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将是生物医药领域的下一个独角兽公司?
根据美国著名投资数据网站CB Insights,目前全球的“独角兽”公司(未上市,且估值10亿美元以上的公司)已经有超过130家,其中生物医药领域有8家。成为独角兽已经成为了很多创业者们的梦想。 
2015-9-21 14:31:16
0
布拉德皮蛋
本文转载自贝壳社




那么,生物医药领域的下一个独角兽会是谁?根据以往的投融资数据和公司情况,CB Insights再次进行了预测。下面,就让我们看看最有可能成为下一个生物医药领域独角兽的公司都有哪些吧!(排名不分先后~)

1Collective Health在线医疗保险

Collective Health成立于2013年,今年3月份刚获得了一笔高达3800万美元的B轮融资。投资方包括Founders Fund 、New Enterprise Associates、Formation 8、Redpoint Ventures、RRE Ventures、Subtraction Capital和Rock Health。

公司的联合创始人、斯坦福大学的医学博士、政治经济学家Dr. Rajaie Batniji将Collective Health形容为是一种绕过中间人(医疗保险)的方案,让雇主给员工提供价格更亲民的、基于云的点菜式医疗保险福利。雇主可以选择给员工覆盖哪些种类的保险。

根据NerdWallet统计,在美国,五分之一的美国成年人都很难付得起看病钱,五分之三的破产都是因为医疗费用。据ACA International统计,雪上加霜的是,过去十年里,家庭医保的平均费用上升了80%。从医疗保险公司Wellpoint、Cigna和United Health提供的数据可以看出,2008年至2009年间他们的净收入就上升了90%。


Collective Health创始人Ali Diab称:“美国GDP的1/5被用于支付医疗保险,而我们并不清楚它们为什么值这么多钱。用户与医疗保险公司的互动体验让人感觉好像回到了20世纪80年代。”

Collective Health会首先咨询企业雇主,问他们要为员工办理哪些健康服务保险。然后再建立一个十分易用的界面,让员工选择自己需要的保险服务。

Collective Health还具备费用对比功能,你可以看到你的保险网络中有哪些医生。它还包含了任何一家医疗保险供应商都没有的数据可视化元素。你可以清晰地看到在保费基础上预计还需支出多少费用。

目前,Collective Health共有超过30名员工,这家2014年8月才正式公开自己业务的公司当前仅服务于加州企业,但公司表示,从今年起将把服务范围拓宽至全美的企业。

2Flatiron Health肿瘤大数据分析

去年五月,Google Ventures宣布,向纽约软件公司Flatiron Health注资1.3亿美元。这是迄今为止谷歌风投在医疗健康领域最大的单笔投资。

Flatiron Health成立于2012年,两位联合创始人Nat Turner和Zach Weinberg并无医学背景,但他们要做的,却是要攻克医学领域最大的难题:癌症。他们的办法,是建立关于肿瘤的大数据分析平台。

值得一提的是,在临床试验中获得的数据对癌症的研究是最有价值的,但在美国,超过1300万的癌症患者中只有4%参与到临床试验当中,因此医疗人员没有办法从其他96%的患者中了解到更多有用的信息。



Nat Turner和Zach Weinberg在与许多肿瘤学家和癌症治疗中心交流之后发现,对于肿瘤的数据分析并不能套用一般的大数据分析方法,需要花大量的时间来建立专门针对肿瘤的数据分析模型,而这几乎是空白。

Nat Turner和Zach Weinberg针对癌症的大数据分析的可能性和商业模式,进行了大量的分析和调查,走访了许多的癌症专家,参观了60多个肿瘤治疗中心,并与他们进行了大量的讨论。终于在2012年,他们决定成立Flatiron Health,希望整合世界上的肿瘤数据,并利用大数据分析的手段把这些数据整理成为有用的信息,以更好的帮助医生、患者以及相关的研究人员。

Flatiron Health建立了专门针对肿瘤的云数据存储和分析平台OncologyCloud?,不仅可以从电子病历(EMR)中抓取癌症患者的信息,还能对杂乱的信息进行分类整合,找出有价值的数据。并且还整合了专家和医生手中的“非结构性”数据,大大增加了肿瘤相关数据的种类和准确性。

而针对癌症对于大数据分析的特殊要求,Flatiron Health花费了两年时间搭建了专门用于肿瘤数据分析的云平台模型,通过这个数据分析模型,可以对不同类型的癌症数据有针对性的进行大数据分析。

Flatiron Health的尝试显然获得了资本界的认可,目前,该公司已经累计获得了超过1.4亿美元投资,并被RockHealth列为最有可能在2015年上市的数字医疗公司之一。

3One Medical Group基础医疗服务

One Medical Group成立于2007年,迄今为止已经在6轮融资中累计融资近1.2亿美元。在2013和2014年的近两轮融资中,One Medical Group更是获得了超过7000万美元。

通常我们到医院就诊都要走一些繁琐的就医程序,填一堆表格,在接待室看很久天花板。One Medical 创始人 Tom X. Lee 认为数字化与无纸化不仅能提升就医体验,同时能为医院提升效率。

通过 One Medical 网站 /APP,患者可进行在线预约(目前已能实现当天预约就诊),申请处方开具,获取数字化的实验室检测结果,并查看他们的个人健康概要;医生则可以访问电子医疗记录(One Medical 根据医生和患者而不是医疗管理者的需要设计了电子病历)。而享受这些服务,患者需缴纳 199 美元封顶的年费(根据患者医保投保水平产生不同价格)。


和其他美国初级医疗中心不同,One Medical 的医生们每天接待约 16 名病患低于行业标准的 25 人,这让每位病患获得了更多的门诊时间。除此以外,借由强大的 IT 系统代替人工作业,中心的支持人员从行业标准的 4.5人降到 1.5 人。对于初级医疗中心来说,One Media Group 正在重新设计这个行业的未来:更轻、更便宜。

在门诊以外的时间里,One Medical 的医生需要通过电子邮件追踪病人的近况,并根据即时数据给与用药上的指导。而这正是创始人 Tom Lee 真正在意的地方。作为一名医生,Tom Lee 希望改变以往 “看病就走人” 的模式。医疗应该是医生和病患间长期配合的过程,而不是门诊那短短的几分钟的对话。依托便携式血压仪、血糖仪等家庭监测设备,One Medical 的病患们在家就能完成一系列体征数据收集。通过邮件自我监测数据的方式,医生们拥有了和病患保持随时接触的能力。加上在线的 IT 系统、手持程序,病患可以随时随地查看自己的身体报告,减少了不必要的出行。

One Medical 依靠 IT 系统减少病患出行次数、提高医疗中心运作效率的做法获得了医生和病人的双重肯定。

在 One Medical 里,你看不到手术台,这里只提供了最基础的医疗诊断设备。One Medical 最主要的病人应该是那类:病情稳定的或者处于亚健康的人群。

国内的私立医疗机构在每年体检高峰之间存在长期的医疗资源空置时间,如何把这段时间转化为有效的诊疗时间,One Medical 的做法值得学习。

4PillPack线上药房

今年7月,PillPack宣布获得5000万美元C轮融资,累计融资额达到6280万美元。

PillPack成立于2013年,该公司除了提供在线药品订购服务以外,还会帮患者送药上门做更私人的用药简化服务。具体的流程是,在 PillPack 官网上注册账号,填写个人信息和社保号后,系统会要求你关联到常用的处方药店(美国是拿着处方去药店买药),然后获取你的处方信息,将药品分装成以日为单位的简易包装。口服药品的这种包装是很像凭条的东西,事实上也是用户每日用药详情的一个提醒。

比较人性化的是,药袋会做成每日一撕的卷筒状,但我在想如果加上手机提醒会不会更方便些?一般 PillPack 每两周会给你配送一次药品,如果处方改变,打电话联系工作人员,他们会自己去对接你的医生和保险公司,给你配送 refills。



PackPill 还有一只有力的药剂师队伍,患者可以随时咨询。至于费用方面,价钱不会超过患者每月的挂号费,每月只需 20 美元,但免去了去实体药店麻烦。

PillPack的技术性支柱是一系列的药品处理机器人。在PillPack位于New Hampshire的办公室中,有一台装有丰富的药品的巨大米色的机器,这些药品皆可分配至塑料小包。然后药剂校报上的纸条会流入另一个机器人中,该机器人可以在药剂师团队进行二次复查厨房并发往患者之前,检查质量控制行动中的每个塑料小包,以防万一。

PillPack联合创始人兼CEO T.J. Parker现年29岁,他是一名药剂师的儿子,从小就在父亲的药房里帮忙,十几岁的时候,他帮助父亲给那些无法离家外出的病人送药。后来他前往马萨诸塞医药学院就读,但发现自己并不喜欢药房行业的现状。



刚开始的时候,Parker为父亲打工——把药物打包好,送到住在养老院的病人手里(这项服务成为日后PillPack经营模式的原型)。不过,Parker认为,在利用互联网把药物打包寄送的构想推广给大众方面存在着更大的潜力。在组织麻省理工学院的Hacking Medicine活动期间,Parker结识了斯隆商学院工商管理硕士lliot Cohen。Hacking Medicine是一项专为初创医疗公司服务的编程马拉松活动。2012年,Parker和Cohen有了PillPack的想法,并在这项编程马拉松比赛中获胜。此后不久他们就创立了这家公司,Cohen担任首席技术官和联合创始人。Cohen在风险投资领域有些人脉,他成功说服了风投基金Founder Collective成为公司的第一位投资者,在一轮种子期融资中投资了55万美元。

目前 PillPack 发展势头良好,自 2013年1月 在麻省成立后,现在已经推广到美国 40 个州。

5Practice Fusion电子病历

Practice Fusion成立于2005年,迄今已经在12轮融资中累计获得超过1.57亿美元。

“医疗行业支离破碎,保险公司毫无创新,想要进入这个领域简直困难重重。世界上最大的企业也手足无措,连谷歌都无法建立一个令人满意的医疗信息系统。医生舍不得花钱,病人更是懒到对自己的健康问题视而不见。你们这些人选择了一条艰难的道路。”在2011年9月美国山景城地区举办的一次活动上,电子病历公司Practice Fusion创始人兼CEO Ryan Howard面对一群医疗领域的创业家直言不讳地说。

最初,Practice Fusion以300美元/月向医生推广其电子病历系统。但由于竞争激励,尽管降价到50美元/月,公司依旧毫无起色,直到找到免费这颗仙丹。

2009年,为推进医疗改革,美国政府颁布法案,规定:诊所中2015年前使用电子病历系统的医生,将会获得4.4万到6.4万美元的医疗保险奖金,反之,将要接受罚款。当时,电子病历系统在美国价格不菲,几年使用费往往需要数万美元,让很多医生望而却步。

同年,Practice Fusion顺势推出免费系统——医生仅需同意将系统生成病历的所有权让渡给该公司。如今,用户数已从2009的几百名增加为约12万,汇集约6500万人的病历。而仅2012年,公司就为小型诊所带来约1亿美元的政府奖励。

不向医生收费,那应该向谁收费呢?

不同于其他电子病历在订阅、咨询、培训和技术支持服务上收费的做法,Practice Fusion的大多数收入来自广告——包括大型医药公司、软件开发商在内的许多企业,希望自己的企业和产品信息出现在Practice Fusion的用户界面。仅此一项,就使得该公司的收入达到了数千万美元。

与此同时,Practice Fusion也避免让广告影响到使用者的操作流程:没有弹出式或者横幅式广告,每个页面底部只有一条广告信息,随着使用者进入不同操作页面其内容会相应改变。在选择客户和传播内容时,Howard和他的团队也较为谨慎。如果用户仍然不能接受任何广告内容的出现,Practice Fusion还提供每月100美元的无广告版本。而多数医生仍选择使用包含广告的免费平台。

除此之外,该公司也十分清楚数据可以带来的经济效益。使用Practice Fusion平台的医生都必须签署协议,同意将病人数据的所有权完全转让给公司。

2013年1月,公司上线了一个名为Practice Fusion Insight的收费产品,意在为医疗供应商、保险公司、医药公司和行研机构提供基于大数据的重要临床趋势和分析,分析的结果便是从6500万患者数据中得到的。用户可以选择与自己方向相关的疾病领域、行业或病患群体。有了这些分析报告,医药公司能够实时观测到医生如何在医嘱中提及自己的产品,也可以了解各种诊断的趋势、处方行为、病患人口统计等。
E药脸谱网
分享: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