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T布局进医院 谁颠覆谁?
目前看来,阿里巴巴的“未来医院”所占份额更大,它更专注;腾讯微信在试图开发更深层次的合作和服务,比如在线问诊之类的,一旦做起来,就很厉害;百度直接跟政府合作,具有平台优势,不需要像另外两家步步蚕食。 
2014-11-18 13:24:47
0
李妍


本文转载自财新网


在中国,对“体制外”的世界而言, 医院是禁区,医院之间更是孤岛,每一步改革都阻力重重。

试图加入阿里巴巴“未来医院”计划的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院长陈肖鸣表示,“我们不仅要内部流程的信息化,还要延伸到健康管理、社区以及个人。”

在与多个医院进行合作洽谈后,腾讯微信一高层人士表示,“医院的心态是政府心态,在合作上是居高临下,不容商议的,在资源上也是绝对垄断,不容改变的。”他认为,医院是医疗资源的核心,也是医改的难点所在。“打破垄断,实现医疗资源的效率最大化及细分,是互联网的意义。”

BAT布局竞赛

5月27日,阿里巴巴支付宝推出“未来医院”计划。阿里巴巴方面负责人表示,“未来医院”计划的初衷是通过支付宝在账户体系、移动支付和大数据等解决方案上的技术,帮助医院优化医疗资源配置、改善服务。

据介绍,阿里巴巴支付宝将分三个阶段实施该计划。首先,帮助医院建立起移动医疗服务体系,实现挂号、候诊、医院导航、缴费、取报告以及医患互动功能;其次,激活医疗服务的“全生态链条”,提供在线完成电子处方、就近药物配送、转诊、医保实时报销和保险实时申赔等服务;最后,利用基于大数据的健康管理平台帮助用户防病。

以郑州人民医院为例。8月13日,郑州人民医院医疗集团在支付宝钱包的服务窗正式上线,而郑州人民医院也成为河南省第一家联合支付宝共同推进“未来医院”、搭建掌上医疗服务平台的医疗机构。用户只需要在支付宝钱包的“服务窗”中搜索添加和关注“郑州人民医院”,并绑定郑州人民医院的诊疗卡号之后,就可以在手机上进行挂号、交费、查取报告等操作。

郑州人民医院宣传科贾姓工作人员表示,院方的主要目的是改善患者体验,缩短就医时间。“我们门诊量一天是两三千人,主要问题就是患者排队、等候的时间比较长。一般来说,从挂号到看病,短的要半个小时,长的要一两个小时。看完病之后,患者还要去做检查,还要等检查结果再让大夫看,等候的时间非常长。”使用支付宝后,“效率会比原来提高一半以上,看病流程顺畅便捷。”不过,贾姓工作人员也承认,使用支付宝多是年轻人,但医院患者多是老年人。“很多年轻患者受益,但对于整个医院而言,变化不是太大。”

据阿里巴巴方面负责人介绍,截至目前,在北京、上海、杭州、广州、南昌等城市,共有15家医院与支付宝达成合作,每天通过支付宝钱包挂号、就诊缴费的患者超过1万名;年内,计划在10个大城市落实约50家“未来医院”正式服务各地患者。

腾讯微信则在广东启动试点。6月30日,首家微信全流程就诊平台在广东省妇幼保健院上线,患者只需要扫描微信二维码或搜索“广东省妇幼保健院”添加关注,填写简单的个人信息捆绑就诊卡,即可用手机完成预约挂号、挂号、缴费、候诊队列查询和检查报告查询等就诊流程。

广东省妇幼保健院相关负责人介绍,从今年6月至9月,广东省妇幼保健院的微信公众号已有1.2万多用户通过微信支付结算了6000多笔订单,交易总额超过21万元。

腾讯加速布局微信智慧医疗整体解决方案。据腾讯微信方面介绍,目前,全国已有近40家医院在推进微信全流程体验。另外,微信支付不是单一支付工具,其提供的是连接能力的接口和开放平台,目前以微信公众号+微信支付为基础的“微信智慧生活”方案已经开始向医疗、零售、餐饮、票务等方面渗透。

BAT(百度、阿里巴巴、腾讯)中,与后二者的步步为营不同,百度为其智能健康平台Dulife找到有力助推方。7月23日,由北京市政府倡导、百度牵头的“北京健康云”平台发布。

“北京健康云”是指市民通过佩戴智能血压仪、心电仪、手环等可穿戴设备对身体情况进行即时监测,它的数据会实时传到云端。医生和专家会通过云端传输过来的监测数据,对市民身体情况进行诊断,并对市民进行提示。

据北京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副主任姜贵平介绍,“北京健康云”采用治“未病”的方式,将大病化小,小病化了,预计约有70%市民的疾病可以得到预防或病症得到减轻,“北京健康云”将形成一套全新的健康服务模式。

围绕“北京健康云”,北京市政府制订了一个“一、十、百、千万”的战略目标,也就是建设一个统一的健康云平台,为每一位用户免费提供最高2T的超大空间,用于存储如心电应用等较大规模的数据量。在明年计划建成10个市民体验中心,接入100家智能设备厂商,并在三年内覆盖1000万市民,帮助普通老百姓建立数字健康档案,持续跟踪和服务他们的健康情况。

百度方表示,“云”不仅是平台,更是全产业链,百度将开放和整合资源,帮助整个链条上的上下游企业,同时实现整体服务变现能力。

“目前看来,阿里巴巴的‘未来医院’所占份额更大,它更专注;腾讯微信在试图开发更深层次的合作和服务,比如在线问诊之类的,一旦做起来,就很厉害;百度直接跟政府合作,具有平台优势,不需要像另外两家步步蚕食。”一位曾在阿里巴巴和腾讯微信主导医疗服务的资深业内人士评价说,未来格局,还无法辨别谁处优势。

阿里巴巴的野心

无论是支付还是“云”,目前BAT三家都只是介入到医疗服务中的外围环节,被认为只能起到辅助和优化的作用。但据了解,阿里巴巴所试水的电子处方,却有意触及医疗体制的核心。

虽然基于互联网的处方药放开政策仍未落地,但阿里巴巴已经率先拿到了处方药互联网销售的试点批文,并拟在北京军区总医院和河北省两地进行试点。尤其在河北,阿里巴巴不仅具有处方药互联网销售的资质,还将介入医院中的电子处方环节。这是互联网行业首次涉水。

6月27日上午,河北省政府与阿里巴巴集团在石家庄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通过协议可以看到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的战略构想:将在河北建设一个基于云计算、大数据与数字互联网的“智慧河北”。

此番合作动用了双方最强阵容。阿里巴巴方面,银泰董事长、首席技术官、首席运营官、阿里健康首席执行官等悉数到场,河北省政府方面,除省委书记、省长和数位省委常委外,还有相关各政府部门、各设区市的主要负责人出席。

知情人士表示,如此“高规格”合作实属罕见。在战略合作框架协议里有八项重点合作,“智能药监”为重中之重。根据协议,阿里巴巴与河北合作建设涵盖药品、化妆品、保健食品和医疗器械安全监管综合业务平台;基于云计算的药监大数据应用示范,以药品电子监管为抓手,将中国药品电子监管网、医疗机构药品(疫苗)电子监管网和石家庄市医保药品监控和处方电子化“云”试点经验逐步推广到全省。

马云直言,阿里巴巴与河北合作的突破点在医疗领域,阿里巴巴将把自己网上医疗销售的医院平台放在河北。

据知情人士透露,阿里巴巴所打造的电子处方平台原理与打车类APP相似:患者可在智能手机上下载阿里巴巴移动端(APP),在医院看病后,医生开具的处方将通过医院信息系统进入阿里巴巴的电子处方平台内,患者如果想在院外购药,就可以通过APP发布购药请求,APP将购药请求分发给附近药店,药店可抢单。

“这是一次革命性的颠覆。”上述知情人士表示,上线阿里巴巴所做的电子处方平台,将意味着医院药房被逐渐架空,医院、医生与药房之间的利益关系有望切断,“医药分开”有望真正落地。

没有了药房收入,对于医院和医生而言都是一次前所未有的挑战。“医院当然是没有动力支持的,这相当于把医院药品加成的收益让渡给了阿里巴巴,但这是省政府直接主导的改革,有行政命令下来,医院不能不改。”河北一家医院主要负责人表示,河北省政府可能会通过财政补贴对医院收入降低进行补偿。

阿里巴巴在河北的试点刚刚开始,能否全国普及尚待观察。“听说阿里巴巴要通过补贴的办法刺激电子处方。” 河北一家医院主要负责人表示,阿里巴巴可能如法炮制打车APP的模式,通过双向补贴一边给医生返利,一边给患者优惠。“但如果真的如此,医生和药品之间的利益关系又连上了,这个改革的意义明显会减弱。”

绕过医保壁垒

医保被视为互联网医疗的最大门槛。据了解,由于目前我国的移动医疗体系并不具备接入医疗保险的“权限”,用户不能在支付相关款项后直接进行医保报销。几种解决方案正在小心翼翼地尝试。

广东省妇幼保健院副院长叶宁介绍说,她所在的医院与腾讯合作接入的微信智慧医疗系统,实现了就诊全流程微信支付,远程候诊,药单、检查单电子化等服务,并完成医保和自费部分的自动扣费。这是全国首家启用微信医保实时结算的医疗机构。“用户在广东省妇幼保健院的微信公众号上绑定个人医保卡后,需缴纳金额将自动划分为医保记账和自费金额,用户通过微信支付缴纳自费部分即可,医保记账部分由系统自动扣除,医保缴纳部分明细也将第一时间推送给用户。”

“支付的时候,资金是注入我们医院的个人账户,医保也是。” 与阿里巴巴支付宝合作的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院长陈肖鸣介绍说,“医保卡和我们医院就诊卡就是一张卡。医保跟支付宝不发生关系。自费部分支付宝支付。其他部分医保我们医院自己处理。”

据陈肖鸣介绍,“患者到医院看病,有医保卡的患者首先拿着医保卡到医院的机器上注册,然后用个人的身份证号码关联相应的医保卡,绑定后医保卡里就有医保支付和医院支付的两套系统,等于患者在医院设立了自费账户,没有支付宝也没有医保的病人,也可在机器上用自己的银行卡刷入一部分在我们自己的账户上,然后进行就诊。”

为直接打通医保环节,阿里巴巴则设计了“预授权”功能。阿里巴巴方面人士介绍说,这是一种“医保准实时结算”方式,即使用医保的患者,在使用支付宝钱包挂号之后,医院会冻结该支付宝账号一定额度的费用(默认为300元,用户可自己设定)。

就诊过程中,需要使用医保结算时,患者可以在医生的工作台刷医保卡或社保卡,扣除医保结算的费用,剩余费用同步在冻结额度中扣除。如果冻结余额不足,会自动推送消息提醒患者追加冻结额度。就诊完成之后,医院再对剩余部分进行解冻。

“预授权”模式让支付宝绕开相关政府部门,由医院承担这部分功能,且不改变原有医保流程。在与上海第一妇婴医院的合作上,这一功能正式启用。

“即使如此,支付宝要与医院信息系统进行无缝对接,也需要医院进行全面的IT升级改造,其中的成本是非常大的,医院要愿意做,上级政府要支持,医院还要有钱有能力做。”一位曾在阿里巴巴和腾讯微信主导医疗服务的资深业内人士透露。“对于一些信息化水平高的医院,系统的改造对接只需几天的时间,稍差一点的医院需要三四个月,而信息设备落后的医院则可能延长至半年甚至一年。”

谁颠覆谁?

对于医院而言,与第三方的合作却并非看上去那么美。

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院长陈肖鸣介绍说,“我们医院的信息化的水平和能力决定了我们没有增加多少成本。5月29号中午和支付宝签约,晚上11点钟支付宝就上线了,其他医院大多做不到。”

陈肖鸣认为,信息化的投入主要是硬件投入和人员收入,成本并不太高,关键是在医院管理方面。

“中国没有一个大型公司能承建大型医院的信息化管理,它们缺乏信息化的思想,而我们所有的思想来源于我们的实践,第三方并不了解医务人员的实际需求。有的医院买了别人的软件20多年不能升级,一个一个都是信息的孤岛。”陈肖鸣说。

与企业合作,医院还将面对排他性选择。“妇科医院为什么搞(信息化),因为那些父母相对年轻,而且医院本身的信息化程度比较低,他们被支付宝绑架了。”陈肖鸣说:“在我们医院,支付宝必须严格在我们的规则下运行,没有那么高的地位。而且支付宝有排他性,跟它签合同就不能用微信。”

陈肖鸣表示,如果支付宝做不起来,量很小的话,“我们可能不会跟他继续合作。支付宝只满足部分群体的需要,对我们来说就是多一家银行而已,主要还靠我们自己的系统。”

陈肖鸣的观点在医界颇有代表性。多位业内人士也都认为,互联网医疗以颠覆传统医疗行业为目标。但截至目前,互联网医疗都还是依附于传统医疗。在移动互联技术快速发展,政府大力支持和资本市场热烈追捧的三大助推力之下,互联网医疗已经进入医疗的各个细分领域和关键环节,然而,能否最终形成多赢的商业模式,并真正助推医改向前走一步,还有待更多突破。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