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德士无心插柳柳成荫,凭器官移植独领风骚数十载
器官移植,这一想法在很多古代医学大家的脑海就是一个伟大的梦想。 
2014-12-22 13:38:06
0
E药脸谱

本文转载自艾美仕


以前,一旦一个人的器官出现了衰竭,那么除了尽一切手段来延缓这一过程之外,似乎一直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直到20世纪50年代,给人体进行器官移植“换零件”的医学试验才取得了一些成功。


随着器官配型概念的出炉,器官移植领域的奠基人,曾出任第二届国际器官移植学会主席、国际组织相容学会主席美国科学家鲍尔·I·特拉萨克曾如此评价器官移植:“器官移植已成为极具生命力的事业,它必将拯救更多人的生命。”


人体免疫系统的排异现象成为器官移植技术的最大阻碍


现如今,我们都知道,进行器官移植之后要坚持服用免疫抑制剂来抗排异,这样才能保证器官正常运作。


在没有免疫抑制剂之前,人类对付免疫排斥的办法也有,只是伤害太大,例如,最先尝试的方法是全身照射法,就像癌症病人接受的放射治疗:医生要用强大的放量射线,对抗病人体内的免疫系统,这样做实属无奈,这种全身照射的方法对患者身体的损伤很大,效果也不理想。


1959年,默里和汉伯格两位医生分别在美国波士顿和法国巴黎,同时进行了非同卵双生的异体肾移植,他们当时采用的免疫抑制方法就是全身放射线照射。


在1958年至1962年间,在美国波士顿市的布里罕医院有12位肾移植病人接受了这种照射,但遗憾的是,只有1人活了几个月,其他移植都失败了。


看来,开发一种能有效抑制免疫反应,阻止器官排斥产生的药物成为器官移植实践迫在眉睫的事。一场开发抗排异药物的科学竞赛开始了,不过,制药公司对于这项风险极大的研发一直持谨慎态度,积极性并不高。


发现硫唑嘌昤,打破免疫抑制剂僵局


这种僵局被一位美国科学家打破了,来自波士顿市塔夫特医学院的施旺茨医生,首先发现一种药物,6-巯基嘌呤(简称6-MP),具有明显抑制免疫功能的作用。


随后,希钦斯和埃利昂两位科学家对6-MP进行了结构改造,他们合成了几十种不同结构的6-MP类似物,终于又从中筛选出一种称为“硫唑嘌昤”的化合物。


是否有效还得看动物实验,实验研究证明,硫唑嘌昤具有比6-MP更强的免疫抑制效果,能更好地延长狗肾移植的存活时间,并且副作用明显要小得多。这个发现让人们看到了免疫抑制药物研发的希望。


在免疫抑制药物的开发方面,最值得一提的人物还有法国年轻的外科医生卡尼。卡尼在器官移植的历史上,是一个颇具传奇色彩又有争议的人物。


他是一个敢于第一个吃螃蟹的外科医生。他的每个“第一次”都把临床肾移植的成功率推向一个新的高点。1961年,卡尼首先用硫唑嘌呤作为抑制移植排斥的药物,进行了第一例临床异体肾移植,并获得成功。这是器官移植史上,第一次用化学药物成功抑制移植排斥进行的器官移植。卡尼的研究,使发明硫唑嘌呤的希钦斯和埃利昂获得了1988年的诺贝尔医学奖。


无用抗生素变免疫抑制剂,山德士无心插柳柳成荫


拥有了硫唑嘌呤并非万事大吉,这一药物存在比较严重的致癌性,而且不良反应常常使得患者不得不停药,这对于坚持抗排异治疗带来了很大的难度。


到了上世纪70年代中期,一个偶然的发现,使临床器官移植发生了革命性的变化,也使发明它的公司发了大财。


1969年,瑞士一家大制药厂——山德士公司,它的工作人员从土壤标本中分离出两株真菌。1971年,他们从这些真菌的培养液中分离出一种化合物,代号为24-556。


药学专家原先的目的是想寻找新的抗生素药物,但发现24-556在抗菌方面效果很差,在临床抗感染方面没有什么应用价值。


幸好山德士公司有一个优良传统,就是在分离的化合物被放弃之前,都要试验一下它们的其他功能。在一项检测免疫功能的实验中,24-556号化合物显示了令人惊异的免疫抑制功能;在极低的剂量下,用药后的实验小白鼠体内的抗体生成能力几乎被完全抑制,而且没有明显的骨髓抑制毒性。


这个激动人心的消息在山德士公司迅速传开,科研人员立即感到,童话中的“丑小鸭”变天鹅的故事正在发生,24-556号化合物可能正是药学家们苦苦寻找的、可以有效抑制器官移植排斥的新药。


动物实验立即展开,在继而的狗肾移植的研究中,证明24-556具有极强的抗移植排斥作用。更为可贵的是,它的作用具有相对的特异性,也即主要针对T淋巴细胞,而T淋巴细胞是移植排斥的主要“杀手”,这正是外科医生们梦寐以求的抗移植排斥的“新式武器”。


这个研究成果一经发表,立即引起广泛关注,世界上许多实验室都竞相进行24-556号药物的动物器官移植研究,都获得了相同的结果。与此同时,对此药的结构分析证明,它是一个11肽的环状化合物。按照化合物的命名原则,这个新药终于有了个正式名字——环孢霉素A。山德士公司给这个新药命名为山地明,并迅速在欧美国家陆续上市。


1978年,又是卡尼医生首先将山地明应用于临床肾移植,使肾移植的成功率从50%上升至70%。卡尼从来不在乎名利,总是使别人成名获利,而他自己却并不计较这些。患者因他的努力而重获健康,他因此得到极大的满足和快乐。这的确表现了一个医学和科学工作者的宝贵精神。


之后,令人振奋的消息不断传来,超强的免疫抑制药——山地明,在心脏、肝脏、骨髓移植方面,相继取得了明显的免疫抑制效果,使这些器官移植的成功率大幅度提高了,山地明也因此成为临床器移植的常规用药,山德士公司财源滚滚而来的同时,临床器官移植发生了革命性的变化,进入了“山地明时代”。


当然,人无完人,再好的药也有副作用。山地明的最大缺点是有效治疗剂量与肾毒性剂量十分接近。


说个题外话,说起山德士,大家可不要小看,这家公司就是诺华的前身,1996年,山德士和汽巴嘉基合并成为诺华公司。2003年,诺华集团将所有非专利药业务使用统一的全球品牌山德士。

E药脸谱网
分享: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