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generon:两个人和一个公司的传奇故事
这是一家与众不同的生物制药企业。虽然成立不到30年,但其开发的单克隆抗体眼科产品在上市后的两年内就突破14亿美元。更重要的是,它打造了一个史上最卓越的单克隆抗体在研产品线,这都昭示着这个企业的伟大前程。 
2014-10-14 15:23:17
0
黄东临



图:执行官兼总裁伦纳德·施莱弗尔(左)、首席科学家兼研发部门总裁乔治·雅克波罗斯(右)

本文来源于《E药经理人》2014年10月刊


两位创始人用一致的追求与理念共同执着地谱写了Regeneron的传奇故事,它讲述了生物制药、商业和科研之间的完美结合。担任公司首席执行官兼总裁的伦纳德·施莱弗尔擅长各类商业交易,通过寻求外部的合作来扩大企业的商业价值;而在另一边,首席科学家兼研发部门总裁乔治·雅克波罗斯则专注于新产品开发和技术平台建设。在这两位生物医药奇才长达20多年的合作中,Regeneron从一个仅有数人的生物实验室发展为如今市值数百亿美元的生物制药先锋。


虽然两位创始人才华横溢,但Regeneron的创业之路并非一帆风顺。在最初的10年里,它曾经因孤注一掷地对神经生长因子展开疯狂的研究而山穷水尽;不过随后的10年内,Regeneron遇到业内最优秀的前辈,受其指点而柳暗花明,发现至关重要的研发技术而占据业内创新的领先位置。通过20多年的努力,Regeneron的新产品陆续进入市场,虽然不再以神经系统疾病为主导,但整个公司在免疫学、眼科、肿瘤、心血管等更多的治疗领域中建立了充沛的研发优势,由此成为受生物制药界追捧的翘楚。


志同道合


在医药行业的传统思维中,大学院校从事科学研究,制药企业则对它们所贡献的基础理论研究成果加以应用并实现产业化。不过,随着生物技术的快速发展,于20世纪70年代末成立的基因泰克公司打破了这样的惯例。基因泰克一方面通过风险投资家罗伯特·斯万森引入投资,一方面由加州大学赫伯特·玻伊尔教授对生物基因工程技术开展进一步的研究,使得整个公司在成立后不到10年时间内,接二连三地开发出基因重组人胰岛素、α干扰素、人生长激素等一系列令人瞩目的产品,彰显了现代生物技术的巨大价值。


基因泰克的成功鼓舞了当时在康奈尔大学任职的施莱弗尔,他渴望能拥有一家自己的生物技术公司,更憧憬在自己所擅长的神经疾病治疗领域内打造一个伟大的企业。1988年,在纽约的一家中餐馆,施莱弗尔约见了美林风险投资的代表,在一张餐巾纸上描绘了他的宏伟蓝图,以此成功地募集100万美元,创建了Regeneron,此名称是regenerating(再生)、gene(基因)与neurons(神经元)的组合,预示了企业未来发展的主要方向。


公司草创之初,施莱弗尔在学校导师的帮助下,聘请数名顶尖科学家作为专家顾问,其中包括三名诺贝尔奖获得者,施莱弗尔力邀他们加入了Regeneron董事会。其中,一名专家向施莱弗尔举荐雅克波罗斯,并将后者誉为“这一代人之中最年轻的超级巨星”。事实上,在雅克波罗斯收到施莱弗尔的电话之后,他需要作出人生中一个重大的抉择,是继续在科研院所按部就班、默默无闻地从事科研工作,还是进入一家前途未卜的新公司开始创业。在权衡利弊之后,雅克波罗斯放弃了他在哥伦比亚大学助理教授的职位,从此成为了施莱弗尔在创业道路上最坚定的创业伙伴。


随着雅克波罗斯的加盟,施莱弗尔开始将他的商业抱负变为现实。1989年,Regeneron在纽约州威彻斯特郡建立了一个占地一万平方英尺的实验室,从事神经生长因子的研究。与此同时,施莱弗尔在纽约曼哈顿商业区以低廉的价格租下了一个简陋的小公寓作为公司的“全球总部”,在这里规划他们的各种宏伟蓝图。


神经系统疾病一直是药物研发的重要领域,其中有大量的未知空间等待科学家去探索,从葛雷克氏症、帕金森病,到阿尔茨海默症,这些神经疾病时至今日仍然是亟待攻克的顽症。Regeneron成立之前,在研的用于神经疾病治疗的蛋白质药物只有神经生长因子。雅克波罗斯上任之后,Regeneron研发团队仅仅用了数周时间就发现了第二个相关产品——脑源性神经生长因子。随后,这个研发团队又下一城,开发了第三个神经系统蛋白质类生物药睫状神经生长因子。在接连捷报声中,施莱弗尔不失时机地运用其商业才华引入外部合作,公司因此得到了其成立至今来自制药产业的第一笔投资:日本住友集团决定向Regeneron注资1000万美元,以换取这三个产品上市后在日本的销售权。


1990年,Regeneron在美国《科学》杂志上第一次发表文章,阐述其研发的一个新型神经营养因子的克隆过程。同一年,公司与新兴生物巨头安进签署协议,共同开发神经生长因子用于阿尔茨海默症或是帕金森病的治疗。根据这项协议,安进出资1500万美元,收购7%左右的Regeneron可转换优先股,之后还将阶段性地为Regeneron的未来研发提供资金保障。如果产品最终能上市,双方分享产品的未来利润。


伴随着与安进的合作,Regeneron进一步拓展了公司的融资力度。1991年,Regeneron股票上市,募集资金9160万美元,这为其后续研发工作提供了资金保障。在随后的一年内,Regeneron研发的两个神经生长因子产品陆续进入临床试验的阶段。1993年,Regeneron在纽约州收购了一家制药工厂,藉此打造生产实力,同时也为公司生产各种在临床试验过程所需要的实验性药品。


“前辈”加入


新药研发从来就是一项极具挑战性的工作,虽然雅克波罗斯在公司创立初期就发现了睫状神经生长因子在治疗肌萎缩侧索硬化症的潜能,但相关的Ⅲ期临床研究还是于1994年3月宣告失败。在当时,Regeneron仅是一个“烧钱型”的新药研发企业,它根本没有已上市的产品来为研发提供充沛的现金流保障,这样的挫折无疑会让整个研发团队士气低落,公司还因此不得不裁员200多人以度过危机。


天无绝人之路。面对挫折,施莱弗尔建议雅克波罗斯向业内最出色的研发与管理大师求教,他正是雅克波罗斯的“同乡”希腊裔美国人罗伊·瓦格洛斯。瓦格洛斯早年是一名医生与生物化学科学家,于1975年进入默沙东负责新产品研发并在1985年升任首席执行官。随后,在瓦格洛斯领导默沙东的10年间,默沙东的销售额从41亿美元一路攀升至105亿美元,成为了当时全球排名第一的制药企业。不仅如此,瓦格洛斯还开发了全球第一个他汀类降脂产品洛伐他汀以及一款治疗非洲河盲症的抗寄生虫药物,由此他成为雅克波罗斯心目中的英雄。



图:瓦格洛斯

尽管如此,1994年瓦格洛斯在默沙东的职业生涯却即将终结。因为瓦格洛斯当时已经年满65岁,默沙规定过这一年龄的高管必须退休。对此,施莱弗尔大胆地做出决定,邀请这位制药界最优秀的首席执行官在退休之后加盟Regeneron“发挥余热”。


通过对Regeneron的综合考察,瓦格洛斯洞察到这个公司在人才与技术方面拥有巨大的发展潜力。他欣然接受了施莱弗尔的邀请,并担任Regeneron董事长一职,成为了这个年轻的生物技术公司在新药研发和市场开拓方面的重要导师。


瓦格洛斯的上任为雅克波罗斯的工作带来了巨大的支持。瓦格洛斯曾经率领默沙东研发团队开发了舒降之、保列治等一大批划时代产品,这使得他对新药开发具有十分独到的理解。虽然年事已高,瓦格洛斯在Regeneron董事长的岗位上仍然出色地履行了自己的职责。从1995年开始,他一直扮演着雅克波罗斯的良师益友角色,在公司科学顾问会议上不断建言献策,同时也为雅克波罗斯把关每一个研发项目的进度和过程。


根据瓦格洛斯的观察,他认为Regeneron所遭遇的挫折很可能是对疾病或者在研药物本身缺乏一定的了解所致。新药研发不是一种理想化的工作,任何实验室内的想法只有在严苛的人体试验中体现疗效才意味着真正的成功。与此同时,瓦格洛斯又刻意强调了雅克波罗斯的团队和整个Regeneron的优势,那就是在经历了多年的神经系统研究之后,整个公司已经在细胞信号传导与相关疾病方面的研究有了足够的积累。为此,瓦格洛斯敦促雅克波罗斯需要加强对细胞受体的理解,这也意味着Regeneron并不能拘泥于神经系统疾病的研究,而需要将自身资源投入到更多的领域之中。



不过,失败仍在延续。1997年,公司早期开发的另一项在研产品脑源性神经生长因子在治疗肌萎缩侧索硬化症的临床试验中折戟。1999年,Regeneron启动了在研药物AXOKINE用于肥胖症的临床研究,然而不幸的是这款产品在6年后仍然再蹈覆辙止步于III期临床试验。这一系列的“滑铁卢”不免令人失落,Regeneron成立10多年来在神经系统领域内的研发几乎全军覆没,此时仍不得不为上市第一款新产品而苦苦奋斗。


柳暗花明


体验失败往往是成功的必经之路,雅克波罗斯在最初10年的创业道路上所经历的一次次失败几乎让他回到了创业的起点。不过幸运的是,在瓦格洛斯的指点之下,在无数次神经生长因子研发失败的累累白骨之上,雅克波罗斯的团队终于在上世纪末另辟蹊径,逐渐探索出一种关键的新药研发技术,这项技术能有效地阻断各种细胞因子和生长因子在人体内的过度表达,从而达到疾病的治疗效果。


在人体细胞中,细胞因子和生长因子是一种能引起细胞应答的重要手段,有时也被称为“受体”。在某些场合下,一旦人体内这类细胞因子和生长因子因水平过高而过度表达,就可能引发各种各样的疾病。例如,肿瘤坏死因子和白细胞介素-1都被证明了与各类炎症相关,过多的肿瘤坏死因子已经被证实就是引发类风湿性关节炎等免疫学疾病的罪魁祸首。同样地,白细胞介素-4或者白细胞介素-13很可能会严重影响人体免疫系统,进而引发过敏或是哮喘等各类疾病。


有鉴于此,降低人体内这些细胞因子和生长因子水平往往是疾病治疗的关键。根据雅克波罗斯团队的研究,运用两种受体组分可以组成一个“陷阱”来“捕获”人体内细胞因子和生长因子,从而降低这些致病因子在人体内过高的水平而达到治疗疾病的效果。对此,雅克波罗斯将这项技术平台命名为Trap(意即“陷阱”),并以此为基础尝试公司新产品的开发。


2000年,首个运用Trap技术开发的新产品ARCALYST进入临床阶段。一年后,另一个用于肿瘤治疗的VEGF Trap(血管内皮生长因子抑制剂)相关研究也进入到了临床试验阶段,这预示着Regeneron的新药研发重新回到了康庄大道上。2004年,Regeneron又开始发掘VEGF Trap的另一项临床潜力,通过临床研究试图将其应用于湿性黄斑变性(AMD)的治疗。


除了Trap之外,Regeneron另一项值得称道的技术则是VelocImmune。根据雅克波罗斯的思路,发明新药固然重要,但简化新药开发过程和提升产品品质同样不可或缺,对于生产工艺复杂的单克隆抗体药物而言尤为如此。


一般来说,单克隆抗体都会选择在小鼠体内培养,随后费力地逐个转换氨基酸序列,直至最终成型为一种人体所能接受的抗体药物为止。相比较而言,雅克波罗斯的团队十分独到地开发了一种VelocImmune技术,这项技术能将600万个人体DNA片段注入到实验室小鼠的基因之中,用这种独特的“雅克波罗斯鼠”来快速大量地生产以人类基因为基础的单克隆抗体产品。值得一提的是,VelocImmune技术不仅能提升单克隆抗体产品的生产速度和效率,更能够真正做到人源化的基因重组药物,进而提升了最终产品的治疗效果。


随着Regeneron研发逐渐走入佳境,公司首席执行官施莱弗尔又开始尝试更多的外部合作工作,一方面为各个研发项目提供必要的资金保障,另一方面加快这些项目的研发过程,做好未来产品上市前的营销准备工作。


2003年,Regeneron首先与法国安万特(赛诺菲公司前身,以下简称“赛诺菲”)建立合作伙伴关系,共同开拓VEGF Trap用于肿瘤治疗的临床潜力。3年后,拜耳与Regeneron达成协议,拜耳将获得这个产品在美国之外的产品市场营销权,同时双方还会致力于合作推动实现VEGF Trap用于眼科疾病治疗的商业化进程。同一年,Regeneron的第一个全人源化产品—针对IL-6R靶点的全新药物Sarilumab进入临床试验之中。


2007年,Regeneron又一次扩大了与赛诺菲的合作。根据双方的约定,从2007年开始,赛诺菲每年支付1亿美元的研发资金给Regeneron,并在2010年之后将这笔资金提高至1.7亿美元直至2017年。Regeneron则利用其独到的技术来开发4~5个单克隆抗体产品,双方将共同致力于将这些单克隆抗体产品推入市场并最终一起分享这些产品的利润。




两年后,这项合作再次升级。Regeneron承诺在2017年之前将进入到临床试验阶段中的单克隆抗体产品数量增加至20个以上,赛诺菲则承担必要的研发资金支持。由此,虽然Regeneron在成立后的20年内并没有实质性的产品上市,但通过各种外部合作,施莱弗尔却能保障整个企业的新产品开发“不差钱”,这也帮助了雅克波罗斯能领导其研发团队专心于各类产品的开拓。


辉煌成就


2008年,在经历了长达20年的努力奋斗之后,Regeneron的第一款产品ARCALYST终于获得了美国FDA的上市通行证,用于Cryopyrin蛋白相关周期性综合征(CAPS)的治疗。CAPS是一种十分罕见的自身免疫性遗传疾病。虽然ARCALYST总体市场规模有限,2008年的销售总额仅为1100万美元,不过作为第一个Trap技术平台开发的药物,它的上市验证了雅克波罗斯研发理念的成功,同时也意味着Regeneron将开始通过构建自身的产品线而迎来更快的增长。


更重要的一个旗舰产品诞生于三年后。2011年2月,Regeneron向美国FDA递交了EYLEA用于治疗湿性黄斑变性的上市申请,11月,FDA批准了这个产品。EYLEA是一个VEGF(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受体抑制剂,主要基于Regeneron的Trap技术开发。研究发现,抑制VEGF的活性不仅能控制肿瘤细胞生长,同时也可以对一些视网膜病产生治疗效果。在Regeneron与赛诺菲的合作中,赛诺菲仅仅要求共同合作研究这类药物的抗肿瘤特性,这使得Regeneron做出决定独自开发VEGF Trap的眼科应用。


经过多年努力,这个产品最终以EYLEA的商品名上市,而拜耳则通过许可协议获得了该产品美国市场之外的经销权。作为第二个Trap技术平台开发的新药,EYLEA的市场表现令人惊叹。2012年,仅仅在EYLEA上市后的第一年,这个全新机理的眼科产品就获得了美国湿性黄斑变性治22%的市场占有率,销售额也一举达到了8.38亿美,大大超出了当时华尔街所估计的1亿~2亿美元预期。2013年,EYLEA在美国市场的销售突破14亿美元。不仅如此,Regeneron还在进行EYLEA用于视网膜中央静脉阻塞、糖尿病黄斑水肿,以及视网膜分枝静脉阻塞引起的黄斑水肿等疾病治疗的临床研究,这也意味着EYLEA在今后的岁月中还有机会显示出更大的市场增长潜力。


2012年,Regeneron与赛诺菲合作开发的药物Zaltrap获得FDA的上市批准,用于治疗转移性结直肠癌的治疗,这也是Regeneron上市的第三个治疗用药。同样地,这也是Regeneron独特的Trap技术平台所开发的新产品。在赛诺菲的协助下,这款抗肿瘤药物2013年市场销售约为7000万美元。


新产品接二连三的上市提升Regeneron的销售业绩的同时,也以更快的速度推高了整个公司的股价:从2009年到2013年,Regeneron的股价从低于20美元每股一路飘红升至300美元左右,充分体现了资本市场对Regeneron业绩的认可。如今,Regeneron已经成为了全球市值最高的生物制药企业之一。


在华尔街分析家传统的思维中,处于研发后期即将上市的新产品通常是制药企业最具有诱惑力的组成部分,因为它代表着制药企业最强劲的增长动力和投资收益。不过这样的思路和评价模式对Regeneron而言却显得有点“简单粗暴”:与其同行企业明显不同的是,Regeneron拥有两个与众不同的卓越新医药产品研发平台,这使得Regeneron几乎能“大批量且低成本”地开发单克隆抗体药物应用于各类临床疑难杂症的治疗,而不像其他传统生物制药企业往往只能开发数量有限的生药物。不仅如此,善于商业运作和交易的施莱弗尔十分精于赢得企业的外部资源。最好的例证是Regeneron能不断巩固它与最重要合作伙伴赛诺菲的战略联盟关系,通过后者有力的财政支援和有效的营销体系来加速其新产品的商业化,进而赢得最大的商业利益。


事实也正是如此。Regeneron的未来增长空间肯定不会仅仅局限于3个已上市产品,其丰富的在研产品线孕育着更大的财富,这一点同整个制药行业当前研发能力的衰退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在雅克波罗斯的领导下,Regeneron的研发团队正在利用其Trap技术来抑制各种受体因子的过度表达,开发针对各种不同受体靶点的药物,希冀在肿瘤、免疫性疾病、骨骼肌肉疾病、高血脂等潜力无穷的治疗领域大显身手。


在Regeneron所有在研产品中,与赛诺菲紧密合作的降胆固醇药物alirocumab显得尤为瞩目。alirocumab是一种被称为PCSK9抑制剂的新型生物药,它通过压制PCSK9蛋白来达到降低低密度脂蛋白密度的效果,从而降低胆固醇水平。从2013年到2014年所公布的一系列alirocumab上市前临床研究结果来看,alirocumab很可能成为继他汀类药物之后最重要的降脂产品,而且Regeneron也已经在整个PCSK9抑制剂的研发竞技中取得了领先地位(另一个处于领先地位的PCSK9抑制是安进公司开发的evolocumab。相比较而言,辉瑞、礼来、诺华等制药巨头开发的同类产品仍处于研发早期阶段)。


这的确又是生物制药界的一项重大革命。单克隆抗体产品历来针对肿瘤、风湿性疾病等各类疑难杂症,一般很少能进入到患者众多的慢性疾病治疗中。高胆固醇症拥有着大量的病人群体,其中降脂药物立普妥就曾是个年销售额超过百亿美元的药物,而其他同类产品如舒降之、可定等在其专利期内也一直位列最畅销产品之列,充分反映了这个治疗市场的巨大潜力和广泛需求。

如今,Regeneron在治疗高胆固醇症的单克隆抗体产品药物的竞赛已经成为了重要的种子选手,一旦取得成功,这无疑将对全球的医药市场产生深远的影响,甚至根本性地改变医药市场的版图。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