敛,从中国传统哲学中吸收力量,在修止中实现平衡。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