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资本办医成败的六大选择
唯有促进社会资本办医的加速发展,方能打破公立医院的垄断局面,实现医疗行业健康、有序的发展。 
2014-10-11 17:30:28
0
曹健

文/曹健 本文转载自医策

物有本末,事有终始。如火如荼的社会资本办医背后,总是有些因素需要我们在投资前进行更多的思考与抉择。

医疗服务行业投资的背后,不仅是单纯的经济因素,还有着千丝万缕的政治因素。医院,作为政府眼中的一项事业,在资本的眼中已然又成为了一项产业。如何平衡这两者间巨大的认知差异,是社会资本办医不得不深思的一个重要问题。

全球任何一种医疗模式各有其自身的特殊之处,天然带有其政治的烙印,政府治理模式与政治体制的不同,必然导致医疗模式的不同。我国的公立医院改革及未来医疗行业发展模式,注定不会是世界任何一个国家或地区的翻版,而是有着中国特色的医疗模式,未来格局将是以公立医院为主,混合所有制医院、民营医院和外资医院为辅。

社会资本要想成功运营好所举办的医疗机构,以下六大核心问题应值得仔细思考。

1.投资模式选择

社会资本以何种方式进入医院产业,完全取决于自身所掌握的资源禀赋情况及资金承受能力。社会资本投资医院产业,其模式无外乎以下四种:自建新医院、并购医院(包括公立医院、企业医院、民营医院)、与其他机构(包括大型公立医院、境外医疗集团、医学院校、金融机构等)合建医院、以托管或联盟等形式管理医院。

社会资本所掌握的资源禀赋情况主要指,一是社会资本通过合资或合作等方式所能够使用的品牌情况,包括大型公立医院、医学院校或海外医疗机构的品牌;二是医生资源情况,社会资本所拥有医生数量的多寡,尤其是具有高级职称的医生数量,其中是否能够找到可以共同合作的医生团队又要比单个医生更为重要。

医院作为典型的高投入、长周期行业,社会资本的资金承受能力往往又依赖于医院所能采用的融资模式。医院在融资模式的选择方面需要综合考虑以下几个因素,医院的资本结构、资本成本、风险成本以及代理成本,此外通过并购模式进入医院产业的还需考虑欲并购医院所处的生命周期阶段。

在参与公立医院并购、合作时社会资本往往需要以增量来换取政府的存量资源。例如昆明、汕尾等地引进社会资本进行公立医院改革时,均是通过此方式。

2.区域选择

我国医疗资源的分布极不均衡,主要体现在城市与农村之间、东部与西部之间、大中型城市与中小型城市之间。区域医疗资源的丰富程度也同时决定了社会资本进入市场的难易程度和日后的医院经营难度。东、中、西部地区在专科医院的数量对比上差距非常明显,对比情况见下表1。

其次,政治因素也是一项重点考虑的问题,对于那些“医改试点城市”和“公立医院占主导的城市”,社会资本将会有更多进入机会。此外,还需要考虑区域经济发展程度和发展潜力、人口状况及不同年龄段的构成、城市的辐射能力、交通便利条件等诸多因素。

3.医院类型选择

对于社会资本来说,投资医院的类型选择主要包括:综合型医院、专科型医院和高端医院。

每种不同类型的医院有着不同的盈利模式,按照盈利方式来分,医院可以通过以下四种不同形式来获取价值,这四类形式分别是:①单纯药品销售模式:通过单纯药品销售模式盈利的医院,主要是遍布于城市和乡村的一级医院、社区门诊和诊所(不包括高端私人诊所)等,一级医院也都是属于小型的综合医院;②诊疗服务收费模式:众多的专科医院,比如骨科医院、口腔医院、心脏病医院等则是更多的依赖于通过诊疗服务来盈利。这种类型的医院更容易突破传统意义上的医疗服务半径,为患者提供更高的信心和前沿的治疗技术,其盈利结构比较单一,大多通过所提供的专项优质服务以获取更强的盈利能力;③非治疗性服务收费模式:利用这种模式盈利的医院主要是一些专门医院,比如妇幼保健医院、高端医院和高端私人诊所等,主要通过非治疗性环节提供增值服务的方式创造价值;④混合收费模式:综合性医院相比其他类型医院要呈现出更复杂的盈利结构,重大疾病的治疗也往往是由这种医院来提供,综合医院的盈利模式不但包括了药品销售和医疗设备检查收费、还有医疗服务收益(挂号、诊断费、治疗收入)等。

当前各路资本投资医院纷纷选择专科医院和高端医院进入,在专科医院里面尤其骨科、妇产科、整形科更是备受青睐,进入这些领域源于一是临床能力不需要大而全、二是不用高额投资、三是一些服务不能报销需要更多提供定制化服务。而在另外一些专科领域如肿瘤科,对于资本的要求则更高。举办不同类型医院所需要的投资金额也不尽相同,全国各类型医院的平均资产总额见下图1。


高端医院并不是简单的环境高端和提供优良的服务,在疾病的诊断、治疗、康复等方面同样也需要高端,而非整个链条上的某几个环节高端化。目前,国内相当多的所谓高端医院仅仅只是在环境与服务这两个方面与公立医院有较大提升,成为一种异化了的高端医院。高端医院的投资需要实现医院硬环境与软实力并举、管理的国际化与治疗的全球化,唯有如此,方能算是真正的有竞争实力的高端医院。

4.规模选择

据统计,截止2012年末全国大型医院(床位超过800张以上)数量为1059家,其中超过4000张病床以上的巨无霸医院也达到10家以上。与国际相比,国内的医院更偏重于追求医院的规模,超大型医院(2000张床位以上的单体医院)比比皆是。

近两年医疗卫生政策呈现重大调整,“双控双降”成为热点。但是大部分的医院管理还停留在粗放式的管理阶段,靠规模取胜。未来对于大部分医院来说,“双控双降”也许成为新的发展瓶颈和制约,医院的发展必然要从粗放式管理过度到精细化管理阶段。

过大的规模,对于医院经营来说,带来的不仅仅是患者的增多而且还可能是巨大的财务负担。社会资本对于投资医院的规模必须要有一个科学合理的规划,而不能只是为了满足虚荣和政治诉求去盲目追求规模,曾经为了规模而躺下去的民营企业无不是一个个鲜血淋漓的案例。

美国《贝克尔医院评论》的历年报告均显示,医院的规模与收入并不成正比。榜单中许多6、700张床位规模的医院与1000多张床位规模的医院年收入大抵相当甚至更高。

5.医院管理模式选择

社会资本投资医院的最大困难要算是医院的管理,社会资本在医院管理方面尤其是大型医院管理方面往往缺乏经验和管理人才。如果在医院管理方面跟不上,那么未来的经营风险则难以估量。我们也看到一些民营医院在投资建设好医院以后,转而委托公立医院进行管理。在国外,也有许多单体医院委托给专业的医院管理集团进行管理。随着国内医院管理集团的逐步发展壮大,社会资本通过与专业医院管理集团进行合作办医的模式也将会日益增多。

当前医院的管理模式既有普遍采用的院长负责制,也有正在推广的理事会治理模式,还有从国外拷贝过来的双院长负责制(医疗业务院长+行政院长)和CEO模式(医院首席执行官+首席护士长+首席财务官)等。医院究竟采用何种模式进行管理,还需要结合医院的自身特点以及管理团队的能力。在现实中也发现一些采用家族化进行管理的民营医院,由于老板的不信任导致医院难以实现正常化管理,医院院长更多只是简单执行决策。

6.人才管理模式选择

医院作为知识密集型的服务行业,人才是医院经营的重中之重。公立医院垄断着大量的优质资源,尤其是在人才方面,社会资本所办的医疗机构更是只可望其项背。如何吸引、发展和保留人才,如何制定人才激励机制,则是医院人才管理的核心。社会资本办医对于人才的引进大多依靠丰厚的待遇或者实施股权激励,但是医生对医院的选择不仅仅看重这些,医院能否提供适宜的科研平台、良好的职业发展、有无足够的学术交流机会,对于医生来说也都是有着重要的吸引力。

缺乏可持续性的人才培养体系,医院的发展必然面临后继乏力。医学院校不但占据了大量的人力资源和科研项目,还有着其他医院无可比拟的临床基础研究,在全世界医学院校的附属/教学医院都要比其他医院在科研与诊疗方面更具有优势。如果能够成为医学院校的附属/教学医院,对于社会资本举办的医院来说,必将带来巨大的推动力和影响力。

据2013年统计数据显示,占全国医院数量7.23%的三级医院(其中95%以上是公立医院),提供了45.26%的诊疗服务和38.91%的住院服务。由此可见,我国的医疗行业已经被大型公立医院所垄断。在一个良性发展与竞争的行业中,不应该存在由少数的大型医院垄断市场。唯有促进社会资本办医的加速发展,方能打破这种垄断局面,实现医疗行业的有序、健康发展,更大限度地提高居民就医的公平性与可及性。

本文作者为对外经贸大学中国经济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中欧商学院卫生管理与政策中心兼职研究员。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