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记得赵新先吗?“三九教父”牢狱之灾后首度开口忆旧
沉寂十年的“三九教父”首度开口讲述他的军旅生涯及激情燃烧的时代。 
2014-11-5 16:11:24
0
杨冰心

本文转载自环球企业家


图:原三九企业集团总裁 赵新先

掌舵三九集团20年的赵新先,曾将三九从一个军队药厂缔造为资产超过200亿的庞大企业集团。2005年11月21日,赵新先被刑事拘留。他引用台湾作家李敖的一句话“当过兵的和坐过牢的男人才是真正的男人”来戏称自己的经历。2014年国庆节,赵新先于大理梦蝶庄首度开口讲述以往当兵的那段经历。


我在苍山脚下、洱海之畔度过了国庆六十五周年,想起了五十年前开始的人生征途。那是1964年10月3日上午,我们一群刚从全国各大院校毕业分配到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医学院的大学生们,穿着臃肿的棉军装,背着五颜六色的行装,离开学校到富拉尔基驻军23军X师X团连队锻炼一年。


那个年代,中央军委要求大学毕业参军入伍的军官下放到野战部队基层连队当战士一年。我被分到步兵团的机枪连,与我同时到这个连队的还有中国医科大学毕业的程少杰和齐齐哈尔医学院毕业的潘振帮。连队的营房是民宅,座落在富拉尔基的近郊。我分在二排六班,班长叫张士全,是位四川老兵。全班一张木板大铺,我把行李往铺上放好,下连队当战士的生活就正式开始了。


那年解放军还在实行军衔制,正班长是上士,副班长是中士,新入伍为列兵,我就是列兵。连队战士每天早晨6点起床,大家听到起床号后,便迅速起床,整理内务,然后到操场集合,一般在五分钟内完成。然后是半个小时以上的跑步急行军,要求背背包,有时要求全副武装。


我们六班是重机枪班,武器是苏五四式重机枪一挺。当要求全副武装时就要把重机枪带上。按照班长分工,由二个战士轮流扛枪身,二个战士轮流扛枪架。我一个人扛18斤重的护板,其余人背子弹箱。严冬的早晨,气温甚至在零下30度,全副武装跑半个小时早己是满身大汗,这时冷风吹透衣服十分难受,大约需要半小时靠体温把汗水蒸发掉,那种感觉才会消失。


早操完毕是洗漱,听到7点吃饭的号声后,全连战士在食堂门前集合,唱歌后进食堂吃饭。蔬菜、猪肉全靠连队自力更生解决。全天主要训练内容是射击和投弹,评“四好连队”、“五好战士”主要依据这两项的成绩。在评比中,一个人成绩不好会影响全班,一个排不好会影响全连。因此,我们三个下放干部压力很大,经常在饭后别人休息时把机枪拖出去苦练射击本领。


晚饭后,全连集合在一起进行连长或指导员训话。晚点名后是自由活动,可以看书、写信、下棋等。当年连队开展“一帮一”、“一对红”活动,军官与战士经常到室外一起谈心,晚上十点睡觉号吹响。


夜间,为保证安全,连队派出巡逻哨,从晚十点开始到第二天早六点收哨,全连轮流,每人一小时。开始,班长陪我巡哨,三次后,我便单独上哨。


连队重视战士们的生活,每个月要包一次饺子。通常安排在星期天,早饭后便开始动手。各班派人到连队食堂领取饺子馅和面,回到班里包饺子。我擀饺子皮很快,可供五个人包,我们班经常第一个去食堂煮水饺吃。个别班水平差,经常只能吃面片汤。


过春节连队允许战士喝白酒,十分热闹。我第一次不在家和父母过春节很想家,但我仍没有喝酒,因此神志清醒。让我终生难忘的是在除夕夜凌晨,走在繁华市区的马路上持枪执行巡逻的情景。我们背着步枪齐步走在冰天雪地里,寒风刺骨,大头鞋整齐地踏在雪地上,发出嗄吱嗄吱的响声。楼房里家家户户灯光辉煌,千家万户的家人们团聚一起,想到人民的欢居乐业和祖国的繁荣昌盛有我们的功劳,再冷也觉得值得。


连队还组织了战士宣传队,节目自编自演,三句半、对口词、表演唱、双簧等都由我编写。我们还参加团里汇演,得了第一名。我参加了几次连队召开的民主生活会,会上战士们给连队领导提意见,大部分战士和风细雨,也有个别战士意见尖锐。我看到连领导们态度都很好,他们对战士们提的意见都是“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态度。我一生参加过很多党内生活会,都没有连队民主生活会开得好。


春节过后,我们连队奉命到大兴安岭执行任务。连队傍晚从富拉尔基坐火车,往北走了一夜,清晨三点钟到达双山车站,下车后又步行70里路到达目的地。我们宿营地是位于山脚下的山洞,是猎人上山打猎临时休息的地方。任务是伐木,要求砍伐直径在50公分以上的树?木。


北国寒风呼啸、天气阴沉。晚上睡在山洞里需要戴上皮帽子,早上需要用开水烫化牙膏方可使用。早饭吃的面疙瘩汤,饭后大家扛着斧头、锯等工具就出发上山了。大兴安岭一带积雪期长达9个月,有的地方雪过膝,每抬一步都很累,走了一个多小时才到山顶。大家休息片刻立即动工,挥动斧头,拉起大锯,热火朝天干了起来。在零下二十度,有些战士脱掉棉衣,只穿背心的身上还冒着汗水。


班长指定一个老兵帮助我一起动工。刚开始,几斤重的斧头我挥上五六次便没有力气了,伐一棵树需要老兵完成三分之二,我完成三分之一。大兴安岭有野兽,为了保障安全,晚上设岗。深夜气温可达零下40度左右,专门生一堆火供哨兵取暧。轮我上岗,我不敢站在火堆边烤火,担心背后不安全,而是站在山洞门口,虽然身冷,但心里不慌。


5月初,连队完成了上级交给的任务,大家乘火车返回了富拉尔基营地,夜晚又有了灯光,那种感觉真好。在这次执行任务中,我经受了全面的锻炼和考验。


从大兴安岭回来后,休息了两天,我便投入到新的军事训练中。这次是离开连队宿地到农村,300里路是以野营拉练的形式完成的,每天大约行军100里。晚上,连队分配我们住在老乡家。一天半夜,我突然被咬醒,用手电筒一照,大吃一惊,在蚊帐边上密密麻麻爬满了大大小小的臭虫。这时其他蚊帐也有手电亮了,大家一起动手消灭了那些“阶级敌人”。早晨起床后,大家按照老八路传统,给老乡水缸挑满水,把院子打扫干净,又开始新一天的行军。


野营拉练结束后,连队驻扎在依山傍水的小山村里。在班长带领下,大家全天在练习射击和投弹训练。最困难的是夜间练习射击,虽然靶子用灯光标示出来,但相距两三百米远,还是很难找到。最后连队进行综合考试,我的白天射击、夜间射击和实弹投弹都获得了优?秀。


按照要求,连队还进行了“奔袭”演习。一天下着小雨,大家正在休息,突然响起紧急集合号声,全连迅速整队完毕,连长宣布上级命令—有一股敌人流窜到X地,上级命令我连立刻出击,围歼该敌。连长宣读完命令,部队立即出发。


雨越下越大,队伍越走越快。天己经完全黑下来,我扛着18斤重的护板,紧跟着队伍。雨水落在我的眼镜上,什么都看不清了。雨大起来,雨声淹没了前边战士提示的声音,我一头摔倒在泥水里,护板压在我身上,眼镜也没有了。班长跑过来扶起我,我告诉他眼镜没有了,他迅速去请示排长,排长跑过来打开手电帮我找到了眼镜,班长又带着我追上了大部队。


在暴雨中,每个人都被雨水淋透,在湿滑的泥水中深一脚浅一脚地行走着,跌倒不断发生。待到我们爬上一座山顶时,连长宣布任务完成。我们三个下放干部一下躺在雨地里,任凭倾盆大雨浇在身上。我大口喘气对他俩说:“这一时刻终生难忘吧!”他们大声喊:“永远铭记心中!”


那年我23岁。连队锻炼整一年后,在1965年国庆前夕,我离开23军回到齐齐哈尔。然后,我到南方医院报到,开始在药局上班的生活。


当年在集训队里,我的年龄最小,大家管我叫“小老弟”。有些人曾担心一年的锻炼我能否坚持下来,而我不仅坚持下来,还和程少杰、潘振帮一起被连队评为“五好战士”。


总结当战士一年对我的影响有这样几点:第一,思想要过硬才能顶住各种困难的考验,才能干大事。吃苦在今天是一种奢侈的事,但在军营里永远有吃不完的苦。通过这一年,培养了我吃大苦、耐大劳的毅力和忍耐力。


我下连当战士锻炼时期有两件大事:一是毛泽东题词“向雷锋同志学习”,全军掀起学雷锋的高潮。二是在罗瑞卿总参谋长的推动下,全军掀起军事大比武高潮。同时,还有解放军学习毛主席著作的热潮。


刚从地方大学毕业的我,单纯的像一张白纸,自然在风暴吹动下猛跑起来。头脑中逐渐树立起奉献祖国人民的世界观和人生观,这是我下连队当战士的最大收获。在创建三九时,我提出了“艰苦创业、实业报国”的三九企业精神,正是这种世界观和人生观的激励。


世界观对知识分子非常重要。连队生活让我懂得了奉献精神,要把自己的一切奉献给党和人民。奉献精神的树立又增强了使命感和责任感,我从而也养成了良好的心理素质以及为事业勇于冒险和拼搏的精神。连队也培养了我的自控能力,让我认识到自控力对人生的重要?性。


第二,学习解放军从严治军,并运用到企业管理中。我深刻体会到军队是一所大学校,是毛泽东亲手缔造指挥的人民军队,在管理上有其独特的经验。我非常敬佩毛泽东,因而看遍了有关他的著作。

在创建三九时,我明确提出军事化管理企业,从严治军的指导思想。三九脱离军队前己有近三万职工,上市公司三九医药已成为集团的核心企业,还有二家上市公司三九生化、三九发展,以及三九租赁、三九文化等前途远大的企业,它们都是按照军事化的管理和家庭式的企业文化发展起来的。


第三,在干部培养与管理上,要有一支高素质、年轻化、有战斗力的干部队伍。在连队期间,我看到文化素质水平是影响军队战斗力的重要因素。从创建南方药厂开始,我决定直接从大学招收高素质毕业生进入三九,让他们在三九发展过程中,边实践,边锻炼,边培养。有时,我与他们零距离接触,直接培养他们。他们成材后再带出又一批年轻的骨干。在三九大家庭里,老师带学生,师傅带徒弟,班长带战士,如此逐渐建立起一支高素质、年轻化、有战斗力的企业管理及营销队伍,这是三九高速度发展的重要因素。


在企业管理实践中,我大胆提拔使用年轻大学生。1985年,跟我一起到深圳创业的左敏、李红兵都是刚大学毕业。仅仅两三年,他们便成为我的左膀右臂。信任和大胆放权,使一大批年轻人得到了很好的锻炼和成长。目前,在中国三大医药集团领导班子里,都有从三九走出来的年轻人,其中一些还担当重要位置。


第四,在连队当战士期间,我学会了当好连长和指导员。在基层连队,连长主抓全连工作,指导员主抓政治思想工作。他们从严管理全连干部和战士,又像父母一样关心他们。三九是军事化的企业管理和家庭式企业文?化。


连长与指导员以身作则,严以律已在连队广大战士面前起到表率作用。在创建三九事业过程中,要求部下做的事情,我自己首先做到;要求部下不要做的事情,我首先不能做。言传身教往往是最好的管理。


第五,下连队当战士的经历,推动我在南方药厂建立企业的激励机制。试想一下,如果当初毛泽东只空喊“打倒土豪”,没有“分田地”的行动,显然无法调动农民的积极性。


我深知没有激励机制,企业是发展不了的。因此,在三九陆续推出“1:18”、“四个能”、“销售王子”等激励活动。激励机制需要不断的创新,才能跟上企业和市场发展所需。不过后来,当企业需要股权激励时,我己无能为力。


第六,我学会通过总结来推动工作和提高自己。连队的活动大大增加了我演讲的机会,把话说好,有水平就要事先做好准备,这就促进了日常的总结工作。毛泽东在实践论中指出,人的智慧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也不是地上长出来的,而是通过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而得来。学会做总结,我的素质才有质的提?高。


第七,当战士的一年让我改掉一些坏习惯,帮我养成了好习惯。比如,我有非常强的时间观念,办事准时,做事都按时完成。还有东西不乱放的习惯,都是那时形成的。


下连队当战士一年,胜似读了研究生。这是没有文凭的学历,却是用金钱买不到的学习。富拉尔基的经历像烙印一样至今仍印在我的脑海中。

E药脸谱网
分享: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