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布斯:一位立志从内部颠覆医疗体系的美国华裔女医者
在把世界一流的研究员、技术人员、执业医师和其他利益相关者聚集起来之后,陈凌将发起一场希望颠覆医疗行业的运动。 
2015-5-7 13:05:17
0
Greg Satell

本文转载自福布斯中文网,刘少宇译


陈凌

人类基因组在2003年成功破译是一项历史性的成就。不仅因为它破解了人类的生物密码,还因为它标志着生命科学和信息技术的新融合,采用强大的计算机和分析技术,让科学家的工作事半功倍。

十几年后的今天,这种融合的确值得大谈特谈。我们得知,IBM的沃森系统(Watson)以及各类可穿戴科技设备即将迈进医学院的大门。甚至有家叫做X-Prize的基金会致力于打造一款类似《星际迷航》(Star Trek)中“老骨头”麦考伊医生(Dr. “Bones” McCoy)使用的三录仪。

然而,如果上千万医务工作者无法将这类技术有效地利用起来,那又有什么意义呢。而这正是陈凌博士(Dr. Lynda Chin)目前正致力于解决的问题。在把世界一流的研究员、技术人员、执业医师和其他利益相关者聚集起来之后,她将发起一场希望颠覆医疗行业的运动。

从经验型护理转型为循证护理

长久以来,医学实践基本上是侧重于急症重症。比如孩子流鼻涕、某人因心脏病发作晕倒或者有人摔断了胳膊,而医生的本职定位去治愈他们。然而,如今在十大死亡原因中,有七种是慢性疾病,比如癌症、阿尔茨海默症和糖尿病,从根本上来说不同于上述急症重症。

与治疗传染疾病、使病人苏醒或者修复断骨不同,针对慢性病,医生不能只是“望”病人和开处方,之后转移到下一位病人。他们必须持续不断地照顾病人——几年甚至更久——观察和控制病情。

陈凌博士称这是从“经验型护理到循证护理”的转变。在传统的模式中,医生被视为是获取医疗信息和诊断的主要来源。然而到了今天,他们必须与一个包括监护工和信息资源在内的网络,以及一个全新的技术、数据和分析生态系统进行写作,以确保优质护理。

为了显著改善医疗效果,我们必须改变整个系统,如此一来,才可以把最先进的治疗技术和病人护理紧密结合起来。这就要发起一场涉及医疗系统内所有利益相关者的运动,而不只是一个不错的想法或者一阵风式的改革。

错综复杂的医疗探索过程

医疗系统极其复杂。除了治疗病人的医生和护士之外,医疗系统中还包括大量的监管机构、制药公司、保险公司、医院管理者和其他在服务提供方面起到不可或缺的相关利益方。

此外,探索新治疗方法的过程也是多层面的。在各个不同的领域——从细胞生物学和化学到生物信息学和基因组学——发挥作用的科学家不计其数——他们追求不同的探究方向。医学研究者则在工作中挖掘各种潜在的新疗法。

一旦一种新的发现显示出成功的希望,和一种新的疗法被研制出来,临床试验——另一种要求特定技能和专业知识的专业——就可以开始进行了。由于患有特殊疾病的病人会被其医生推荐成为试验疗法的候选人,所以就在这个阶段,研究阶段开始和病人护理产生重叠。

正是因为试验疗法和现有疗法的关系,陈凌博士与IBM合作,在美国安德森癌症中心(MD Anderson)开发出一种名叫“肿瘤专家顾问(Oncology Expert Adviser)”的癌症治疗软件,用于整合最新的科学观点和病人数据。然而,为了使这个系统运作起来,整合知识是远远不够的。你还必须把使用该系统的人聚集起来。

这正是陈凌博士积极采取的下一步。

铸就共同的价值观

各种医疗改革的努力,向来是以把重点放在解决看病难和看病贵这两大问题上。虽然这些看上去似乎相互存在冲突,但在该系统帮助下,他们通常可以相辅相成。成本降低可以扩大获得卫生保健的机会,继而提高对健康的影响。与此同时,护理本身越有效,成本越低。

然而,陈凌博士意识到,还有一个核心往往被忽略:对专业知识的获取,那是加强医疗效果的驱动力。一名初级护理医师在什么情况下需要咨询专家意见?一个可信的信息来源,比如医疗健康服务网站WebMD,将在什么时候可以支持病人进行自我监测,而不用求助于注册医务人员的专业护理?

只有当你成为像安德森癌症中心等世界一流的研究中心的一份子时,这种分歧才会变得更加尖锐,因为这类机构是侧重于尖端科学研究,为缺乏可靠治疗手段的病例开发先进疗法。然而,该系统面临的另一个瓶颈是,从研究员那里获得的新见解和新发现,如何转化为更好的治疗结果。

为了解决这样的问题,陈凌博士认为,除了健康影响、成本和护理,医学界必须接受评估、数据和分析作为核心价值观。那正是她在其肿瘤专家顾问项目中选择与IBM合作的驱动力。不过,为了产生更广泛的影响,她深知要在整个系统内推动变革。

当然,这场变革需要的不只是技术,还有能够有效合作的一群专业人士。

把这个圈子组合在一起

向安德森癌症中心等世界一流的研究中心引进一种新技术,比如IBM的沃森——这是陈凌博士在开发“肿瘤专家顾问”时采用的核心技术——并非易事。

医学研究者,尤其是其中成就卓越的那一批,往往充满激情,高度专注于自己的工作。说服他们与其他人合作可以说是一种挑战。难道要说服他们联手像沃森这样的人工智能吗?那简直是难上加难。

因此,陈凌博士开始和一组研究白血病并对该项目热衷的医学研究者展开合作,而不是努力将它作为一个大型项目引入整个组织。随着他们工作的推进,这个项目逐渐获得了外界的关注,并吸引了另一组致力于肺癌的医学研究者加入进来。眼下,为覆盖糖尿病治疗,陈凌博士正进一步扩大该项目的网络。

此外,陈凌博士还把医疗系统具有的复杂性为其所用。虽然医学研究被划分成研究人员、临床医生和执业医师等不同的类别,但她指出,他们之间依然存在一个错综复杂的关系网。除了通过数据共享加强这些联系,她开始酝酿一场改变医药领域的运动。

起初,她所有的努力集中在安德森癌症中心位于休斯敦的主园区。随着他们工作的进展,这个项目延伸至地区医疗中心,而最终将覆盖安德森癌症中心的附属医院网络。在每个阶段,无论是医生还是病人取得的成功都将有助于推动该项目前进。

放大运动规模

陈凌博士认识到了从以供应商为中心的护理向以病人为中心的护理转移的必要性,而且她相信,技术和数据都可以提供助力。她告诉我说,“与其等待达尔文进化论产生作用,为何不去创建一个从硬件和软件到数据和分析的一体化基础设施,它可以颠覆思维模式和以每一位病人为中心的护理。”

目前,陈凌博士已经离开安德森癌症中心,去率领得州大学新成立的健康改革研究所(Institute for Health Transformation)——安德森癌症中心也是隶属于得州大学系统。届时,她将在一系列治疗领域充分发挥自己针对癌症治疗开发的技术和方法。

相对于安德森这样的顶尖癌症中心,她眼下的新工作可以说是处在另一个极端——提高得州南部卡梅隆县地区糖尿病和肥胖症的治疗水平。卡梅隆县是全美最贫困的地区之一。她当前的任务是为缺医少药的患者解决看病问题,而不是致力于治好疑难病症。

这就要求对医疗卫生系统进行实实在在的改造,为病人、家庭和社区创建生态系统,与此同时,在不太完美的现实生活环境中注入技术、数据和分析。即使拥有得州大学医疗系统的资源和世界一流的技术合作伙伴,但这依然会是一项挑战。

我们希望她可以取得成功。

E药脸谱网
分享: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