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私募掌门人眼中的药企竞争力
基本面的判断虽然是投资的关键,可是众多投资者往往会忽略基本面中的变量,更把握不了产生变量的要素。 
2015-8-25 14:11:03
0
尹文博

本文来源于《E药经理人》杂志2015年8月刊

200%的收益率,20倍的基金规模扩张,是德传医疗基金(以下简称“德传基金”)过去两年的业绩,这一数据在众多公私募同类产品中无出其右。

“德传基金两年来的快速增长得益于我们对医药行业的深刻理解以及对医药企业竞争能力的把握”,德传基金发起人姜广策表示。

对于医药企业竞争力挖掘,姜广策颇为认同索罗斯说的“如果你不在这个圈子里,那么你就出局了。”

基本面的变量

判断一个企业是否具有投资价值,一般都会从基本面出发,姜广策也不例外。但他会强调,基本面的判断虽然是投资的关键,可是众多投资者往往会忽略基本面中的变量,更把握不了产生变量的要素。

对于发现基本面背后隐藏的变量价值,调研应该是其挖掘独家投资品种的杀手锏。姜广策说:“公募的医药基金业绩都差不多,主要原因是他们接受的都是相同卖方的服务,没有得到更多的信息。”

姜广策有别与其他投资人的地方在于,“平时跟金融圈的人交际不多,主要都跟医药行业的人在一起。”与医药行业的人在一起,不仅令其掌握的医药企业信息更准确,更为重要的是,他能够较金融圈更快速掌握医药企业的动态信息。

“你需要知道医药企业的状态,正在发生什么,而不是停留在冷冰冰的数字上。”姜广策说,他每年有1/3的时间在外调研,每年个人差旅费就近百万元。A股医药企业有220家,两年内姜广策调研了一半以上的企业。

让德传基金收获颇丰的东北制药就是姜广策基本面挖掘的经典案例。

2009年至2014年的5年间,东北制药股价从29元,一路狂跌,最低时只有5.19元。究其原因,是由于其主营的VC原料药业务因价格战导致业绩亏损,长期不被资本市场看好。甚至5年里没有一篇行业报告推出。姜广策研究认为,这种股票其实已经跌无可跌,只要基本面转好,股价就会上涨。

通过多方调研,姜广策在2013年得知,公司更换了董事长,开启公司改革进程,其产品结构也有所改善,公司亏损幅度日渐收窄,姜广策认为,这是东北制药“拐点”的到来。因此姜开始大胆加仓,最终令其赚了一倍。

一般来说,姜广策主要看企业三个方面的能力:产品线、营销、政府事务。产品线的分析是寻找投资的基本依据,营销是企业能力的体现,而政府事务则是决定在政策主导的中国医药环境中能否达成销售的关键。

以今年中国医药上市公司竞争力20强的济川药业为例,其2014年之所以营销成果显著,是因为过去一年积极参与各地医保和基药目录的增补工作。2014年,蒲地蓝消炎口服液增补进新疆地区医保目录,小儿豉翘清热颗粒进入浙江、安徽、新疆三省(区)基药增补目录,健胃消食片进入甘肃省基药增补目录,三拗片进入新疆增补目录,雷贝拉唑肠溶胶囊进入浙江、安徽基药增补目录。

另外,姜广策还能够经常与医药企业家接触,通过与之沟通,对企业家精神有更为准确和清晰的判断,并由此决定是否投资。

姜广策认为,企业家精神的体现在于企业家不考虑自己身价,而是只考虑怎么样将企业做好,愿意为企业拼搏。科伦药业的刘革新就是其中最为突出的代表者。2014年,科伦药业股票仅为25元,每天的成交量很小,市场也没人提它。但姜广策认为,一方面,伊宁项目已经投产,虽然面临困难,但情况已经有所好转。另一方面,就是相信刘革新有能力将企业带向更好的发展。后来结果证明,姜广策的判断完全正确。

其实,德传基金在发售时机的选择上,也体现了姜广策对医药政策全面准确的判断。

“2012年全年我都在等待发基金的机会。”姜广策认为,2012年医药股横盘,是2010年安徽招标模式出台之后的余威冲击,导致2011年医药股大跌。2012年全国医药界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提议之后,安徽招标过左的现象开始有所转变,医药股也止跌回升。

姜广策回忆,2012年年底,大盘开始上涨,医药股也随之上涨,到2013年2月,整个医药板块涨了30%。姜广策的德传基金也成立了。而今年,由于各地出台新的招标政策,特别是安徽蚌埠招标模式影响颇广,医药板块承压较大,姜广策表示,下半年可能会减仓。

唯一与第一

“要么唯一,要么第一。”姜广策的这句博客标语是其投资医药二级市场判断企业的核心原则。

体现姜广策“唯一与第一”理念的经典案例是曾经在海思科最低价时买入了100万股。姜广策认为,海思科是一个非常重视研发的企业,而且研发很有效率,抓住了医药行业的本质—知识产权,实现了“人无我有,人有我优”的产品线策略,而且其采取的“轻资产模式”,将研发与生产都进行了外包,一方面可以在最短时间内将新产品覆盖全国市场,另一方面节约成本。2013年的年报显示,其营收为9亿多元,而利润则高达5亿多元。而医药工业企业一般的利润额为销售额的10%。在德传基金买入海思科之后的一年半里,其股价涨了近4倍。

当然,“唯一与第一”都兼得的企业毕竟是少数,更多的是二选一。

2014年年初,姜广策操作的九安医疗就是其从第一家做“移动医疗”的角度去投资的。在2013年年底,4G网络开通之后,姜广策认为移动医疗的概念可以进场操作了,当时九安医疗股价才11元左右。

恰好九安医疗的产品与苹果可以搭配使用,移动医疗产业也开始受到资本市场的追捧,九安医疗成为第一个被挖掘出来的移动医疗概念股。姜广策说其实“移动医疗的概念是从我操作九安医疗之后,市场才有的讲法。”

其实,姜广策的“要么唯一,要么第一”的理念并非只是运用的投资中,对于自己的德传基金的发展上也是如此期望。

德传基金的募资模式在同类基金中是绝无仅有的。众所周知,私募基金发展过程中,渠道费用是很大的一笔支出,在20%的业绩提成中,接近7%左右是付给渠道的。而德传基金的的资金来源却是微博粉丝。姜广策表示,这不仅为德传基金节约了大量的成本,而且由于粉丝与其建立起的信任度,不用担心波动承受能力,更能专心深入行业进行调研。

姜广策做医药基金,除了本人有极其深厚的医药背景及资源外,他认为未来二三十年是中国医药产业发展的机遇期,盈利前景非常好。另一方面,中国即将成为全球最大的医药消费市场,但是却没有一支知名度较高的专注于医药行业的基金。欧洲的LSP Healthcare Fund、美国的Orbimed都是专注于医药的知名基金,所以姜广策的目标希望未来五到十年倾其努力,将德传基金打造成中国最好的医药基金。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