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忽视的结核威胁
在很多人眼里,结核病遥不可及。随着“白色瘟疫”时代的结束,应该早已载入史册。但事实上,结核病不仅没有消失,反倒随着耐多药结核病和特别是糖尿病合并结核病现象的增多,成为了世界公共卫生的一大难题,这种结合还有可能让一直处于下降趋势的结核病,重新抬头。 目前,中国仍是除印度之外结核病人数最多的国家,每年新增高达一百万例,在全世界病例总数中占11%。我国耐多药结核病疫情也十分严重,每年约有近10万新发的耐多药结核患者。结核病患者可能在所有人的身边,他可能是学生、是白领、是公务员…… 
2015-7-21 13:28:15
0
E药脸谱

本文转载自拇指医药


7月的武汉烈日炎炎,同样炙热的是一个多达1700人的学术大会。2015年7月3日上午,由结核病防治临床中心等五家医疗单位联合主办的2015年全国结核病学术大会在武汉开幕。因为参会者太多,人们不得不分散在五个酒店。


所有的参会者第一时间关注微信,注册、登陆、填写个人信息、下载APP、评选“最美结核医生”……这一切无一不渗透着这次大会的主题——“信息化助力结核病防控”。


“出乎我的意料,我没想到互联网的影响力这么快。”北京胸科医院副院长、结核病学分会候任主任委员李亮说。


他指的是微信公共平台“结核帮”和“结核医生”APP。3月22日,这两个平台刚刚启动,现在“结核帮”关注人数已经超过2万人,“结核医生”注册人数已达4千多人,全国结核病医生加起来就一万多一点。


而为了让更多的医师准确及时治疗结核病合并糖尿病,提高诊断率和治疗质量,中华医学会结核病学分会和糖尿病学分会在会上正式启动了中国首个“结核病合并糖尿病临床治疗指南”的编撰工作。为此,礼来基金会将向两家学会资助50余万人民币。

1

被忽视的结核病


卡介苗是新生儿出生后的第一针,它在“预防接种时间及纪录表”中名列第一位,作用便是预防结核病。但遗憾的是,这种预防并不是百分之百。


据世界卫生组织资料,结核病是继艾滋病之后,在全世界由单一传染性病原体引起的最大杀手。结核病还是艾滋病毒阳性者的首要死因,占所有艾滋病相关死亡总数的四分之一。


在中国,结核潜伏感染者有5.5亿人,其中10%会发展成活动性结核病,这一人数高达5000万。


国家卫计委疾控局王维真处长在大会上总结了国家在十二五期间为防控结核做的工作。这些年,由于结核病一直是公共卫生领域的防控重点疾病,中国在防治方面取得了明显的成效。


在建国前,肺结核的死亡率高达200-300人/10万,居各种疾病死亡原因之首;而在1990年至2010年间,中国结核病死亡率降低了80%,患病率下降了一半。而最重要的改变,是把疾控肩负的诊疗任务,重新回归到了医疗机构。而在此前很长一段时间,疾控部门承担着防治诊疗结核病的大量工作。


上世纪80年代,全球范围内出现结核病疫情大回升,世界卫生组织宣布进入“全球结核病紧急状态”,包括中国政府在内的各国政府纷纷作出承诺,出台结核病控制措施,加大经费投入。


但在当时,我国的医疗卫生状况难以胜任控制结核病的任务。患者在医院被确诊为结核病后,经过短期治疗,症状减轻后一旦出院,就没有人管理,往往一段时间后又复发,甚至转成耐药的难治性结核病。有鉴于此,承担着结核病防控任务的疾控机构开办结核病门诊,实行诊治后的管理、访视、督导,帮助患者完成至少6个月的治疗周期,这一模式成了很多地方结合防治工作的首选。


虽然结核病患者有严格的登记上报制度,但由于我国医疗水平不均衡,仅2014年,至少12万病人在确诊后“丢失了”。


王维真很遗憾,在她看来,我们每年丢失的这5~10%的确诊患者,又将成为难以控制的威胁因素。


上海市肺科医院肖和平教授形象的把结核病比作一座冰山,冰山一角是已经发病的患者,而下面则是巨大的感染人群。“终止结核病需要治愈每一例患者。”肖和平说。


2

随处可见的耐多药结核



北京胸科医院副院长、结核病学分会候任主任委员李亮在大会上发言


“看到这么多媒体朋友,我非常感动,因为结核病是容易被忽视的一种疾病,这么多媒体朋友能够给我们宣传鼓劲,谢谢大家。”这是李亮见到媒体时说的第一句话。


医生们花费了大量时间来攻克这一人类最凶恶的敌人之一,但随着大多数发达国家已经消灭了这种疾病,近五十年来,新的结核治疗方法和药物陷入停顿。一直以来,中国的结核医护人员都在封闭的小圈子里,为人们不愿关注这种古老的疾病而困惑。


李亮介绍,绝大多数结核都是可以治愈的,而且治愈后可以恢复正常的工作、生活。但抗结核需要联合用药,坚持服药,强化期说每天吃一小把药都不夸张,而且疗程特别长,至少6个月,对于部分耐药病人,会达到24个月,甚至更长。因为药物有胃肠道刺激和其他各种各样的不良反应,反应重的人刚用药时,甚至会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因此,很多病人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没有坚持服药,一旦好转,便擅自停药。


原石家庄市第五医院结核科医生刘颖慧曾经治过一个白领,他患上了结核性脑膜炎,这是最严重的一类结核病,致死率可达20%。但幸运的是,病人疗效非常好,很快症状就消失了。可是,出院后没多久,患者感觉应该没什么大碍了,就自己停了药,一个月以后病情加重,再次住院,他的病情非常幸运地又一次得到了很好的控制。


“这次他出院以后,我们反复告诉他好好休息,一定不能停药,否则可能会送命。但没想到,他一忙起来就忘了吃药。开始是偶尔漏服一次,到后来没什么明显症状,他自己觉得应该没事了,索性再也不服药。结果,还没过两个月他又被送回来了。这次他是昏迷着进来的,我们用尽了各种办法,还是没能挽回他年轻的生命。”刘颖慧又心疼又气愤。


付出生命是最糟糕的“停药”结果,最常见的后果是——患上耐多药结核病。这是由于患者擅自停药,体内无法维持有效的血药浓度,结核菌会在药物浓度低的时候悄悄繁殖,并产生耐药性,使常规的结核药物失效。在此之后,等待病人的就是更长期的疗程、更多的不良反应、高达普通结核100倍的治疗费用。并且一旦这样的患者人群传染到其他人,一发病便是耐多药结核,“害人又害己”。


耐多药结核在世界上已随处可见。有数据显示,中国每5分钟就新增一例耐药结核病患者。另据原卫生部2007-2008年全国结核病耐药性基线调查结果估计,中国肺结核患者耐多药率为6.8%,肺结核患者中有症状者就诊比例仅为47%,而已经发现的患者规则服药率仅为59%。


不仅如此,医护人员也是结核病感染的重灾区。由于肺结核主要通过空气传播,活性期的结核病人,在打喷嚏、咳嗽时都会产生大量飞沫,未经诊治的肺结核患者平均可以传染十到十五个健康人。在一些防范措施不到位的医院结核科室,医护人员感染率甚至高达50%。


“我工作二十多年,没感染上只能说是侥幸。”李亮对记者说。他经常开玩笑,结核医生除了感染率高,什么都低。


李亮说,要消灭传染病可能需要三个基本条件:一个是很好的疫苗,用了之后就不再得这个病;第二,很好的诊断工具,一得病就能快速准确查出来;第三,好的药物,一旦查出来传染病,能够迅速得到有效的药物治疗。


“但对于结核病来说,达到这三个方面的条件,现在还差得很远,消除或消灭结核病的压力依然非常大。”会场上,和李亮有相同感受的医生不在少数。


感同身受的还有世界首富比尔·盖茨。2014年,在他的年终总结中这样说到:对于结核治疗的研究,我们一直很落后。结核一直是导致人类死亡的重大原因,遗憾的是,目前的治疗方案并不完善——尤其是耐药性结核。近几十年来,一直停滞不前。比尔·盖茨打算将未来 20 年的大部分时间,用于对抗结核病、疟疾和小儿麻痹症。此前,盖茨基金会已经在全球范围内,投入了数十亿美金用于结核病的防治。


但在中国,很少有民间组织或慈善组织关注结核。时至今日,刘颖慧仍幻想有一天能够为结核病成立一个不限地域、人群的救助基金,挽救更多的生命。


3

卷土重来?



陆菊明主任、李亮主任、礼来基金会(日内瓦)代表Mario Paola Lia在大会上携手


随着结核病的发展,在耐多药结核病之外,严峻的另一面出现了。在中国,每年约8%的初发肺结核患者合并糖尿病,并且发病率逐年增加,独具特色的“糖尿病合并结核病”新型结核病出现在中国。


“在中国这种病(糖尿病合并结核病)情况非常严重,我们还缺乏有效的规范来应对。”像李亮这样的临床医生开始接触到越来越多的这种两病合并患者。


糖尿病作为一种“富贵病”,随着全球生活条件的改善,正在从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扩散,而且有可能让一直处于下降过趋势的结核病,重新抬头。虽然糖尿病被称为“富贵病”,结核病被称为“穷人病”,但两病关系密切,患者都存在免疫力低下,素有“姐妹病”之称。最近几年研究发现,糖尿病可以让结核病菌携带者的发病率提高3倍以上。一般来说,结核病菌感染者一生中发病几率是10%左右,但是如果结合糖尿病,这个数字将达到30%。


“我国是世界第一糖尿病大国,二者的合并症更是雪上加霜。”解放军总医院内分泌科的主任医师、中华医学会糖尿病学会副主任委员陆菊明担心。目前全国有1.39亿糖尿病患者。


为什么糖尿病患者易患肺结核?


陆菊明解释,这是因为糖尿病患者体内代谢紊乱,高血糖和高甘油三酯的环境,有利于结核菌生长,加之蛋白质合成减少,分解增多,使体内免疫球蛋白降低,伴随着胡萝卜素转化为维生素A功能下降,这一切都为结核菌提供了沃土。


并且糖尿病人合并肺结核的发生率比非糖尿病患者高2~4倍,且暴发型结核多见。反复酮症酸中毒有助于结核的发展,活动性结核又加重糖尿病,二者形成恶性循环。


而肺结核是一种慢性消耗性疾病,不仅增加胰岛素的需求量,同时又降低胰岛素受体功能,以致胰岛素不能发挥正常生理作用;再者,结核菌毒素,可侵犯胰腺,使其分泌功能降低,这都可引起血糖升高。而某些抗结核药,如异烟肼,也可干扰血糖代谢,使血糖升高。特别要注意的是,结核病发病隐匿,但糖尿病合并肺结核时可能发病急剧,高热、剧咳、多痰,所以易被误诊为肺炎。


但他也承认,糖尿病专科几乎都没有结核病的病种,结核病患者基本上送回结核科,所以医生治疗很难,基本没有太多经验。


为了弥补这种不足,中华医学会结核病学分会和糖尿病学分会在本次大会上正式启动了中国首个“结核病合并糖尿病临床治疗指南”的编撰工作。礼来基金会将向两家学会资助50余万人民币,用于治疗指南的开发、临床实践和推广。


礼来制药全球董事长、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李励达博士曾指出:“仅仅靠捐赠资金或产品是无法让公益项目产生长远影响的。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当企业在其有专长和切身利益的领域携手合作伙伴时,社会就会受益,企业也会提升自身。”对于此次的治疗指南项目的投入,正是这种“价值共享”理念的又一集中体现。


“随着糖尿病患病率的不断升高,结核病的治疗越来越困难,从而导致治疗失败、复发和死亡的危险增加,指南的开发和制定是一项重要而急迫的工作,希望礼来能够通过项目的支持与中华医学会密切合作,为患者带来福音。”礼来基金会(日内瓦)的代表Mario Paola Lia在致辞中表示。


不仅如此,在今年3月,礼来还将卷曲霉素和环丝氨酸这两种耐多药结核病二线治疗药物向全球6个国家的7个不同生产厂商的无偿技术转让,借此希望为全球的药品生产企业、注册监管部门和国家结核病防控机构提供借鉴。


这是令人兴奋的好消息,同样令人期待的举措在政府层面悄然发生。


解决了病人从疾控回归到医院之后,下一个自然而然的问题,就是医院如何能承担好这类疾病的诊疗。2015年,国家卫计委将三种病作为慢病管理的突破口,并以此推进分级诊疗的试点,结核病和高血压、糖尿病作为首批入选的疾病。国家卫生计生委主任李斌接受采访时说,将由大医院的专科医生和基层的全科医生组成联动团队,对这三种病进行长期追踪,包括健康管理、健康教育和治疗。


“感谢卫计委将这三个病把我们连在一起了。”李亮和陆菊明作为两个学会的代表,将双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期待真正的联合。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