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抗肿瘤药物年销售额过一千亿美元 患者受益几何?
2014年全球抗肿瘤药物年度开支首次达到1000亿美元大关,不过,一些研究者却质疑,抗肿瘤药物市场火热是因药物批准速度太快,而药物对患者生存改善并不显著。 
2015-5-11 16:25:51
0
E药脸谱

本文综合福布斯、生物探索

日前,艾美仕IMS发布全球抗肿瘤药物市场数据:2014年,该领域销售额已经突破1000亿美元,并将在2018年时达到1470亿美元。IMS表示,该数字
没有计入保险公司和政府医保计划获得的折扣或者退款,而这些对整体数字不会造成太大影响。

全球抗癌药物年销售额突破1,000亿美元,四年内或再增长50%

“我们正处于大规模创新的边缘,它们将真正为医疗服务提供商、患者以及药品制造商改变整个局面。”IMS医疗保健信息研究所的执行董事穆雷·艾特肯(Murray Aitken)说道。以下是这份报告的一些亮点。


1. 癌症患者的存活时间变长

1990年,一半癌症患者在确诊后能够存活五年时间。现在,这个比例达到了三分之二,这是由缓慢的渐进式创新带来的成果。

全球抗癌药物年销售额突破1,000亿美元,四年内或再增长50%


2. 就绝对数量来说,美国市场的抗癌药物支出最多。

费用支出增幅最大的是英国;增幅最小的是西班牙。

全球抗癌药物年销售额突破1,000亿美元,四年内或再增长50%

3. 不过,就抗癌药物支出在所有药物总支出中所占的比例而言,欧洲最高。

全球抗癌药物年销售额突破1,000亿美元,四年内或再增长50%

4. 接下来:抗癌药物组合疗法如潮水般涌现。

全球抗癌药物年销售额突破1,000亿美元,四年内或再增长50%

5. 罗氏(Roche)研发的组合疗法数量遥遥领先竞争对手。


默沙东(Merck,美国默克)、百时美施贵宝(Bristol-Myers Squibb)以及诺华(Novartis)位列其后。蓝色数字表示组合疗法中包含了由其他公司制造的已获批药物;青色数字表示组合疗法中包含了来自同一家公司的多种实验性药物(译注:概念等同于图表中提到的新分子实体);紫色数字表示组合疗法正在把一种新药跟一种已获批药物放在一起进行测试,它们都来自同一家公司;红色数字表示组合疗法正在测试两种实验性药物,它们来自不同的公司。

全球抗癌药物年销售额突破1,000亿美元,四年内或再增长50%

6. 在美国获批的抗癌药物数量多过世界其他任何地区。


换句话说,如果一种抗癌药物在其他地区获批,那么它很有可能已经在美国通过审批。

全球抗癌药物年销售额突破1,000亿美元,四年内或再增长50%

7.所有这些新抗癌药物都价格不菲。


在过去十年间,一种新抗癌药物的月均费用增长了5,900美元,增幅为40%。

全球抗癌药物年销售额突破1,000亿美元,四年内或再增长50%

8.这些费用大多由患者自己直接承担,而不只是保险公司。


全球抗癌药物年销售额突破1,000亿美元,四年内或再增长50%

全球抗癌药物年销售额突破1,000亿美元,四年内或再增长50%


健康市场永远在博弈:患者的生存与商业化的冲击

企业之所以纷纷掘金癌症治疗领域,也得益于类似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及欧洲药品管理局(EMA)对一些癌症治疗药物的加快审批通道。

纽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Joel Lexchin教授表示,从2002年到2014年,FDA大概批准了70多个用于治疗实体肿瘤的药物,而这些药物的中位生存时间(在统计学上,肿瘤的生存时间是一个非正态分布,所以评估其只能用中位)和总生存时间依次仅延长了2.5个月和2.1个月。换句话说,即仅有42%的疗效达到了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肿瘤研究委员会规定的有效存活标准。他呼吁,患者和医生应该联手起来要求法规及政策制定者在药物审批过程中制定严格的审查标准,即必须有清晰的临床试验数据来支持某种药物/疗法可以显著地改善患者的生存状况,延长患者生存时间。

2015年4月23日一篇发表在《英国医学期刊(BMJ)》上的吐槽文章,文章揭露了“癌症药物披露速度之快的原因”。文章的合作作者——美国罗文大学骨科学院Donald Light教授也认为:药品的加速审批制度和缩短患者观察期的方法,使得近年来的癌症药物获批大多数皆非常顺利。

抗癌药物批准太快是对患者健康的不负责

2012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年会发表了一篇详细的综述,改善癌症治疗质量和价值的“五大”因素,限制使用临床证据不支持的普通检查和治疗,并建议对晚期和体弱的患者不要做化疗、对早期乳腺癌和前列腺癌无需使用先进的成像技术检查、对因化疗所致白细胞减少的患者,如风险不大应不要给与白血球刺激因子,避免一刀切式的用药。


Light教授还认为,与大多数其他疾病相比,“癌症”被贴上了一种让患者极度恐惧的标签。我们常常在报道会看到有人说“癌症不仅仅是一种疾病,更是一种不可以战胜的恶魔”。“制药公司的能力收取非常高的价格,即使大多数抗癌药物为患者提供延长寿命的时间很短疗效很小但仍会获得批准,由于前期投入的研发成本大,他们往往能以垄断性的高价站住市场,带给患者的却是无穷无尽的绝望。


此外,在欧美国家,监管机构也是想尽办法帮助抗癌药物上市缩短研发时间,例如在1999年到2009年的10年里,不少抗癌药物获得了欧盟的优先审批权,美国更是将审评时间从标准的300天缩短到了180天。


抗癌药物还是得从临床患者的需求出发


在过去几十年里,人类和癌症的对抗取得了很大成果;同时人类对癌症的治疗效果依然有限,主要是面临着“抗药性和变异性”2大挑战一是还不完全理解癌症如何产生抗药性,二是不理解为什么抗药性的癌症进化得越来越快及抗药性的种类是有限的还是无限的。


对于药企而言,赚钱当然是最重要的,药企也不用“树立一个让全天下的人健康地活着”的高尚大旗,毕竟是有市场才会利润,从而才能有更多的资本投入新的研发推动社会进步,并解决更多的就业等社会性难题。


不过对于研究者而言,笔者认为研发抗癌药物还是得从临床患者的需求出发,尤其是从失败中找原因(为什么抗癌药物仅对小部分患者起作用,以及对患者仅仅数月的生存期延长的原因在哪里),不断地完善我们生物学基础知识,强化基础研究的能力依旧很重要。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