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沃尔玛接盘1号店始末
1号店创始人兼董事长于刚,以及联合创始人CEO刘峻岭正式离职。那么,于刚、刘峻岭与沃尔玛间的矛盾,是从何时开始不可调和的呢?于刚、刘峻岭二人决定离开1号店,又有着怎样的直接动因呢?失去于刚、刘峻岭的1号店,是否将失去活力? 
2015-7-23 13:25:29
0
龙凌子 周一

本文转载自棱镜



那个曾经说出“像爱护自己眼睛一样爱护1号店品牌”的人,最终选择以离开1号店的方式,结束自己长达七年的创业之旅。

就在一周前的7月14日深夜,1号店官方以及沃尔玛中国区总部,同时给《棱镜》发来确认信息宣布,1号店创始人兼董事长于刚,以及联合创始人CEO刘峻岭正式离职。而一周后的20日,壹药网相关人士确认,于刚和刘峻岭正式启动壹药网这一医药电商创业新生意。

《棱镜》较早之前获得的另外一封以Neil Ashe名义发出的内部邮件显示,前CBSI(哥伦比亚广博集团)中国总裁王路将以沃尔玛全球电子商务亚洲区总裁身份领导1号店,而在于刚和刘峻岭离职后的过渡期间,“Roger和Daisy将担任临时领导和协调人”。

该内部信函中所提及的Neil Ashe(尼尔·阿什),为沃尔玛全球电子商务业务部门总裁。而Roger(宋侑文)和Daisy(戴青),为原属沃尔玛中国区电子商务部门高管,自2012年11月空降至1号店,分别担任财务副总裁和人力资源副总裁。

于刚和刘峻岭的最终离职,成为一枚重磅炸弹,不仅在1号店内部而且在整个零售业,都产生巨大影响。一位零售行业高级管理人士分析称,“1号店事件,从于刚和刘峻岭个人角度而言是悲哀的,任何创业者如此将企业拱手让人都是多少有些无奈;从沃尔玛角度来讲又是必然的,毕竟一家创业公司想要融入沃尔玛这样的巨无霸,伤筋动骨是必然的。”

那么,于刚、刘峻岭与沃尔玛间的矛盾,是从何时开始不可调和的呢?于刚、刘峻岭二人决定离开1号店,又有着怎样的直接动因呢?失去于刚、刘峻岭的1号店,是否将失去活力?

1.传闻变为现实

7月中旬,上海市浦东嘉里城1号店总部,一切看似运转如常。张贴有于刚和刘峻岭二人相片的企业宣传语,在公司墙壁上随处可见。“领袖和跟风者的区别就在于创新”,这句由于刚在1号店期间提出的内部口号被挂在了尤为显著的位置。

在一间独立的房间内,由“实时订单地图”和“站内流量交通图”等系统集成的1号店商品实时监测的电子系统,正在不断显示着与1号店有关的各种商品售出情况。而在公司内部通道的另外一端,放置于刚和刘峻岭二人合力规划的1号店未来规划的方形框架一直摆到了2021年,而2014年之后的所有规划框架都以空白的方式悬挂着。这些需要填补空白的塑料框架栏,再也不需要由于刚和刘峻岭二人去完成了。

自2011年沃尔玛通过购买方式逐步获得平安集团手中持有51%的1号店股权开始,有关于刚和刘峻岭可能离职的传闻就从未间断,在7月14日这一天,传闻消息最终成真。

沃尔玛和1号店在面对这样一个变故时,多少有些仓促。一位内部人士对《棱镜》说,“纸是包不住火的,这个消息反正早晚要公布,最终公司决定不如早点公布算了。”

事实上,直至6月底,于刚和刘峻岭都如常般到1号店总部办公室最深处的二人办公位上班。如今,那里已经变得空空荡荡。

尤其是在今年年初,1号店CTO韩军、市场部市场副总裁程峻怡等创业元老先后离职,有关于刚等二人离职的的消息,就在1号店公司内部各渠道不断传出。不过,4月29日左右,沃尔玛全球总裁董明伦访华期间,于刚陪同董明伦参观了1号店,致使有关于刚本人的离职传言不攻自破。

直到6月下旬,1号店内部再次传出于刚和刘峻岭将离职的信息。彼时,由前CBSI中国总裁王路担任1号店CEO的消息开始在内部和外部传播。“其实,公司大范围知道于刚和刘峻岭要离职的消息,也就是7月初,当时,他们不再来上班了。”一位1号店内部员工说,“当时,大部分人感觉还是蛮突兀的。最终,老板(于刚)要走还是有些矛盾无法调和。”

2.难以融合的整合

从14日晚间双方共同发出的声明之中,于刚和刘峻岭获得了沃尔玛方面的充分肯定,不过,诸如“去开创他们下一个事业”等这类话语,显然并非曾经说出“像爱护自己眼睛一样爱护1号店品牌”的于刚离职的真正原因。

2015年1月1日,在1号店公司内部发生了一件老员工们看似非常不合常理的事件。每年由于刚发出给员工的信件中,并未像往年一样提及“企业运营数据指标”,而这一坚持了五六年的“问候方式”,让部分员工猜测“企业真的要变天了”。

前述1号店内部人士称,“在公司内部,无法获知双方矛盾的具体内容,也并未看到双方吵架吵到许多人都知道的层面,不过,自2012年沃尔玛中国区电子商务部门与1号店重组以来,双方确实在公司文化理念上有一些比较大的差异。”

该人士所言的差异,具体指向沃尔玛电商部门和1号店整合并十分不理想。他进一步表示,“沃尔玛公司体制太大,甚至有些官僚文化,以致于非沃尔玛自己培养起来的员工,很难撬动沃尔玛体内的庞大资源。”

或许作为这句话的深层次注解,沃尔玛全球总裁董明伦在4月29日接受《棱镜》在内的大陆媒体采访时也表示,线上线下的融合,不可能在一季度或1年内就立刻发生。

此外,另外一位知情人士告诉《棱镜》,“理念不合确实是双方存在的基本矛盾,这也导致高层间会有一些沟通上的问题。”该人士并未指出具体事例,但是,却进一步指出,“一家公司为创业型公司,另外一家是世界零售业老大,两者间的矛盾从体量上的差距就可想而知”。

对此,于刚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隐约透露了一些观点。他当时表示,处理1号店和沃尔玛的关系焦点在于“速度”,“沃尔玛毕竟是一家标准大公司,1号店是创业公司,我们希望做得快一点”。

不过,前述零售行业高级管理人士提醒《棱镜》注意,沃尔玛对中国市场的企图心一直非常坚定,就是打造美国之外的第二大市场,但是,线下实体店发展一直并不理想,于是,网上路径为沃尔玛开启另外一扇窗户。

沃尔玛之前寻求收购的对象是京东商城,而目前1号店的规模与京东商城的差距,显然是相去甚远的。

《棱镜》查阅相关的行业数据显示,2013年沃尔玛在中国市场新开门店30家,净增门店17家;2014年新开门店数位25家,净增9家。净增门店数量,从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沃尔玛实体零售店的处境。另外一方面,2013年,1号店销售额为115亿元,同比增长69.6%,而2014并未公布经营数据,但是有内部人士说,“计划是250亿元,但并未实现”。

3.1号店的未来

除了韩军、程峻怡以及于刚、刘峻岭四位先后离职的高管之外,1号店仍然存在高管离职的可能。

前述1号店内部人士说,目前,一号店共有十余位高管人员,目前来看,除沃尔玛外派的人员之外,其它高管都相对稳定,并无离职迹象。不过,在公司内部,也有一些传闻称某些高管可能有离职可能,但都未确定。

而由于创始人离职相对仓促,1号店CEO等职仍然处在“空窗期“状态。有前述知情人士的消息称,沃尔玛全球电子商务亚洲区总裁王路虽然不被外界看重可以领导好1号店,但是,他在沃尔玛全球电子商务亚洲区总裁一职上的主要工作,就是推进1号店的发展。

2010年,由于金融危机影响,1号店创始人于刚和刘峻岭等人,不得不以8000万元的代价将80%股权出售给平安集团,而经过两次购买行为,沃尔玛获得了平安手中1号店股权的51%,成为1号店单一大股东。此次,于刚和刘峻岭退出1号店,有消息人士称,两人将清退手中股权给沃尔玛。

如若上述消息属实,沃尔玛持有1号店股权进一步扩大。然而,如何应对多位高管缺失困境是沃尔玛必须解决的问题。对此,沃尔玛在内部邮件中称,将由分管人力和财务的副总裁“担任临时领导和协调人”。

此外,1号店披露的信息显示,截至2014年年底,1号店在线销售商品超过800万,拥有注册用户接近9000万;移动注册用户超过3600万,订单占比超过40%。但行业测算数据显示,1号店占到电商市场总份额仅1.4%左右。

而过去数年,由于电商业属于烧钱换市场的模式,因此,各种消息显示,1号店一直处在亏损经营状态。尤其是在2014年,有消息称,1号店在市场营销等方面投放上的费用约达10亿元,亏损额度扩大,不过,并未换来高成长性。

至于沃尔玛将如何盘整1号店,如今并无从知晓。沃尔玛方面仅表示,“我们相信1号店拥有更美好的未来,沃尔玛将继续立足于中国市场和电子商务领域的长期投资发展。”

E药脸谱网
分享: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