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催的中国执业药师:稀缺又多余
中国未来必须摆脱执业药师严重不足的处境,与此同时更要注意其角色作用。 
2014-10-31 11:27:38
0
闻嘉

文/闻嘉 本文转载自LIFE健康

近日,西安执业药师考试现集体作弊被爆出,共两千多人被抓。其实,作为获取执业药师资质唯一途径,该资格考试作弊风行反映中国执业药师严重短缺,尽管如此稀缺,该职业在中国却又形同虚设。


执业药师资格考试作弊之乱背后是中国执业药师严重短缺


对药学技术人员实行资格准入控制是国际惯例。如英国(1815年)、美国(1869年)、日本(1898年)等,相继发布“药房法”、“药事法”或“药剂师法”,明确只有取得国家资格并注册的药师才能在相关岗位上执业。中国自1994年开始实施执业药师资格准入制度。


1、近年来,中国执业药师资格考试作弊呈现大面积、高频率的特点


作为获取中国执业药师资质的唯一途径,执业药师资格考试自1999年实施以来,几乎年年都有考生作弊新闻爆出,但今年尤为猖獗,“陕西2000多人作弊被抓,约10人中1人作弊”,“昆明24523人参加执业药师资格考试,1027名考生作弊被查处”,“河北省秦皇岛市在一起执业药师资格考试作弊案中查处作弊考生281名”,“执业药师资格考试期间,山西查获11起无线电作弊”,同样大面积的作弊还存在于济南、连云港、绵阳等地。


由于官方并无作弊查获情况的统计结果公布,媒体所报道的仅仅是被查获的冰山一角,例如在电脑、手机等即时通讯软件上,买卖答案更成了业界公开的秘密。


2、作弊成风的背景是中国执业药师严重短缺,保守估计6家药店争抢一名执业药师


执业药师资格考试作弊蔚然成风,近年更呈现全国性大面积作案特点。背景是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GSP)认证“大限将至”。根据2012年国务院发布的《国家药品安全“十二五”规划》,“十二五”末(2015年12月31日前),所有零售药店和医院药房必须有执业药师指导合理用药,否则取消售药资格。无执业药师不能开业,《规划》使得执业药师成了零售药店的“标配”。


根据中国药店管理学院2012年的调查统计,中国现在共有46万家零售药店。而国家食药监局执业药师资格认证中心的数据显示,截止到2013年12月底,全国累计有277940人取得执业药师资格。一店一“师”,即使取得执业药师资格的人全部配备到药店,仍有18万左右的缺口。事实上,根据国家食药监局执业药师资格认证中心2014年2月的统计分析,在零售药店工作的执业药师仅有78557人,在全国零售药店注册执业药师人数与零售药店数相比,若以一家药店配一名执业药师,平均只有17.27%,相当于6家药店争抢一名执业药师。


3、随着大限将至,中国执业药师出现报考热和注册热,作弊热的风行自然也不奇怪


如上分析还不包括一旦网上B2C药店放开后,市场对执业药师的需求。如此一来,“一店至少一执业药师”成了企业需要全力以赴的目标。以“执业药师”为关键词在医药英才网上搜索,近一个月内招聘信息就有118条,月薪最高可达5万元以上,而根据八百方相关等相关企业负责人的信息,行业内执业药师的待遇是普通药师的两倍以上。药店除了在全国各地四处抢药师,更各出奇招组织员工考试,某药企还对成功考取执业药师资格证书的员工一次奖励6000元。


这也直接促成了中国执业药师创历史新高的报考热和注册热。报考方面,2013年报考人数402359人已经创历年之最,而2014年的报考人数,根据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执业药师资格认证中心主任周福成保守估算,较去年翻番。2013年参考人数为329886人,今年将以上已经公布数据的四省参考人数叠加,已经超过22万参考,创历年新高;注册人数方面,根据执业药师资格考试认证中心的统计数据,2013年注册执业药师增加25323人,达历史最高峰,而2014年仅上半年执业药师注册人员就增加18808人,且注册人数增幅呈加大之势。


但增加执业药师的数量真的能解决问题吗?


如此稀缺的中国执业药师却处境尴尬、形如鸡肋


1、社会大众对执业药师的认知极其有限


先来看一个调查,今年9月,老百姓大药房宣布其上海31家门店中的107名驻店药师和执业药师,每人绑定100个家庭,提供购药咨询。关于社会大众对此的看法和态度,《医药经济报》进行了一个调查,结果显示,社会大众虽然对用药安全关注度高,但对执业药师的认知却极其有限。

上图的调查结果显示,上海的民众对执业药师认知极其有限。

上海并非个案,相反,上海市民应是中国对执业药师认知最好的地区。根据执业药师资格认证中心的数据,上海市社会药店执业药师注册覆盖率平均达到128%,是中国唯一平均一家药店配备有一个以上执业药师的地区。虽然现在“大病上医院,小病进药房”的格局初步形成,但许多消费者还只是把药房定位为提供药品的场所。更多时候,他们根据自己以往的用药经验或者从广告中获取的信息来到药店购药,很少主动要求执业药师帮助。


2、药店的执业药师容易成为“卖药郎”;在医院又沦为“发药的”


社会大众对执业药师的认知有限,那中国的执业药师确实又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呢?


随着零售药店的“遍地开花”,越来越多的药品直接进入市场面对患者。而患者一般缺乏专业知识,执业药师就成为指导患者规范用药的“守护神”。而由于流通领域的执业药师数量远远少于药店总数,药店在配置执业药师时往往出资不菲(如前文所说行业内执业药师的待遇是普通药师的两倍以上),加之无孔不入的“医药代表”,药店的执业药师容易成为“卖药郎”,往往什么药贵就推荐什么药。


在国外,医师、药师和护师并称“三师”,是医疗服务的重要组成部分。如果医师开出不安全、不科学的处方,那么药师审核时就可以退还处方,起到把关作用。而中国医院的执业药师就是“发药的”,中国医院极少看到药师因用药安全问题退处方现象,按中国医药设备工程协会秘书长顾维军的说法,当前医院的药师在某种意义上充当了“搬运工”,主要是保证医院的药品供应,离国外药师的职业定位差得很远。


出现以上问题的根源是中国执业药师制度本来就“有病”


1、药品生产、经营和使用的全能型人才,中国的执业药师从定义开始角色定位就出了问题


根据中国《执业药师资格制度暂行规定》(1999年修订),中国执业药师的定义是指经全国统一考试合格,取得《执业药师资格证书》并经注册登记,在药品生产、经营、使用单位中执业的药学技术人员。


想法很好,却非常不靠谱。以实际岗位多数的药品经营和使用岗位为例,经营岗位要保证药品在运输和储存过程中品质不受影响,患者的用药咨询与教育等,而使用岗位最终目的提高患者疾病治疗的最佳效果。二者所需具备的知识和技能差异巨大。对于这样的角色定位,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执业药师认证中心专家顾问康震形容为从定义就走偏,“病得不轻”。


2、角色定位“高大全”,对候选人的要求与国外相比却相当低


与角色定位的“高大全”相比,中国恐怕是世界上对执业药师要求最低的国家,虽然一味以学历来衡量人才是不正确的,但是中国的执业药师中,低学历的比例却不能不让人惊讶。执业药师资格认证中心对中国注册执业药师的统计数据显示,执业药师注册人员中,本科以下学历高达 75269 人,占 61.9%。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对执业药师的要求均很高,毕业于该国家或地区认可的高等药学院校,具有学士以上学位,报考执业药师者还须持有其他执业药师的推荐信。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内地有700多所大学设置了药学或中药学等专业,但是几乎没有一所大学的药学专业毕业生在国际上被认可学历。


从技术视角看,如果执业药师需要时刻面对患者药物治疗问题的话,那么执业药师应具备满足这一岗位的胜任力(相关知识,技能和特质所组成)才能完成这个仼务。相关知识最起码要包含药学基础课程,而中国的执业药师培训普遍缺乏临床医学专业知识和技能的系统教育。


结语:


世界卫生组织的调查表明,全球三分之一的死亡患者不是死于疾病本身,而是不合理用药。中国有90%的居民不了解如何安全合理用药,甚至存在严重误区。而执业药师恰如民众用药安全的“守护神”。毋庸置疑,中国未来必须摆脱执业药师严重不足的处境,与此同时更要注意其角色作用。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