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3个月闪电变脸 珍宝岛被疑“拼凑”募投项目
珍宝岛耗资亿元级别收购三七的豪赌行为,也被认为存在很大风险。 
2015-8-10 11:08:41
0
E药脸谱

本文转载自北京商报

距离上市仅仅过了3个多月,珍宝岛便宣布要更改两个募投项目,涉及约1.79亿元募集资金将被公司用来收购中药材原材料三七。而珍宝岛募投项目的闪电变脸,也让公司陷入了募投项目把关不严、“拼凑”项目多圈钱的舆论漩涡。同时,珍宝岛耗资亿元级别收购三七的豪赌行为,也被认为存在很大风险。


募投项目闪电变脸

  
8月3日,珍宝岛发布公告称,将变更部分募集资金投资项目。其中,除对注射用骨肽高技术产业化项目的实施主体进行了变更之外,还彻底终止了现代化仓储及物流基地建设项目和复方芩兰口服液产业化项目两个募投项目,而后两个募投项目涉及的募集资金约1.79亿元将被用于新的项目——中药材原材料(三七)储备项目。

  
资料显示,珍宝岛在今年上市之初公布的招股书中,募投项目共有八个,募集资金净额约14.27亿元。其中,刚刚被终止的现代化仓储及物流基地建设项目和复方芩兰口服液产业化项目分别募集资金约7485.67万元和约1.04亿元,合计募集资金净额约为1.79亿元。而在上市逾3个月后,上述两个项目的募集资金投入情况均为零元,因而本次变更的募集资金数量占当初珍宝岛首发募集资金总净额约12.5%。

  
调查发现,珍宝岛终止的两个募投项目原投资计划均拟定于2011年,而变更的原因则各有不同。“近年来OTC药品市场竞争激烈,同质化竞争严重,虽然公司近年来不断加大对OTC产品的营销投入,但复方芩兰口服液销售量未能如预期增长。”对于变更复方芩兰口服液产业化项目的原因,珍宝岛在公告中如是说。而变更现代化仓储及物流基地建设项目的原因则是,公司在2013年用自有资金建设了中药材仓储物流基地,与该募投项目存在重复建设的情况。

  
在终止原先募投项目的同时,珍宝岛又公布了“中药材原材料(三七)储备项目”,该项目计划斥资2亿元收购约100万公斤三七。其中的1.79亿元就是此前变更募投项目之后剩下的募集资金。针对以上变更内容,目前,董事会、监事会以及保荐人均已发表同意意见,而在8月21日,公司将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审议相关议案。

  
陷“拼凑”危机

  
对于珍宝岛募投项目的闪电变脸,有业内人士表示了一定质疑。

  
据一位资深保荐代表人介绍,有些上市公司在募投项目立项的过程中论证的不是很充分,随着时间的推移,募投项目自然不合适再去投资。同时,由于目前IPO还是审核制,因而有些上市企业会在募投项目过程中选择“拼凑”项目,来达到多募集资金规模的目的。“一旦公司实现上市,由于此前的项目本身论证就不充分,或者就是‘拼凑’而来的,那么公司肯定是要更改的。”上述保代称。

  
证监会公开信息显示,在2014年4月30日,珍宝岛完成了招股书预披露工作。当时的募投项目共有七项,其中就包括近期公司变更的上述两个项目,而当时珍宝岛表示,“上述项目均有详细充分的可行性研究”。去年12月26日,珍宝岛更新预披露招股书,募投项目仍无变动。而珍宝岛今年4月3日最终披露的招股意向书则多增加了一项募投项目,拟募资3.8亿元偿还银行贷款及补充流动资金。

  
在一位业内人士看来,珍宝岛似乎有着“拼凑”募投项目的嫌疑。“公司的募投项目上市之后一直没有投入募集资金,说明管理层有犹豫或者就没有准备对这两个项目进行投资。”该人士称。招商证券的核查意见中显示,考虑置换因素后目前珍宝岛已累计使用募集资金约9.41亿元。以此计算,珍宝岛已使用的募资金额占公司募集总金额约66%。由此可见,珍宝岛大部分募投项目都在具体推进过程中,惟独上述两个项目没有任何动静,难免让人生疑。

  
在招股书中,珍宝岛表示仓储物流基地项目的选址为“哈尔滨珍宝制药有限公司厂区西侧新增用地”,而实际上珍宝岛2013年已经在安徽亳州使用自有资金建设了中药材仓储物流基地,明明重复的项目为何还继续申报?此外,珍宝岛曾表示复方芩兰口服液是独家品种,公司为其制备工艺申请了专利保护,市场竞争少,因此企业将投入更多的精力与财力把该品种做大做强。但珍宝岛在近期的公告中又称“OTC 药品市场竞争激烈”,口服液销量未能如期增长。

  
因而有分析人士猜测,珍宝岛的上述两个项目或许就是为了“拼凑”募投项目而存在的。“项目可能是真的,毕竟在国家发改委都有备案,但是很可能在公司申报IPO的时候,就已经发现项目不符合预期了,但仍然用来凑募集项目。”上述业内人士称。而在上述保代看来,珍宝岛如果直接将购买原材料三七作为募投项目的话,可能不会顺利获得通过。“没见过直接在申报过程中募投项目是购买原材料的,如果是募投项目买三七的话,牵扯的项目会有很多,包括价格的变化、买三七干什么、当时是否具备买三七的条件、效益如何测算、会不会涉嫌扰乱正常的重要原料市场或者价格等等。”由此可见,珍宝岛或是上演了一出先“拼凑”后“变脸”的好戏。

  
在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看来,“如果企业为了在首募过程中多募集资金,而编造一些项目出来欺骗审核机构,则属于欺诈发行,是对监管机构和法律法规的公然挑战”。不过,具体过程中,如何去界定是否主观故意则有着一定的难度。

  
豪赌三七风险大

  
此外,珍宝岛斥资2亿元购买三七的行为也被认为存在很大的风险。

  
按照珍宝岛的计划,拟以200元/公斤的均价收购三七100万公斤。主要目的是为了降低公司原材料的成本风险,为未来三七价格的反弹做准备。按业内人士的通俗解释就是,珍宝岛在抄底三七。

  
据前文山三七研究院院长崔秀明介绍,直接从农民那里采购的成本综合均价约为100元/公斤,主要是60-80头(头是区分三七种类的单位,60头的意思就是这一公斤三七有60个左右)。而珍宝岛所说的200元/公斤的均价则是文山当地三七销售公司的定价。对此,有业内人士担心,公司并未具体说明采购的对象是个人还是公司,因而其中很可能涉嫌利益输送的问题。

  
珍宝岛被疑“拼凑”募投项目

  
据了解,三七价格下跌开始于2013年,原因是由于在高价诱惑下文山当地农民纷纷改种三七,导致三七产量剧增。文山地区三七种植数据显示,2009-2014年,三七种植面积一路攀升,分别为6.8万亩、8.5万亩、9.7万亩、16万亩、24万亩、30万亩。据文山当地的三七卖家表示,三七的价格已经由最开始的900元/公斤一度降到了100元/公斤,接近了成本价。

  
“就去年的调研结果来看,虽然近年来三七价格不断下降,并且出现了暴跌,但是农民种植三七的热情却并没有减少。”崔秀明表示,“去年的价格差不多快跌到了农民的种植成本,估计2015年三七的价格会出现一个底部,但是三七价格的真正恢复将至少要等到2020年左右。”

  
实际上,珍宝岛已经因为囤货吃过亏。从珍宝岛招股书可以看到,2012年的三七采购量仅只有55万公斤,而采购均价则为629元/公斤;2013年采购均价降到了599元/公斤,其采购量则减为46.9万公斤;但是2014年,三七价格暴跌,采购均价降到了247元/公斤,而珍宝岛也一次性采购了130万公斤,比前两年总共采购的量还要多。然而,珍宝岛对三七的用量似乎并没有那么大,从公司存货数据来看,珍宝岛2012年存货余额6.75亿元,2014年则变为7.53亿元,存货中主要以半成品和原材料为主。需要注意的是,按照目前市场上200元/公斤计算,珍宝岛2014年囤货的三七,已经出现了47元/公斤的跌价,若市场价格继续下跌,珍宝岛大量囤货未来或有跌价风险。此外,由于三七是公司产品的主要原料,在医改、药改的大环境下,珍宝岛的主打产品可能逐步降价,行业利润也会被逐步压缩,而此时原材料再继续下滑的话,则对珍宝岛无疑是重大打击。

  
“去年调研时发现在三七产量翻倍的背景下,仍旧有商家一次性收购了2300吨三七,但是我并不建议商家大批量的囤货,因为虽然有些商人通过大量买入可以短时间抬高三七的价格,但是一旦农民们错误地认为市场仍旧迫切需求三七就会继续大量种植,导致恶性循环,最终并不是在救这些农民而是害了他们。”崔秀明表示,三七价格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将仍旧低迷,并不需要大量去囤货。

  
针对以上疑问,媒体曾于上周二致电并向珍宝岛发去采访函,不过截至发稿,珍宝岛方面尚未做出任何回复。

E药脸谱网
分享: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