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莆田医帮
莆田系,在挑战垄断市场的过程中,有着怎样独到的生存逻辑?“野蛮生长”过后,未来3-5年,以莆田系为首的民营医疗将怎样面对新的市场? 
2015-6-9 11:39:38
0
E药脸谱

本文转载自中国经营网


这是一个鲜为曝光的群体,他们大多草根出身,却隐藏在千亿财富背后。他们绝大多数人并不精通医术,但这都不足以阻止他们控制了国内近八成的民营医疗市场。


与百度的一场“斗法”将这个始终保持神秘的群体推向了舆论浪尖,他们的财富基因也引来了外界史无前例的关注,他们抱团取暖,将与百度的这场商业纷争视为“尊严”之战。


来自此前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向所有莆田系医疗机构发出的一份通知中要求,所有会员单位自2015年4月1日起,停止有偿网络推广。这一激烈对抗幕后的原因则是,莆田系民营医院已经无法忍受高昂的网络竞价导致的行业问题,并称民营医院在“为互联网打工”。


但作为这场对抗的另一方,百度对外发布的回应则称,在百度累计拒绝的1.3万多家违规医疗机构中,莆田系占据了六成以上。而对于莆田系民营医院联合抱团似的抵制行动,百度也态度强硬,一对擂就祭出了将“加大整治以莆田系为代表的违规医疗推广”的绝杀招数。


但对于双方后续的博弈,到目前为止百度官方仍未正面回复。


如今,两月已过,一个聚集了数千亿资产的神秘群体与一个互联网“巨头”的扼喉之斗仍未彻底平息。而几番激烈的拉锯后,多年来习惯了“闷声发财”的莆田“医”帮进入大众视野。


更多的人,也由此而知,正是这群人,在国内民营医疗行业控制的市场超过了半壁江山。


而一场纷争之后,他们曾经的发家史也零星被媒体公开,早年的财富积累也大多被渲染成“逐利、欺诈、过渡医疗”等。


“与百度之争,把我们的名声都搞臭了。”一名莆田籍民营医院老板说。


实际上,莆田医帮的名声,在与百度的冲突之前,早已多受争议。但冲突的公开化,未尝不是一个变革的契机。就在4月21日,阿里巴巴与莆田市搞了一个隆重的合作,将莆田作为“中国质造”首站——根据合作的框架,莆田当地首批17个自主鞋业品牌在集团旗下淘宝、聚划算平台正式开卖,而这近百款运动鞋均与全球顶级大牌运动鞋出自同一条生产线,一旦消费者对产品质量有任何不满意,阿里旗下各零售平台将联动卖家对买家实行先行赔付。


对于在莆田经济中占比颇大的医疗产业,在与百度的联盟瓦解后,尚未找到能帮助其升级的盟友。而在中国区域经济的版图中,尚存在很多成长于蛮荒时期的商帮,它们如何重新定位于商业生态的关系,是个绕不过去的难题。


恩怨


陈建煌手里夹着香烟,表情很严肃。


51岁的陈是华夏时代投资集团董事长,在莆田系民营医院的幕后投资者中,他是叱咤风云的“四大家族”豪门之一,在他的名下,除了拥有“华夏系”医院外,“华康”、“华东”等医院也皆是其家族资产。

陈建煌

位于北京西直门北大街的枫蓝国际中心,是莆田市北京商会的办公所在地,陈的另一个身份是这个商会多年的会长。


当陈建煌谈及与百度的商业纷争时,谈话一开始,他带着浓重闽南口音的语气中就毫不掩饰地释放着激动的情绪。


“要是李彦宏站在我面前,我也会质问他,为什么要歧视民营(医院)。”陈建煌吐了一口烟,看上去很生气。


在此之前,外界对于莆田系医院与百度的恩怨鲜有所知。事实上,如今矛盾的双方曾经亲密无间。作为百度主要的收入来源之一,医疗广告无疑是块极为关键的业务,其中,约有一半正是来自莆田系医院。而在利益的另一面,莆田系医院的推广则主要依靠百度,尤其是后者推出的竞价排名。


但双方因竞价排名“联姻”,也因此决裂。2009年底,百度推出新的竞价系统,关键词出价、排名、计费方式等游戏规则的改变也打破了曾经合作的平衡。


“关键在于百度的竞价排名是逐年提价,导致民营医院每年的费用都在增加。”圣马克(国际)医疗控股集团董事长黄国煌说。


另一方百度则认为,近年来,真正代表“莆田系”民营医院跟百度博弈的,早已经从一个个医院实体,变为打着“医疗投资公司”名头的“二道贩子”,尤其以在上海、北京和深圳等地为主,且都属于“莆田系”。


百度回应本刊称,在与百度进行合作谈判时,这些投资公司往往会代表几家、甚至几十家医疗机构一起,要求谈下一个整体框架协议,然后按照他们内部分配原则分配网络推广资源。如此一来,部分遭遇百度下线或者从没通过审核的医院(多为不规范的医院)就能绕过百度,直接通过“流量贩子”的打包套餐进入推广渠道。


而对于这起争端,在陈建煌看来,百度的做法有违市场经济规则,存在歧视民营经济之嫌,“这个游戏不对等,我们没有说话的地方。”


陈建煌口中的“我们”是一个更为庞大的组织。


2014年6月28日,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成立,国内多达8600多家莆田系医院成员抱团取暖,这个以籍贯和产业为纽带组建的民间机构,也成为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健康产业组织。


总会成立当日,数千家莆田系医院的幕后投资人云集莆田市莆仙大剧院。当地人回忆,当天,几乎整个莆田市的大小酒店、娱乐场所皆抢占无席,“KTV家家爆满,服务行业也是赚得盆满钵满。”


而在这个彼时外界知之甚少的组织成立时,被视为莆田民营医疗行业“祖师爷”的陈德良也受邀参与了这次大会,莆系民营医院的从业者出于对这位65岁长者的尊重,授予了他终生荣誉会长一职。


退隐江湖多年的陈德良早已过着半隐居生活,但与百度一战,这个曾声称自己已与世无争的老人也再一次为群体发声,近两个月来,他此前平静的晚年生活也屡屡被打破,他的手机不时会响起,并不断收到有关百度和莆系医疗争端的进展消息。


“百度提价的直接后果是,提价部分不可能医院会去承担,只能从病号手中拿。当病号拿不出来的时候怎么办?那就只能停止与百度的合作了。”陈德良说。


但莆田系的联合抵制显然没有动摇百度“高门槛、严审核”的决心,后者依然坚称“会加大整治以莆田系为代表的违规医疗推广”。


与百度的这场争端尚未结束,而随着双方“暗战”持续拉锯,莆田“医”帮这个掌控着高达数千亿健康产业资产的群体,最终以一种方阵的形式列队曝光。


在他们身后隐藏的是这样一组数据,截至2013年底,全国共有各级各类民营医院1.13万家。其中,莆田籍民营医院占据了八成,总投资高达3400亿元,年产值约2500亿元,年采购总额超过1000亿元,涉及妇产、心胸、肿瘤、神经、眼科等专业。


此外,莆田市常年在外从事医疗投资行业的人员超过了6万人,带动从业人员150万人。这个绝大多数潮汕人的祖籍地,似乎再一次证明了其天然的商业基因。以詹国团、陈金秀、林志忠、黄德峰为代表的詹、陈、林、黄四大医疗豪门家族的庞大资产也相继被大众所知。


而比他们的名字更有知名度的,则是分散在全国各地的挂着“仁爱”、“曙光”、“玛丽”、“五洲”、“现代女子医院”等民营医院。


“莆田人都很会做生意,而且向来喜欢低着头赚钱,不露富,如果不是因为百度这件事,除了这个行业内的人,估计外界很少会知道他们。”福建一名民营企业家说。


游医起家


如今,关于这群民间医疗“大佬”的财富故事日渐被外界所知,但这个群体最早的造富路径则需追溯到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地处湄洲湾北岸礼泉半岛的东庄镇是一切财富的起源。


与莆田市很多其它的地方类似,东庄镇地缘靠海,耕地面积少,再加上人口众多,曾经这是整个莆田市最贫穷的地方之一。


东庄镇有一个马厂村,此后一直被这群人奉为“鼻祖”的陈德良便出生在此。由于彼时家道清贫,陈德良在14岁时辍学,开始充当起了生产队的半个劳力。

陈德良

陈德良是上门女婿,再加上妻子又是童养媳,这使得陈不得不在年少之时就承担比同龄人更多的家庭负担。在18岁左右时,他便学会了多门手艺,磨剪刀、补锅、配钥匙样样娴熟。


1976年左右,陈德良拜入了一位来自广东惠州的“耍把戏”的师傅门下,并开始了大约三年时间“走江湖、耍把戏、卖狗皮膏药”的经历。


但真正让陈德良迎来人生转折的是在70年代末。陈德良回忆,当时莆田有个爱国卫生协会,只要通过了该协会的函授班,就能获得本地行医资格。


陈德良幸运地获得了这个资格。仅仅依靠从爱国卫生协会函授班学来的一些医学知识,再添加些祖传的药方,陈德良便研究出了一个治疗疥疮的偏方。


靠着这个偏方,陈德良开始在外四处游医,在电线杠、厕所等公共场所贴小广告招揽生意,并很快就成为了当地少有的“万元户”,盖起了小洋房。


陈德良的成功,让不少亲戚朋友登门拜访,希望跟他拜师学艺。口耳相传,从医致富似乎成了这个贫瘠小镇上的人们改变命运最为羡艳的途径。


1979年至1990年的十余年时间,是莆田系医疗行业兴旺至今的游医时期。这个阶段主要以家族为单位,而以陈德良为首的少数人则开始带着亲戚奔赴全国各地,售卖药方,他们的足迹几乎踏及了整个中国地图。


“当年为了生活,只要是有一点希望都会出去,相对于在老家吃不饱饭,在外奔波的辛苦算不了什么。”莆田医院投资四大家族中的林氏家族一名成员说。


而四大家族中的另一豪门代表人物詹国团在接受采访时也自述,当年外出游医时,随行的人中,“少的时候五六人,多的时候十几人,都是家族里的七大姑八大姨、兄弟、堂兄弟。”


彼时,在外游医的东庄人践行的套路也如出一辙,每到一个地方,都会选择在车站附近的旅馆安顿,随后开始在电线杆上四处张贴广告。而一些治疗皮肤病的药膏,则去公立医院配制。“也会去新华书店里找治皮肤病的书来学。”


时至今日,詹国团依然记得当年偶遇刘永好下属经销商的情景。在同一个旅馆里,詹和他的家庭成员包了一间房给病人看病,而刘永好的经销商则在另外一间房里卖饲料。


但这种“半吊子”的游医方式并不合法,招来地方主管部门的整顿,甚至驱赶也是家常便饭,于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游击战是当年莆田游医习以为常的战术,因此他们的足迹也踏遍大江南北,南至海南岛、北至哈尔滨。


“长时间的游医等于对全国各个地方摸了个底,这批人肯定是最先了解各地医疗实际情况的人,这为将来的爆发打下了基础。”林氏豪门内部成员对《中国企业家》记者说。


事实上,在莆田,除了在医疗行业扎根较深的四大家族外,依靠福建地区多年来保持着的“传”、“帮”、“带”宗族纽带,这个群体的容纳半径也在多年间不断延伸,从业人数与财富积累也始终呈几何式增长。


而在这个另类的医疗江湖里,除了陈德良这个“祖师爷”外,詹国团在莆系内也有“帮主”之称,“原因是由詹国团带出来的人最多,他的手下现在成为亿万富翁、千万富翁的也最多。”


这也是詹国团至今最为自豪的地方。


野蛮生长


草莽年代,东庄人外出行医无疑是相对而言积累财富最为快捷的路径。


“那时候盖个房子是一万多,挣个两年就够盖一栋房子了。”陈德良忆当年,眼神中似乎都带着遥远的穿越感。


但游医生涯的辛苦,与游走在监管灰色地带的界限终归不可持续。因此,如何走向合法化就成为了部分游医思考的问题。在当时,唯一合法的医院是公立医院,而与公立医院进行合作成了这群游医们尝试寻求合法保护的方式。


彼时,公立医院由于缺乏完善、专业的管理机制,诸如皮肤病、性病等科室门庭冷落。这也恰恰给了莆田人机会。于是,在当时的中国,全国各地均出现了“院中院”——即在公立医院里一些科室被私人承包的情况。


“这是莆系医疗群体发展的第二个阶段。”北京美迪中医皮肤病医院总经理吴振华接受《中国企业家》记者采访时说。


而在这个阶段,詹国团是从旅馆走到公立医院去承包科室的第一人。詹早在1986年左右就已经开始了与公立医院的这种合作。


但莆田系游医在全国范围内大规模承包公立医院科室则肇始于1990年以后。


一位不愿具名的莆系医疗老板表示,当年承包公立医院“弱势”科室一般会买断十年甚至更长时间,而为此开出的价码则高达数百上千万,“科室内医生的薪水由我来付,顶多用用医院的设备,医院何乐而不为。”


他回忆,90年代初,其曾在江苏一带承包过公立医院的科室,“为了筹钱,家族里的成员几乎所有人都出钱入股,然后承包科室十年。”


在承包期间,由于承包者每月都需向医院上缴一定金额承包费,迫于经营上的压力,这名草根起家的老板也坦承,相比对患者的切实治疗,逐利被放在了首要目标。


“我当时承包的是皮肤科,当时大多数莆田人都愿意承包皮肤科,毕竟皮肤科不用开刀,只需要擦点药膏,吃点药,因而风险小。”谈及十几年前的事,如今这位医疗“大佬”记忆犹新。


而为了吸引更多的患者来自己承包的科室看病,有针对性地在当地媒体投放广告是最具成效的方式,“我们会问患者是通过什么途径知道我们的,然后来衡量哪些媒体的投放效果会更好,再考虑今后的投放方向。”


此外,在医生资源的配备上,若承包的科室医生水平相对欠缺时,这些承包者也会高薪聘请已退休的知名医生前来坐诊。


但好景不长。


2000年,国务院发布指导意见,意见指出,政府的非营利性医疗机构不得与其它组织合作营利性的“科室”、“病区”、“项目”。2004年,承包科室甚至被卫生部列入严打之列。


另一名莆田系民营医院投资人依然记得,在那场严打中,不少莆田人损失严重,“对于进入晚的人来说,损失是最大的,还没挣到什么钱,就被取缔了。”


但经过了游医生涯和承包科室两个阶段的财富积累,这个群体中的一部分人如大浪淘沙留下的时代产物。实力雄厚者开始考虑承包整个医院,甚至自建医院的出路。


陈建煌便是这其中的开创者。


不过,与多数莆田系民营医院幕后老板文化程度普遍不高,一开始并不擅长医术不同,陈建煌走的却是学以致用的路线。


陈建煌与詹国团同年,当詹国团还在四海游医时,陈建煌则进入了当地的莆田卫校学习临床医学专业。此后,陈建煌被上海第一医科大学激光医学技术中心破格录取。1990年,陈建煌留校担任了临床医师。


而在自建医院方面,陈建煌也走在了所有人的最前面。他在1995年就投资了1000多万元成立了济南华夏医院。如今,陈建煌旗下的华夏投资集团拥有总资产40多亿元,全资和控股子公司达60多家。


进入2000年之后,随着承包科室被禁入,越来越多的莆田医疗人开始走自建或购买整个医院自主经营,这是莆系医疗发展的第三个阶段。


在这个时期,另一个背景是,中国加入了WTO,医疗领域也开始逐步放开门槛,允许民营资本进入。莆田人再次抓住了机遇,于是,全国各地各类不同名称的妇幼、女子、男科、肛肠、整形等民营专科医院如雨后春笋般冒出。


但与公立医院相比,莆系医院在人才引用上仍存在天然的缺陷。因此公立医院已退休的知名专家也重新在这类医院找到了职业第二春。


林氏家族内部成员称,这种做法实际上还是从当年承包科室的时候学过来的,在承包科室的时候,实际上与各地的公立医院都有一定的关系,“这样,就能知道每一年哪些知名专家会在这一年退休,等专家退休之后,再想尽一切办法返聘回自己的医院。”


也正因如此,即便这个群体早已用财富证明了其对中国民间医疗行业的控制力,但外界对莆田系医疗机构的整体印象仍充满了争议,为最大限度逐利,通过欺诈、哄骗等手段迫使患者接受过度医疗等评价仍是笼罩在这个群体头顶难以挥去的阴影。


封闭的圈子


在莆田,有几个地方在国内名气在外,分别是东庄、忠门、北高、仙游。这几个地区有一个共同特点,当地人基本上都从事着同一个行业,并形成了一定规模的产业聚集区。


除了东庄人做医疗外,忠门人则控制了全国90%的木材贸易,而北高人则掌控着全国70%左右的金银珠宝生意。此外,仙游人以做石化生意闻名,全国各地约有一半的民营加油站皆由仙游人运营。


“出现这种现象并不奇怪,这就像景德镇人做陶瓷,茅台镇人做酒一样。当地人之间互相模仿,然后形成了一个氛围。”黄国煌说。


这是一个封闭的圈子,圈子以外的人很难介入。


“我不喜欢跟莆田人做生意,因为你很难进入他们的世界。”一位在北京经商的福建泉州人说。


事实上,莆田商人的“圈子”文化由来已久。早期阶段,莆系基本上是以家族为圈子,势力划分也基本上以姓氏界定,也有了所谓的詹、陈、林、黄“四大家族”之说。


在莆田,陈、林、黄原本就是当地排名前三的大姓。莆田地方志文献中显示,陈、林、黄三大姓在莆田的人口(2012年数据)分别约为48万、44万、25万,而这一宗族基因也是今日这些大姓家族习惯了抱团取暖的关键纽带。


因此,莆田当地有“陈林满天下,黄郑遍地走”之说。相比之下,詹姓人氏在莆田并不多,仅约1.5万人,在姓氏排名中也被排在第35位。


大圈子以姓氏为纽带,小圈子最初则多以家族为单位。


林氏家族内部成员说,尽管身处同一个镇,甚至同一个村,但不同的家族之间也存在竞争,相互之间也相互攀比,“这一点很好比出来,过年回家看谁家的房子盖得最高、最大、最豪华就知道了。”


此后,随着家族生意规模逐渐扩大,不同圈子的半径也开始慢慢往外延伸,邻居、朋友也纷纷以徒弟的身份加入进来,并形成了不同的派系。


詹国团在接受采访时也坦承,莆田系内部同样存在派系之争。而多名莆田系民营医疗老板也表示,目前,在莆田医疗行业中,“一团二秀”(指詹国团和陈金秀)的派系实力最强,而林氏家族的派系能量则相对较小,其家族成员中也只有林氏兄弟。


一名莆田系民营医院投资人说,詹国团和陈金秀的实力最强的一个重要原因,正是其扩大了自己的圈子,不局限于亲戚,“而是收了很多徒弟,这些徒弟发展起来后,又会反过来邀请‘师傅’参股他们的公司。”


“不过这些徒弟也都仅是邻居、朋友之类的,基本上也都是东庄当地人,因而这个圈子其实也是比较封闭的。”他说。


事实上,这些封闭的圈子多年来也保持着特有的商业规则,一般来说,一个圈子里不同人办的医院,都会邀请圈子内的其他成员参股。


“有的参股2%,有的参股10%,总之在东庄,几乎没有哪家人没有在医院参股的。”陈德良说。


这种互相参股的形式,也使得创办者和参股者之间的关系更加紧密,在圈子内部也形成了“资源循环整合”的氛围。而除了参股之外,作为股东,入股者也并不愿意坐吃分红,而更愿意到入股医院寻得一工半职。


“有的是去做行政,做后勤,一个月能够赚几千块钱的工资,再加上年底参股的分红,每家一年到头都总得有个百八十万的收入。”陈德良说。


事实上,另一个细节也佐证着这个群体奉行已久的圈子文化,几乎所有莆系民营医院老板的用人之道皆带有明显的嫡系风格,无论是行政还是后勤人员,基本上都出自莆田,甚至在一些公共场合,他们之间的交流也都用方言进行。


“说到底,他们还是更信任自己人。”上述福建泉州商人说。


不过,虽然在圈子内部互相持股的事情司空见惯,但不同派系之间则往往形同陌路,也鲜有生意上的往来。


“我不会投给陈金秀,陈金秀也不会投给我。”詹国团说。


资本时代


莆田当地人说,莆田人讲究认同感,“当你处于一个这样的圈子,并得到认同时,你的经商事业就会事半功倍。”


莆商素有东方犹太人之称,一名莆田医疗老板说,莆商的商道文化中,除了敢闯敢拼外,诚信和义气是不可或缺的两大根基,“与其自己发财,莆田人更希望和身边的人一起发财。”


对此,黄国煌也深有体会。


黄曾计划建立一家具备星级标准的医院,但由于资金短缺难以落实。


黄国煌说,此前,经过十来年的积累,其自有资金大概在1亿元左右,但这对于建立一个面积3万平米的高端医院来说仍然捉襟见肘。


为筹措资金,黄国煌开始找莆田老乡筹资,“就像那些创业投资的节目一样,你得说服人家,人家才肯为你掏钱。”


得知黄国煌的创业计划后,他身边的人表达了出资意愿。黄承诺,三年之后,所借款项全部还清。最终,黄国煌又筹集了1亿多资金,“这些借钱的人,本身并不是医疗圈里的人,而是在其它产业发家致富,他们投资之后也不谋求成为股东。”


对此,黄国煌说,他给这些出资人的承诺是五年之后拿出10%的股份,按照各自投资额分配。


同样受益的还有吴振华。这位80后在大学毕业后便进入其家人投资的医院,同时陆续参股了多家医院。


吴振华很快完成了原始资本积累。2010年,当莆田民营医院多集中在妇科和男科时,吴振华则选择了更为偏僻的中医皮肤科领域。


“当时北京还没有一家中医皮肤病医院。”吴振华说。


凭借着自身的资金积累和背后的圈子,吴振华投资的医院在2012年正式对外营业,至今,经营效益仍十分可观。


在外经商的莆田人相互帮扶的传统在其商会文化上也可见一斑。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在北京由莆田人创办的各类商会就多达100多个。


北京莆田企业商会一名人士说,多数莆田企业家都很低调,但他们都愿意加入商会,成为商会的会员企业,商会能够为它们提供各种服务,“对中小企业来说,最重要的可能是商会能够提供融资渠道。”


为了破解中小企业融资难题,北京福建企业总商会专门成立了金融投资专业委员会,并分别与兴业银行北京分行、北京银行、建设银行等多家银行机构合作。


来自商会的资料显示,目前该商会获得了银行授信580亿元,共已为300多家会员企业合计融资近100亿元。


去年6月28日成立的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也致力于整合莆系民营医院,并在总会的基础上逐省、逐市成立分会,力图改变过去莆系分散的现状。


成立伊始,莆田健康总会便拥有全国8600多家民营医院会员、总投资额达3400亿元、会员年营业额合计达2600亿元。在该总会成立当天,即与工行、招行等6家金融机构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授信总额达到1600多亿元。


此外,莆田健康总会还号召会员企业联合抵制百度的网络竞价排名,试图改变过去莆田民营医院的弱势地位。


目前,该总会正在进行成立投资总公司股份募集的工作。这家投资总公司由林志忠、黄德峰、苏元族、詹阳斌、吴曦东等每人先到位投资500万作为公司发起人。


其投资方向主要是围绕健康医疗产业领域,目标是五年内打造成全国最大的集医院、医学教育、医疗资本、医疗广告、医疗电商、医疗大数据于一体的综合性集团公司。


“如果说过去从事这个行业是为了赚钱,那么最近十年开始我们这一批做医疗的人的口号是要把这个事情当成我们的事业去经营。”黄国煌说。


这个群体的故事还未结束。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