梯瓦斥资405亿美金坐稳霸主宝座 给中国仿制药企业哪些提示?
制药行业从来没有这样一场并购:分分钟上演狗血爱情戏码,悄悄然改变仿制药市场格局。当下,梯瓦坐稳仿制药霸主宝座这一动作带给我们反思:全球仿制药市场还有中国企业的机会吗? 
2015-7-28 17:52:06
0
马茗舒

本文综合公司公告、Fiercepharma、Bidnessect等

这是一个严肃的并购故事。


7月27日,以色列仿制药企业梯瓦宣布以405亿美金的价格收购艾尔建公司仿制药业务。其中,现金支付337.5亿美金,其余价值67.5亿美金的股票支付不足梯瓦当日股权的10%。


此举将巩固梯瓦在仿制药领域的霸主地位:据彭博社数据,2014年梯瓦仿制药业务为公司贡献202.7亿美金(数据来自彭博),占全球仿制药市场的36.8%,远超仿制药业务位列第二、三、四位的艾尔建、山德士和迈兰。此次拿下艾尔建仿制药业务,梯瓦在仿制药领域的市场份额将毫无悬念地超过半数。“预计三年内,公司将实现14亿美金的成本协同节约,2016年保持两位数增长,第二、第三年的non-GAAP EPS增长在20%以上”,梯瓦公告如是披露。


图片来自Bidnessect,数据源自彭博社,单位百万

那么,艾尔建2014年销售额为130.6亿美金(数据来自彭博)的仿制药业务都有什么呢?也许您会想到它家王牌产品——保妥适,这个……当然不卖啦。“我们将保留公司的全球品牌和医疗美容业务,生物仿制药项目,眼用OTC护理产品以及Anda配送业务”,艾尔建公告称,“出售的业务是其他仿制药业务,包括研发、生产以及配送。”据该公司官网,公司生产销售超过1000种品牌仿制药和OTC产品等。


别奇怪以美容业务著称的艾尔建有如此体量:这些业务得益于艾尔建更名前身——阿特维斯公司在近年来的并购交易:2014年,阿特维斯分别斥资250亿美金和660亿美金拿下森林实验室和原艾尔建;不仅如此,阿特维斯的前身——当时著名的仿制药公司Watson就是仿制药大户,一句题外话是,2012年Watson收购阿特维斯时只花了73亿美金。(啧啧,三年前而已)。


图:这是阿特维斯收购艾尔建时,双方公司产品线首次合并


插播一条艾尔建的最新动作:


在出售仿制药业务给梯瓦的前一天,艾尔建宣布以最高11.2亿美金的价格收购中枢神经药物开发naurex公司,其中5.6亿美金为预付款,现金的。目前,该公司核心产品抗抑郁注射剂rapastinel处于多个II期临床研究阶段,口服抗抑郁药物NRX-1074也处于I期临床研究阶段。这是艾尔建轻装上阵、变身创新药物公司的标志,CEO Brent Saunders表示:公司即将获得400亿美金将不会用于还债,而是投资处于价值链上游的创新药物资产。


皆大欢喜,嗯哼?当然不是,另一家仿制药公司迈兰的内心是复杂的。


2015年4月,梯瓦放话出来401亿美金求婚迈兰,迈兰不从,并搬出300亿美金收购仿制药公司百利高(Perrigo)作为挡箭牌,不过,百里高一直都是拒绝的,迈兰不得不再生一计:这家注册在荷的公司称梯瓦收购违反美国反垄断法——因为公司的主要业务在美国,然后把公司的投票权集中到一支荷兰基金手里。被逼无奈的梯瓦只能另寻出路:要不我增持你的股份,这样,一家人就别说两家话了。


如今大逆转,男票结婚了,新娘却不是她。更悲催的是迈兰股价应声下跌14.95%,比梯瓦此前报价低31%。可以对比的数字是Teva股价上涨了12.06%,而艾尔建股价则上涨8.64%。


迈兰董事会执行主席Robert J. Coury表态:“我们祝福梯瓦协议收购艾尔建公司的仿制药业务,欢迎他们continued, and potentially enhanced, commitment to(原文太美,自己体会。参考翻译:继续,潜在扩张,对…负责仿制药行业。我们期待下一步能与百里高公司实现合并。”


这酸爽。


一起来预测:

1.你猜,梯瓦还会与迈兰再续前缘吗?

会/不会

2.你猜,百里高最后花落谁家?

梯瓦/迈兰/其他

3.你猜,之前被艾尔建拒绝、被新艾尔建前身阿特维斯截胡的Valeant心情如何?

酸/甜/苦/辣/咸

4.你猜,刚刚拿下仿制药公司Hospira的辉瑞会在仿制药收购大战中再下一城吗?

不会/买梯瓦/买迈兰/买百里高/其他


选好了没,选好了没?


买定离手!


哎,你们也太八卦了。什么?你不只是打酱油的?

你也想问问梯瓦坐稳这个动作对中国的仿制药企业意味着什么?


近年来,仿制药行业的并购交易呈现增加趋势。仅2015年,业界的动作和传闻都很多,比如辉瑞170亿美金笑纳Hospira、Endo 80亿美元获Par的许可权、迈兰70亿美金拟收购Hikma……此次梯瓦、艾尔建、迈兰和百里高的“虐恋”更是例证。


并购交易增加的潜台词是什么?梯瓦在收购公告中表示:“并购将使公司更加获得无与伦比的速度和灵活性,构建更具竞争力的产品管线布局,更好地服务与医保系统”。


翻译一下就是:注册申报成本增加、仿制药获批数量增长趋缓、支付方谈判压力增加,这三大难题已经摆在全球仿制药企业面前,而并购是解决良法。


看看全球第一大市场美国:


2012年美国推行GDUFA法案,想要参与美国市场竞争的仿制药和API企业的注册申报成本显著增加。



来看看中国企业在全球最大的仿制药市场到底有多活跃左:US GDUFA Facility Fees Paid;右:US GDUFA DMFs “Available for Reference”;数据来自汤森路透

仿制药获批数量进入平台期,平均每年约500-600个(数据来自汤森路透)

天价药Sovaldi引发的讨论、医保福利机构审核趋严、美国商业保险巨头的兼并,种种迹象指向支付方,而这些压力则会直接转给仿制药企业。


而作为全球第二大医药市场的中国,仿制药企业所面临的困境也不出其外:前有三年解决审评积压的旗帜,审评收费、临床试验自查、飞检频率增加;后有国家层面推动大病医保,商业保险的加入势必带来让企业自证疗效和质量的新挑战。


显然,这已经不是全球仿制药行业的一次整合,每个在中国希望将仿制药推向世界的企业都比想象中离变革更近。问一句,您准备好了吗?


E药脸谱网
分享: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