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药研发传奇故事汇集
最近研究色甘酸钠发现的故事,这里涉及的科学家个人性格,药物研发模式,先导物质量,锲而不舍的毅力等因素可以给今天的药物工作者以很多启示。 
2014-12-2 13:39:31
0
SBC123

本文转载自丁香园论坛

最近研究色甘酸钠发现的故事,这里涉及的科学家个人性格,药物研发模式,先导物质量,锲而不舍的毅力等因素可以给今天的药物工作者以很多启示。


色甘酸钠是由一位名叫Roger Altounyan的医生所发现。此人天生喜欢冒险,二战时谎报年龄(因为年纪太小)加入英国空军成为一名轰炸机飞行员。


因其出色的飞行技术后来成为飞行教官和教官的教官,并发明了一种非常危险的夜间低空飞行技术。他的冒险家性格后来成为其发现色甘酸钠的关键因素。


二战后他继承父业去剑桥读医学院(他父亲和祖父均为医生)但毕业后找不到医生位置所以加入一个叫做Bengers的制药公司(后卖给赛诺菲和阿斯列康),研究抗哮喘药。


当时哮喘药的模型是组胺诱导豚鼠哮喘模型,但作为哮喘患者的Altounyan发现抗组胺药物不能缓解自己的哮喘,所以认为这个动物模型不好,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转化性较差。那什么模型好呢?


他认为他自己是最好的模型。他发现自己吸入捣碎的豚鼠毛可以诱发严重的哮喘,在1957-1965的8年间他共吸入豚鼠毛1000多次,曾几度差点丧命。


有了好的模型到哪找先导物呢?他是土耳其后裔,知道中东有一种叫做khellin的草药可以治哮喘。他和化学家合作从这个草药里寻找有效成分。开始几年几乎没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1961年公司决定停止这个项目。多数人在自已自愿哮喘5年后都会和公司一起放弃了,但这老兄很轴,还要继续。因为公司不再支持这个项目所以所有的新化合物都不再做安全性研究,他可以继续自测新化合物但生死无论。


1963年,终于有一个新化合物可以100%抵制豚鼠毛在Altounyan本人诱发的哮喘。所以公司把这个化合物送进临床给一位哮喘病人使用。病人连续吸入这个化合物60小时发现丁点儿用没有。


难道是豚鼠毛诱导的哮喘和天然哮喘不一样?Altounyan自己又试了一次这个化合物(又自己诱发了一次哮喘!)发现也无效。


后来和化学家一讨论基本认定虽然两批药品是按同一路线合成但给病人那批更纯。在回去找他老先生自己用的那批糙货发现里面有少量的杂质,即后来的色甘酸钠。


色甘酸钠在组胺诱导豚鼠动物模型无效,所以人体模型是必须的。色甘酸钠成为第一个专门针对哮喘的药物,直至今天还在临床上使用。Altounyan在此后的20年间还继续用豚鼠毛自己诱发哮喘,寻找新的抗哮喘药物,直至1987年去世,但遗憾的是没有任何新的发现。


色甘酸钠的发现有很多我们可以借鉴的东西。药物发现的有些复杂步骤无法还原成更便宜,简单的测试。


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理念,基因-蛋白-细胞-动物模型-病人之间的转化在很多疾病无法实现,所以不管体外活性怎么便宜,构效关系如何清晰,都对发现新药没有帮助。


这样的数据是自欺欺人,只是智力游戏。人体和动物显然有很大区别,组胺可以诱导动物哮喘但抗组胺药对哮喘病人无效而色甘酸钠对哮喘病人有效但在动物模型无效。


Altounyan本人的冒险和牺牲精神是色甘酸钠发新的根本因素,但是如果没有他百折不挠的毅力和胆大心细的素质,色甘酸钠也不会被发现。色甘酸钠的分子结构较为怪异,按今天的眼光看类药性很差,我估计如果这个化合物成为HTS的苗头化合物很多团队不会跟踪优化它。


类药性是药物化学最傲慢的概念,应该禁止使用。我们根本就不知道药物应该长什么样。最后,运气起了很重要的作用。色甘酸钠发现后的20年Altounyan继续用自己筛选新药但并无斩获。


色甘酸钠是药物发现史的一个重要事件,Altounyan为此做出了巨大牺牲,他晚年肺病严重。但苦心人,天不负,色甘酸钠减少了无数哮喘病人的痛苦,50年后的今天依然在临床中使用。


下面补充几点关于前几期新药研发故事的内容:


1. 格力卫是真正的历史性药物,对于CML患者来说真是上帝的礼物。格力为的成功为后来的孤儿药模式提供了理论基础。谁也没想到格力为能卖50亿。当时诺华其实非常不愿开发这个项目。


另一个抗癌大药赫赛汀当时也是在外部力量的反复督促下基因泰克才决定开发的。这是kill the losers策略的危险所在,这些划时代的药物极有可能被当作垃圾扔掉。


2. 蛋白激酶抑制剂在90年代是非常前卫的项目,很多人怀疑其选择性和与细胞内高浓度ATP竞争的能力。后来格力为证明这两个问题都能解决。


21世纪初,蛋白激酶的小伙伴磷酸酶一度很火。有了格力为的成功大家以为磷酸酶抑制剂的选择性也能解决,后来发现这个问题难于激酶抑制剂。当然过膜性也是一大问题。


3. 有关专利的解读有点外行。就是把BMS所有员工名字都加上也和专利权没任何关系。


4. Eylea的成功同样出乎意料。Vagelos在横跨40年的职业生涯中,不同的市场,审批环境,不同疾病领域总能看准优质项目,尤其考虑到他自己脂代谢专长和他汀的巨大成功,还能客观、冷静地选准其它领域的项目,是个天才。现在很多大药厂的项目选择实在令人不敢恭维。


今天Fierce Pharma的John Carroll在GSK公布Darapladib失败后在Twitter上问上一个大药厂赌赢大的三期临床是什么时候,我估计是100亿美元之前。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