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如果有一天,你这样被裁掉
只是还原大公司下的小人物的故事,因为这些人物今天是A先生、B女士,明天有可能就是你的朋友、你的亲人、你。 
2015-4-19 13:11:53
0


传送门:【重磅】百时美施贵宝中国大裁员

上一篇我们讲述了一家跨国药物中国裁员的始末,以及裁员的原因。这几年我们见到了公司裁员后各地员工拉横幅抗议的戏剧性场面,也知悉一些因为各种原因被辞职的员工报复前东家四处爆料举报的情况。我们既无意夸张化跨国药企在中国市场的裁员潮,任何企业架构调整都会有利益的割舍,也不期望妖魔化跨国药企,毕竟他们进入中国市场带来了许多的好药且也培养了许多医药人,我们今天想做的,只是还原大公司下的小人物的故事,因为这些人物今天是A先生、B女士,明天有可能就是你的朋友、你的亲人、你。


现代社会的劳动关系本来就是以利益为基础的合作契约关系,有和平分手,也有不愉快的分开。但毕竟劳动关系中的双方都受到法律的保护,所以谁都可以为了自己的合法利益据理力争。而我们要做的不是价值判断,而是试图理清医药行业应该如何用法律手段维护自身权益。这些法律手段包括理性的协调、劳动仲裁、法律诉讼等等,其使用者既包括被裁员工,也包括公司。

"孩子,你咋被老板解雇了?"


2014年11月14日,星期五,A先生正在去往武汉、长沙的出差途中。他脑子里还在想着上周五的时候刚刚参加完的B公司(正在裁员的某跨国药企)重要会议,出席这个会议的都是公司副总裁、全国销售总监级别的B公司高级职业经理人们,开会的内容是讨论制定公司2015年的规划。


11月17日,A先生突然接到了来自公司人力资源部门打来的电话:“因为合规问题,你现在被公司要求解除劳动关系。你是否同意?”A先生惊道:“我不同意。请告诉我具体是哪件事情不合规。”A先生要求回中国总部面谈一次,具体沟通,但是这一要求未获得公司的回应。A先生是B公司肝病是事业部三大中国区销售总监之一,也是目前这一轮裁员中被裁的职位最高的之一。


19日,A先生出差完毕回到家中,在家里他发现公司解雇通知的快递已经躺在那里。


跟A先生一样,C先生也是在出差途中接到公司HR通知解雇的电话,在表示不同意之后,他接到了来自老家的电话——在老家的父母接到了装有B公司单方面与他解除劳动关系通知的快递:“孩子,你咋被老板解雇了?!”


与C先生一样以为还可以与公司协商,却被告知“解雇已经是既成事实”的还有地区经理D先生:“我自己被解雇的消息是从前台小姑娘口中得知的。”因为他的门卡也刷不开办公室的门了。


在自己家的邮箱里发现解雇通知的还有B女士。因为犯了心肌炎,B女士11月19号在医生的建议下住院。11月20号,公司要求B女士将病假条、病历等资料原件寄往上海HR部门,她把所有原件拍照留底后全数寄出。21号,身为全国大区经理的她接到助理打来的电话:“你的电脑打不开了。”23号,出院回家的B女士看到了寄出地址上写着“B公司”字样的快递。拆开后,她发现自己被解雇了,理由也是“违反了公司的合规规定”。快递寄出日期是11月21号。后来,B女士了解到,另外几个在休病假,甚至产假的同事也收到了同样的通知。


只是没有想到这样被裁掉


突如其来的解雇消息如飞石入水激起的第一圈涟漪在B公司的销售人员中间迅速传开。因为大家最早听到的裁员或者离职只发生在非销售、支持类岗位和糖尿病事业部的同事身上。而后公司也只是突然宣布120多名的销售人员待岗。虽然这些人所在的销售区域突然被取消或者重新划分,他们没了具体工作,但至少公司还在发基本工资。


这时候开始有人联想到B公司在2014年8月聘请美国第三方律师事务所对全公司近三分之一的员工进行合规约谈。“当时说的是了解内部工作流程,要相互保密,并且据实以报。”


B女士被告知其违反合规的证据是:她负责管理的一位地区经理被举报有不合规行为,而她知情不报。但据B女士解释,这封邮件只是抄送给她,而且同样被抄送的还有B公司的合规部和中国区总经理。更令她不解的是,公司当时专门派人调查了这起举报,事后证明,发这封邮件的是一位销售代表,因离职时与负责他的地区经理发生争执,所以蓄意举报。而公司调查并未发现这位地区经理存在不合规行为。这个插曲就此结束。这位地区经理继续在B公司任职。但现在,这封邮件却被视为B女士“知情不报”的证据,成为B公司单方面解除劳动关系的理由。以过往邮件为证据的解聘理由在2014年11月份被解雇的那一批员工中占了多数。


全国区域市场推广经理E女士在接到HR面谈的通知后,觉得自己身正不怕影子斜,“我不怕,因为我没有不合规行为,都可以解释清楚。”而且,自己已经在B公司工作了7年,跟B公司签订的是无固定期限合同。E女士理直气壮地来到了面谈地点。刚一坐定,对方直接通知:“受公司指派,因为你违反了公司的合规规定,所以今天将与你结束合约。你可以考虑自动离职,如果你自动离职,那么你的职业生涯将不会有污点,对你以后找工作有利。”E女士立即抛给对方一连串的质询。面对质询,对方的气势弱了下来,苦笑道:“我以前是负责招聘的,临时被公司指派来做这件事,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关于面谈的内容,E女士早已心知肚明,但她还抱有一线希望,能“说清楚”。但更让E女士吃惊的事情发生了。回到办公室以后,E女士的门卡失效了。“轻装上阵”的她还有自己的东西在公司里。于是,在办公室同事的“护送”下,她取走了自己的物品,又被以同样的方式“护送”出门。她说:“裁员没什么,但是真没想到是这么被裁的”。


公司裁员的方式在内部传开以后,很多被HR通知面谈的员工直接带上了自己的律师,有的还邀请了记者一同前往。面对“有什么要谈的请直接跟我的律师谈“,负责通知的HR“不敢多说一句话。”之后B公司此类的裁员和约谈便偃旗息鼓。


约谈不起作用怎么办?劳动仲裁、法律诉讼


A先生、B女士、C先生、D先生、E女士等人在接到解雇通知后不久便提起了劳动仲裁。这也是2014年11月这一轮被B公司单方面解除劳动关系的中高层职业经理人们比较普遍的做法。


与此同时,这批员工还一起署名向美国劳工部提起对B公司的申诉,并且直接给B公司美国董事会发了一封邮件。在邮件中,他们认为自己受到了B公司不合理、不公正的对待,要求美国总部对这件事进行干预,恢复他们的劳动关系。美国董事会的法律顾问给他们回了邮件,表示B公司美国董事会已经了解到他们的情况,但对于已经做出的决定不会更改。

他们也考虑过用其他方式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毕竟GSK裁员事件在整个行业内闹得沸沸扬扬,请愿游行抗议似乎是可以迅速博得眼球、引起关注的方式。但他们普通认为应该理性维权,拿起法律武器。在提出劳动仲裁不久,来自B公司executive级别高层领导的意外拜访让他们坚定了走法律维权的选择。


A先生的面谈请求一直未得到B公司的回复。在被解雇大约一个月左右,B公司的一位高层领导带着律师来到A先生家中。拜访的内容主要是两个:一是认为,对于A先生的离职处理方式缺乏人情味,离职管理不到位;二是,既然A先生们已经提起了劳动仲裁,那么有关他们是否违反了B公司劳动法相关规定,就要“靠仲裁部门来判定”。如果仲裁判定他们没有不合规行为,这位高层领导向他们保证“我会以第一时间以工会主席的名义找到公司,给大家一个合理的补偿。”


关于仲裁的经过,B女士觉得:充满波折,被一施再拖。她在2014年12月向上海市闵行区劳动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按照程序规定,仲裁审理应该在两周内完成,但B公司的代理律师向仲裁委员会表示,提起仲裁的人太多,所以需要更长时间准备这些员工不合规的举证材料,所以仲裁判决被拖进了2015年。据悉,闵行工劳动仲裁委员会的工作人员称:第一次碰到这么大规模的劳动仲裁诉求。


2015年2月,上海市闵行区劳动仲裁委员会判定,B公司所示证据不足以证明B女士存在违反公司合规规定的事实,建议恢复劳动关系。A先生等人也相继得到仲裁判赢的结果。拿到结果的他们再次找到当初许下承诺的那位B公司高管时,对方表示:“我也不知道找谁了,现在公司没人管这个事情。”


这时,当B女士们拿着仲裁判决,想要求与公司恢复劳动关系时,被告知”你的岗位已经有人了,现在没办法恢复”。再后来,她的律师告诉她,B公司上诉了。和很多被裁同事一样,已经找到新工作的B女士决定要把官司打到底。


劳动仲裁中,这些被裁员的员工诉求分两种:一则为要求得到相应的离职赔偿,二者为要求与B公司恢复劳动关系。数十起劳动仲裁的判决结果并不一样,故而不服仲裁判决提起上诉的不仅仅是B公司,也有仲裁的发起者被裁员工。


F先生的诉求就属于后一种。他在B公司已经工作近10年,签订的是无固定期限合同。“都到了这份儿上,你还要恢复劳动关系干什么?”他回答说:“恢复劳动关系是为了让B公司和我能坐下来公平合理的谈。”


2015年,B公司的裁员仍在继续。据了解,新的裁员政策是:1月份离职,可以获得N+4的离职补偿;2月份离职,可以获得N+3的离职补偿;3月份离职,可以获得N月的补偿……再往后,则不再有补偿。


4月下旬,B公司与杭州某前员工关于离职的法律诉讼即将开庭;5月19日,B公司与B女士关于离职的法律诉讼即将开庭……


下附B公司回复,部分摘录如下:


“我们确认的确有部分员工因违反公司合规政策而离职。”


“同时,我们承诺公平对待所有员工,并遵循适用的中国法律/法规。”


“公司从未有所谓的‘要开除所有销售团队的计划’。”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