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大药厂新药研发模式到了不改不行的时候
不管你相信哪个理念,几乎所有人都同意制药工业必须改变,世界在变,现有模式不可持续 。 
2015-5-19 7:58:23
0
路人丙

本文转载自美中药源


近日,生物制药著名投资者David Grainger撰文警告制药工业的所谓淘金经济(gol drush economic)模式十分脆弱,并把现在的大药厂比作效率低下的恐龙,一旦利用能量更高效的哺乳动物出现,恐龙就会因失去竞争能力而灭绝。


所谓淘金经济指为了找到金子不惜一切代价的模式。因为一旦找到金矿回报非常大,所以成功的一小部分企业会获得巨大回报。但问题是大多数企业找不到金矿,所以如果所有企业都不惜一切代价去找下一个Sovaldi必然会有大量企业破产。过去15年制药工业的合并与萎缩似乎证明了这一点。先灵宝雅、惠氏这样曾经如雷贯耳的名字已经不存在,GSK不是一个人名而是三个大公司的缩写,而辉瑞、赛诺菲的某些部门则如同俄罗斯套娃有过多次被越来越大公司收购经历。新一代小朋友可能不知道柯达、3M、保洁也曾经是制药工业的一部分。


制药工业成本巨大,去年塔夫茨给出的最新数据是平均每个新药26亿美元,而制药工业的利润率和投资回报率却在下降。现在很多公司的投资回报率已经低于资本的成本,不可持续。即使整个行业由于投入巨大,回报有限也变得很脆弱,任何相对微小的不可抗拒环境变化都可能给制药行业带来灭顶之灾。现在最可以预测的变化就是支付部门对药价的限制不可避免。如果所有新药价格被迫下降20%,制药工业会是否还能生存?什么样的企业能够在这样的自然灾害下存活下来?


即使支付部门的支付能力已经达到极限必须限制药品价格,也不大可能会一刀切让所有新药都降价20%,而是会根据药品给病人带来的价值和为医疗行业节约的花费来定价。比如Sovaldi能减少肝移植,所以可以节省大量手术开支所以可以卖高价。同样Opdivo能延长病人寿命也很难逼人家降价。但是象耐信这样的产品虽然风调雨顺的时候也卖高价,但me-too药物旱涝保收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制药工业如何应对呢?Grainger提出制药工业必须提高资本效率。他的解决办法之一是药厂要大幅度瘦身,只保留最核心机构,而外包非核心业务。Grainger也是kill the losers策略的坚定支持者,认为在新药研发这个远远超越现在科技能力的行业花大量投入去增加所谓成功率是浪费资本,是低效的投资。不如把有限的资金用于最多项目然后到临床去概念验证,而不是过度优化某个项目。当然不是所有人相信这些办法,外包先驱礼来正在回归到内部研发的老模式,而传奇CEO Vagelos就是pick the winners策略的支持者。但不管你相信哪个理念,几乎所有人都同意制药工业必须改变,世界在变,现有模式不可持续 。

E药脸谱网
分享: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