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医院 能消除排队长龙吗?
除了支付宝,一些公司、医院也推出了手机客户端,方便人们挂号看病。“未来医院”会颠覆传统就医方式吗?政府在这种新形态前应该扮演什么角色? 
2014-11-4 14:12:01
0
李红梅


本文转载自人民日报


近日,全国已有14家医院与支付宝合作上线运营,患者到这些医院看病,可以用手机钱包进行挂号、缴费,平均缩短看病时间约3个小时。这只是支付宝“未来医院”计划的第一期项目,二期三期会给患者送药到家,和医院、医疗设备厂商合作,在网上建立健康大数据平台,提供更多健康服务。除了支付宝,一些公司、医院也推出了手机客户端,方便人们挂号看病。“未来医院”会颠覆传统就医方式吗?政府在这种新形态前应该扮演什么角色?——编 者

一问 支付宝看病,医保能实时报销吗

医保尚未打通,但有些医院可以先垫付或预授权再医保结算


记者:通过“未来医院”,患者怎么看病?

刘新:我们推出的“未来医院”计划包括三期,一期是帮助医院建立移动医疗服务体系。用户在支付宝钱包的“服务窗”中添加并关注就医医院,绑定自己的就诊卡、社保卡后,就可以用手机进行移动支付、预约挂号、缴费、候诊以及报告查询等操作。选择相应的科室后进行挂号付费,快轮到自己的号时,支付宝会提醒患者注意候诊信息,患者可以做出合理的候诊时间安排,而这一切,都不必亲自到医院就能实现。

目前,全国已有14家医院上线运营,还有51家医院有合作意向。第一家合作上线的广州妇儿中心医院在支付宝上的关注量已达到11万人,8万人绑定了就诊卡,日均交易量达到门诊量的20%,高峰时期能达到28%。

未来医院二期,将通过移动互联网完成电子处方药就近配送,比如很多慢性病患者可以在家等着药物送上门,不用每个月跑到大医院去开药。由于这一块受到医师多点执业、电子处方政策的管制,目前仍未解禁,推行还需要时机。

三期将在前两期基础上建立医疗大数据健康服务平台,和医疗设备厂商、医疗机构、智能穿戴设备厂商合作,进行大数据分析整合,对用户进行疾病预防和控制。

记者:用支付宝支付,能不能用上医保进行实时结算?

刘新:目前,支付宝钱包没有打通医保实时结算平台。

但在上线的医院中,有一些医院能用上医保卡。一种是先垫付,看完病后再通过医保结算终端,比如自助机进行结算报销。一种是预授权,先冻结账户,最后再通过医保系统结算,比如上海第一妇婴医院。

二问 看病主体是老人,不会用手机怎么办

一人可以绑定多张就诊卡,帮助家人缴费


记者:老人是患病的主要群体,很多老人不会用手机支付功能,那么手机看病是不是就无法普及了?

刘新:不用智能手机的老人、孕妇等,大部分都有家人陪同,支付宝为此开通了“亲密付”功能,一人可以绑定多张就诊卡,帮助这部分人群缴费。每所医院面对的患者就诊群体不同,支付宝根据不同的就诊人群,为每所医院制定不同的服务流程。

记者:互联网介入医疗行业,会不会颠覆传统的看病方式?

刘新:我认为不是颠覆,而是利用互联网技术渗透、再造医疗服务体系,是一种对医疗资源的重新合理配置,比如优化就医服务流程,盘活资源,对服务体系进行专业化分工等。

对医院来说,这样的移动支付解决了很多公认的就诊问题,这些问题是医疗服务领域的痛点,如挂号难,支付宝可以随时挂号,不用排队;候诊时间减少,甚至精确到什么时间去,不用在医院等着;缴费时间减少,报告通过服务窗可以看到,有描述和结果。初步测算,用了支付宝后,患者就诊时间平均缩短3个小时,未来患者有望在半小时内看完病。住院方面,因为痛点比较少,所以开展住院支付的医院不是很多。

医院认为,效率提高可以减少医患纠纷,提升患者满意度,这是医院最关心的。新的技术会带来生活的便利,看病也是一样。现在来看,带着手机看病还是一个新事物,是对传统看病方式的一种补充,但将来或许会成为主流。目前,上线医院的号源97%都已在支付宝开放。

陈秋霖:目前支付宝和医院的合作主要是改造服务流程,改善患者就诊体验,属于医疗领域辅助性服务的再造,没有涉及核心的医疗服务环节,医疗服务模式没有改变,不能称之为颠覆传统医疗。医药如何真正分家、如何激励医生等核心问题仍然没有解决,不会推动整个医疗体制的改革。只能说对医院管理有改善,减少病人排队时间。至于该手段对医疗资源的配置,我认为医疗资源仍需要政府来做宏观配置,这也是政府应该做的事。

该计划提倡了一种以预防为主的医疗模式,不再是目前这种以治疗为主的医疗模式,这是一个值得肯定的方向。

三问 支付宝介入医保,患者隐私会被泄露吗

仍需政府对其准入、运营规则进行监管


记者:医保是政府给参保人建立的支付结算系统,如果未来支付宝介入医保,会不会造成健康信息的外泄,也威胁基金的安全运行?将来如果支付宝建立全民健康档案系统,如何保证公民个人健康信息的安全性?

刘新:我们和医保的连接,只是解决支付的一个接口,不会动医保基金,也不会拿走不允许泄露的数据。医保本身也是一个结算系统,支付宝只是换了一种支付手段而已。将来健康信息系统也是如此,我们只是用平台上的数据做疾病预测,为用户服务,这方面国家也有政策规定。

陈秋霖:“未来医院”计划离开政府做不起来,否则会面临政策、法律风险,而政府要担负保护公民隐私的责任,不可能完全把公民信息卖给商业公司。比如在美国,商业保险公司要调用个人的医保信息,必须要参保人的签名,保护公民的隐私。

目前来看,国家对公民的健康信息系统还缺乏政策、法律约束,但这一块政府肯定要管起来,对手机看病的准入、运营规则等进行监管,保障公民个人信息安全。

“未来医院”的构想还存在一些问题,在支付方面,目前政府医保没有完全覆盖看病的项目,因此支付宝才有了需求的空间。随着医保扩面,覆盖内容越来越全面,对这种支付方式的需求或会减少;在药品配送环节,目前我国医疗体系仍难做到医药分家,药品仍然要靠医生开具,难以切断两者的利益链条。单凭处方配送药品,这样的医疗质量难以保证,药品配送过程中也存在药品安全问题。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