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卫生局原工会主席白宏贪污400万公款,全花在美容院
从2008年到2011年初,北京市卫生局原工会主席白宏动用所辖部门工会的支票来支付美容费用,4年累计用了400多万元。 
2015-10-14 11:53:38
0
汪文涛 刘忠光

本文节选自检察日报


截至2014年12月初,京城多起因美容而衍生出的系列贪污、受贿大案在历时一年多的全面调查后,目前已由北京市检察院第一分院陆续侦查终结。


据了解,这是北京市检察机关首次查办发生在美容会所里的系列贪污、受贿案件,共立案13件。13起案件的犯罪嫌疑人多为局、处级干部,涉案人员之多、波及行业范围之广,均为京城历史之罕见。


匿名举报牵出系列大案


2011年3月,北京市检察机关接到上级转来的一封匿名举报信,寥寥数字的举报信中反映北京市卫生局机关工会原主席白宏长期在美容会所高档消费,行为可疑,匿名举报引起了检察机关的高度重视。



图:白宏

检察官初查发现,白宏分管的工会单独设有财务和银行账户,经常有大量的支票、现金的支出,而返回平账的发票内容多为“会议费”、“培训费”、“办公用品”和“礼品”等,却没有一张发票能够反映出与“美容会所”有关联。深入调查后,检察官发现,开具这些“会议费”、“培训费”、“办公用品”发票的某酒店、某商贸公司、某销售公司等四家公司都由一个共同的上级管理公司注册成立——北京某女子会所管理公司。


这家女子会所管理公司还在北京海淀、朝阳等核心地段实体连锁经营着5家高档美容中心——对外则统一冠名为北京某女子世界健身俱乐部。凭借着敏锐的意识,检察官开始搜集到白宏涉嫌犯罪的线索和证据,而白宏在这家女子世界健身俱乐部的美容轨迹开始浮出水面。


这是一家只为女性提供专业美容和保健服务的高档会所,在北京市中关村、亮马河、万柳等黄金地段有多家分店连锁经营。白宏第一次走进这家会所是在2006年7月,当时的她并不具备那样高的经济消费能力,只能从自己分管的工会会费里“想办法”。


有了第一次“湿鞋”,此后便一发不可收拾。从2006年7月至案发前,白宏多次动用工会会费,在这家2000多平方米的会所里,体验遍了美容、美体、健身等上百项特色服务,美容会所仿佛一个磁场,对白宏产生着强大的吸引力,她越陷越深,沉迷其中。


这一“沉”就是5年,没有人知道白宏的“秘密”,而年近60岁的她则在周围人群的赞美声和嫉妒声中享受着成功女性的快感。据统计,从2006年7月至2011年3月间,白宏利用担任北京市卫生局机关工会主席的职务便利,以召开会议、培训、购买礼品等名义,多次从自己主管的市属卫生系统工会会费账户中领取现金支票或现金,将自己负责管理的工会会费共计人民币399万余元转入北京某女子世界健身俱乐部等多家公司,支付其个人的美容、保健消费,后以北京某女子世界健身俱乐部等多家公司开具的发票到单位平账,以此手段贪污公款399万余元。


2011年12月20日,北京市一中院以贪污罪判处白宏有期徒刑十五年,白宏未上诉。

“美容腐败”缘何凶猛


据办案检察官介绍,13起系列案件的犯罪嫌疑人大都处于40岁至50岁的中年年龄,在各自单位虽然岗位重要、事业有成,但在私人生活中却有着相同的美容“嗜好”。据检察机关不完全统计,13起案件中的女性犯罪嫌疑人的“美容瘾”都极大,每个人在美容会所的消费记录均高达数百次。


“这一系列因美容而发生的贪污、受贿案件均实施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空间里,而女子美容会所里的高消费又将常人拒之门外,脱离了监管。”办案检察官剖析,这种新型的“美容腐败”潮流极具隐蔽性,使得很多女性官员抱有侥幸心理。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