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解带量采购,是色诱还是馅饼?
2015年1月9日,广东省卫生计生委发布通知,通知指出,在广东省201406-09轮基本药物竞价交易中,部分医疗机构和药品生产、配送企业存在未按规定签订药品购销合同的行为,违反了《广东省医疗机构药品交易监督管理办法(试行)》相关规定。 
2015-3-6 13:34:39
0
雪上一支蒿
本文转载自药招信息网


事件:广东卫生计生委第二次集中处理药品集中采购非诚信交易者

2015年1月9日,广东省卫生计生委发布通知《关于对第二批基本药物交易未签订药品购销合同机构进行处理的通知》(粤卫函(2015)32号), 通知指出,在广东省201406-09轮基本药物竞价交易中,部分医疗机构和药品生产、配送企业存在未按规定签订药品购销合同的行为,违反了《广东省医疗机构药品交易监督管理办法(试行)》相关规定。从公布的数据上看,被列入“广东省药品非诚信交易名单”中有47家医疗机构、3家生产企业、12家配送企业,其各自不同的角色承受着非诚信交易带来的处罚措施和后果……。

折射:政府无奈  企业心酸  患者心寒

这是广东省卫计委既2014年12月5日处理第一批之后的第二次举起大刀,痛下决心严厉推进药品集中招标采购中的带量采购落地的举措!为在新医改的改革道路上,广东省卫计委这蛮拼的行动点赞!

从 上述事件中,可以看出广东的的购销合同的法律约束力发挥了效力,电子合同的法律效力也就等同于纸质购销合同。那么为什么那么多的医疗机构、生产企业、配送企业不按时、按规定整改和签署购销合同呢?除了我们看到政府监管部门的无奈、受罚企业的心酸、患者无药可用的心寒之外,还这事件背后还隐匿了什么?从事件中又折射出了什么?且看笔者庖丁解牛,拨开云雾见月明,一一道来!

关键词1:带量采购=》量价挂钩

制度的设计初衷:在药品招标中应引入“量”的概念。药品“带量采购、量价挂钩”起源于上海闵行区,其“一品一规一厂一配送”的药品集采模式后来被安徽省借鉴,最终设计成了“一品三剂型两规格”加“单一货源承诺制”的基本药物带量采购模式。该“单一货源承诺制”后被写入国办发〔2010〕56号文,即《规范政府办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基本药物采购机制指导意见的通知》。从此,基本药物带量采购被复制到全国。

但从全国基本药物执行的3年多来看,绝大部分省份的带量采购都是纸上谈兵,这个关系生产企业、医疗机构、政府采购三方核心的“靴子”未见落地,执行效果强差人意!

如今,卫计委《关于完善公立医院药品集中采购工作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提出分类采购、带量采购、招采合一等思路。而全国各省份目前在实施的常用低价药挂网、江西的药品集中挂网采购、湖北的基药低价药、2015年启动的四川、安徽等省份的招标文件精神都吻合了上述文件的思路,笔者可以预测:“带量采购”已将成为全国药品集中招标采购中的新常态。

但是,药品生产企业作为投标方是处于谈判的弱势地位的,加之中国医药产业产能供大于求,全国6000多家生产企业同类产品竞争白热化,在这种医药环境下药品生产企业更是被迫降价。笔者查阅了某省2014年全省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基本药物集中采购计划表,从表中可以测算该省2014年的全年带量采购金额约为78.80亿元,一看这医疗机构的采购金额,不少生产企业就会心猿意马,憧憬着将来美好的销售未来,但是这采购量最终么有执行落地呢?笔者打了一个形象的比喻,这就是对生产企业赤裸裸的“色诱”……。

关键词2:联合采购 =》 二次议价

现行的二次议价包括两种,一是医疗机构作为议价的主体,直接与供货商进行议价,且鼓励医疗机构量价挂钩、带量采购、联合采购;二是以市县为单位,由市县行政机构代表县医院和基层医疗机构进行集中议价。

这对生产企业意味着什么?在各省药品集中招标挂网采购之后的中标价格,面临再次进行二次议价降价。生产企业需要在二次议价时候平衡联合采购、带量采购中的“量、价”问题,核心矛盾又转移到了“量”上。

关键词3:平台采购 =》 全程监控

从笔者工作实践中和咨询相关的平台运营系统商发现,目前各地招标平台在招标竞价环节运行很高,而真正涉及后期采购监管、网采率、平台系统利用率却很低。其中基本药物项目执行尚属于良好,而非基本药物项目网上执行就差很远,基本上都是只招不管的状态。

这反应出医疗机构、生产企业、配送企业三方购销合同签署、执行,日常采购订单配送、货款支付等执行落地等“最后一公里”的细节问题,尚未没有引起政府相关监督管理部门的足够重视。

带量采购确实在各地存在执行上的难度,目前看存在的问题和难点有:

问题:带量成为报量?

笔者认为缺乏科学测算的系统与数据,缺乏招标合同强有力的执行监督,导致“带量采购”成为“报量采购”。

目前某些省份文件报量要求,按照采购医疗机构的上年度用药量的80%或者上下浮动20%来报量。这些都是比较粗线条的计算与预估,医疗机构报量的随机性较大,准确率差容易失误,而且也不排除医疗机构单方面想压低采购价格而有意放大采购量的可能性。药品用量估算失误,导致预算采购量和实际采购量差距较大,带量采购始终未能很好地实施下去。

而导致带量采购差异的另一因素在采购环节。有些药品降价就死,一方面在于企业利润空间微薄,缺乏有效售后保障和配送服务,而另一方面问题,则产生于灰色地带,医生没回扣拒绝处方。

难点:如何解决带量采购落地难?

首先,要解决只招不采、权责不清的问题。

招 采合一,首先是顶层设计的问题,谁是招标的主体?近日,上海市在这一方面做出了探索性的试点,由医保部门主导进行政府招标带量采购,充分发挥医保资金的调 节作用,进行部分药品的带量采购与招标。药品价格改革即将全面放开,推行药品医保支付价格的环境下,上海的举措值得其他各省借鉴和学习。

其次,要推进采购信息的公开化、透明化。

医疗机构作为药品集中采购使用的主体,医疗机构采购哪些药理作用的药品?采购数量多少?期望什么价格采购?作为投标生产企业,以什么价格投标?中标入围后有多大采购量?医院会不会采购?什么时候回款?这些信息不透明、不对称造成了很多的带量采购无法执行!

第三,建立所有角色的责任追究和问责制度。

笔者看来,部分省份带量采购都是采购医疗机构报量执行好,但到了中标后执行差。医疗机构采购方式招标的主体方,也是强势一方,采购方未能有效执行和承担采购责任,这并没有引起政府相关监督管理部门的足够重视和约束!

政府监督管理部门应该明确药品集中招标活动中的所有角色的权、责、利,建立责任追究、问责处罚、绩效考核、非诚信交易“黑名单”等制度,并充分运用上述提到的“平台采购、全程监督”落到实处!事件中的广东省卫计委此举就是践行了责任落实。

第四,建立采购数据监测与定期统计通报制度。

卫 生行政部门是否能全程监督其购销双方的量、价、货、款的执行,是关键性因素。真正将医院与生产企业、配送企业之间的药品购销信息数据透明化、公开化是核心。目前从全国的招标采购平台通报的数据来看,主要为基药数据,有点“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意思,有的只有企业配送数据的通报,有的则按地区简单汇总,而二级以上医疗机构采购数据全国在各省官网平台鲜见数据公开。

在 这一点上,纵观全国各省份,湖北省药品采购中心的基本药物日常采购数据通报工作是到位、可圈可点的,堪称全国典范。据笔者了解,该省药品采购中心设有专人负责此项工作,按月通报,每期的通报数据比较详实:包括了全省所有招标主体中的不同角色的数据,分门别类从中标生产企业的所有药品、各县市(区)采购汇总、基层医疗机构采购汇总、配送商业采购汇总等不同角色,进行品种、采购金额、配送金额、入库金额、配送率、入库率的通报。公开带量采购执行数据,将药品交易放到阳光下接受监督,这才是政府监管部门及社会各界最愿意看到的“干货”!我们应该为湖北省药品采购中心这种满负责任的行为点赞!

结语:空谈误企 实干兴医

在新常态下的“带量采购”必须建立在医疗机构、政府部门、生产企业多方共赢的基础上,提高医疗机构在药品集中招标采购中的参与度,发挥各级卫生监督管理部门的组织协调和监督作用,带量采购的“量”才能落实!

当前药品集中招标中的带量采购中“量”的缺失,实质上就是药品集中招标采购活动中所有角色“诚信”的缺失、“主体责任”的缺失、监管的缺失!只要主体责任落实了,笔者相信,药品集中招标采购的各项活动将会呈现不待扬鞭自奋蹄的新局面。

带量采购不能画饼充饥 必须釜底抽薪!推进药品集中招标采购中的“带量采购”必须犹如当前的反腐力度一样做到踏石留印,抓铁有痕,下大力气推进,打通药品招标采购平台中的“最后一公里”。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