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哲爆冷上位大股东 “妖股”西藏药业越乱越涨
以绯闻著称的西藏药业,从来都不缺少炒作题材,在刚刚过去的一个月间,公司股价伴随大股东间的吵架声而水涨船高,最高涨至令人咋舌的45元。 
2014-11-11 13:19:52
0
徐佳

本文转载自理财周报

无论2014年市场将以何种方式收尾,西藏药业无疑都将成为年度“妖股”候选之一。

这家以绯闻著称的医药企业,从来都不缺少炒作题材,在刚刚过去的一个月间,公司股价伴随大股东间的吵架声而水涨船高,最高涨至令人咋舌的45元。

一位私募基金经理表达了继续看好公司未来股价表现的预期。“信心来自两个方面,首先新晋第一大股东康哲药业表示在未来12个月继续增持公司股票的承诺;其次,公司目前市值也仅有60亿,上涨空间依然很大。”

分析西藏药业的股价表现,已经无关乎基本面前景,而是对阴谋论的透彻洞察。

二股东新凤凰 转让2000万股股权

11月5日晚间,西藏药业发布公告称,公司于2014年11月4日收到通知,公司大股东北京新凤凰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凤凰城”)持有的本公司2696万股股份已于2014年11月3日被解除质押。上述被解除质押的股份系新凤凰城于2013年5月30日质押给中国对外经济贸易信托有限公司。

这也是西藏药业股权纷争事件的最新动态进展。截至上述公告日,新凤凰城持有西藏药业公司2696万股股份(其中2000万股已转让给深圳市康哲医药科技开发有限公司,相关手续正在办理中),占本公司总股本14558.9万股的18.52%。上述质押解除后,新凤凰城持有的西藏药业股份没有其他被质押、冻结的情况。

新凤凰城火线解除股份质押扫清了康哲药业入股西藏药业成为第一大股东的障碍,同时在成功将华西药业赶下大股东之位后,扬眉吐气。

来自早些时候10月30日的公告显示,包括二股东新凤凰城在内的几大股东,新凤凰城、西藏通盈和天津通盛将所持2000万股、450.31万股和165.96万股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转让给康哲医药,联手将后者推上第一大控股股东的地位。

该公告也成为西藏药业股价连续涨停的催化剂。

在康哲医药成为第一大股东之前,康哲医药持有上市公司股份359万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2.467%,康哲医药与一致行动人深圳市康哲药业有限公司、天津康哲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合计持有上市公司1258万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8.641%。权益变动后,康哲医药持有上市公司2975万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20.437%,康哲医药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上市公司3874万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26.611%。

此次权益变动后,新凤凰城持有上市公司股份696万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4.78%,不再是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西藏通盈和天津通盛不再持有上市公司股份,康哲医药及其一致行动人天津康哲、深圳康哲均为康哲药业的全资子公司,林刚是康哲药业的实际控制人。康哲医药及其一致行动人成为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

康哲医药及一致行动人、西藏华西药业分别持有公司26.611%和21.62%的股份,为公司的控股股东,林刚、陈达彬为公司的实控人。

事实上,相对于一般的上市公司,西藏药业股东结构及董事会结构一直都较为复杂。公开资料显示,西藏药业受第一大股东华西药业实际控制人陈达彬及第二大股东北京新凤凰实际控制人周明德联席控制,但西藏药业董事长并非陈达彬或周明德,而是公司第五大股东西藏通盈投资董事长石林。

据了解,二股东新凤凰和一股东华西药业间的矛盾由来已久,双方在董事会名额争夺上几次公开叫板。8月28日,西藏药业9人董事会就以5:4的投票比例否决了一项董事增选议案,令第一大股东西藏华西药业集团向公司增派董事的愿望落空。

导致上述议案被否的关键并非来自四家大股东的6名非独立董事,因为该6名董事分立两派,势均力敌。最终因3名独董中的2名反对,华西药业的该议案被否。

但董事会的乱局却成为西藏药业股价的催化剂,之后公司股票就像坐上火箭一样不断蹿升,令普通投资者大跌眼镜。



康哲医药爆冷入主

原来仅占不到10%股份的康哲医药,爆冷成为第一大股东,公司是否将就此走上正轨?

国内投资者陌生的康哲医药实际已是资本运作老手。公司早在2006年就已登陆伦敦证券交易所,因为“故事”并不被海外投资者看好,公司又在2009年成功通过资本运作手段实现在香港证券交易所的转板上市,如此“折腾”在国内上市公司间并不多见。

那么问题来了。康哲药业收购西藏药业只是为西藏药业“千年老二”新凤凰城当回出头大哥,还是看好公司未来发展的真实收购投资?

康哲医药及其一致行动人在成为第一大控股股东后表示,不排除在未来12个月进一步增加上市公司股份的可能。此次成为西藏药业第一大股东,有利于建立优质上市公司平台,进一步提高上市公司的持续经营和盈利能力;亦有利于弱化、消除西藏药业目前股东间关于公司控制权纷争的影响,并深化与西藏药业的合作。

事实上,西藏药业与康哲医药的渊源要回溯到2008年3月,当时西藏药业授权深圳康哲作为其新活素产品的全国总代理经销商,负责该药品在全国的销售。2014年,深圳康哲、常德康哲分别与西藏药业签署新活素独家代理总经销协议,负责新活素在全国的销售。

一位瑞信分析师表示,康哲药业成为西藏药业最大股东后,康哲药业很可能会延长西藏药业“新活素”的独家代理权,并获取另一高潜力的药物“诺迪康”。“相信两种药物在内地的销售可达到10亿元人民币。”

但值得注意的是,早前公告新凤凰城等股东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转让给康哲医药转让价格均为30元/股,低于停牌前的34.35元/股的价格,康哲医药为这笔收购付出了7.85亿元。

这也意味着,康哲医药在收购伊始就已收获了10%的的股权回报率,如果算上公告后股价表现涨幅,康哲医药的投资回报已超50%。

股价高企的一面是股东高额的投资回报,另一面却是上市公司难以为继的高估值噩梦。即便康哲医药所代理西藏药业产品销量畅销,但面对目前高企的市梦率,不免让人思考康哲医药收购这家A股上市公司“故事大王”的真实意图。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