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钰禹勃:我和九鼎关系挺好 一个较真的“霸蛮”投资家
禹勃认为,医疗医药行业的大并购机会来了。通过有金融平台支持的、多层结构的并购基金,依托上市公司,整个行业将快速地往优秀企业靠拢。因此,中钰资本组建并购基金,绑定上市公司,快速开展行业资源整合。 
2015-3-5 17:18:38
0
梁园园

本文转载自投资中国网 




中钰资本 创始合伙人 禹勃


去年12月初,国内某机构发布了一份名为“中国生技健康领域投资机构10强”的榜单,中钰资本不在其内,禹勃次日在朋友圈发文称“公开叫板”,要求公布评选标准,景林投资管理合伙人王浩在下方直言“你这较真的坏毛病得改”。


玩笑也好,较真也罢,熟识的人都知禹勃生性耿直,是一个带有典型“霸蛮”气质的湖南人。


2013年8月,禹勃率医药团队出走九鼎,消息传得沸沸扬扬。彼时媒体报道焦点有二,一说系因禹勃缺乏对项目被投与否的决策权,另一说称正因其性格固执敢言,几乎“得罪了投委会所有人”。


时隔一年多,禹勃向投资中国记者澄清,当初作为九鼎医药项目的决策委员会成员,有权参与决策,而其与九鼎高层的关系也远非外界描述那般糟糕。事实上,不久前黄晓捷还向中钰资本推荐了一个医药专业人才。


不散交情,不散买卖,九鼎投资去年上半年挂牌新三板时招股书显示,禹勃仍然在昆吾九鼎中持股近2%,“和九鼎未来在业务上一定还有合作机会”。


不论往事如何纠葛,单飞后的禹勃得偿所愿,越战越勇。


起初禹勃团队与中融信托共同成立中融健康资本管理有限公司,由PE转战并购,顺利完成第一只基金中融康健。尔后,又将中融鼎新49%的股权回购,另成立中钰资本。


快手攻城,公开叫板所谓“十强”


深交所3月2日公告,中钰资本与昌红科技大股东李焕昌共同发起设立6亿规模医疗器械并购基金。继湖南爱尔眼科、云南一心堂与武汉健民之后,中钰利用“PE+上市公司”模式再下一城。


成立一年多便达到近60亿元基金规模,组建7只基金,其中并购基金5只,股权投资基金2只,中钰资本的发展速度令人咂舌,这也正是禹勃公开叫板上述榜单10强的底气。稳准狠的风格下攫取高额回报,禹勃认为关键在于自身投资逻辑清晰,要素包括两点。


首先,行业趋势判断清晰,在九鼎时禹勃就判断,2001年-2006年民营药企快速诞生,但行业证券化率并不高。随着市场扩容,业务模式类似的一批民营药企利润上升曲线拉得很漂亮。


其次要在趋势正确的前提下选择投资路径,九鼎籍此捕捉到了医药行业大规模证券化的曲线,2009年创业板开闸后快速吃到一波行业红利。


禹勃认为,医疗医药行业的大并购机会来了。通过有金融平台支持的、多层结构的并购基金,依托上市公司,整个行业将快速地往优秀企业靠拢。因此,中钰资本组建并购基金,绑定上市公司,快速开展行业资源整合。


傍大款,解决股权投资退出时间不确定问题


绑定上市公司,另一方面,也被中钰资本的合伙人马贤明称作“傍大款”。“第一个‘大款’即医药行业有野心的民营企业家。他们业务做得扎实,而且有巨大的再融资能力。我们围绕它做某一细分领域医药行业并购退出平台。第二个‘大款’是在医疗行业寻找合拍的企业家,提高其行业地位与市场占有率。”


在九鼎时期,这只医药团队就以狼性著称,几年之内遍扫国内2000万以上利润的药企。现在狂飙中的中钰资本与其一脉相承,在中融健康时期设立的第一只基金在一年内不但完成了全部7个项目投资,甚至其中2个项目数月后便并购退出,回报不菲。


为何有如此快的退出?马贤明认为,这在于中钰资本对行业深刻的理解,认识到了公司的并购价值,某些企业就算不被A并购也会被B并购。他说,“我们是一个专业投行,专注于专业领域;用并购思维、全球视野去寻找产业资本、产业资本家以及出资人对接的模式解决了过去股权投资退出时间不确定的问题,唯一不确定的是市场给的奖励多少。”


医疗投资最佳3年期,将投入70%精力


禹勃的办公室以实木家具装修,摆设有茶具,其风格与TMT新兴行业投资公司迥异,这或许亦与医药医疗行业本身沉淀久远的特点相关。


“中钰资本在医疗领域虽起步不久,但已是大规模进行中,现在70%的精力专注医疗。”禹勃判断医疗行业有一大波行情,故将其视为重点。他认为,医疗是社会资本可以快速切入的十万亿级别的产业。由于国家把控,证券化率极低,加上被制度性低估,它的市场化、产业化刚刚开始。


一百个单一病种的专科医院管理集团,一百个综合医院改制企业与企业形态的医院管理集团,在禹勃看来,这些都是资本市场亟待分割的肥肉。


禹勃判断,2015-2018年是民营资本进入医疗行业的最佳时期。和医药行业当时的发展有所不同,医疗行业是证券化和产业化同步走,形成一大堆有投资价值的医疗管理集团。禹勃预期,“这个行业里可诞生400-500家医疗上市公司,医药行业证券化已经极高,只有并购机会,而医疗行业的证券化则刚刚开始。”


马贤明也表示:”中国医疗资产的状态非常像80、90年代的那些国有企业。首先,国家的投资效率低、运营效率低;其次,抱怨多,医患矛盾突出,医生待遇低,整个社会也都不满意,改进的机会多;第三,医疗行业有价值的资源、资产被制度性、系统性低估了。比如同济医院、协和医院这些百年老店,它们所积累的医疗资源、无形资产、医疗用地等价值都是被低估的。“


制度放开了,各方资本如何进入?现实痛点即投资机会。


中钰资本致力寻找公立医院改革的三个痛点:一是政府的痛点,地方政府财政困难,迫切需要引入社会资本。二是市场的痛点,历史原因导致区域专科医院布局不足,需要通过医学资源的匹配、学科建设去发展。三是投资的痛点,某一个区域当中,人均医疗费用水平比较高,医保的覆盖面也广,医院的布局不均衡,对于投资来说是很好的机会。


在马贤明看来,医疗领域投资的安全边界是足够的,改善的空间巨大,只要有准备,无论从哪个点做都有机会。以武汉的亚心医院为例,它利用五星级酒店的管理经验,把医院的流程制度化、规范化后做分解,提高了医疗效率,其在心脏专科病医院中已经位列全国第二。


不过,马贤明强调,中国还没有到要大规模兴建医院的时候,现在主要进行医院的分类、整合、提升、改制。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