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健康APP:槽点太多
当阿里健康本着先下手为强的原则跑马圈地,热衷于快速普及和推广此款APP产品时,其购药的终极功能已经有意无意地被忽略了。使用者们很快会发现,你抱着的希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 
2015-2-13 14:53:29
0
尹文博

本文来源于《E药经理人》2015年3月刊

按照阿里健康最初的设想,只要医生在电脑上输入处方,就会在患者的阿里健康APP上同步显示。与此同时,全国上万家连锁药店、诊所的电脑屏幕也收到处方,竞相报价。患者根据报价、网评和距离做出选择,采用医保在线支付,回到家,药物就送上门了。

想法是好的,策略也是对的,但是……

被寄予“撬动医改”、“倒逼医药分家”厚望的阿里健康APP虽然两个月内已经推广到24个城市,但怎么看都是滴滴打车的药房版。《E药经理人》记者历时两个月,从阿里健康APP落地的第一个城市石家庄开始,转战北京、上海以及阿里总部所在地杭州,利用阿里健康APP实地感受互联网时代的购药体验。

结论是,当阿里健康本着先下手为强的原则跑马圈地,热衷于快速普及和推广此款APP产品时,其购药的终极功能已经有意无意地被忽略了。使用者们很快会发现,你抱着的希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

拼价格:差价里的小猫腻

药品在药店与医院之间的价格差应该是消费者使用阿里健康APP的原动力。但是,你真的确定你拿到的药是最便宜的吗?至少,记者不确定。

记者将从医院开出的写有辉瑞的阿托伐他汀钙片、天士力的苯扎贝特片、拜耳的阿司匹林肠溶片的处方上传到阿里健康APP,10分钟后,石家庄的新兴药房连锁药店给出了78.5元的价格,20分钟后,另一家新兴药房的连锁药店给出了71.8元的最低报价;北京有3家药店抢单,最快报价时间为10分钟,最低报价为88.5元;上海只有一家报价,时间为10分钟,报价为89.9元;在阿里的大本营杭州,记者多次上传,但并未有药店抢单,最终没有得到报价结果。

在石家庄,报价最为便宜的新兴药房给记者提供的阿司匹林肠溶片并非出自拜耳,而是国内某不知名厂家生产的,规格也与记者上传的品规不符(记者需要的是100mg/片),是25mg/片,一次要服用4片,价格仅为1元。记者随后致电另一家报价较高的药店,依然不是拜耳生产的阿司匹林肠溶片,只规格相同(100mg/片),但价格变为7.7元。

在北京,报价的3家药店中,北京开心人大药房劲松店与延静里店报价分别为88.5元、93.8元,另一家为阿里健康测试总店(距记者所在地400.41公里),报价为105元。但前两家药房提供的与记者要求的药品并不完全相同,阿托伐他汀钙片为嘉林药业生产的(商品名:阿乐),苯扎贝特片为江苏万高生产的分散片,只有阿司匹林肠溶片是拜耳的。而且同一家连锁药店,同样的药物,却给出不一样的价格。为此,店方解释为“看错了”。

在上海,抢单的药店只能提供两种药物,辉瑞的阿托伐他汀钙片价格为73.9元,拜耳的阿司匹林肠溶片报价为16.2元,天士力的苯扎贝特片药店没货。

论打折力度,石家庄最为强劲,可以满30返20,其他城市都是满30返10。但前提是客户自提。如果需要配送,则没有优惠,另加配送费6~10元不等。

看来,利用不同厂家、不同品规的价格差报价抢单是药店的小伎量。但对中国医药环境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在国内,同一品种的原研药与仿制药,仿制药与仿制药之前的价格和质量差异是显而易见的。而对于对厂家和品规有具体要求的顾客来说,使用阿里健康APP一定要防止药店利用品规和厂家的不同鱼目混珠。另外,排除不同厂家、不同品规产生的价差之后,记者发现,加上自提的路费、时间成本,阿里健康的优惠额度并不高。

拼服务:“快”感全无

当价格差异变得意义不大时,如果从下单到拿到药的过程能够比自己去实体店购药更为方便、快捷,也可以成为这款APP抓住客户的最后稻草。但记者在4地的实地体验中发现,阿里健康APP不如想像中那样有“快”感。

最初认为从医院获得处方是患者的难题,有人也曾表示过在石家庄人民医院尝试拿出处方时遇到的种种小麻烦。但记者在北京、上海两地从大医院把处方带出来,其实是一件“so easy”的事。大概北京、上海大医院基本人满为患,个别处方流失对他们来说无关痛痒。

实地体验的结果是,下单到抢单颇为耗时。记者上传完处方单后,要想获得较多药店抢单,形成价格对比,必须等待30分钟左右,外加询问药厂及配送等问题,起码在50分钟以上。

下完单之后,是自提还是选择配送也是个问题。以北京为例,记者位于交通繁忙的二环建国门内,距抢到单最近的开心人劲松店3.73公里,延静里店4.68公里。虽抢单信息中显示免费配送,但当记者询问何时送到时,对方却不好意思地表示:“操作人员对四五公里没概念,当凭感觉认为很远后,需要单独支付6元的配送费。”当然,如果为了10元的优惠选择自提,鉴于北京“首堵”的名号,用户要充分考虑是否要付出将近1小时的时间成本,或者是6元的交通成本(北京地铁于去年同12月28号涨价全地球人都知道)。


石家庄新兴药房连锁有限公司从阿里健康APP获得订单量及销售额

石家庄的药店倒是配全了3种药,但当记者兴冲冲地到达药店提药时,才被告知苯扎贝特片还没备货。因为该药品不走药店渠道,新兴药房连锁有限公司会根据客户要求,从其他地方拿货,但需等一天。而且如需配货上门,不仅不能享受满30减20元的优惠,连药店提供的八折优惠也不能享受。

药品网购时用户的体验与对线下的整合能力有关,用户不关心周边有几个药店,只关心能便宜多少钱,药多长时间能送到。对于发热头痛的急症患者,对时间的要求要高于对价格的要求,如果1小时内还吃不到药解决病痛的话,这种体验会影响用户下次使用。

综上所述,《E药经理人》认为,用户对阿里健康APP有期待也有失望,不知道他们是因为隔行如隔山不了解医药行业的复杂性,还是有意无意地掩耳盗铃以回避医改雷区。总之购药体验远不及掌上打车那般方便、快捷、便宜。药店方有积极配合的,也有消极糊弄的;医院一如既往地置身于各种改革事外;政策也一如既往地迁延观望。发稿前,记者再次上传3个临床常用药,北京3小时无人应单,上海只有一家应单。不过从上海来看,处方被推送到的药店,已经从原来的5家增加到了27家。看来,阿里健康还在跑马圈地的路上一路绝尘。这让记者很有画面感地想起了那个笑话:一个人对在路上开着电动自行车狂奔的男人大喊:“你的孩子要掉了。”而那个男人回过头来后着急地问:“孩子,你妈呢。”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