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尔兰药企Amarin示范如何跟FDA掐架 超适应症推广的重要一役
Amarin和FDA就药品Vascepa超适应症使用的官司引发了药企市场人员的密切关注。Amarin称,FDA不允许制药公司向医生传递药品未获批适应症的信息是违背美国第一宪法修正案的,剥夺了药企的言论自由的权利。 
2015-6-17 14:43:30
0



爱尔兰药企Amarin和FDA就药品Vascepa超适应症使用的官司引发了药企市场人员的密切关注。毕竟,如果Amarin成功击退FDA,那么在“药品推广手段”这个问题上,制药公司的话语权就更大了,并能开拓出药物促销的新天地。因此,美国药品研究和制造商协会(PhRMA)站在药企一边,并发了一封公开申明。但,法律专家表示,这一事件背后凸显出一个更大的问题,就是制药公司与监管机构角力时的挫败感。

 

故事的起因在于一个名为Vascepa的药物。这个来源于太平洋野生深海鱼油的二十碳五烯酸乙酯(EPA)胶囊,是Amarin这家专注于脂类异常的小公司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获得批准的药物。

 

小药厂告FDA,赢啦!

 

早在2012年,FDA就批准了Vascepa用于甘油三酯水平极高的患者。可能是在临床申请前的会议上,FDA曾经承诺给予Vascepa的单分子成分EPA以新化学实体(NCE,New Chemical Entity)地位,而EPA是Lovaza(Omega-3脂肪酸乙酯)所含的6-7种成分之一。但后来,FDA又撤回成命,说不应该给予Vascepa NCE。

 

这下,Amarin不乐意了,于是去年2月,在FDA决定不给予Vascepa NCE地位和5年市场独占权后,这家公司向当地法院提起诉讼,状告FDA。然后Amarin赢了。美国一地方法院做出了一项可能是史无前例的判决,支持Amarin,FDA败诉。作为这一判决的结果,5月28日,Amarin的股价大涨超过40%。


这项判决同时也意味着Vascepa的市场独占权将维持到2017年7月。换一句话说,就是在这个时间点之前,FDA不能接受任何Vascepa仿制药的申请。考虑到审批流程,事实上Vascepa的保护期将更长。

 

要求自由言论权,唬谁呢!

 

但是,让人惊讶的是,Amarin要求的不仅仅是Vascepa一个药的问题,而是要为整个制药行业谋福利:该公司称FDA不允许制药公司向医生传递药品未获批适应症的信息,是违背美国第一宪法修正案的,剥夺了药企的言论自由的权利。


今年5月初,Amarin联合4名医生又一次提起诉讼,要求允许药企将真实的、没有误导性的超适应症信息分享给医生,且不受处罚。这家公司还聘请了美国首屈一指的言论自由案律师Floyd Abrams来帮他们打这场官司。


据Amarin,在2012年获得FDA批准后,该公司继续开展了一项双盲、安慰剂对照的临床试验,结果显示,对于持续高甘油三酯水平的患者,Vascepa能有效地降低甘油三酯的水平且还有其他的益处。“FDA没有否认这项实验的成功”,但是“拒绝批准扩大Vascepa的适应症至这类患者”。FDA给出的理由是,没有证据显示降低甘油三酯水平可以最终降低这类患者的心血管疾病风险。



 

雪上加霜的是,除了正规的处方药,市场上有一大堆含omega-3成分的鱼油保健品。这些产品不受FDA的适应症批准限制,可以直接向消费者促销。

 

Amarin表示,它要的是言论自由权,它希望能够告诉医生这个药的好处,包括Vascepa对于高甘油三酯水平的患者是否有效。这家公司抱怨,它的目的只是想和医生们就临床试验的信息讨论一下,并不会把超适应症用药的信息传递给患者。目前美国允许医生在批准的适应症以外处方药物,Amarin表示这种情况很普遍。但是医生可以讨论超适应症用药,公司却不能。

 

这一不同寻常的举动引发了整个行业的密切关注。毕竟,如果这次Amarin成功,那么药企就将获得”言论自由“,开拓出药物促销的新天地。美国曼哈顿学院法律政策中心主任James Copland表示,“这里的关键是,FDA希望用他们的尺度、他们的时间框架来进行审查,而不会给予企业任何保证,是FDA创造了寒蝉效应。”

 

FDA的反击


FDA深知这事的重要性。所以,它奋起反击。6月8日,该机构的官员JanetWoodcock致信Amarin,称:一家公司应该做的是和FDA对话,而不是急着到法院递状子,而且Amarin的绝大多数营销行为都是合规的。


此外,6月5日,FDA致信给法庭,称它“承认Amarin提供给专业人员的信息是真实的,并没有误导性的科学或医学出版物,也没有未经批准的新用途”,但是处方药必须证明其在预期的用途上具安全性和有效性,不可能像保健品那样能够满足不同的需求。Amarin对此拒绝发表评论。

 

不仅如此,Woodcock还重申,FDA计划发布一个关于管理超适应症用药信息传播的指导原则。法规专家认为,这些信件有可能是先发制人的行动,以延缓诉讼进程。


各方观点

 

最近几年,FDA如何监管药物的超适应症使用已经成为一个日益突出的问题。2013年,一名叫Alfred Caronia的医药代表超适应症向医生推销Jazz制药公司的嗜睡症药物Xyrem,被FDA起诉,但法院裁定FDA败诉。


咨询公司Washington Analysis的高级分析师Ira Loss认为,Amarin在与FDA打交道的过程中一定是屡受挫败,所以,才会诉诸法院,而不是试图与FDA保持建设性对话。


Strasburger & Price的合伙人之一、Amarin的董事MichaelWalsh则表示,如果Amarin的诉讼成功,那么制药公司就获得了在限定范围内讨论已批准药物未获批准适应症的自由。但这样做同样也为制药公司带来了新的风险。因为如果规则改变,那么制药公司可能会发现,当前的法律保护了他们免受赔偿责任的风险。


Walsh认为,FDA的信件说明,该机构还是希望在法庭外了结这个案件。不过正如FiercePharma指出的那样,一旦Amarin关于言论自由的诉讼获得法庭的支持,制药公司一定会采取各种方法规避FDA在超适应症监管上的种种努力。所以难怪FDA试图将这一事件扼杀在摇篮里。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