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里寻“他”:关于高血脂的故事(引子)
高血脂是一种名为高脂血症的疾病的通俗叫法,其他的类似叫法例如“血脂稠”、“血脂粘”等等。 
2015-4-29 17:11:00
0
王立铭

本文转载自“以负墒为生”微信公众号

这篇文章的读者们大概都对“三高“这个名词不陌生。以“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为代表的疾病在过去半个世纪以来,伴随着中国工业化的进程慢慢从王谢堂前走向寻常百姓,从中心城市走向集镇农村。使得许许多多作者父母一辈的中国人在终于开始庆幸自己可以不再挨饿、不再需要为明天一家老小的口粮担忧之后没多久,就不得不开始面对一个严酷的现实:吃饱肚子,真的只是走向健康生活的第一步而已。

他们当中的很多人不得不开始艰难的学习着这些可能听起来很生涩的名词:胆固醇、收缩压舒张压、空腹血糖、极低密度脂蛋白、血管紧张素转化酶、二甲双胍、阿托伐他汀。。。不得不开始艰难的改变着自己形成于饥饿年代的顽固饮食习惯,开始少吃主食、少吃油腻、减少糖盐摄入、控制饮食总量。。而这一切都并不容易。

其实,这些年来在报纸上、网络上、微信上流传的各种各样的降血压、降血糖、降血脂的“偏方”“秘诀”“小窍门”恰如其分反映了中国人的集体焦虑:面对这些仿佛外星语言的生涩名词,这些近乎颠覆价值观的健康生活习惯,我该相信什么?我该怎么办?有没有简单的、能让我听得懂记得住的方法,能够一劳永逸的解决困扰我健康的问题?

遗憾的是,至少到今天为止,科学家们和医生们对这些问题并没有得到芝麻开门式的、通俗易记、一劳永逸、而且费用低廉的解决方案。从某种程度上,这也更进一步加重了我们对自身健康的集体焦虑,并助长了各种似是而非甚至是谋财害命的信息的扩散。

历史的来看,“三高”,以及“三高”可能导致的动脉硬化、心血管系统疾病、糖尿病、以及各种后续慢性疾病,将几乎是宿命般的的会长期的、深刻的影响每个普通中国人的生活。这是基于如下的事实:如果我们比较美国1900年和2010年、跨越110年光阴的数据,我们可以发现,一个多世纪前人们谈虎色变的许多致命疾病已经被成功的封印在实验室或教科书里:肺结核的死亡率从194.4人(每十万人)降低到不到1人;消化道感染的死亡率从142.7人(每十万人)降低到3.3人;总体而言,1910年时接近一半死者要归咎于感染性疾病;而到今天,多谢抗生素、多谢各种疫苗的发明、多谢社会组织和动员力量的增强,仅有不到3%的死者是源于感染性疾病。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心血管疾病的死亡率始终在缓慢上升:从每十万人不到150人上升至约200人。当然,我们必须承认,心血管疾病的死亡率上升,很大程度上是源于人均寿命的延长;客观地说,是使得许多可能在一百年前因为感染性疾病和事故早逝的人可以安全的活到罹患心血管疾病的年纪(类似的例子还有癌症)。但是这个事实本身就雄辩地说明,随着社会发展程度的提高,未来的中国人也极有可能像今天的美国人一样,面临着心血管疾病的长期挑战和困扰。

事实上,中国卫生部的数据已经显示,携带“三高”症状的中国人可能已经超过3亿人,而心血管疾病也已经成为威胁现代中国人健康和生命的头号杀手。

因此我们这个以“吃”为话题的订阅号,这次就来聊聊和“吃”有密切联系的“高血脂”。

高血脂是一种名为高脂血症(hyperlipidemia)的疾病的通俗叫法(其他的类似叫法例如“血脂稠”、“血脂粘”等等)。简单来说,和读者们脑海的想象类似,高血脂就是血液中脂类物质含量过高而产生的疾病。除了极少数的遗传性家族性高血脂患者外,绝大多数高血脂的发病与其后天生活环境有密切的关系。大量的流行病学分析还告诉我们,肥胖、酗酒、糖尿病是高血脂最重要的诱因。


一管高血脂患者的血液样品。黄色的脂类物质漂浮在红色的血浆上方

应该说,公众对高血脂危害的理解也基本到位。血液中流动的脂肪会减慢血液在狭窄血管内的流动速度,从而导致脂肪颗粒在血管壁内侧逐渐聚集和沉淀。感谢进化造就的完美身体,对于不那么严重的脂肪沉淀,我们身体的免疫系统(特别是血液中的巨噬细胞)会发现并通过吞噬作用清理掉沉积的脂肪颗粒。然而,长期过量的脂肪沉积会减弱甚至破坏免疫系统的清理作用。简单来说,免疫细胞当难以吞噬和处理过量的脂肪沉积时,会破裂、死亡、其自身残存的某些细胞结构反而起到固定脂肪颗粒、甚至吸引更多的免疫细胞前来破裂、死亡、稳定脂肪颗粒的作用。如此滚雪球般的后果就是,在脂肪沉积颗粒周围形成了柔软而坚韧的组织结构,就像血管内生了老茧一样将血管逐渐变得狭窄闭塞。与此同时,为了适应逐渐变得狭窄和拥挤的血管,血管壁的肌肉会扩张以方便血浆和各种血液细胞的顺利通过,而扩张的血管壁本身也会降低血管的弹性。至此,一种名为“动脉粥样硬化”(atherosclerosis)的疾病产生了。


典型的发生粥样硬化的血管,可以清晰看到右侧血管内壁出现的白色脂肪颗粒

动脉粥样硬化会严重威胁我们身体的血液循环。较为稳定的血管斑块会长期的影响局部器官的血液循环;而如果血管斑块从血管壁上脱落,则有可能随血液循环流动,并在血管直径更为狭窄的末梢血管处彻底阻塞血液循环。由于血液对于输送氧气和营养物质的极端重要性,血液循环受阻会严重影响相关器官的生存和功能。著名的隐形杀手冠心病(全称是冠状动脉硬化性心脏病 coronary artery heart disease)即是由于为心脏供血的冠状动脉出现血管斑块、影响了心脏本身获得氧气和营养的能力导致的。而每年在全世界带走600万生命的脑卒中(俗称中风,stroke)也有相当大比例是为脑部供血的血管被阻塞所产生的。

更要命的是,从血脂升高,到动脉粥样硬化,到真正出现血管阻塞导致各种心血管疾病,中间的周期可能长达几年甚至几十年。而在冠心病或中风在某个平常的午后突然出现、甚至永久带走我们的健康和生命之前的很多很多日子里,我们可能完全没有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里隐藏着数不清的、肉眼难以察觉的隐形杀手。

不过,亲爱的读者们,大家也不需要就此悲观绝望,甚至或多或少产生些反工业化反科学的情绪。就像每个硬币都有它的两面,仿佛在为人类过去几个世纪的工业化成就高唱悲歌的高血脂疾病,其实从某种程度上代表着整个生物医学研究和制药工业界的最高成就。在五十年的不懈努力之后,我们对脂类分子在身体内的绝大多数代谢步骤了如指掌:包括脂肪是如何被消化系统分解吸收、如何被运输到身体各个器官进行处理、如何被存储和利用,如何被合成和降解。实验室之外,大规模流行病学的研究也为我们清晰描绘出了高血脂病大大小小的从遗传因素到生活方式的可能病因,以及会产生的各种后果。而与之相呼应的,以“他汀”(statin)类为代表的降血脂药物在过去三十年的临床实践中,在降低血脂、预防和治疗各种心血管疾病方面取得了令人骄傲的成就;大规模临床数据证明,服用他汀类药物可以将心脏病发病率降低接近三十个百分点。如今,仅在美国就有超过三千万人常规服用他汀类药物。而更新、更有效的治疗高血脂疾病的药物也已在药物开发管道中呼之欲出。

所以过去的时光绝不仅仅是因果循环,原地绕圈。人类在改善自身生活条件和认识自身奥秘的道路上走出一条漂亮的螺旋上升曲线,而且我们有理由认为,未来的每一步都在指引我们走得更高、走的更漂亮。

这也正是作者的用意。作者希望用一种大家耳熟能详并且谈虎色变的疾病做引子,串起过去几十年来人类了解自身奥秘、改善自身健康的英雄史诗。这故事串起了医生、科学家、商人、和政府部门;这故事里面有好奇心的驱使和头脑里的灵光一现,也有金钱的诱惑和市场力量的无坚不摧,有鲜为人知的孤儿疾病也有上亿人所担忧的健康风险,有成功的荣耀也有失败的悲伤;于是它自然而然的,也代表着我们所有人的梦想、努力和光荣。

开始我们的故事吧。

下期预告:《众里寻“他”》(一),让我们首先认识血脂中的明星分子-胆固醇。

E药脸谱网
分享: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