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医疗的“钱途”
随着新一批线上医疗企业附属诊所的落地,对传统医疗的冲击已是必然,医院去中心化亦是大势所趋,线上医疗“钱途”无量。 
2015-5-26 15:21:20
0
岳巍

本文转载自中国新闻周刊


5月初,春雨移动健康公布了其雄心勃勃的“春雨诊所”计划。在这份计划中,春雨医生宣布,将在全国5个重点城市开设25家线下诊所,到了2015年底,将会扩容到300家。


这并非互联网医疗企业线下诊所的首次试水,2014年11月,在获得C轮7000万美元融资之后,丁香园在线医疗网站就发布了自己的线下诊所计划。


不过,半年过去,丁香园的线下诊所计划进展缓慢。对此,有舆论将其归结为医疗体制原因。也正是因为体制的原因,丁香园的线下诊所仍审慎地走在逐级审批的路途当中。

 

线上和线下的“闭环”


即便是审批的道路漫长,丁香园CEO张进仍然强调线下诊所的战略是“正确而且是必须做的”。

丁香园CEO张进

张进表示,利用互联网泛泛地咨询或者问诊,不是没有价值,但是很难给客户形成一个“完整的局面”。


以病人对血糖高这一症状问诊为例称,“患者在线上问诊了半天,但最终还是需要做一个血糖检测,有了检测结果,我才能做出决策,否则无法给病人提供帮助。”


张进解释称,线上与线下必须形成一个“闭环”,才能提供真正的、完整的服务,如果只停留在线上,则远远不够。线下医疗机构中,私立医院往往口碑很差,原本就存在许多“乱七八糟”的事情,而一般公立大医院则不会选择和线上医疗机构合作。


张进坦言,他没有尝试与公立大医院进行过此方面的实质性接触,因为他有一个基本的判断,“那些公立大医院,理论上是不缺病人的,每天门诊都是满的”。


2012年,丁香园开始萌生建立线下实体诊所的念头。张进回忆,当时移动医疗有一波新的创业公司刚刚进场,大量的公司宣布要用移动互联网颠覆传统医疗。当时的舆论认为,医疗是极少数尚未被移动互联网颠覆或者说深度改造的行业之一,人们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机会。


但张进并不这么认为。“我们觉得健康医疗有时候是移不动的”,张进解释称,“我们需要线上线下结合,做一个完整的体系”。


作为春雨的首席市场官,刘成平则透露春雨医生开设“春雨诊所”是随着“市场的变化和用户的需求”逐步生发出来的想法。

春雨首席市场官刘成平

刘成平认为互联网本身是解决用户需求的,用户有什么样的需求,互联网公司负责满足。具体到“春雨诊所”,刘成平解释,目前春雨医生有5800万用户,其中70%的问题可以在线上解决,剩下的30%的问题,用户需要到线下做诊断。基于此种客户需求,春雨诊所出现了。


也就是说,线下的解决方案用以解决30%的问题。刘成平强调,通过春雨的线上档案,这一部分需求还是要回归到线上去。在他看来,线上线下是一种服务的相互补充。


与丁香园从无到有地开设诊所不同,春雨诊所采用“轻资产”模式,在这种模式之下,合作医院提供闲置资源,包括场所、硬件设备,春雨则通过网络调配提供医生及服务。


刘成平表示,春雨诊所与丁香园的实体诊所是不一样的。一个实体诊所的开办,从审批、办照、选址、建设、装修,到最后的验收,他对整个流程中可能遇到的各种麻烦感同身受,“这样的诊所,没有一两年肯定搞不定。”


在过去半年多时间中,张进正在经历着漫长的审批过程。


张进透露,审批主要涉及三个部门:“第一是环保部门,涉及到医疗垃圾,首先要做环评;第二是消防部门;第三是卫生部门,卫生部门来做最后的决策。”


张进还进一步详细讲述了审批过程:首先要选址,选址确定以后,要获得消防部门的审批;通过之后,把消防和环境的审批文件一起送给到卫生部门,如果卫生部门批准,则会颁发许可证。由此,一间诊所就可以进入实质性的操作当中。


让张进欣慰的是,这个审批流程和审批标准已经“比过去好多了”。过去有很多限制性规定,“以前对开办诊所的距离都有要求,如果五百米之内有医院,那么是不允许你开诊所的。现在对距离没有硬性要求了,因为私营诊所的盈利还是亏损是你自己考量的事情。”

 

线下对接


张进表示,丁香园第一家实体诊所最迟将于今年9月在杭州开业。随后丁香园将在杭州、北京、上海等多个一线城市开设诊所。


“丁香园并不会仅仅局限在一线城市,二三线城市同样是我们的目标。因为京沪这样的一线城市,医疗资源,包括好的医生和大的医院本来就比较集中,而二三线城市的医疗资源和医疗服务的质量和标准都相对要差一些,当地人的医疗需求非常旺盛,这对于丁香园来说是更大的机会。”张进说。


春雨医生则将自己的首批诊所选定在北京、上海、广州、杭州、武汉这五个大城市。刘成平解释说,这首先是基于当前春雨用户分布做出的决定。“哪里用户多,诊所就应该先建在哪里。另一个考量因素是,如果一个地方的医疗资源比其他城市相对更好,那么在这个城市更易于在当地选择医生。”


刘成平相信只要迈出第一步,2015年底实现开设300家诊所的目标不会太难。“核心是做实我们制定的这些标准,并且让整个线上加线下的流程跑得通,那么再去复制的话,就会很快。”


春雨制定了严格的医生和合作医院的选择标准。其中,医生的选择对象是在春雨注册的十万线下能够多点执业的、尤其是意愿强烈的医生。还有一条硬性标准是,他们必须是三甲以上医院的副主任或者主任医师级别的医生。


丁香园则选择独立建设全科诊所,这首先需要一个能够支撑其理念的软件系统。在张进看来,这是非常大的一个工程。现有的软件系统还不能承担起这个责任。


在张进的构想中,患者在来诊所之前和离开诊所之后,诊所要提供一个完整的体系,要靠移动设备、移动终端等渠道去给患者提供服务。在诊所内,则通过诊所内的软硬件设施提供服务。如果把这些内容串起来,就需要一个完整的信息平台。


只有做到这些,才能够真正把线上线下结合起来,提高效率,“否则跟传统的诊所没有什么差别”。


张进感慨中国没有完整的全科医生体系,一个医生进入医院之后很快就进入专科,没有接受全科训练。而决定开设全科诊所的丁香园,需要重新开设全科训练课程,用以培养自己的全科医生团队。


张进希望能够把全国乃至全球最好的医疗资源接入丁香园实体诊所,这个需要借助互联网技术完成的资源整合项目已经启动。


“目前北京和上海的一些专家已经与我们签约,理论上患者进到我们的诊所,可以请北京和上海的专家直接进行会诊,至于尚未签约的国外医疗机构与专家,如果需要,也可以进行对接。”张进说。

 

倒逼政策放开


2015年4月,国家卫计委新闻发言人宋树立表示:互联网上涉及医学诊断治疗是不允许开展的,只能做健康方面的咨询。


当时宋树立解释,由于远程医疗不同于面对面的诊治,国家卫计委为了确保远程医疗的质量和安全监管,对相关机构和人员都有着严格要求。比如这些服务只允许医疗机构开展,医疗机构开展某一个类别的、某一个专科的服务要具有相应资质,不能没有这个专科去开展这个专科的远程医疗服务。开展远程医疗服务的医生也要具有相应的执业资质。


无论是春雨医生还是丁香园的负责人,都对当前的监管政策表示理解。


刘成平认为,作为一个互联网公司,只能在现有的环境下,通过更加有效和便捷的方式,解决用户的需求,更好地配置资源,而不是去改变政策。“我们要按照我们的方式,更好地使用政策。”刘成平说。


2014年8月,张进曾经参加卫计委召开的由多家互联网医疗企业参加的会议。张进向介绍,那次会议有两个内容,第一是沟通远程医疗的规范问题。当时达成了一个共识,即远程医疗是先进手段,可以提高效率,但是必须背靠医疗机构来做。第二内容是卫计委询问了相关企业对于医疗体制的诉求。


无论是丁香园还是春雨医生,线下诊所签约医生的工作,都是只负责诊疗,而绝对不需要从药品上获得对自己劳动的回报,这是对于当前中国“以药养医”体制的突破;无论是刘成平还是张进,都希望自己的诊所能够成为一个新型医疗模式的样本。


中国社会科学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朱恒鹏对丁香园与春雨医生开设线下诊所表示认同,他认为这是当前中国医疗模式发展的必然。


“中国医疗服务体系的变革,以及医患关系的理顺,首先必须通过诊所这一类医疗机构的发展来实现。无论是从方便医生还是方便患者的角度,这都是必不可少的一步。”朱恒鹏说。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教授李玲对此亦表示赞同。她指出,互联网只是一个手段,而看病还是需要真正的医生和诊所。


但她也直言,目前还不能看到线上医疗企业的线下诊所能够对当前的医疗管理体制产生何种实质影响。


在朱恒鹏则看来,当前线上医疗争取落地的过程中,“牌照”是最难的问题。从目前来看,而政策壁垒的突破,主要还是得靠现有的这类诊所的充分发展,产生足够大的影响,然后倒逼相关政府部门不得不在法律和政策上予以放开。

E药脸谱网
分享: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