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忽悠了:高药价正在威胁着创新!
制药行业在研产品线复苏,更多的新药获得批准。但创新同时也意味着高价,而高价反过来又威胁着创新的脚步。 
2015-3-5 17:07:44
0

本文编译自彭博社

几十年来,在晚期黑色素瘤的治疗上选择极少,绝大多数患者在发病后的一年内死亡。现在新一代的免疫治疗药物面世,有望改变该病的治疗状况。百时美施贵宝(Bristol-Myers Squibb的)Opdivo就是这类新型药物,临床试验的数据显示,这个药物可以提高患者的一年生存率至73%,而标准化疗药物只有42%。


但是Opdivo有一个问题:每名患者每年的治疗费用高达15万美元。目前市场上有大约几十个类似的高价癌症药,保险公司和雇主对此非常头疼。根据美国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Memorial Sloan Kettering Cancer Center)的统计,2010-2014年在美国上市的癌症药物中,有超过30个一个月的治疗费用在5000美元甚至更多。因此,管理着8500万美国人处方药的快捷药方公司(Express Scripts)近来一直把癌症药物作为其控制成本的重点之一。

 

昂贵的创新型新药

 

十年前,各家大型制药公司担心的是,它们没有足够的在研产品以维持其研发驱动型的业务模式,但是现在,大量的突破性药物蜂拥而至,治疗领域从罕见的癌症延伸到常见的丙型肝炎。不过这些新药都非常昂贵,由此引发的争议不断。


这些冲突正在威胁未来的新药发现和上市。当快捷药方和其他一些药方福利公司作出决定,选择廉价药物而不是价格昂贵的药物时,制药公司的股价应声下跌。去年12月,快捷药方宣布,将吉列德(Gilead)的丙肝新药排除在该公司的处方集之外,这一举措直接点燃了丙肝药价格战的烽烟。吉列德的新药物每天的花销超过1000美元。快捷药方选择的是吉列德的竞争对手艾伯维(AbbVie)的新药,因为艾伯维同意给予其相当大的折扣。另一家处方药福利管理公司MedImpact Healthcare Systems的专科药项目副总裁Steven Avey认为,“药物的费用是如此的惊人,医疗保健机构无法承受。”

 

Regeneron制药正在开发一个降胆固醇新药,该公司的CEOLeonard Schleifer的看法代表了另一方面的意见。他说,如果将药物的价格限制在最低的区间,那么“就是阻止创新”。

美国明尼苏达大学(University of Minnesota)的药剂师和经济学家StephenSchondelmeyer已经对药价进行了几十年的追踪,他表示,药物覆盖正在走向一个临界点。“我们可以降价,减少医保覆盖的药物,或者减少医保覆盖的人数,但是这些方案都不是好主意,”Schondelmeyer说,“所有这些对制药公司来说都意味着收入的减少。但是在未来的五年,我们将不得不采取以上这三种举措中的一种或更多。”


大量新药正涌向市场

 

2014年,美国FDA批准了41个新药,是最近18年来批准新药最多的一年。这些获批的新药中有9个获得了FDA的突破性疗法指定,因此以加速通道获批。其中包括前面提到的百时美施贵宝的黑色素瘤药物Opdivo及其竞争产品——默沙东的Keytruda,以及两个丙肝治疗药物:吉列德的Harvoni和艾伯维的Viekira Pak。


 



科技的进步、更多的投资和FDA的新政策,这些都为新药的发现创造出更多的机会。致力于追踪处方药销售数据的艾美仕健康(IMS Health)预测,从现在起到2018年,每年都会有大约30-35个新药上市,而2000年至2013年,这个数字是25。

 

一个例子:PCSK9抑制剂

 

降胆固醇药物是最近制药行业备受关注的目标。Regeneron及其合作伙伴赛诺菲(Sanofi)、安进(Amgen)和其他一些公司正在设法获得PCSK9抑制剂类药物的FDA上市批准。这类药物可以降低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LDL-C),也就是通常说的“坏胆固醇”的水平,从而减少心脏病患病风险高达88%。临床试验结果显示,这类新型药物可以降低LDL-C的水平大约60%。

 

但是,这些药物还未上市,有关它们的价格警报就已经拉响。仅次于快捷药方的美国第二大药物福利管理公司CVS Health在2月17日发表的一篇博客中指出,一些有望在今年获批的PCSK9药物将可能成为“历史上销售额最高的一类药物”,并预测这类药物的年销售额将高达1500万美元,相当于当前美国每年药物开支的一半。CVS的首席医疗官Troyen Brennan表示,“我们正在设法通过可以采用的任何一种方法来解决这一问题。”快捷药方也表示,它正在考虑如何将这些PCSK9类药物纳入它们公司的报销范围,不过不排除仅提供给予折扣的药物。CVS称,这类药物的花费大约在每年7000至1.2万美元之间,是目前常规的降胆固醇药物他汀类仿制药费用的60倍还要多。

 

持续上升的药价

 

各家药企的CEO们想法设法地抬高药品定价,其目的是为了防止公司股价下跌,当然也是为了保住他们自己的“饭碗”。去年10月28日,赛诺菲股价的跌幅创15年来最高。究其原因,是该公司为了使胰岛素来得时留在药物福利公司处方集上,不得不削减了这个药物的价格,这直接导致去年赛诺菲的胰岛素类药物的销售额几乎没有增长。时任公司CEO的Chris Viehbacher为此承担了不小的压力,加上他与董事会在其他一些问题上的冲突,第2天,10月29日,就被董事会炒了鱿鱼。

 

因为定价问题,去年快捷药方公司曾将葛兰素史克的哮喘药物Advair排除在该公司的主要药品目录之外。这一年,这个药物在美国的销售额下跌了25%。之后,快捷处方公司的发言人David Whitrap称,葛兰素史克同意降价,以使Advair回到了快捷药方的处方集。尽管如此,2014年这家公司的药品和疫苗在美国的总销售额仍旧下滑了10%。

 

到目前为止,付费方的努力并没有扭转药价越来越贵的趋势。处方药分析公司Truveris的数据显示,去年美国市场上常用的5000多种处方药的价格平均上涨了11%,是同期消费者通胀率的14倍。IMS预测,到2018年,美国的处方药支出将从2013年3290亿美元增长至4500亿美元。

 

在欧洲,长期以来制药公司不得不与政府就药品价格进行协商。金融危机以来,降价的压力日增。其中英国的国民保健服务系统(National Health Service,NHS)是一个国家运营的机构,这个机构决定哪些药物物有所值,可以纳入该国医保范围。

 

愈演愈烈的价格战


葛兰素史克的首席战略官David Redfern认为,“一方面有很多创新,但另一方面美国市场也越来越具有挑战性,药价上的竞争也越来越厉害。这个现象不仅仅局限于一到两个治疗治疗领域,正在向其他治疗领域扩散。”FDA新药办公室的主任John Jenkins说,虽然FDA收到申请的总数并没有增加,但是这个机构审查药物的效率比之前任何时候都更强。FDA称,过去三年该机构批准的新药中有45%是全新的创新性新药,而1987至2001年这个数字是27%。

Jenkins以Cosentyx为例阐述了新的靶向药惊人的疗效。Cosentyx是诺华公司开发的银屑病治疗药物,今年1月刚刚获得FDA的批准。临床试验结果显示,对于绝大多数患者,这个药物几乎可以完全清除银屑病的症状。诺华制药业务的负责人David Epstein表示,Cosentyx的药价与其他银屑病药物相当,大约每年3万美元。但是Epstein同时称,他已经做好准备,迎接来自于安进/和阿斯利康以及礼来即将上市的同类产品的价格战。

 


Jenkin表示,还在不久之前,FDA批准的癌症药物只对10-15%的患者有效。但现在,新的癌症药物额有效率有50%-60%,甚至到70%。与此同时,就如同葛兰素史克的Redfern所指出的那样,定价压力也越来越白热化并更具挑战性。


快捷药方的首席医疗管Steve Miller认为,从科学的角度来看,从来没有什么时候像现在这样让人兴奋,“但是,你打算怎么为它们买单呢?”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