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涌入美国医院:不差钱 就想找最好医生
2011年,仅有3%的中国有钱人意识到,在紧急情况他们可以到国外治疗,但去年这个数字上升到了40%。 
2015-10-10 14:10:58
0
杨宁昱
本文转载自参考消息网


港媒称,当美国顶级医院通过内地合作伙伴扩大业务时,更多的中国有钱人开始在美国求医。

据香港《南华早报》网站10月9日报道,洛杉矶Cedars-Sinai医疗中心国际医疗部门总监科纳(Spencer Koerner)说:“我们目前接收了包括中国在内的70个国家的1000名病人。通过合作伙伴的推荐,我们的中国病人数量正在增长。 ”

这家医院曾经治疗了许多好莱坞名人,包括接受了预防性双乳切除术的安吉丽娜?朱莉(Angelina Jolie)。

这家医院在中国的合作伙伴北京盛诺一家医院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为美国医院推荐中国病人。盛诺一家总经理蔡强称,一般而言,一名病人在得到赴美治疗的签证两周后,就能在美国医院接受治疗。

科纳说,医院的医生已经准备好为这些病人提供先进的治疗方法,包括一些试验性的治疗。

很多中国病人都开始寻求去国外医院治疗,这是他们最后的机会,其中大多数人会去美国。通过如盛诺一家的推荐机构前往国外的病人也在增长。

咨询公司的医疗专业人士评估每宗病例,总结患者病史概况、翻译测试结果、预约医生,并护送病人到海外治疗,从而收取一定费用。

蔡强说,2011年,仅有3%的中国有钱人意识到,在紧急情况他们可以到国外治疗,但去年这个数字上升到了40%。去海外接受治疗的中国病人数量也从2011年200人以下上升到去年的3000人。

蔡强称,那些选择接受海外治疗的人,大约70%患有癌症,其他患有心血管、脑血管、神经系统或者骨科疾病。美国最受病人欢迎,其他受欢迎的地方依次是英国、德国、日本和新加坡。

另外一家中国病人喜欢去的美国顶级医院是马约诊所(Mayo Clinic),这是位于明尼苏达州若彻斯特的非盈利机构。

对于新确诊癌症的病人,这家医院能给出第二意见和一个治疗计划,大约要花2万至3万美元。治疗本身包括手术、化疗和放疗,要花10万至15万美元。

蔡强说,一名盛诺一家推荐的病人治疗花费了将近500万人民币。他还说,大部分来找他的患者已经去过了中国的顶级医院,并极度渴望得到更好的治疗方法或更高的生存率。

蔡强说:“他们总是说两件事。第一,钱不是问题。第二,他们要最好的医生。”

报道称,即使这样,没人能保证痊愈。蔡强说:“我们每个月都有病人去世。一开始我不能面对,但即使只是感冒,也没人能保证痊愈。”

科纳说,在Cedars-Sinai求医的病人治疗效果主要与他们的病情以及他们何时接受治疗有关。

他说:“很多来美国的中国病人癌症已经到了晚期,很难应付这些案例。”

他说:“心脏病方面,我们的疗效比任何治疗方法的全国平均疗效要好。病人并发症较少,治疗结果也较好。我们的神经外科项目增加了病人的寿命,从18个月至4年不等。”

瑞弗健康管理有限公司也提供海外医疗咨询服务,其市场部经理古运一(音)说,更多的病人选择进行视频或电话咨询,而不是在海外接受治疗。

对于那些去了海外的病人,一些是寻求更高的医疗水平,尤其是对于儿童,其他人则为了得到更好的护理和服务。

古运一说:“一个病人决定让其两岁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儿子在美国治疗,因为他必将在加护病房中独自醒来,发现自己的疤痕。”

“这名母亲担心,这段经历将在她孩子的心理上产生影响。在美国,儿童在手术前必须接受一项心理评估。她很在意这点。”

古运一说,一名末期肺癌患者的丈夫寻求在美国治疗,之前一名中国医生简单地看了一眼他妻子的扫描图,就告诉他,没必要再进行手术,他的妻子无论如何都会去世的。

但是古运一说,中国医生只有几分钟时间去跟每位病人交谈,因为病人太多了。一名医生每天看100名病人是很普遍的事情。

他还说:“当系统有问题的时候,责怪医生是不公平的。”

【延伸阅读】路透:中国人涌向城里看病 建全球最大医院还不够用

2015年7月18日报道

外媒称,临近午夜,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高楼大厦灯火阑珊,但外面的人行道上,熟睡的身影随处可见。这些人是患者的亲属,他们有的睡在垫子上,有的睡在折叠床上。

据路透社网站7月15日报道,大楼里,走廊上和电梯大堂挤满了床位,亲属们与患者挤在一张床上,在楼梯间明晃晃的灯光下打着瞌睡。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号称全球最大的医院,拥有大约7000张床位,但仍然显得不够大。

“我爸交钱了但是没有住上。”来自武汉的大学生马文晓说。其父来该院进行化疗,等床位已经等了两天。

随着中产阶层日益增多,医疗保险覆盖情况改善以及人口老龄化,中国的医疗保健需求日趋旺盛。为了应对这种情况,有些公立医院大规模增加床位。

中国目前有16家床位超过3000张的公立医院。根据Becker's Hospital Review,美国最大的医院NewYork-Presbyterian有2478张床位。

报道称,但与其他中国希望增长的经济领域不同的是,这样的扩张让决策层感到担忧。

各大医院竞相扩建,是公众对农村医疗保健缺乏信心的证据。医院扩建令地方政府债务增加,但可能无法提供有成本效益的服务。

去年夏季,北京发布了限制公立医院扩建的指示,但医院方面似乎找到了对策。

专家称,医院建设热潮以及当局的应对举措,凸显了中国医疗体制面临的困境。清华大学教授刘庭芳称,如今在中国,“它为了保证生存不能不扩张。”

报道称,尽管政府采取措施鼓励患者前往小医院就医,但大多数中国民众仍觉得在大城市的重点大学附属医院看病更安全。

医院管理层也觉得把医院做得越大就越好。

随着中国取消了医院一度依赖的药品加成政策,许多医院将扩大规模视为增收的途径之一。

报道称,大型医院通常有来自地方政府的支持,后者批准并资助医院扩建,其中的部分原因是他们的促增长能力是由此来评估的。

中国大型医院的规模如今已经非常大,有些都有了自己的警局。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扩建后,该院的一位医生一度穿着旱冰鞋,更快速地在病房之间穿梭。

报道称,虽然患者慕名蜂拥而至,大型医院却也备受争议。

北京处理医疗纠纷案件的律师李慧娟(音)称,患者慕名而来,希望能看上名医。

李慧娟称,快速扩建的医院不得不聘用经验相对较少的医疗人员,从而造成了患者期望与现实之间的差距。

她表示,“大医院可以提供技术最优的服务, 所以他们(患者)如果发现情况不是这样,就会失望,就会发生(医患)冲突或者加剧冲突。”

此外,医院快速扩建还会导致医务工作人员的压力加大,因为床位数量可能比医务人员的数量更快增长。

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一位官员称,患者多反映的是需求现实,院方每天都要进行检查,以确保患者的安全。该院拒绝接受采访。根据该院网站,其计划在另一个院区增加3000张床位。

这些与大型医院相关的问题,在整个中国医疗体制激起涟漪。武汉华中科技大学副教授马敬东(音)称,来大医院就医的患者中,有大约60-80%的患者可在社区医疗中心就医。

报道称,大型医院可能拥有较高的成本基础,但却不适合为慢性病提供持续的治疗。“可能付出很高的成本,但实际上人民健康水平的增量上获得的回报是不高的。”马敬东说道。

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院长陈肖鸣对路透社称,该院床位数量在接下来几年可能减少,以符合政府的改革。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目前有两个分院,床位3770张。

报道称,但公众对大医院的信任可能很难动摇。在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站在拥挤人潮中的一位蔡姓男子称,他早上五点就毫不犹豫地起床,来医院等了好几个小时,就是为了能让妻子看上一位妇产科医生,而整个就诊过程可能也就一分钟,甚至一分钟都不到。

“这很正常。”蔡姓男子说。“中国人对此都习以为常了。”

【延伸阅读】中国游客赴日本体检看病:医院很少人满为患

2015-10-01报道

继“扫货潮”后,不少中国游客的赴日游又多了一项行程--体检看病。这么大老远的跑过去,值吗?

张先生的感觉是,日本就医环境非常好,最关键的是医生态度认真、非常耐心。他们会向患者把病从头到尾解释得非常详细,包这类病的发展趋势,让病人放下心。

为吸引以中国为主的亚洲富裕阶层,日本内阁早在2010年就通过决议,新设外国人“医疗签证”,促进“医疗观光”。

受2011年大地震影响,赴日医疗游从去年起逐渐兴起。日本各地旅游和医疗机构纷纷携手,开展有针对性的医疗旅游项目。

伊藤医院院长伊藤公一认为,赴日医疗潮主要原因有二。首先是日本医疗水平在世界上有较好口碑,其次到日本观光旅游已成为一种热潮,很方便。

为吸引中国游客和在日华人,部分医院为患者配备免费中文翻译。他们还和当地旅游中介机构合作,为有需求的中国人提供医疗服务。

不少在日本看过病的中国游客说,日本就医环境非常好,医护人员的耐心服务也给他们留下了深刻印象。

由于日本人奉行“有病先去诊所”的原则,且大都就近就医,多数医院很少会人满为患象。

张先生对此感触良深。他说,日本的医院看病非常快,“早上九点来,用半个小时就能把该检查的都检查完了,两个小时就能出结果,中间空的这两个小时还能出去逛逛街。”

由于不少医院临近商业街,游客等待检查结果时可以在附近休闲和购物。如果要等上一两天,他们会选择温泉游等短途游,体验异国美景与文化。

有关部门统计显示,2014年中国赴日游客超过241万人次,同比激增84%,预计今年赴日旅游人数将超过五百万。

【延伸阅读】美报:中国孕妇生产后赖账 美医院损失千万美元

2015-03-13报道

美报称,美国联邦当局调查发现,在洛杉矶多处华裔聚集地区遭扫荡的月子中心,有多家业者被控诈骗当地医院。据悉,过去许多中国孕妇在生产后,未结清账单即逃回中国,加州一家医院甚至因此损失近1000万美元医疗费。

据台湾联合新闻网3月13日引述美国《世界日报》报道,美国移民及海关执法局(USICE)和其他执法当局在本月3日进行的大扫荡中,位于橙县“优孕美国月子度假会所”面临的其中一项指控,是诈骗当地一家医院。优孕月子中心被控未支付该医院数百万美元费用,或以贫穷和低收入孕妇低费率缴费。

当局的文件显示,2013年至今年的两年期间,超过400件与该月子中心有关的客户,都是在橙县一家医院生产。

当局估计,这400名客户若每个人都未付款或仅支付最低的4000美元,橙县这家医院将少收1000万美元。

另外,与优孕月子中心一样,被联邦当局点名的月子中心,还包括“菲比宝宝月子中心”,以及“星星月子护理中心”。

【延伸阅读】中国医院暴力频传 德媒:根在医患双方互不信任

2014-11-28报道

德媒称,以国营医院为依靠的福利体系以及几乎免费看病的情况已经成为过去,新引入的保险体系仍不完善。导致病人的火气和医生的忧虑都越来越大。

据德国之声网站11月28日引述《柏林报》报道,该报11月27日刊登了一篇题为"医生救我,否则捅你!"的文章,颇为耸动的标题之下谈论的是中国日益激烈的医患矛盾。

报道称,根据中国医师协会的统计,仅在2013年便发生了27起严重暴力事件。而中国医院协会则表示,2012年各地医院共发生了62万起冲突。这些数字令人警醒,而在北京谈论这个话题是很棘手的事情。人们不愿意讲述这些事情,更不愿意对外国媒体。一个又一个医师取消了(与记者的)会晤,最后共有超过20人。

报道称,2009年中国实施的医疗体系改革摧毁了医生与病患之间的信任,使医患关系恶化。

报道称,以国营医院为依靠的福利体系以及几乎免费看病的情况已经成为过去,新引入的保险体系仍不完善。尽管如此,医师协会表示仅在北京一地就有多达70万非北京户籍者在医院接受治疗,每天都有新病人前来。国营医院根本无法应对这一人潮。而私营医院则是大部分中国人所无法负担的。病人的火气和医生的忧虑都越来越大。医生们并没有接受过如何应对病人情绪爆发的培训。
E药脸谱网
分享: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