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季强对话吴敬琏:审批权利改革,边界何在?
“我所处在医药行业,审批到处都有。尽管中央下决心要放,但在实践中到处存在。怎么破?”“基本的资源配置应该是市场起作用的,政府要提供的是公共服务,在市场失灵的地方发挥作用。” 
2014-12-26 16:00:11
0
丁峰

本文转载自财新网,根据吴敬琏参加“通衡创业家俱乐部成立仪式”时与企业家的谈话内容整理


康恩贝董事长胡季强: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提出,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但后面也说要更好地发挥政府的作用,感觉这两个“作用”常常相背而行。高度集权的政府体系拖累市场效率,在实践中是非常明显的。比如说,我所处在医药行业,审批到处都有。国家发改委价格司药品价格处就那么几个人,要管全国五千多家药厂、几万个品种的药品价格,能管得好吗?浙江有一家很有名的上市公司,叫华海药业,外向业务一直做得比较好,他们在仿制药方面向美国FDA(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和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同时申报,结果美国FDA已经批准上市两年多了,中国这边还没有批出来,结果怎么样呢?专利到期的药,美国市场上的价格已降到原来四分之一乃至十分之一,而中国的老百姓还在承受原来的价格,比美国的药还贵得多。所以这样一种审批管理,尽管中央下决心要放,但在实践中到处存在。我个人觉得,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中国经济要释放改革红利、促进转型还是非常困难,不知道吴老对未来改革的发展前景怎么看?对解决这个问题有什么好的建议?


吴敬琏:十八届三中全会决议里头很重要的,就是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同时也说要更好地发挥政府的作用,那么,这两个作用之间是什么关系呢?在我看来,它是在不同的领域发挥作用。在资源配置上,严格的说,是在生产私用品的资源配置上,市场是起决定作用的。这是针对过去在所有领域的资源配置上,政府都起主导作用而言。


那么政府也要更好的发挥作用,就是说过去政府的作用发挥的不好,不好在哪里呢?不好就在于,政府在本应由市场发挥作用的资源配置上也插了一手。三中全会决定里面也讲到政府应该在哪些方面发挥作用,用简单的话来说,就是在市场失灵的方面发挥作用。政府要提供什么呢?要提供公共品、公共服务。具体来说:第一,要提供一个好的法律系统和法律环境,公正执法;第二,要提供一个稳定的宏观经济环境。所谓宏观经济环境,就是说货币发行量适当,物价总水平要稳定。这里的物价稳定不是说政府去管具体物价,价格应由市场供求决定,这是市场的事;第三,政府要提供一个基础的教育系统、科研系统。


基本的资源配置应该是市场起作用的,政府要提供的是公共服务,在市场失灵的地方发挥作用。有时候,这两个领域有边界模糊的地方,比如资源垄断,像自来水的供应等。这个时候就需要研究,在不同的阶段,不同的文化背景下,政府管多一点还是市场管多一点。有一个模糊地带,但大的范围应该是清楚的。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