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药品注册管理办法》修订的期待
经历过5次高频修订为何始终不能解决药品准入中质量与效率的平衡,是修订之初需要思考的问题。 
2015-9-21 14:32:26
0
马立

本文来源于《E药经理人》杂志2015年9月刊

《药品注册管理办法》是我国药品准入监管最具权威的实操性规章。30年来已是第5次修订,频率远高于其上位法《药品管理法》和《药品管理法实施条例》。

回溯前几次《药品注册管理办法》的修订,可以看到几乎每次修订都会涉及到两项内容:

首先是新药的定义几乎每次修订中都会有所涉及和调整;其次是国家食药监总局及各地方药监局在药品注册中所承担的内容也会在每次修订中有所体现。这里包括注册申请受理、技术审批、样品检验、现场考核及审批的流程和方法等。

此外,本次《药品注册管理办法》的修订还肩负着开展药品审评审批机制改革的使命。其实质是希望彻底解决药品审评审批效率低的问题。这种低效造成大量的申报积压,以至各方诉求都得不到满足。不过,经历过5次高频修订为何始终不能解决药品准入中质量与效率的平衡,是修订之初需要思考的问题。




抓纲

现行《药品注册管理办法》第三条对药品注册的定义是指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根据药品注册申请人的申请,依照法定程序,对拟上市销售药品的安全性、有效性、质量可控性等方面进行审查,并决定是否同意其申请的审批过程。

从行政管理的角度看,这一定义是以获得行政许可为前提而设计的行政闭环。从药物开发所要遵从的一般路径去分析,这一定义把申请人求得药物上市的临床试验证据链(新药临床试验申请、新药临床试验中变更的申请)同已经得到临床证据链支持向监管机构举证和获求上市都统一定义为注册。同时,也把仿制药在人体开展生物等效性试验的过程也一并纳入。

但事实上,这样对药品注册的定义模糊了临床研究准入和市场准入之间的界限。所以此次修订中需要从立法层面厘清药品注册的概念,以明晰药物的临床研究准入和市场准入是否仍按照相同的程序进行操作。

国际上一般把申请人获得临床证据后向监管机构提出上市申请以及之后的批复过程称为药品注册,不包括获取临床证据的过程。因为在最终的临床证据出现前,所有药品的有效性都属于等待被循证医学加以验证的科学假设。任何评价机构都很难具备预判假设是否成功的“先知能力”。所以一些发达国家的药品审批机构对于这种“能力”的获取是通过制度设计来完成的。

这种制度由强制性规范(GLP、GCP)、受试者保护机制(伦理审查、知情同意)、经验丰富的PI、专业的CRO、完备的临床试验方案、黑名单制度等一系列环节在公开透明条件下,通过申请人与监管机构间持续的沟通交流共同搭建起来。

而此时法规的作用就在于是否能够清晰、明确地定义这些环节的功能和责任,监管机构的任务是更有效地监督这些环节是否有效地运行以及相应的责任是否无误地承担。

因此,定义药品注册所涵盖的内容应该是本次《药品注册管理办法》修订的抓纲之举,此种方式有可能解决既往审评审批效率低下的问题。

提领

鼓励药物创新是世界主要药品监管机构努力的共同目标,而仿制药的存在对于促进药物的可及性不可或缺。成熟市场的药品监管有共同遵循的原理。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在注册制度中区别对待新药和仿制药,同时要求仿制药具有和新药一样的临床价值。无论是新化合物、旧化合物或新的剂型,一旦具有新的临床治疗价值、开展了新的临床试验验证了这种价值,都要遵循前述监管逻辑,获得不同程度的创新保护。这种制度设计较好地平衡了鼓励创新与满足公众用药可及性的要求。

基于以上认识,本次《药品注册管理办法》修订应当重新考虑注册分类所引导的创新是否遵循了药物创新的规律?根据资本属性区分不同申请的必要性是否还存在?

药物创新的目的是为了解决未被满足的临床治疗需求,这一理念在药品领域已被广泛接受。通过注册制度对药品潜在临床价值进行判断是国家设定药品注册制度的初衷。药品监管应该通过注册制度保证公众健康权益、平衡各类健康诉求,引导医药领域各创新要素向解决公众健康需求的方向投入。

新药上市准入的个案审评是根据确切的临床数据判断特定药物临床治疗价值的具体操作,与前述的这种制度性整体预判不同。

根据药物潜在临床价值的不同,我国现行《药品注册管理办法》第45条原则性规定了可实施特殊审批的四种条件,但是这些规定相对当今靶向治疗、转化医学和精准医学已取得及未来几年预计将取得的突破已经显得落后,不具有操作意义。所以国家应当根据药物潜在的临床价值重新设置特殊审评审批的条件和通道。

科学指南是国际公认的科学决策依据,也是药品监管法规实现国际化整合的基础。而在我国,用以支持药品准入科学决策的依据基本都在《药品注册管理办法》的附件中,科学指南基本没有发挥作用。但《药品注册管理办法》的附件以公式化、量化的方式把所有的决策依据按照药品注册分类一一加以细化,使相关规定僵化,从而难以适应环境发展。

世界卫生组织和人用药品注册技术规范国际协调会(ICH)等国际机构在这个领域颁布了诸多科学指南,其中大部分已得到各国认同,并有许多被各国监管机构正式接受。我国的药品监管机构应当加强对国际通行科学指南的研究,并建立与之相符的指南体系。这是我国药品监管实现保证公众用药水平和药物创新能力提高所必须面对的课题。

药品注册连接药品的研发和上市,是实现药品促进健康目标的前提。药品注册效率和注册药品的质量直接关系这一目标实现的水平。目前我国药品注册效率和注册药品的质量都不能令人满意。如何改变这一局面,是此次《药品注册管理办法》修订应当解决的问题。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