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家学:不死的从容
登山没有回头路,你只能往前走,死都是要死在前进路上。人生美好在险峰之后。 
2014-10-17 14:33:29
0
李静芝

本文来源于《E药经理人》杂志2014年8月刊,作者本刊记者李静芝

郭家学在北京的新基地坐落在前门大江胡同,一个清净异常的四合院,雕梁画栋的廊檐和檀色家具,处处都透着新味儿。

若不是当年因资金链不继而导致东盛的坍塌,郭家学所构建的那个超过现如今国药集团的医药商业帝国应该早已问鼎世界500强,实现他2006年之前的商业梦想。也许其坐落在金融街国企大厦A座10楼,占地2700多平方米的办公室没有卖掉还债,东盛仍雄踞于此,更或者在某个繁华地段耸着一座名为“东盛”的豪华建筑。

回忆往事,他还清楚记得当时收购云南白药成功后的喜悦。“那天公司开完庆祝大会,好多企业家朋友,从全国各地汇聚云南,我们在翠湖酒店那个KTV喝了一晚上,一直喝,不知道喝了多少酒,一直喝到凌晨五点。”

回忆往事,他也不回避为了还债而处理每一项资产时,自己的难过心情。他说那比卖自己的孩子还难受,卖掉孩子起码血脉相连,还是我的孩子,可是这个产品卖掉以后,就没有血缘关系了,卖给谁就是谁的了。

回忆往事,他也承认,在最低落的时候,已经计划好诀别。不过“都过去了,那一页对我来说已经翻过去了,没有那些经历就没有我今天的认知,就没有我今天的从容,我没有什么后悔的!”

那几年,郭家学除了还债,就是看书、思考。家里的茶室里四周堆满书,连坐人的地方都没有。他最爱看历史书,中国历史、世界历史、各国的历史。

读史使人明智。他说他需要对世界、对未来,多一点认知、多一些思考,“因为经常自己也很迷茫,我为什么要做世界五百强?为什么会有这种疯狂的想法?世界五百强这个事到底好不好?一个强大的国家它是怎么样形成的?因为什么达到顶峰?又为什么一个强大的国家最后会走向衰落?我对政治毫无抱复,但是对于做企业我确实有抱复,充满了热爱,甚至可以说宗教般的热爱,我喜欢做公司那种感觉,就像登山一样,一个个山头一个个山头不断攻下来,做企业的价值就是这样。所以我要把到底做一个什么样的企业搞清楚。”

他记得,2006年烦心事儿开始冒头,他万分委屈与焦虑。老乡冯仑为了带他散心,邀他一起加入王石张罗起来的登山队,一干好友13人,组团攀越陕西太白山。3天,3776米,一个来回。“膝盖磨破了,屁股磨破了,到了山顶非常激动,每个人都大吼着,表达喜悦。”说到此,他真的在记者面前举起胳膊,原景重现般,“啊”的大声喊了两嗓子。

也许,这次登山若是发生在更早之前,郭家学的步伐不会那么凌厉,因为他说登山让他体会到,不能走得太猛,要把大步分解成一个个小步伐,才能更快接近顶峰。登山没有回头路,你只能往前走,死都是要死在前进路上。人生美好在险峰之后。

他说他佩服褚时健,“我敬佩他不是因为他成功,是他牺牲了他自己全家人的幸福换来了国有企业的繁荣发展。是体制牺牲了他,是我们国家欠他的。”

也许是惺惺相惜,郭家学和褚时健的起落都与云南有关,也都与国有企业有关,“建国几十年来,哪一个民营企业给国营企业还过这么多钱,我是历史第一人。”郭家学2006年之后偿还的债务一共40亿元,其中为国企担保产生的债务是8亿元。

他们的相似之处更在于触底后于绝境处的反弹力。褚时健已经成功了,郭家学正走在迈向成功的路上。

“我之后的日子就做一件事,把广誉远做成能传承千年的老店。今后你让我弯腰捡银子捡金子我也不会捡,说不定把腰给闪了。”下定决心开始操持广誉远后,他做的梦不再总是赶飞机就是死活赶不上,这个梦魇曾经伴随他急速做大企业的那几年间。他要用拥抱O2O的移动互联网精准、互动营销的商业模式,颠覆人们对保健品传统模式的认知。

48岁的郭家学对新媒体的熟知超出了我们所有人的想象。新媒体、O2O等等,他随口能说出一大套理论和操作。

他的秘诀是请互联网大佬们吃饭,喝茶。“去年4月份一直到6月份,几乎每周我要利用一两个下午约几个移动互联网界的大佬去喝下午茶,只要明天没事,就打电话约朋友,问你们有时间吗?明天下午请你喝茶啊,晚上一块儿吃饭啊。然后就聊怎么样利用移动互联网嫁接我们传统产业,怎么样做到精准营销。”

他有俩手机,白色的三星NOTE3,都带在身上,采访时,每隔一会儿检查下是否有新消息进来。饭桌前,他提议互加微信吧,当我们几个年轻人都在找二维码,要扫一扫时,他说,用雷达加好友啊,一下子都看到了。

加完微信的间隙,郭家学做了两件事,先赞了我采访结束后发在朋友圈里与他的合影,又发了一条广誉远杭州招商大会的信息。在微信朋友圈发有关广誉远和它产品的信息,是郭家学每天的必修课,这个月,有一天最多发了6条。他在为广誉远的新模式身体力行。

理想说到兴奋处,郭家学开始闭着眼睛背诗,一首普希金的《假如生活欺骗了你》,脱口而出。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不要悲伤,不要心急
忧郁的日子里须要镇静
相信吧,快乐的日子将会来临
心儿永远向往着未来
现在却常是忧郁
一切都是瞬息
一切都将会过去
而那过去了的
就会成为亲切的回忆

熟悉他的朋友们可能知道,郭家学年轻时写了不少诗,有一本诗集。没钱去印刷厂,就自己在油印纸上刻完字,用墨刷印出来,装订成册,分发给亲朋好友。那时候他的理想是成为一名有影响力的记者,事实上也在当地的媒体上发表过几篇文章。

但不亲临当晚的饭局,我不说,绝对不会有人会知道,郭家学对做企业执着到何种地步。

他的四合院因毗邻刘老根大舞台,所以他是刘老根东北菜的常客。采访结束后,他带着我们也去了那儿。

大堂经理对他很熟,恭敬。看我们到了,提着早准备好的龟龄集酒,带到三楼包间。坐定,郭家学吩咐服务员,先上几个他平时爱吃的凉菜,等人齐了再点热的。一顿闲聊后,凉菜上毕。郭家学看完服务员端来的几个菜色,两分怒火批评道:我说让你先端几个我经常点的凉菜,这里哪个是我经常吃的,我都不爱吃肉了,你看这里多少肉!

他有情绪不是因为这些菜不合口,这个西北汉子创业初期吃的是白水煮面条,加点酱油当作料,他有情绪是因为他的骨子里觉得作为一家标榜高档的餐厅,应该花心思把熟客老主顾的口味,绞尽脑汁般记住,这是做生意理所当然的事情,这,才是经商之道。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