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医学会被点名三月无整改,药企赞助8.2亿都去哪儿了?
一年内召开的160个学术会议,收取医药企业赞助8.2亿元—审计署6月公布的对中华医学会的审计报告,曾引起社会关注。然而,3个多月过去,却一直没有中华医学会的任何整改信息。 
2014-10-13 14:37:57
0
E药脸谱



本文综合新华网、新京报、南方都市报


一年内召开的160个学术会议,收取医药企业赞助8.2亿元—审计署6月公布的对中华医学会的审计报告,曾引起社会关注。然而,3个多月过去,却一直没有中华医学会的任何整改信息。留下一连串疑问待解:巨额赞助费到底去哪儿了?药企赞助对学术会及参会者有何影响?医学会有无在药企与医院医生间充当“掮客”?


点名三月无“整改”巨额赞助费都去哪儿了?


中华医学会官网上,一份“中华医学会2014年学术会议计划”赫然在目,国际、国内学术会议以及培训班等共计350多个。


过去,中华医学会不少会议在网站上都有招商手册,一般将合作伙伴按费用分为白金、金、银、铜4个级别,合作费用高低不等。在有的招商手册中,扶梯、天井、餐厅、会议本和笔、会议用包都可以接受广告赞助。不过,点击近两月新发布的会议通知却发现,不少会议网站上的招商手册都“悄然消失”。


“药品企业赞助学术活动并不是中国的‘发明’,而是国际通行惯例。”广东省医学界一位专家说,美国的心血管年会、糖尿病年会每年上万人参加,资金都是医疗相关企业赞助,“这些赞助费用主要用于会议的正常学术交流和开支上。”


业内人士指出,国外行业协会的财务比较透明,会议赞助也会公布收支、专款专用。此次中华医学会之所以引发质疑,正是由于这些天价“赞助费”究竟用向何方,账本并未对外晒出。


8.2亿赞助费究竟花在了哪里?记者最先联系中华医学会党委某负责人,被告知采访需要联系医学会办公室;记者联系医学会办公室,被告知已把整改措施给了国家卫计委,接受采访由国家卫计委负责接待;按照国家卫计委宣传司要求,记者7月15日发了采访提纲,并多次打电话询问,直到9月23日宣传司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个情况暂时还不是很清楚,还在了解,截至目前记者尚未拿到采访时间表。


药企求之不得 “医生通讯录”成赞助“诱饵”


场内是严肃的学术研讨会,场外却是热闹的药品和医疗器械促销台——这是一些医疗行业学术会议的共有场面。


赞助医院、医学会开学术会议,一度成为医药企业最流行的公关做法。“能够赞助这些学术会议,对药企是求之不得的事,有些厂家还轮不上。”湖北一家药企负责人说,通过赞助学会举办的学术会议,是药企结识各大医院科室主任的捷径,节约人力财力和时间不说,混个脸熟也更好办事。


中华医学会办的基本都是学术性会议,都有许多医生参会。正如审计报告所指,提供“医生通讯录”也成为吸引赞助的砝码。


在6月被审计署点名后不久,记者曾匿名向中华医学会微生物学与免疫学分会的工作人员询问:赞助是否能拿到参会医生通讯录?对方表示:“学术会议的通讯信息是基本的赞助回报,怎么会没有呢?”


一位医药资深人士说,在国外,不经允许不可以对外公布个人信息。但在国内参会,主办方通常会“贴心”地准备一份册子,公司名称地址、参会代表职务、手机号码、电子邮箱,一应俱全。


■ 说法


晒账本方可消除“借会聚财”嫌疑


广东省律师协会医疗法律专业委员会主任宋儒亮分析指出,如果依据学会与药企达成的合法协议,药企赞助的会议需制作专家通讯录进行内部交流,药企的赞助费部分体现在通讯录制作支出上,则无可厚非。若把含个人信息的通讯录作为商品进行交易,轻者可能是民事赔偿,严重的则涉嫌触犯刑法。


国际通行的是财政不支持学术活动,因此从现阶段看,想要进行学术交流,离不开企业赞助。然而如果学术会议异化为药企“展台”、公司“广告”载体,个中哪些环节违规、哪些合理,就很难厘清。而且,作为一个学术性、公益性、非营利性法人社团,中华医学会利用“广告展位、医生通讯录和注册信息等作为回报”获取医药企业赞助的做法,被称为“灰色生意经”,受到广泛质疑。


“一些医药企业通过送钱的方式影响医学会,医学会利用准公共机构的权力影响医院和医生,建立了一个完整的链条。”同济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刘春彦说,巨额费用不仅加重了公司负担,也可能直接间接拉高药价。


即使目前尚无法律限制能不能接受赞助,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廉政研究院院长乔新生认为,在拿到赞助费时,不能损害公众利益,透明是最好的选择。“焦点并非是否可以收企业赞助费,而是如何收、如何用,能否经得起审计。”


专家认为,一方面明确标准,什么钱该收、能收多少;另一方面晒出账本,总共收了多少钱,用在了哪里。只有这样,方能消除“借会聚财”的嫌疑。


普通展会10万起 明星分会价更高


以2012年9月在河南郑州举行的第十七次全国儿科学术大会为例,资助金额分10万元和20万元两档,资助10万元可获免费提供卫星会议(企业向医生定向介绍最新产品和研究成果的会议)场所40分钟、展台1个、免费在汇编上做一页广告、免收工作人员注册费4位;资助20万元所获得的各种服务也相应提高,如提供卫星会议场所1小时、展台2个等。


制作大会胸卡、冠名资料包、承担大会茶歇以及刀旗、气球拱门、横幅等,均有相应冠名费,少则1万-3万,如代表用笔和笔记本上登广告费用为3万元,提供大会瓶装矿泉水1.2万瓶可在瓶外张贴广告、冠名费用2万元;多则5万-10万,如会场外刀旗冠名费5万元、大会资料袋(包)冠名费用10万元、大会V IP晚宴独家冠名10万元等。


相比之下,2011年3月在海口召开的第五届胸部肿瘤及内窥镜学术会议的赞助档次略高些,首要赞助单位赞助费在25万元以上,重要赞助单位赞助费在12万元以上。


中华医学会第十一届神经外科学学术会议招商手册显示,顶级的白金赞助商报价60万元、金赞助商报价45万元、袖珍日程册上报价3万元、工作人员服装1万元,此外,包括接送机指示牌、饮用水、指路系统等也都全部被作价出售。


有媒体报道,如果想跻身中华医学会旗下的“明星分会”,比如“长城国际心脏病学会议”(下称“长城会”)和“东方心脏病学会议”(下称“东方会”),赞助费用还要更高。


中华医学会官网显示,成立于1915年的中华医学会是中国医学科学技术工作者自愿组成并依法登记成立的学术性、公益性、非营利性法人社团。《学会章程》第五条明确显示,学会机构挂靠在卫生部,现任会长为原卫生部部长、现任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陈竺。


赞助属市场行为 用处应公开


之前曾有媒体报道,尽管因高昂的赞助费而被审计署点名“批评”,但不少医生表示出对社会组织举办学术会议的理解和支持,纷纷表示如果在国家没有资金支持的情况下,学会只能通过收取企业赞助的方式邀请国内外知名的专家学者来促成学术交流,属于市场行为无可非议。


国际通行的是财政不支持学术活动,因此现阶段想要进行学术交流,离不开企业赞助。例如美国临床肿瘤协会(ASCO )就在其官方网站上明确注明每年会议计划、参展规则、广告和赞助机会等。


然而如果学术会议异化为药企“展台”、公司“广告”的载体,哪些环节违规、哪些合理就很难厘清。而且作为一个学术性、公益性、非营利性法人社团,中华医学会利用“广告展位、医生通讯录和注册信息等作为回报”获取医药企业赞助的做法被称为“灰色生意经”,受到广泛质疑。


“一些药企通过送钱影响医学会,医学会利用准公共机构的权力影响医院和医生,建立了一个完整的链条。”同济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刘春彦说,巨额费用不仅加重公司负担,也可能直接间接拉高药价。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廉政研究院院长乔新生认为,在拿到赞助费的时候,不能损害公众的利益,透明是最好的选择。“焦点并非是否可以收企业赞助费,而是如何收、如何用,能否经得起审计。”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