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强登上人民日报 为自由执业代言
创办国内首家医生集团的张强,正在蹚出一条医生自由执业的新路。 
2015-7-10 14:59:12
0
姜泓冰

本文转载自人民日报


离开体制感觉挺好


离开体制,意味着放弃事业单位的编制。但是,任何改革都需要有一批人先行,他们的成功会给更多人带来希望


张强医生集团的行政总部在康平路一座花园洋房里,这是上海最“上只角”的地段,闹中取静。虽然叫“集团”,但行政人员不多,集团创办者张强是国内第一家自由执业的医生集团创办人。如果有人称他张总,他会不自在地纠正:“请叫我张医生。”从2012年底离开公立医院至今,他一直说,走出来的感觉真好,不会再回去。

创办国内首家医生集团的张强在工作室。


张强出身医生世家,曾赴美国罗玛琳医学中心接受专科培训,多项血管微创技术填补亚洲和国内血管外科的空白,自行设计的医疗器械获得两项国家专利,他先后担任杭州市血管外科中心主任、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血管外科主任,从医20多年一直保持着零事故和零投诉,是国内静脉曲张微创手术领域的知名专家,在“好大夫”网站的血管外科医生中排名榜首。


2012年12月,一位职业生涯顺风顺水、年富力强的外科专家忽然辞职了。他发布了一条微博:“2013年,我将离开体制执业,为中国善良优秀的医生们寻找一条新路。离开体制,意味着放弃事业单位的编制,放弃约40万的合法年收入,离开已经建立了深厚感情的团队和同事,经受传统偏见带来的市场和行业挑战。但这一切都会值得,因为于国、于民、于医,都是一条必经之路。于我,则是重新探索自我之旅。”


寥寥几句话,产生了爆炸性效果,很快就有了上千次转发、数百条的评论,其中很多都来自同行。有人在评论中称之为“中国医疗史标志性事件”。


近几十年间,几乎所有“正规”医生都依附于公立医院平台,有“单位”、有“事业编制”,似乎才能让人安心。医生圈里对现有医疗体制问题时有怨声,但除了面临退休者,在职骨干医生愿意主动离开公立医院强大体制平台的极少。


张强,成了国内自由执业的先行者。“那时,我已经做了7年主任医生,做过3家医院的科室主任。做下去,看得见职业发展的尽头。”


创办杭州市血管外科中心和兼任上海东方医院管理公司管理者这样的经历,让他有了比普通医生更宽广的见识和思考。而早早踏入互联网,拥有30多万微博粉丝,也让他对于离开体制保护后的生存能力更有自信。


“任何改革都需要有一批人先行,他们的成功,会给更多人带来希望。我就是一个合适的医改探路人。”张强说,他一点也不纠结。


收入晒在阳光下


医生靠提供技术劳动而不是过度检查、卖药赚钱,不用受制于医院的指标压力,自己缴纳社会保险、公积金,也承担相应的风险


离开公立医院的平台后,张强很快签约上海沃德医疗中心,组建了张强血管外科团队。10个月后又接受北京和睦家医院邀请,签约并组建血管外科团队。他和两家国际医院没有雇佣关系,不拿工资,而是按照欧美的一般标准,按一定比例分成。医院以医生为中心,负责提供手术室配套的护士、麻醉师、行政服务。医生靠提供技术劳动而不是过度检查、卖药赚钱,不用受制于医院的指标压力,自己缴纳社会保险、公积金,也承担相应的风险。


在沃德医疗中心,医生的诊疗费为次均1600—1800元,远高于公立医院;药物占医院收入的比重不到10%,而公立医院通常高达50%左右。无论医院还是医生,都不必“以药养医”。所有收入都能晒在阳光下,没有在公立医院里对病人、医药代表和院长的拧巴感,张强觉得,他有了真正的自由和尊严。


与过去不同,即使没有了公立医院的平台,互联网也能让患者轻易找到可信赖的医生。如今张强接诊的患者中,90%来自同行或病人间的慕名介绍。


离开体制3个月时,他的收入已经跟在公立医院当科室主任时的阳光收入持平了,并且不像以前那样事务繁杂,每周只要工作两天。但悠闲生活不是张强想要的:“如果只是为了收入和生活,我在体制内也能轻松做到。”


2014年,张强注册了国内最早的医生集团。虽然此后国内“医生集团”大热,但绝大多数只是“体制内”医生抱团走穴,探索多点执业的可能。而张强医生集团是为和他一样大胆离开体制内的医生们搭建一个平台、一个“家”。


探路者的脚步太快,经常要走在政策空白、操作生疏的天地里。比如,自由执业者的收入该怎么缴税?工商、税务部门都不明晰,沟通下来,工商认为必须有法人实体,税务部门给他定了每月3万元的工资标准。每个月他得先打3万元到沃德医院账上,由医院代扣几千元税金后,再把2万多元“工资”发给他。遇上医患矛盾,医生和医疗机构各承担什么风险?国外有专门的责任险,国内还不成熟。张强原本计划,能在一家公立医院签约建立手术基地,但考虑到目前的医保价格和医疗风险缺乏保障等问题,只能暂缓进入普通医疗的脚步。


开张一年多,张强医生集团已有7个外科医生团队。到今年底,预计会覆盖全部外科领域,还将开设内科团队。


树起一面旗帜后,找到张强交流、表达加盟想法的同行很多。但张强说,他从不主动拉人入伙,相反,总是先浇冷水。


“尽管有各种抱怨,对于一位成熟期医生来说,体制内有太多隐性好处,从‘开飞刀’拿钱不用上税,到出现差错可以依赖医院处理、保护,自己不必担当。我不想费精力去改变一个人的价值观。我们需要的是‘敢死队’,想求安稳的人不合适。如果没有‘堂堂正正做医生’的梦想和决心,很难面对自由执业后的重重困难。”


然而,“一旦走出来,你会经历很多、成长很快,而且再也不想回去了。”张强指着两位新入伙的主任医生,“你看他们连举止外表和气质都跟以前不一样了!”


“鲶鱼”激活一池春水


医疗体制改革要做好,必须解放医生,使他们成为一支独立力量,重塑医患之间的关系


张强和他的伙伴刚刚从加拿大访问归来。回国后,几乎是马不停蹄地赶去杭州,参加一次互联网医疗研讨会。身着格子衬衫、牛仔裤登台演讲的张强感觉自己“更像IT男”。他甚至建起了一家医生俱乐部,除了医生,还跨界吸收各类社会精英们参加。


除了在北京、上海两地诊疗手术时间外,最近一段,他更多往浙江跑。年初,张强医生集团完成了第一轮5000万元融资,要在杭州开办一间自己的日间手术中心。眼下正在选址和项目设计阶段。


浙江不仅是张强的老家,也是国内在医改和互联网创新方面走得最积极、最开放的省份之一。浙江新出台的医师多点执业实施办法,被一些媒体称为“史上最强多点自由执业政策”。浙江省对张强医生集团在杭州落地十分支持,希望这条“鲶鱼”能激活一池春水,推动医师多点执业的发展。


日间手术中心主要面向诊断明确的手术病人,不设住院部、药房,可以大大节约患者时间和医院床位,但它需要一整套高水平的管理运行体系。它可以为“解放”之后的医生,提供一个自由执业的新平台。张强设想,日间手术中心将以医生为中心,让医生获得高度尊重,比如用医生的名字命名手术室,并有专门人员跟踪服务。


与此同时,张强在上海努力推进他的互联网诊所计划。尽管因为政策未落地,具体操作时经常撞上“玻璃门”,但乐观的张强并不抱怨。他有太多新的知识要学习、新的项目要推进、新的模式要探索。


“计划比不上变化快。世界比原来的圈子更大了。”张强说。在他看来,医疗体制改革要做好,必须解放医生,使他们成为一支独立力量,重塑医患之间的关系。而随着互联网技术进步,拥有更新价值观念的80后、90后成为医生群体的主力,“出走者”会很快增多。而张强的想法是:做未来医疗模式的“样板房”打造者。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