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化”能规范药企和医生的经济关系?
如何整顿医生和药企的经济往来一直是各国的难题,在中国也一样,从美国的经验来看,“透明化”似乎是进展较慢但却行之有效的办法。 
2014-10-11 11:56:43
0
E药脸谱

本文转载自艾美仕

2014年9月30日,美国政府公布了美国每一家制药和医疗器械制造商支付给医生的费用明细。

信息是根据2010年的《平价医疗法案(AffordableCare Act)》中的规定而披露的。法案强制要求披露医生、牙医、按摩师、足疗师和验光师通过推销式谈话、咨询、用餐、教育和研究,而从企业收取的费用。小到展会上的甜甜圈,大到去百慕大潜水,几乎药企花在医生身上的每一分钱你都能找到去处。

即使公布的数据并不完整,但金额也很惊人。一个民间组织“给医生的美元”项目通过与医生回扣调查网站PharmaShine的合作,整理出了2013年的医生回扣的惊人数据。

在中国,这样的情况同样难以回避,有媒体保守统计过,2013年,国内上市药企用在医生身上的会议费就高达30亿元人民币。

当然,任何一家药企都并不乐于公布这些支离破碎的信息,以往在年报里,这些费用都被分散掩盖到各个环节中。

不过,由于联邦监管机构会就药企不恰当营销和给医生回扣,向法院提起对它们的诉讼,而作为解决案件的一个条件,药企要在其网站上公布他们支付给医生的费用。

尽管当初仅仅是被起诉的企业公布了一些信息,但是,为了避免被拖入诉讼之中,很多药企都选择了跟进。

在这一“透明”法案出台之前,大家都认为药企和医生之间有着不透明的经济往。而这种关系,遭到大多数人的反感,他们认为药企以各种名目给医生好处,只是为了他们在处方时照顾他们的产品,或者给予患者更多的帮助。

这种情况确实不少见,已经有不少药企因为给医生回扣而被处罚。尽管任何国家,包括中国在内,都会去打击这种商业贿赂行为,但是,却难以禁绝。

显而易见,这个行业是不可能彻底切断药企和医生的联系,尤其是经济联系。很多制药企业的员工都是医生出身,不少脱离了公立医院的医生都加入制药企业去工作,还有不少医生去创办制药企业,甚至取得了不小的成就。

更重要的原因是,任何一家公司,无论是出售汽车还是药品,他们都会去向客户推销自己的产品,唯一不同的是,药企的客户不是直接的使用者,而是拥有处方权的医生,而药品专利期有限,使得制药企业不能慢慢来,因此有时不得不结合经济利益来推进销售过程中的医生教育环节。尤其是那些学术领袖,他们的意见常常能够决定一些药物的前途,如果他们对于一个药物没有信心,那么这些制药企业就会遭遇很大的损失。

从经济利益角度,这个社会最宽容的就是,医生可以收费与制药企业合作对他们的产品开展科学研究。当然,这类研究也越来越遭到质疑,有些人更加倾向于那些独立进行,但科学性不够的论文,而有药企支持的论文,即使研究做的很多,其学术价值也常常会被贬低。

不管药企出于什么目的,很多研究者都认为,即便仅仅是一顿饭,都会影响医生的处方行为。

如何整顿医生和药企的经济往来一直是各国的难题,在中国也一样,从美国的经验来看,“透明化”似乎是进展较慢但却行之有效的办法。

只要两者之间的关系不透明,医生和药企都可能被愤怒的患者“妖魔化”。政府的监管部门不可能全部监管医生和药企的经济往来,而“透明”公开费用出处,既能监督医生,也能监督企业。

如果公众都能从互联网上知道为他们看病的医生收了药企多少钱,都是用来干什么的,似乎可以有利于改善医患关系。

在过去4年里,“给医生的美元”项目曾经进行了超过800万次咨询,有一些患者告诉项目组说,制药企业给医生的费用会让他质疑医生开某种药的原因。但也有患者认为,这会让他们对自己的医生更有信心,觉得他们真的是专家,所以药企愿意给钱。

不管怎么样,在“透明”制度的推动下,美国医生正在收敛自己的行为,而制药企业也不敢像以往那么明目张胆,在医生身上支付的费用也确实逐年减少。PharmaShine的调查显示,2004年,和药企有财务往来的医生比例是94%,到2009年,这一数字下降到了84%。

从美国联邦政府公布的数据也可以看到,许多企业削减了支付给为自己做推销的人的费用。尽管部分人依旧质疑,这笔费用下降是否真正是“透明化”所带来,但是从规范两者经济往来的实际操作角度看,“透明化”和“阳光化”都是非常必要的先决条件。

对于中国来说,美国的经验值得借鉴,这可以让医生们获得更多的合法收入,又可以避免道德风险;对于制药企业来说,靠贿赂来驱动企业发展绝不是正确的思路,“透明化”才能推动他们进行转型;对于政府来说,推动“透明化”确实需要一些勇气,毕竟把这些数据公诸于世,毕竟社会反应难以预料。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