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泰:金钱、数学和医药
昆泰公司因药品检测试验而大发横财,但它并未满足于仅仅向制药公司提供外包服务,进而涉足药品的制造与推广,试图影响整个医药行业的发展与定位。这只巨鳄是否能够扭转新 
2015-6-10 13:39:14
0
E药脸谱

本文转载自福布斯



现今关于药物的调查研究可以追溯到1975年的一个电话。这是当时世界最大制药公司总裁,和一位名叫丹尼斯·吉斯林(Dennis Gillings)的长头发、浓密鬓角的30岁英国人之间的电话。

 

制药业巨头赫斯特(Hoechst)(现为赛诺菲·安万特Sanofi-Aventis)雇佣了吉斯林。吉斯林是一位统计学家,他找出了56个西德人服用糖尿病药后死亡的原因。药物副作用的威胁宣判了在美国出售计划的流产。吉斯林,随后作为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的教授,很快想出了解决办法:肾功能衰竭的患者不能使用含有一定有毒成分剂量的药物。这类药物在面向市场的时候,可以向肾病患者提供低剂量的药物。

 

吉林斯从这件事情中发现,还有些事需要制药公司来做,而他可以比他们做的更好。当制药公司精于发明新的药物,他们往往不能理解临床试验所演化出来的各种庞杂数据。“这显然存在可能性,让药品生产部门的效率更高。”现年66对的吉林斯解释说。

 

受这种认识的启发,吉林斯在1982年成立了昆泰跨国公司(Quintiles Transnational),当时公司面积仅有1000平方英尺,只有5位员工。他开始思考,将药物检测分成几个标准化的阶段,使其运作起来更加节省时间。他建立了帮助医生招募患者参与临床试验的网络平台,并向医生们发放监控器,确保医生们没有采取任何捷径进行试验,避免日后可能发生的监管问题。吉林斯雇佣了专门的数据录入人员,确保每份与病人相关的资料都被正确地备案。“我不认为每个人都会想到这一点”,吉林斯说。

 

吉林斯的想法在药物开发领域里煽动起一场革命。今天的昆泰,成为外包临床试验——这个秘密而强大、价值200亿美元的行业中的领军人物。在过去十年中,吉林斯的公司主持了4700余个临床试验,涉及世界上超过一半国家的270万患者。但如果要准确地说出哪个试验是昆泰主持的,吉林斯是不会透露的。这说明来自大型制药公司的客户希望保密。临床研究机构(CRO)现在几乎涉足所有大型临床试验,这个数字在1993年仅是四分之一。

 

昆泰公司并没有透露他们的利润。但年销售额30亿美元、5亿收入(税前数字,并含折旧、利息和分期偿还)以及4亿美元的现金流已足够说明问题。虽然令人印象深刻,但这些收入还远远低于2001年吉林斯接受福布斯采访时,所作出的100亿美元的销售预估。2003年在纳斯达克上市后,昆泰成为一个由财团控制的私有企业,并以拥有17亿美元的吉林斯为首。据福布斯估计,吉林斯拥有24%的股份,包括债务值在内市值7亿美元。其他两个主要持有人是私募公司德克萨斯太平洋集团(Texas Pacific Group)和贝恩资本(Bain Capital)。因为2008年接受吉林斯的5000万美元捐款,北卡罗来纳大学的公共卫生学院以吉林斯和他妻子的名字Joan命名。最近这些日子,吉林斯则喜欢短发和量体裁衣的高级西装。

 

但是,昆泰公司和其他研究机构也遭到反对。反对者试图激起与昆泰竞争的大学教授们的愤怒。“我认为他们是高盈利,低质量。我不知道哪家大型制药或者科研中心,会对CRO感到满意。”克利夫兰诊所心脏病主任史蒂芬·尼森(Steven Nissen)说。制药公司愿意和他们合作是因为那样能够节省时间和金钱。CRO平均2-4个星期完成试验,要比其他学术单位快很多,塔夫茨药物研发中心(Tufts Center for the Study of Drug Development.)表示。

 

昆泰正在进行关于糖尿病药物Avandia的关键的安全性研究,而Avandia曾在7月遭到食品药品监管部门的公开抨击。葛兰素史克主张他们的药物不会引起心脏病发作。但是审核人员在案例报告表中发现了关键性的错误:多达十几例患有严重心脏病病人并没有被Avandia计算在内。新的证据公开后,专家委员会投票界定将严格限制这类药品的使用。昆泰指出,FDA的其他报告并没有明确“任何系统或普遍的结果”将破坏数据。昆泰坚称他们对监测系统的维护是令人满意的。

 

斯克里普斯研究所(Scripps Research Institute)的心脏病专家,同时上世纪90年代在昆泰董事会担任职务的埃里克·托普尔(Eric Topol)认为,CRO在“编译病人的数据”方面强过任何人,但是“往往超越他们的界限”。 CRO公司过于依赖于他们的制药公司客户与分析试验结果,他说。

 

罗伯特·哈灵顿(Robert Harrington)认为,虽然CRO使临床试验走上了专业道路,但是他们并没有完全独立于来自大制药公司的客户。哈灵顿目前是杜克临床试验研究所(Duke Clinical Trial Research)的负责人,这家研究所是少数几个足以和昆泰竞争的科研组织。“(试验结果)的答案是肯定的”,哈灵顿说,“但不可能永远是肯定的。”

 

昆泰说,他们有时会拒绝哦你公司的审核。吉林斯认为哈灵顿的抱怨十分“可笑”,并认为哈灵顿的公司在“偏执的做法”下道德沦丧。“医学学术中心主要关注医学发展。管理遍布全球50个国家2万名病人并不是他们的专业特长,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业务。”

 

昆泰和包括科文斯(Covance)、Parexel在内的其他大型CRO,都从远离为解决传染病和老年痴呆症等慢性病开发药物的趋势中受益。因为这些疾病的药物开发,往往需要更复杂的患者群体,耗时更长。最近的一例心脏病研究,就已多年跟踪观察3万名患者。

 

数十亿美元的药物销售,可以转移晦涩的统计问题。过少的病人参与药物试验并不被认可。但是参与试验者太多,以及激烈的竞争,会让你被迫退出市场。昆泰之类的公司,正在专门研究如何获得这些问题的正确答案。

 

对于吉林斯来说最大的问题在于,他的主要客户正处于一个下跌的循环之中。药品审批在1996年达到高峰,达到53个,但是接下来的几年中下降到25个左右。新的药品没有销售。辉瑞制药、默克制药和百时美施贵宝等大牌制药公司的股价相比十年前,下跌了60%。

 

吉林斯的解决方法是向这些制药工资投资,帮助他们开发新的药品,如果药品上市,则将获得专利税作为回报。吉林斯还创建了销售团队,帮助药品在市场上销售。2002年昆泰股价暴跌,使吉林斯产生了这个想法。分析家认为不知该如何评价这些新业务。2002年昆泰公司面临被收购。“它被固定在市场底部。”昆泰公司首席运营官约翰·拉特利夫(John Ratliff)说。

 

制药公司纷纷涌向这个新交易。2002年,礼来公司最早一个为其抗抑郁药欣百达签约。昆泰向这个药品投资1.1亿美元并花费3亿美元用于营销,还派出了三分之一的销售代表向内科医生们推销欣百达。作为回报,昆泰获得了欣百达在美国销售的8.5%的专利税(现在为26亿美元)。2009年,昆泰与爱力根制药公司签约膀胱类药物和抗癌药物。“制药公司开始重新打造自己,而昆泰将在这其中发挥重要作用。”负责昆泰营销业务的理查德(Richard Pilnik)说。

 

吉林斯看准机会,从监管者对药品安全的忧虑中获利。关于Avandia和其他药品的争议,吉林斯表示,现在试验的目的是检查出大的安全问题,而不是检测其会否为心脏病患者增加微小的风险。

 

吉林斯正在谋求前进之路。他正在专攻于病人血液样本的巨大数据库,试图通过新的遗传基因技术来捕捉潜在的药物副作用的早期征兆。“首先,这个系统并不是为交易设置的。”吉林斯说,这个系统可以帮助昆泰公司建立更大的商业线路。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