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医疗有多火?看看这些风头正劲的奥斯卡获奖影片
奥斯卡颁奖的电影类别中并没有医疗保健类电影。 
2015-3-3 14:28:16
0
E药脸谱

本文转载自奇点网




奥斯卡颁奖的电影类别中并没有医疗保健类电影。不过现在看来,他们也许可以考虑加入这个类别。无论是在荧幕上还是生活中,最好的故事里总有一些是人们在不同的情况下战胜各类疾病(身体或者心理疾病)。这类电影一般以病人的角度开拍,不过有的时候也会以父母或者健康护理提供者的视角讲述。无论情节如何开展,故事内容本身大多是辛酸的。

涉及到疾病方面的电影大多是正能量的,而这一类电影通常也是全世界各大电影节最佳影片奖的有力争夺者。在所有的电影奖中,奥斯卡小金人可谓是最能体现电影人价值的奖项了。

今年奥斯卡最佳纪录短片奖中,三个关于医疗健康的故事成为了有力争夺者。《危机热线》(Crisis Hotline: Veterans Press 1)揭示了一组令人震惊的数据:美国退伍军人自杀率令人错愕,平均每天有22人选择自杀,也就是说几乎每个小时都有一个退伍军人选择离开世界。目前,这部电影已经获得了超过16万次推荐,成为自杀预防协调人员的有效参考。

另一个获得提名的电影则关注一个癌症病人乔安娜(Joanna)人生旅程最后一章的故事。乔安娜被确诊患有癌症,只能活三个月。她在Chustka网站上撰写博客,并在众筹网站上发起了活动。这一切吸引了导演和制作人的目光,他们最终将乔安娜最后的生命旅程记录下来,并用到了博客和众筹这样的素材。

第三个获得提名电影《我们的诅咒》(Ondine’s curse)关注了一对独特的父母,他们的孩子患上了一种罕见且终身的儿科疾病–先天性中枢换气不足综合症(详细报道请复制链接:一部纪录片:即便患有罕见病,你仍然可以大笑着生活http://www.geekheal.com/our_curse/)。这种疾病极其罕见,2006年时全世界范围内才有200个左右的患者。不过,这种疾病也有可能不是先天性。在部分案例中,患者因为严重的大脑或者脊柱外伤而患病。在没有充足的临床干预措施下,患者通常可能会在睡梦中就呼吸停止。

而在所有获得奥斯卡奖的电影中,有两部以健康问题作为主题或者情节线索斩获了大奖。

第一部电影获得了奥斯卡奖、美国金球奖、英国电影学院奖和圣丹斯电影节奖。它就是《万物理论》,一部关注斯蒂芬·霍金的电影。霍金是世界上肌萎缩侧索硬化症(ALS)患者中最有名的一个。《万物理论》没有拿到最佳影片奖,但是男主角埃迪·雷德梅尼(Eddie Redmayne)对霍金在ALS不同阶段的精彩刻画却赢得了评委青睐,使他斩获了最佳男主角的小金人。

另一个奥斯卡获奖电影虽然与医疗保健问题没有直接联系,但也足以引起我们的注意。这就是《超能陆战队》。这是第一部通过迪士尼公司发行的漫威动画电影,也成功获得了本届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奖。与其他获得提名的电影不同,《超能陆战队》是一部目标观众为孩子的轻松活泼的动画片。



动画片是电影工作者设想未来的最佳方案。在《超能陆战队》里,导演刻画了一个名为“大白(Baymax)”的机器人角色。它是一个“出生”在机器人实验室中又大又白的气球。

根据IMDB报道,大白胖乎乎讨喜的设计灵感来源于卡耐基梅隆大学的一个关于“软机器人”的研究。在电影前段,大白将自己介绍给14岁的小宏(Hiro Hamada)时称自己为“私人医疗健康同伴(your personal healthcare companion.)”。大白身上集成了超过一万个医学程序,当他意识到小宏需要医疗帮助时就会挺身而出。

在现实世界中,有一个很像大白的机器人–RIBA-II(复制链接查看详细报道:羡慕大白温暖的抱抱?日本的Robear机器人也能做到http://www.geekheal.com/robear/)。这个机器人发布于2011年左右,被称为“日本老年人光明的未来”。

很多幻想未来的故事中,我们都表达了对“数字健康”的热爱。这个时代就要来临——在某种程度上,它已经到来,只是规模还不足以引起重视罢了。

虽然《超能陆战队》没有全篇讲述关于医疗健康的主题,但是它带来的启示很有意思。显然动画制作者和迪士尼都认识到,“数字健康”这个主题既可行又讨喜。动画片是我们幻想未来的绝佳途径,而医疗健康则是人们幻想中有趣的一个重要的主题。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