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二代“平凡”谈接班:超越了我父亲,也许我就是主公司
不少创业的家族二代是想证明自己有价值,但成熟到一定年龄会重新思考,回归到家族企业。 
2015-9-9 9:40:34
0
黄远
本文转载自福布斯中文网

“平凡二字是我父亲起的,不是我自己改的、也不是我的笔名。”很长一段时间,平凡都会有一段如此开场白。

“你学医的吗?”尽管有幽默友好的开场白作为铺垫,平凡还是被一句话“无情”地噎回去,在投资医疗领域企业时,被对方视作没必要再深入交谈的“圈外人”。这位身型高大、目光有神的东北人有些讪讪,但还是更加真诚且有技巧地接话。

2010年,平凡在上海成立朗盛投资有限公司,主要专注于医疗、大数据、环保、能源技术四个领域的投资。

彼时,风起云涌的创业潮还在海底酝酿,关于创业与投资的讨论,尚未充斥整个城市咖啡馆的上空;相对而言,缺钱或是不那么缺钱的创业者,梦想力压着膨胀的欲望。平凡及其它投资人与LP(有限合伙人)的燃料,无意中助推着此后的创业潮。

在此之前,尽管无法与“国民老公”等家族二代的公众知名度相比,平凡的每次出场几乎都自带“家族光环”——家族企业为国家一级地产开发商辽宁大德集团;其父平安俊是靠房产行业起家的“92派”中国富豪,同时也是谱曲《童心是小鸟》等歌曲的著名作曲家。朗盛的首期基金也来自所谓的3F(即:family 、friends、fools;家庭、朋友、“傻瓜”),除了父亲和家族,还有诸多同属家族二代的明星LP,随便抛出一个名字都“来势凶猛”。

如此光环,在医疗等创投领域却难以为继,甚至很多时候带来负面效应:素来崇尚创业维艰的创投圈,忽然驶入一辆低调豪车;“圈外人”的借口绝对算得上委婉,更有不乏自戴“有色眼镜”者:“不就是个富二代有点钱吗?”
好在平凡早有心理预期,自诩“在家族二代的投资中,走了一条比较艰苦的路”。

首先,在跟随投资和独立投资之间,选择了独立投资的道路,而非跟随家族企业基金或家族人脉介绍进行投资;其次,朗盛划定的投资领域是新产业,完全脱离了家族的传统房地产行业,“在投资方面父亲基本帮不上忙,甚至根本不知道我投了些什么。”

他娓娓道出,心路历程比较辛酸一点,“像我接触的都是博士生导师啊,才不会在乎你父亲是什么人,跟他有什么关系。他主要看重你的专业,你以什么态度来做事情。”

作为70后的家族二代,平凡在年少时见证过父亲创业的最艰难时期。抛开商人身份,平安俊是著名的国家一级作曲。1992年,平安俊响应国家号召在体制内创业,历经6年已小有成就,但由于此后政策变化,不得不重新面临选择。

1998年的一个夜晚,在平凡一家人的晚餐时间,父亲突然抛出沉重的话题:重回体制内,还是放弃一切、重新白手起家?彼时,平凡几乎脱口而出:“爸,我也不小了,我能养活自己;如果(你)失败了,我也能做决定。”这一番话给予父亲极大鼓励,平安俊果然白手起家、二次创业,并选择人生地不熟的威海作为起点。

在平凡的记忆中,彼时,父亲历经艰辛拿到威海的第一个项目,但房子差一点卖不出去,连回家的船票都买不起,就这样一步步走过来。


他由此感概,“创业精神一直在我们家里”。相似的一幕也在重演,平凡也选择远离家乡的上海,作为创业起点。他的办公室虽然“坐标”繁华的江苏路区域,但并非视野开阔的摩天高层,而是装修简约的普通中层间;即使教育和投资业务扩大,他也没有搬迁楼层,只是平移了位置。

几乎所有投资机构都希望发掘独角兽项目,朗盛的LOGO也是一匹头顶独角的天马、欲展翅飞驰。这是平凡自己设计的LOGO,独角兽+天马也暗合他与另一位合伙人的生肖马。即使早有心理预期,这条“艰苦的路”还是需要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平凡的策略是“小步快跑”,瞄准未来产业,寻找一些大基金的“漏网之鱼”。所谓小步,代表其资金量不大——朗盛的第一募资是从6600万起步。

彼时,作为资金实际掌舵者的平凡面临着选择:到底要投什么样的项目;最后决定聚焦于有知识壁垒、技术储备的项目;他形容知识投资的壁垒,“(就是)我知道你不知道的,咱俩就差这一层窗户纸;但是,我在门里,你在门外。”

由此,朗盛圈定了大数据、医疗/医疗器械等4个领域;与游戏、TMT等相比,上述在当时的中国还稍显冷门,朗盛在当时很少遇到其它机构与之竞争。


鉴于平凡运筹学的学业背景,朗盛最早的投资始于大数据领域,包括智能化电网、行业大数据等。尽管大数据现在是一个“时髦行业”,但在当时却相当冷门,当平凡准备投资第一个大数据项目时,其中一位LP向他转发了一条当时广为流传的讯息:the big data likes teenage sex,everybody talk about it ,but nobody ever try it…(大数据就像性感的少女,每个人都在谈论她,但没有人尝试过)。

平凡看后百感交集,但还是顶住压力投了。在其看来,大数据本质上是如何运用数据,让原来的行业产生新的增长点,“我的核心思想是行业整合”。成立于2008年的水木源华公司,专注于配电自动化领域,集配电自动化软硬件产品研发、生产等于一体。平凡相中了其整合电网的能力、果断进入,此后,该项目被远东电缆并购,也成为朗盛首个退出获利的投资项目。

朗盛的投资中有个医药类项目,其在临床试验二期时已经创业14年,当时遭遇资金瓶颈,许多大的投资团队考虑到医药投资周期漫长、不愿出手,平凡和团队判断后决定投资进入;当该项目宣布进入临川三期试验时,许多基金慕名而来,出现20家基金争抢一家企业的局面。由于早期已经建立彼此信赖的合作关系,朗盛“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杀出重围,在当期继续追投。

目前,朗盛投资的资金规模为6亿。平凡管理着共有包括一支天使基金在内的5只人民币基金;此外,规模为1亿美元的一只美元基金也在启动中。在其看来,4年翻10倍的速度,达到最初预期“基本飞起来了”。


在这4年间,朗盛和团队虽然仅出手了10多个项目,但这其中不乏“独角兽”项目,已有4个项目通过并购等方式退出,均获得丰厚回报。

在创业浪潮及泡沫的涨落中,初期鲜少竞争对手的领域,逐渐由冷到热,平凡也遭遇了短暂投资生涯中最艰难的一役。2013年,朗盛希望争夺NaviCam遥控胶囊内镜机器人项目。这种长27毫米,直径11.8毫米、体重不足5克的“小胶囊”,集成各种各样的传感器,在独创的磁场精确控制技术的主动控制下,服下后15分钟左右便可将整个胃一览无余,彻底改变传统的胃镜检查形式。

如此明星项目,自然被许多机构和投资人紧紧盯住。从2013年10月起,平凡就主动和NaviCam团队泡在一起,帮助他们定位,共同寻找更广阔的国际化平台。不论寒暑,持续9个月,NaviCam团队从创始人、董事长到董事会,最终都被平凡打动:虽然不缺钱,但朗盛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伙伴;而由于平凡出现的频率太高,连前台员工的也称之为“编外员工”。

2014年7月,NaviCam团队终于接受了朗盛的投资,这是其唯一的外部投资者。“我就像是他们团队中的一份子,直到今天。”平凡略上扬语调:我接触过的这些项目,不管最后投与不投,他们都承认我很专业。

在平凡的投资哲学里,第一看技术;其次是商业模式,是否符合当前的社会发展状况;第三是管理。三者缺一不可,尤以管理为重;后两者并非一朝一夕可见。为何不是投资创始人或团队?

“我认为投资是要有体系的,光有人不行。”平凡引用了斯坦福大学商学院的校训:改变行为,改变组织,改变世界;“团队是人的因素,而管理是体系;管理则意味着组织体系的改变,包括体系如何科学设置、和谐运作等。”比如:一个球队充斥明星却没法整合,战斗力反而不如没有明星阵容、每个人都得到同样机会的团队。

在平凡看来,在投资的每个行业里,都要形成自己的价值观和体系,不能人云亦云,不同的行业有不同的体系。以医疗行业的老龄化问题为例,许多人认为老龄化住宅是一个刚性需求,但他则坚持医药、医疗机械、医疗服务等是未来的市场发展方向。

寻找刚性需求只是第一步,更为关键的是,平凡会发掘在满足刚性需求过程中,哪些环节是弱项。这些“弱项”将是其投资的重点。不论2B还是2C,最重要的是有在一个行业里有没有起到改变作用,即:提升产业效率,这个改变可以是通过大数据改变流程,也可能是新发明彻底颠覆原有传统模式。

平凡希望投的是“Must have(刚需)”,他认为如果只是好玩有趣,那是nice to have,能够改变行业的才是must have。在他看来,做投资更多的是一种责任感,而不是仅仅为了赚钱而活,投资项目也是能够对社会产生积极贡献的。

比如产业效率,如果不这么做,该产业将来可能衰落。国际货代行业的传统管理效率低、费用高,严重制约其在互联网时代的发展。而朗盛投资的大掌柜国际物流云平台,用互联网的方式提供订舱交易信息的数据交换,业务数据情报挖掘与分析等,极大提升了传统国际货代行业的运行效率。

由于所投行业的特性,平凡接触的创业者“主力军”为60后、70初,并以博士生导师、技术骨干等高知群体为主;他笑称“比较老派一点”,但这个“老派”得打上引号。“其实,基本都是青年领军人物,只不过在这些行业里面,他需要花很长时间沉淀。”

“在一个行业里没有十几年经验,对产业的理解不深,甚至谈不出来产业效率该如何提高。你跟我谈产业效率,是不是有点开玩笑?”

尽管如此,作为天使投资人,平凡个人低调投资了号称北美版“大众点评”的吃货APP,以及加拿大的一个无线移动项目;但这些与朗盛投资无关,平凡更愿意用私人资本为即将的美元基金“探路”,他个人也非常关注全球新文化。

接受采访的前一天,平凡刚刚从美国回来,他特意去体验“外骨骼”(Exoskeleton)项目,这是一种人体骨骼、关节等保护装置,能够安全省力地维持长时间的半蹲等人体姿势。手机里平凡录制了自己试穿时的视频,他一边播放,一边饶有兴致地讲解;兴起之处,就在办公室现场半蹲示范。

家族二代做投资的热情逐年高涨,平凡分析称,由于父辈多是实业家,极少专业的财务、投资等出身,家族二代本身就需要管理资产:有的做专业投资基金,有的帮助家族企业整合并购资产,有的投资朋友的上市公司……每个人都有不同机缘。成立投资基金在内的家族二代创业群体,平凡称接力中国协会里至少有十几位。


他认为脱离家族创业的家族二代一直都有,但不会成为主流;不少创业的家族二代是想证明自己有价值,但成熟到一定年龄会重新思考,回归到家族企业。

在他看来,家族二代创业确实有人出于任性,但成功与否要看人的性格,“肯定会比别人有更多机会,但钱既能成就他、也能害了他,给他多钱不见得是好事;反而是放下身上的光环,挽起袖子做事更容易成功”

“最后还是要靠专业去赢得别人,而不是靠身份”。关于身份问题,平凡也曾经历过大部分家族二代共有的迷惘。小时候,音乐家父亲希望他成为音乐家,但因为叛逆性太强,平凡最终没能走上钢琴家朗朗的道路,他笑称“(不练琴)我妈打我,我不屈服”。

1996年,18岁的平凡考取有百年历史的英国著名中学协和中学,此后又跳级免试进入英国曼彻斯特商学院。当时,父亲希望平凡学成归来可以接班,但平凡却说,“很奇怪(当时)我从没考虑过接班”

“世界那么大,我也想去看一看。”平凡笑称,当年从英国回来,觉得父亲身体那么好,自己也想出去闯一闯;最初创业是也是想证明自己。

2003年,平凡从英国留学归来,启动了第一个创业项目,方向为房地产策划,后来出现问题、及时“停摆”;他总结此次创业失败的教训称,“虽然方向没错,但是为了创业而创业”

随后,平凡在父亲的支持下成立房产投资基金,这也是他初涉投资圈。但在2008年,房产基金行业遭受寒冬,平凡的房产基金也深受波及;差不多同一时期,平凡也经历了一个韧带痊愈手术,躺在病床上的时光总是不住地思考:房地产基金不行了,那么未来究竟是个怎样的时代?

“只是自己的思考,(说出来)你们不要贻笑大方。”平凡笑着抛出初期的三点思考:首先,住房供需矛盾被满足后,再盖房子,要靠什么内容来填?这是内容与载体的问题;其次,移动互联网、物联网的本质是效率提升,如何做效率的提升?最后,亘古不变的,商业的核心是信息不对称,他要进行“知识投资”。

想通之后,房产企业的家族二代平凡,终于在那一刻终于决定跳出房产行业,成立专业基金投资喜欢的领域。

当投资事业迅速扩大,却与家族企业业务“风马牛不相及”,作为大德集团的副董事长,平凡坦言,对家族企业老是“一脚门里,一脚门外”,从他来到上海的第一天创业起,就更加关注于自己的产业;虽然作为股东也关心家族事业,但真正运营的机会很少。

在平凡的圈子里,由于父辈年龄的缘故,70后、80初家族二代的接班压力已经相当迫切,基本上都在往一线冲;而85后的家族二代,父亲还比较年轻的,或许还有5年略微轻松的日子。

虽然平凡与父亲已经达成交接共识,但关于如何接班,也是平凡和父亲之间一直在思考的问题。“首先,父亲认可我在上海所做的事情,也在积极帮助我。公司(指家族企业)的事情也是帮我担待一点,给我一定的时间做强做大。”平凡坦言,现在走出了一条的路,基金的收益率还不错;靠自己的努力已经做到一定高度时,再回家去接原来的那个摊子,确实有点难。

“我不认为是成熟的,因此,现在没法回答怎么接。”平凡透露,一定不是“单一方案”,甚至不排除自己接任董事长+聘请职业经理人等各种可能。他放言:如果再给我五年的时间,我做得足够好,超越了我父亲,也许我就是主公司;如果(个人事业与家族企业)平起平坐最尴尬。

其实,这对东北父子都很独立有主见,一路的相处难免有意见不合的情况,“如果实在不能磨合,我们也会争吵,有时吵一架就算了,这对于东北人直爽的性格来讲也很正常”;平凡很感概:“一直以来,我父亲都给我空间让我闯荡,没有强加的枷锁,现在看来真的是对我很宽容。”而在他的影响下,父亲以前爱思考从前的事情,现在觉得思考未来的事情也很重要。

接班人接得住吗?抛出社会关注的话题,平凡认为,企业要成长的,必须注入新东西,所谓“流水不腐,户枢不蠹”。一个新的企业领导人,最关键的是能否为家族企业带来所需的新东西,特别是企业外的新东西。如果下一代不比你强,不能超越你,家族很可能会衰败。

接班人能否成功接班,与个性、性格有关,至关重要的是必须要有自己的团队。根据平凡的观察,接班接得好的,一般从小就开始,经历波折、最后成熟,真正地有一套自己的班子打出来,傀儡皇帝肯定不行。

“我不喜欢模式,而是喜欢趋势。”在平凡看来,“百年老店传承”这一观点,更适用于作坊式的家族企业;对于现代化的企业集团而言,百年老店是拼搏出来的,在拼搏的过程中不断的寻找新的平衡点,然后满足当前;当企业不断发展,这个名字还在,但内容在换。

作为清华历史上入学年龄最大的学生,父亲平安俊目前还是清华读心理学在读博士。有没有想过超越父亲?平凡略作思索:可量化的部分,希望超越父亲的企业规模,将来做得比他大;不可量化的,则是希望对社会的影响比他更大,“企业规模超过父亲就行了。做到一定规模后,我就不会去攻了;而是守护,做一些对社会有意义的事情,这是我要追求的。”
“虎父无犬子”,音乐家之子的平凡也是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中国音乐文学学会会员。最初,他是一位喜欢写诗的文艺少年,还出版过现代诗的诗集;而在高中时,终于从写诗晋级到写歌词,《画四季》等还获得全国奖项;而他的歌词写作曾受教于《让我们荡起双桨》的词作者乔羽。这些喜好最终没有成为事业,于平凡而言,爱好就是爱好,喜欢就行;在家族企业、大德集团成立20周年时,他还与父亲合作词曲,写了《大德行天下》的新歌祝兴。

不仅如此,为了让青年少更加快乐地学习音乐,平凡和朋友共同发起上海国际青年少管弦乐团创始理事。在投资之外,平凡还创立了一个留学教育项目,目前由他的太太打理;办公室的墙上挂满了学生的画作、学位毕业照,这也算是他在投资之余的小有成就。

45度高温的沙特阿拉伯,穿着贴身西装的平凡走在大街上,差点被晒成干;换成当地的袍子后终于舒爽透气。平凡谈及这段经历,自夸“我感兴趣每个地方的文化背景,兼容是我最大的特点。”虽然从中学时期就出国读书,是不折不扣的海归,但平凡对中西方文化都很喜欢,他的办公室的强上既有东坡先生像中国画、中国书法,也有意识流的油画、插话,可谓中西合璧;但令人惊讶的是,这些画作并不气派名贵,有的是友人书画作品相赠,有的甚至印刷品。

“说实话现在我们(接力中国)大部分人还是很低调,就是高调遭人恨吧。”平凡露出一丝苦笑:不会有很多人知道是自己独自奋斗的,都会说:“哎呀,他们肯定机会多啊!”他随即补充道:我们的优势只是多了点机会时间空间去成就梦想。
E药脸谱网
分享: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