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森生物甩卖资产 内蒙古富豪接盘大安制药
一个月的停牌期间,沃生生物又完成了一次扭亏为盈的买卖。这次沃森生物卖掉的是其曾经为了扩充产品线进军血制品行业而高溢价收购的大安制药。 
2014-11-4 14:03:40
0
E药脸谱


一个月的停牌期间,沃生生物又完成了一次扭亏为盈的买卖。这次沃森生物卖掉的是其曾经为了扩充产品线进军血制品行业而高溢价收购的大安制药。

沃森生物10月9日晚间公告称,公司拟将子公司河北大安制药46%股权转让给杜江涛,股权转让款合计6.35亿元,对比初始投资成本,沃森生物净赚近两亿元。交易完成后,杜江涛成为河北大安制药控股股东,而沃森生物和深圳前海煌基资本分别持股44%和10%。

此前,沃森生物花了近两年时间才高价购得大安制药股权。这一度被投资者视为沃森生物在原有主营疫苗、单抗的基础上,发力血制品行业。今年4月份,沃森生物还曾公告称子公司大安制药GMP认证获突破性进展,公司人血白蛋白和肌肉注射人免疫球蛋白(肌丙)两个产品可恢复生产。半年过后,沃森生物便拱手让出了大安制药46%的股权。

大安制药成“烫手山芋”?

“大安制药的采血浆站确实是紧缺资源,问题是沃森生物并不具备整合大安制药的能力。之前其仓促之间扩充产品线的举动,虽然是迫于疫苗领域增长放缓的考虑,但是盲目进入血制品行业,短期之内难以与公司的生产经营管理、销售渠道相匹配。”对沃森生物颇为了解的北大纵横管理咨询集团医药行业中心合伙人史立臣告诉《中国经营报(微博)">博客,微博)》记者。

早在去年,沃森生物的转型压力就颇为明显。彼时,一些券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放话“沃森生物,我们现在给出的都是卖出评级。国内疫苗企业已经呈现出明显的增长放缓,而且短期内难以出现重磅产品改变同质化竞争的格局”。

沃森生物目前的主要疫苗品种包括Hib疫苗(西林瓶装和预灌封装)、AC结合疫苗、AC多糖疫苗和ACYW135多糖疫苗。其中,AC多糖疫苗和ACYW135多糖疫苗为新上市疫苗品种。不过,这两个新上市品种并未对沃森生物的营收和利润产生重大改变。

沃森生物扩充非疫苗业务的转型起始于2012年。

2012年9月,沃森生物收购大安制药55%股权时,其公告上明确表示,出于战略考虑,通过收购大安制药55%股权快速进入血液制品行业,以进一步拓展公司产业链,使公司成为同时拥有疫苗、血液制品、单抗研发、生产、销售的综合性现代生物制药企业。彼时,沃森生物表示,将充分发挥利用在生物制药领域积累的先进研发、制造、质量控制及其产业管理经验,使大安制药的血浆资源优势转化为品牌优势和盈利能力,形成公司新的利润增长点。

2013年6月份,沃森生物再次拿出3.37亿元受让瑞聚全公司持有的大安制药35%股权时,公司公告称本次股权收购完成后,将进一步加大血液制品新产品研发的力度、提高血浆采集能力,加强血液制品生产质量管理体系建设,构建血液制品销售体系,以使大安制药实现快速发展。

不过当年这宗耗资8.6亿元的并购,并非如公告中说的那么完美。受GMP认证和生产工艺变更等问题影响,大安制药长期亏损经营,多次停产。此外,大安制药的生产线极为单一,只有一条血液制品生产线。公开资料显示,2012年大安制药净利润亏损6700万元,但其拥有河间浆站、怀安浆站、邢邑浆站3个单采血浆站,另外两个单采血浆站正在筹建中。2012年和2013年6月,沃森生物先后共斥资逾8亿元收购大安制药90%的股权。但在完成股权交割后,河北大安制药一直未能通过新版GMP认证。

2013年年报显示,大安制药亏损3967万元。2014年6月,大安制药终于通过了新版GMP认证。7月28日,沃森生物公告大安制药获批新版GMP认证恢复生产,但由于产品尚未通过中检院批签发合格证,无法上市销售。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大安制药的GMP改造确实令沃森生物颇为头疼,沃森生物在大安制药上的投入并非仅限于收购其90%股权所投入的8.66亿元,GMP改造的成本或许令沃森生物料之不及。

史立臣认为,与上海莱士、华兰生物、天坛生物相比,沃森生物切入血制品行业算是比较晚的,前几家企业由于布局早,目前已经形成稳定的产业规模,而沃森生物要想杀入血制品行业,时间和资金成本都在考验着投资者的耐心,而对于血制品产品的申报流程,相关报批部门也控制得极为严格,因此沃森生物即便是想在血制品领域与其他几家企业一较高下,也熬不过漫长的审批时间。

2013年沃森生物实现营业收入5.8亿元,较2012年同期增长8.47%,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789.31万元,较2012年同期下降79 .43%;2014年一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5136万元,较去年同期下降298 .65%,2014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70.80%;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186 .11万元,较去年同期下降180.46%,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6986.55万元,较去年同期下降197.13%;而2014年前三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约1.46亿~1.51亿元。沃森生物自己将亏损原因归结为增大研发投入、并购、行业增速放缓三大因素。

10月17日,记者以投资者的身份致电沃森生物证券事务部,询问其出售大安制药的原因。该公司工作人员则告诉记者,大安制药虽然拥有多个血浆站,但是由于已经申报的产品种类少,申报周期长,采集的血浆利用率低,短期内难以形成经济效益,故出售部分股权,至于以后是继续出售大安制药股权,还是回购大安制药,要看其发展状况而定。

“目前其自身主营疫苗业务和单抗业务还面临激烈竞争,几无余力来进军血制品行业。我认为,沃森生物应发挥其传统优势,在疫苗领域内丰富产品线,比如将业务方向及时切入登革热、埃博拉等流行性传染病的疫苗研发领域。此外,沃森生物地处"中草药王国"的云南,其应该并购几家能够有稳定收入来源的中药企业,充分发挥云南的植物资源优势。两条腿走路的沃森生物,才能更加从容地应对其疫苗单抗业务太过于单一的下滑风险。”史立臣认为沃森生物未来放弃大安制药的可能性比较大。

“行外人”接盘

虽然匆匆出售,但大安制药也并未让沃森生物做了亏本买卖。

2012年9月、2013年6月,沃森生物以9.626亿元的整体估值分别收购大安制药55%、35%的股权(股权转让款合计8.66亿元)。如今,大安制药整体估值已经升至13.8亿元,测算下来,沃森生物此次部分股权转让实现净收益近两亿元。而沃森生物2013年全年净利润仅为4789万元,今年前三季度净利润亏损约1.46亿~1.51亿元,这笔收益或许能让沃森生物避免首次全年亏损的风险。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股权的受让方杜江涛,其身份颇为特殊。杜江涛现任内蒙君正、博晖创新董事长及实际控制人。从杜江涛下属企业的业务性质看,此次交易也属于跨界投资。

业内人士称,连尚有部分血制品业务的沃森生物都玩不转大安制药,杜江涛又何以敢于接下大安制药这个“烫手山芋”?

资料显示,内蒙君正共有六大主业,分别是基本化学原料制造业、电力生产、铁合金冶炼、煤炭采选、水泥制造业和其他行业。主要产品有PVC塑料(聚氯乙烯)、烧碱、煤炭、硅铁等。而博晖创新的主业则是从事临床检验快速检测技术的研发及应用产品的开发、生产和销售。

从杜江涛所控股的上市公司来看,其经营业务与血制品行业完全不搭界,其本人也从未有过医药行业的并购记录。

史立臣告诉记者,血制品行业的并购都无小数目,这个行业也有一个双门槛,产品技术的门槛,以及采浆站的门槛。大安制药的优势在于其旗下拥有的几个采浆站,但劣势就是其产品线单一,行外人士涉足难以丰富其产品线,而业内人士之所以不愿收购的原因就在于沃森生物当时的收购溢价就已经很高了,此次杜江涛的收购溢价更高。

不过史立臣也表示,由于血制品行业供不应求,以及血浆站资源极度紧缺,从长远来看,大安制药并不缺乏买家。

受检验检疫政策影响,以及国家多年来对单采血浆站不断进行整顿,2008年国内血浆产量仅为2500吨。2009年以来血浆产量开始逐步恢复,2011年因贵州血浆关停风波,行业继续陷入低谷,2012年以来行业逐步恢复。而全国医疗市场对血液制品生产用原料血浆的年基本需求为8000吨,而2011年全年采浆量约为4000吨左右。而且新浆站的建设培育需要2到3年,血浆生产周期需要7到8个月,所以未来血浆资源短缺仍然是行业面临最大问题。

据不完全统计,我国共有浆站144个(包括贵州关停的14个浆站),其中华兰生物、中生集团占据了河南、重庆、四川、广西等浆站,但是浆站最多的也只有16个而已。

相比之下,国际医药企业贝林下属的ZLBPlasma公司在美国有62个血浆采浆站,百特为65个,而生物理疗公司(已被Grifols收购)有55个。这也说明现在的血制品行业企业还有非常大的发展空间。

券商人士分析称,由于新血浆站的建设周期都比较长,所以企业对现有血浆站的争夺逐步加剧,而并购或许会成为快速扩大企业采浆量的主要方式之一。

“从行业现状来讲,沃森生物以及杜江涛手上所持的大安制药股份应该都能找到卖家。只是沃森生物在血制品行业领域耗得时间太久了。”史立臣说。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