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骑士果然来了!艾尔建欲借阿特维斯抵抗Valeant并购
11月3日,艾尔建在提交给监管机构的文件中确认,一家神秘公司在Valeant发起收购的同时扮演了“白衣骑士”的角色,而据知情人士透露,这家公司正是来自爱尔兰的阿特维斯。 
2014-11-5 15:43:55
0
E药脸谱

本文综合华尔街日报、PMlive、Fierce Pharma内容编译。

11月3日,艾尔建在提交给监管机构的文件中确认,一家神秘公司在Valeant发起收购的同时扮演了“白衣骑士”的角色,而据知情人士透露,这家公司正是来自爱尔兰的阿特维斯。


在文件中,艾尔建指出,公司曾在9月拒绝了一家公司的现金收购。“董事会决定,过早披露任何事务将危及潜在的后续讨论和谈判”。这意味着,与阿特维斯谈判的大门始终敞开。


所谓“白衣骑士”,是指公司成为其他企业的并购目标后(一般为恶意收购),公司的管理层为阻碍恶意接管的发生,去寻找一家"友好"公司进行合并,而这家"友好"公司被称为"白衣骑士"。


自2014年4月,艾尔建一直与来自Valeant的恶意收购展开对抗,争吵从股东会一直延续到法庭。Valeant的收购金额一路水涨船高,从457亿美金飙升到530亿美金(每股176美金),在10月25日的报价中,Valeant甚至考虑将每股价格提高到200美元。


但艾尔建的态度始终坚决:考虑到Valeant在并购重组后大规模削减成本的“恶名”,艾尔建曾期望借助收购Salix公司抵御收购。


如今,所有的决定都要看在12月18日举行股东会上的讨论结果。Valeant的合作伙伴、来自潘兴广场、同时也是艾尔建股东的Bill Ackman则希望能够在这次会议上逆转乾坤。


而最大的变数就来自阿特维斯。有知情人称,艾尔建CEO David Pyott与阿特维斯CEO Brent Saunders已经取得了联系,但他们还没有讨论具体交易的细节。目前,阿特维斯的市值约640亿美元,艾尔建的市值约为570亿美元。


对于阿特维斯来说,这家公司也正在试图完成从仿制药到创新药企业的转型:2014年2月,公司以250亿美金的价格收购森林实验室,而2013年,公司以价值85亿美金的股票将Warner Chilcott纳入麾下。


不过,一些阿特维斯的投资者对此并不感冒。他们担心,拒绝大规模削减成本的艾尔建不会轻易让阿特维斯挤压成本。但Sterne Agee分析师Shibani Malhotra则在报告中写道:“两家公司在皮肤并、泌尿和神经学领域都存在产品重叠,投资者和华尔街可能低估了操作的协同效应。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