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铂鋆:不让医药代表卖药,这个行业还会存在吗?
打击假创新,才有真创新。 
2017-10-12 14:37:13
0

来源:观察者网


“快钱”摧毁制药业

庞大的利益改变了我国的医药行业及其他一些地方。医药行业出现了可笑的一幕幕:老产品价格低,回扣低,我们给它改规格、改剂型、改盐基、改甲基、改晶体,加入玄学色彩的中药成分改成复方剂,它就是新药!仅一个酸根,就可以变化出盐酸盐、硫酸盐、重酒石酸盐等等,静注、肌注、口服、胶囊等剂型又是多样变化,这样排列组合下来,能“发明”多少“新药”?

这样的“新药”曾经居然可以通过了上市审批,是可以卖几十倍、上百倍的高价!于是,心思放在产品上的企业竞争不过心思放在虚抬价格、善长“渠道”的企业,有着新药创制和质量控制传统的国营老厂甚至在市场竞争中落败。

笔者在取材中得知,地处革命老区的A厂,在提倡“两弹一星”精神的年代曾经是全国五大药厂,口碑极好,曾推出多款全国畅销的产品,药效与进口产品相当,在计划经济时代曾有“A厂造的是药,别厂造的是红薯干”的说法。

A厂某注射针剂,一支仅能让医院获利2分钱,医院为了多赚钱,把药剂配到吊瓶里给病人注射,以期多收费。于是其他厂家瞅准时机,直接把药物配在500ml容量的输液瓶里,尽管增加了成本且储运不便,仍以“技术创新甲、乙、丙、丁,且更方便临床使用”为由加价销售,每支药仅回扣就占了20元,迅速占领了以“大国营”自居、对“市场变化”不为所动的A厂市场。90年代以来,A厂经营每况愈下,技术力量严重流失,风光难现。


打击假创新,才有真创新

在此次的《意见》中,促进我国药品创新的提前就是打击此前的“灌水创新”。除了针对医药代表,《意见》还提出严格药品注射剂审评审批,严格控制口服制剂改注射制剂等,就是对过去多年的“灌水创新”的反正。

因为多年来中国医药界的歪风导致了悬殊差距,国外的原研药以中国的研究能力看,基本上就是万全之法了。中国企业主张“我们换个酸根就超过洋货了”,“我们加个复方或是改剂型就比进口产品有优势”,是自欺欺人。

通常片剂的药品稳定性最好,国际学术界的共识是“能口服别注射”。但是我国有“输液”谋利的土壤,剂型改为适合输液的规格就好卖。同样的,口服改为胶囊颗粒剂可以迅速释放药力,尽快推高血药峰值,显得药效见效快,殊不知这样药物代谢的速度也快,各类旨在逐利的药品改型实属谋财害命。

在过去缺乏验证和制约的情况下,各种“灌水创新”为我们带来了莫名其妙的高价“新药”,让国家和人民背上了沉重的医疗负担,也毁掉了我国的制药业。

《关于深化审评审批制度改革鼓励药品医疗器械创新的意见》首先通过打击医药代表不当行为、仿制药过滥等问题,遏制了“灌水创新”的乱相,然后做出了新药临床试验、新药上市审批、新药研发、质量相关问题追责等部署,希望能够还医药行业一个清平环境。

E药脸谱网
分享: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