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电子商务:从争论到共识
医药电子商务在国内开展了十几年,经历了从争论到共识的过程,其发展轨迹总是与政策迭代相伴相随,在不断的“试错”中探索前行。 
2015-5-28 17:18:41
0
程昊红


2000年,经贸委、药监局、信息部联合主办中国医药电子商务论坛。
本文来源于《E药经理人》2015年5月刊


近几年,电子商务俨然成为医药行业热捧的对象,进军该领域的企业几乎每年都在增多。然而,一开始,是否开展医药电子商务,面对的却是政策制定者层面的意见分歧和争议。

医药电子商务在国内开展了十几年,经历了从争论到共识的过程,其发展轨迹总是与政策迭代相伴相随,并在不断的“试错”中探索前行。

争执中试点

国内首批医药电子商务试点诞生于政策制定者的争执中。

1998年第四届世界电子商务大会在北京举行,国家经济贸易委员会(以下简称“经贸委”)医药司在会议中举办了一个论坛,这时已开始组织交流有关医药电子商务的意见。

1999年11月,经贸委发布了《深化医药流通体制改革的指导意见》(1055号文),该文件的内容涉及到流通所有环节,其中提到“逐步推进医药电子商务”。

正是这份1055号文,当时引发了经贸委和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以下简称“药监局”)很大的意见分歧,一时争执不下。

时任经贸委医药司司长,主导该文件起草的于明德至今对此仍记忆犹新。

“文件开始起草后不久,药监局就表示不同意,后来,距经贸委仅两站地的药监局就发来了一份电报,要知道,在机关内,一般情况是不发电报的,除非是SARS这类重大事件。在这份电报中,药监局相关负责人表示,1055号文有重大原则问题,要求领导高度关注,并要求不发这份文件。但经贸委领导经慎重研究,认为指导意见符合改革要求,决定正式发文。”

关于1055号文争议的热点之一就是该不该试行医药电子商务,相关争议当时成为媒体报道的热门话题,占据了不少报纸的头条。于明德到现在仍保留的一份报纸,就是其中的代表。

这份报纸在头版均分为两栏,用相同的字体、字号,将经贸委和药监局支持和反对电子商务试点的原因分别罗列其上,俨然两部委在报纸上的“PK”。

“经贸委医药司的负责人表示,传统医药流通模式效率低、流通费用高,而电子商务是未来医药流通发展方向,以后还可能逐步取代传统的医药流通模式。因此主张先进行试点,后加强监管,有步骤地推进医药电子商务发展。”

“药监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我国药品分类管理法则实施不久,目前省级以下药品监督机构又处于调整阶段,对药品在互联网上无法实现有效监管,网上购药无需医生处方,药品真伪难辨,消费者健康和用药安全存在极大隐患,只能暂时停止药品的网上销售。”

于明德表示,其实当时他们对电子商务也不很了解,是抱持学习的态度。为了解决两部委间的争论,他曾建议两部委共同考察北京一家开展信息技术服务的公司。该公司当时跟一家药厂合作,正在为药厂研发一套新的交易方式。

也许是考察没有打消药监局对“出现假药”的担心,也许还有对于传统监管手段无法应用于互联网的忧虑。这次考察,并没有让两部委的争执得出统一的结论。

不久,在全国药监局长工作闭幕会议上,药监局领导的总结发言中,提到的一条意见就是不准药品网上交易。之后,1999年12月,药监局印发了《处方药与非处方药流通管理暂行规定》,明文规定,“暂不允许药品采用网上销售的方式”。在之后的几份相关文件中也反复强调对于实施医药电子商务的“禁令”。

而经贸委对于医药电子商务试点依然抱持支持态度,在2000年1月召开的全国医药工作会议上,其将开展医药电子商务试点作为当年医药流通改革领域两项重点工作之一,并陆续在上海医药股份有限公司、湖北中远医药有限公司等9家企业开展医药电子商务的试点工作。



实践中完善

虽然两个部委的争执并没有就此结束。但随着电子商务效率高、费用低的优势开始体现,电子商务越来越受到医药企业的欢迎,试点也逐渐增多。在这样的背景下,政策制定者对电子商务的态度逐渐从争执到共识,相关的政策不断在“试错”中发展。

转折点出现在2000年。当年4月,药监局与经贸委、国家信息产业部联合主办了中国医药电子商务论坛,对医药电子商务诸多问题开展了讨论与交流。6月,药监局即出台了《药品电子商务试点监督管理办法》(258号文),该办法明确规定企业在与电子商务试点网站签订协议后,可以进行网上药品交易;医疗机构与电子商务试点网站签订协议后,也可以从事网上药品采购。

随后,药监局在2001年发布了有关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的文件——《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管理暂行规定》,允许网上药品信息服务。在上述暂行规定的基础上,药监局又于2004年7月,出台了《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管理办法》,规定提供信息服务企业需具备《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

258号文一定程度上代表政策制定者对于医药电子商务形成的初步共识。但该文件中也存在一些问题,按其规定,电子商务试点网站“不直接参与药品经营,不从药品差价中获得利益”,当出现销售假劣药品等违法行为时,无法明确责任主体。另外,文件中对监管权责的规定也不清晰,可能导致出现监管盲区。因此,文件对于规范国内医药电子商务的意义并不大,一段时间内,国内医药电子商务行业仍处于较为混乱的状态,滋生出不少违法行为。

似乎是为了改善医药电子商务这种混乱的状态,2005年,《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审批暂行规定》(480号文件)应运而生。这份文件的发布,被公认为医药电子商务发展的重要节点。

该规定将药品交易服务分为三类:为企业间药品交易提供服务;企业间通过自身网站直接进行药品交易;向个人消费者提供药品交易。

按照规定,想要在网上进行合法的药品销售,需同时具备《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和《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资格证》,并在网站上明示相关信息,这为药品安全提供了一重保障。文件同时明确了药监局作为直接监管责任主体,保证了监管的执行力。

相比于258号文件,480号文明确提出,可以进行B2C模式的药品交易,并确立提供这类服务的企业必须为依法设立的药品连锁零售企业,奠定了医药电子商务“线上+线下”的二元格局。

有业内人士表示,当时设立这种较为严格的准入条件,可以将药品零售企业的GSP实践经验引至线上,较好保证药品质量,利用线下连锁品牌优势,也较易获得消费者信任。

不过,尽管发布了更具有可实行性的480号文,监管部门对于电子商务的态度依然较为审慎,在2006~2009年间发放的交易资格证书总量只有20余张。这一阶段,医药电子商务发展仍然比较缓慢,多以官网建设为主,整个行业缺少市场化的氛围,也缺少可供借鉴的成熟模式。但这段时期为之后的快速发展积蓄了力量。

主管部门对于医药电子商务的态度出现重大转变发生在2010年。首先体现在发放牌照的数量上。国家食药总局逐渐将网上药店的资质审批权下放至省级监管部门,牌照发放数量呈现逐年递增的趋势,截至目前,食药总局官网公布的网上药店数量已达292家。医药电子商务市场总体规模也实现跳跃式发展,从2011年的4亿元,到2012年的16亿元,2013年的42亿元,再到2014年的70亿元。

这一阶段中另一项突破来自第三方医药平台。此前,480号文规定,第三方电子平台“不得参与药品生产、经营”。而2013年11月,食药总局批准河北慧眼医药科技有限公司(95095)开展互联网药品交易B2C第三方平台试点;紧接着,八百方网上药店以及壹药网相继取得试点资质。政策上的松动拉开第三方医药平台发展的序幕。

尽管在快速发展的过程中,也曾出现过一些政策收紧的信号。如2013年8月,食药总局联合工信部、公安部等五部委联合发布《关于印发打击网上药店非法售药行动工作方案的通知》,直指非法网络售药;时隔仅两月,食药监总局又下发《关于加强互联网药品销售管理的通知》,禁止处方药销售、完善药品配送等问题被重申。但监管部门对于医药电子商务发展整体依然保持放开的态度。

2014年,《互联网食品药品经营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正式挂网,像是给企业打了一针“强心剂”。这份预计将于2015年正式出台的新规,成为医药电子商务发展的又一个重要契机。

该意见稿首度放开处方药网上销售;不再强调开展医药电子商务必须为药品零售连锁企业,放宽准入条件,吸引更多主体涌入,增强行业的灵活性及竞争性;允许经营者委托物流配送企业储存和运输药品,废止“自行配送”,加速领域分工。这些有望加速医药电子商务发展,使行业获得更大的自由空间。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