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排外行CEO,宇宙药厂重回正轨待复苏
2009年1月,辉瑞宣布以680亿美元收购惠氏。金德勒原来一直想努力瘦身的辉瑞此时变得比往任何时候都庞大。随后,他必须再次集中精力解决公司的严重臃肿问题,而这次努力使得他陷入了巨大的危机。 
2015-7-8 14:18:51
0
E药脸谱

本文转载自艾美仕


专利悬崖面前,辉瑞的研发管道难以提供足够的新产品。公司CEO金德勒准备通过并购走出困境。并购策略再次选择巨型并购,目标是惠氏。惠氏的销售额达230亿美元,拥有疫苗和生物技术实力,庞大的非处方药业务,并且有几样自己的拳头产品。

 

2009年1月,辉瑞宣布以680亿美元收购惠氏。金德勒原来一直想努力瘦身的辉瑞此时变得比往任何时候都庞大。随后,他必须再次集中精力解决公司的严重臃肿问题,而这次努力使得他陷入了巨大的危机。

 

削减研发资金,诺奖得主怒退席

 

金德勒改善研发的努力更让人郁闷。他认为辉瑞的旧模式不再管用,因为对于制造新药来说,公司规模未必与研发优势成正比,重量级产品的时代已经结束,有必要精简公司的研发部门,通过与生物技术公司和学术研究中心合作来增强研发力量。

 

这种想法其实没错,已退休的礼来公司策略师伯纳德·穆诺斯的研究表明,无论是加大研发投入,还是更多公司并购,都提高不了研发的劳动生产率。但整顿研发部的过程却一片混乱。

 

在担任首席执行官的四年半中,金德勒开掉了三位研发主管,关闭了六个研究中心,甚至在2010年定下公司一年内推出四种新药的目标时,还中止了对10种疾病的研究。研发部门被一分为二——为生物药物单独设立一个部门,可30个月后,公司收购了惠氏庞大的生物技术部门,这个决定又被收回。立普妥的诞生地、公司位于安阿伯的研发部门也在关闭之列。

 

辉瑞的研究开支不断增长,到了2010年,已经达到了惊人的94亿美元。为此,金德勒进行了一个大幅削减研究费用可能性的秘密计划,代码为“哥白尼计划”。计划提议将预算减少到65亿美元。这激怒了董事会中两位医学研究员出身的董事,诺贝尔奖得主迈克尔·布朗博士和丹尼斯·奥西埃约博士,他们指责金德勒为了短期利润而透支了辉瑞的未来。在拉霍亚会议上,听着金德勒大谈削减预算,布朗愤然离席以示抗议。

 

在一个自己经验有限的复杂行业,金德勒很难找到有效的解药。在咨询业务上,他倾向于求助于外部人士,包括专家和以前的同事。聘用了大批顾问,制定各种计划,包括按业务单元重组公司(不再按地区划分),修改报告中的字句和精简机构。这在老员工看来,与辉瑞有关的一切人和一切事都受到了打击。

 

人事主管成为CEO危机的导火线

 

古代故事经常把帝王的失败归结于女人,金德勒也因为一个女人的导火线得罪了辉瑞的高管团队。

 

金德勒上任后,聘任玛丽·麦克列奥德为人力资源主管。她非常擅长运用与首席执行官的关系,金德勒对她也是毫无避讳,而这却令他在关键时刻受到拖累。

 

2007年,面对公司正要展开的全面裁员,麦克列奥德的职位至关重要,在这件事的进行中,金德勒对她赞赏有加。

 

做一个负责裁员的人力资源总监肯定会得罪很多人,但是,真正得罪公司高层的却是因为她拿到了太多和职位不符的补贴,比如12.5万美元的安家补贴费,亏本出售原住宅的23.8万美元的补偿以及乘公司直升机频繁往返于特拉华的旧宅和曼哈顿。一位人力资源主管在公司大规模裁员期间坐直升机上班,带来了极坏的影响。

 

随着公司处境越来越难,金德勒与高管团队的分歧越来越严重。他甚至当众指责董事鲍伯·伯特,原因伯特曾经逼问公司高管里德,质疑他的部门的成本预算是否过高。在场所有人都为这一幕的人都惊愕不已。

 

最终,能证明首席执行官已经坏事的不止有董事会。“高管领导团队”(ELT)成员对他的忠诚度也越来越低。其中一个不满的催化剂就是玛丽·麦克列奥德。由于有首席执行官的支持,她在公司里人见人怕。

 

宫廷政变最高潮,资深员工联手推翻CEO

 

金德勒因为玛丽·麦克列奥德而得罪了辉瑞大批高管,公司内部的高管开始酝酿推翻现任CEO的行动。伊恩·里德是这场政变中的最关键人物。自2006年起,他便开始管理公司核心的制药业务,人们都认为他是一个稳健、精明的管理者。

 

政变之前,里德即将可以领取丰厚养老金退休。但金德勒并不希望他退休,毕竟,这位苏格兰人负责的业务占到了辉瑞销售收入的90%,而且制药部门已经失血多年,找不到合适的接班人。

 

在9月的董事会上,金德勒任命里德为首席运营官,但没有给他想要的辉瑞研发部门控制权。而辉瑞的老员工却更加认可里德。包括“太上皇”斯蒂尔在内的一些人都想让里德尽快出任首席运营官。但金德勒坚持要将时间拖到次年2月。这种态度让里德十分不满。

 

与此同时,另一个导火线的爆发将金德勒真正推上了风口浪尖:玛丽·麦克列奥德的公司内部下属意见调查分数超低。当她的一封写给下属以表达不满的邮件被转发到金德勒和辉瑞董事会,麻烦来了。转发者严重质疑玛丽的领导能力,敦促公司展开全面调查。为了把公司内部的不满压下去,公司实施了独立调查,律所的调查显示,麦克列奥德并没有任何不法之事。不过,人力资源部完全运转不灵,因为管理不力而发生隔阂。这纯属能力问题。

 

这个调查的结果,成为辉瑞老员工赶走麦克列奥德的证据,经过了一天的长跑会议,最终金德勒终于与他饱受争议的人力资源总监分道扬镳。

 

失去了左膀右臂之后,金德勒的饭碗受到威胁。辉瑞的董事会投入行动了。感恩节前夕,斯蒂尔和首席外部董事康尼·霍纳尔开始和金德勒的几个副手谈话,评估形势。此时,里德已经公开宣布准备退休——除非给他首席运营官的职位。令董事会担心的是,投资者已经在咆哮:辉瑞的股价自金德勒上任以来已经下跌了36%。假如里德也离开,必然引起轩然大波。

 

12月1日,辉瑞董事会全体成员召开秘密会议。霍纳尔报告了她所知道的情况:除了里德之外,公司首席法律顾问和传播总监也都深感失望,有离职倾向。

 

面对高管们的离职危机,董事会决心调查金德勒管理团队的11位高管。调查结论是:没有人完全支持金德勒。而且所有人都认定,必须改变现状。其中数位高管明确表示,金德勒必须离开。董事们同意将金德勒召到佛罗里达的一个机场会议室,做一次私人评估。


评估第二天,即2010年12月 5日早上,金德勒和公司迅速达成协议,获得丰厚的补偿后立即离职。

 

老员工里德出任CEO,辉瑞回归熟悉轨道

 

公司老员工里德成为辉瑞全球的CEO,在金德勒离职后的8个月里,辉瑞的股价上涨约20%,至每股20美元左右,是同时期标普500指数涨幅的两倍多。在公司内部看来,里德这样的老员工当政,让他们感到轻松。他虽然没有金德勒的领袖魅力,但有人认为,在经过了这么多戏剧性的变故之后,他就是最合适的人选。公司没有华丽的愿景声明,而是发布了一个“感谢上帝,今天是周一”的计划,想让员工在上班时感到振奋。

 

由于坚信辉瑞已经有了好的掌门人,74岁的前首席执行官小威廉·斯蒂尔终于在今年4月退出董事会。他的邻居乔治·洛奇现在是辉瑞的非执行董事长。斯蒂尔仍然在辉瑞大楼留有一间办公室,他每个月要在那里坐几天,随时接待需要见他的人。

 

事后来看,如今辉瑞连续上市了多款很有市场潜力的新药,这个老牌制药业巨头正逐渐向生物技术方向转型,为辉瑞的未来找到了明确的发展方向。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