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下的一地鸡毛:医生灰色收入的潜规则能变成明规则吗?
美国公开医生隐性酬劳的今天,会不会是中国的明天?阳光法案希望能将医生的灰色收入这一潜规则变成明规则,但是进程并不顺利。 
2015-2-28 12:46:06
0
E药脸谱

本文综合编译自纽约时报、Fierce Pharma


这是一个很让业界有点胆战心惊的表格:制药企业向美国医生支付费用最高的20个产品。

数据统计区间为2013年8月-12月。

胆战心惊的原因有二:其一,这不是制药企业向医生的行贿表吗?这是怎么通过合规审计的?其二,医生被披露这些信息难道不担心道德污点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从根本上,数据信息的来源变得非常重要,这些向医生支付的费用包括了哪些项目?正常的市场推广与不正当的贿赂医生之间的边界到底应该如何划分?数据背后的那些潜台词,才是脸谱君今天真正想讨论的话题。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医药企业用在医药代表身上的费用没有列入到这个数据表格:其中包括拜访费用、提供免费样品以及在医生和患者间开展推广活动。

这是最新一起因美国《医生薪酬阳光法案》引发的公案。美国政府在2013年10月推出的 《医生薪酬阳光法案》,这是奥巴马医改的一部分,其核心要义旨在抑制因药物人为滥用导致的医保支付压力政府组织美国医疗保险与救助服务中心(CMS)负责通过“酬劳公开项目”(Open Payments Program)网站收集数据,统计结果按年度披露。


这些向医生支付的费用包括了哪些项目?阳光法案规定:自2013年8月1日起,所有金额超过10美元的、美国医生和教学医院从医药企业或经销商获得的、不论直接或经由第三方的付款或价值交换信息都需要被上报公开,上报的主体是药品与医疗器械生产者、经销商、以及谈判组织,上报的范围包括研究费、餐费、酬金、旅行费、演讲费以及参考资料或期刊的再版费。

阳光法案允许:如果数据存在错误、不实或者误导,医生可以查阅并申诉。


理所当然,该平台数据一经上线就受到了来自制药企业和医生的批评。他们抱怨其中存在误导性信息和谬误的条目:“误导”指的是普通民众对于医生收受此类费用必要性的不理解,而“谬误”则来自于统计方法。


这些数据到底有没有错呢?“错误确实有。”该网站表示,“由于制药企业故意遮掩,公开的数字只少不多。”企业遮掩的方法包括故意拼错产品名称、混淆产品类别、模糊费用支付用途、或者将多款产品的费用以总和的形式上报却不注明各自占有的比例。

再来看看这一组数据,诺和诺德的糖尿病药物诺和力高居榜首,5个月时间在向医生支付演讲费、研究费、餐费等方面就花费了900万美元。医生收受此类费用的必要性确实需要狠狠解释,普通民众才能理解。但是如果一定要计较这是不是药企向医生支付费用的准确数字,一定不是,只能说是接近于准确的数字。


从治疗领域看,2型糖尿病、抗凝、精神障碍、多发性硬化症和COPD囊括了向医生付费最多的五大治疗领域,总计包括15种药物。其中,抗凝药物(艾乐妥、倍林达、拜瑞妥、泰毕全)的生产企业在2013年最后5个月向医生和医院支付了总计1.94亿美金,位列上述治疗领域之首。在过去50年,香豆素类的抗凝药是千万病人抗凝的唯一选择,然而如今,这一领域激战正酣。另一个值得一提的数字是,上述20个产品中,有14个产品都是2010年以后获批。


哪些产品没有在这份名单上?别急着说丙肝药物Sovaldi,该药物在2013年底才获批上市。但确实有一些显著提升患者生存期的抗肿瘤药没有上榜。“要么该产品是某种疾病的首个治疗药物,要么该产品比其他药物更具优势,否则其在市场上能难靠较低的销售费用立足”,公民健康研究集团(Public Citizen's Health Research Group)高级顾问Sidney Wolfe表示。

阳光法案如果能够继续推行,促进制药企业自律,保证医疗环境纯洁,从而为患者健康谋福求是期望达成的理想境界。推行之初的一地鸡毛其实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不过,其正面的意义在于,将灰色收入的潜规则转化为明规则,探问其中的边界,最终确定游戏规则。这远远好过于隔岸观火的看热闹,然后凉凉地点评一句:你看美国市场也照样有灰色地带、带金销售,只不过是表现形式不同罢了。

E药脸谱网
分享: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