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投资新风口:质子、重离子治疗机构全球布局全解析
2015年8月12日,泰和诚医疗集团有限公司宣布,已完成增持美国德州MD Anderson质子治疗中心的股权交易,成为该质子中心管理公司的控股股东。 
2015-8-18 9:44:49
0
E药脸谱

本文转载自健康智汇

中国自2014、2015年开始进入质子重离子建设高潮,据智汇君不完全统计,中国已建、在建的质子重离子治疗中心达到9家。但对于投资数十亿元、年维护费用千万级别的质子重离子治疗中心,中国从诞生、快速发展之日起,即受到来自世界各国的激烈竞争,前景尚不明朗。

2015年8月12日,泰和诚医疗集团有限公司宣布,已完成增持美国德州MD Anderson质子治疗中心的股权交易,成为该质子中心管理公司的控股股东。

“我们将支持MD Anderson癌症中心以及质子中心将多年积累的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应用于中国,以最先进的肿瘤治疗体系和服务理念惠及中国患者。”泰和诚董事长杨建宇表示。

泰和诚是一家为医疗机构提供放射性诊疗和影像诊断中心网络的中国运营商,专注于肿瘤治疗领域,迄今发展历史已经近二十年,并于2009年在美国纽交所上市。MD Anderson是世界顶尖的癌症治疗机构,其质子中心自2006年开业以来,已收治近6000位来自世界各地的患者,是美国第四家开业的质子治疗中心。

在成为控股股东后,泰和诚计划在中国兴建多家质子治疗中心,“我们希望扩大MD Anderson质子中心在中国市场的影响力,并协助泰和诚在中国兴建和管理质子中心的计划。” MD Anderson质子中心首席执行官John Styles Jr表示。

质子治疗属于放射治疗的一种方式,它通过一台重约200吨的设备,打出时速约为2/3倍光速的高能粒子,用以消灭肿瘤细胞,并极少伤及正常人体组织,可用于多种癌症的治疗。该项技术在上世纪50年代开始用于患者,并在70年代晚期得以完善。另一种称为重离子的治疗方式与质子类似。

自从1969年世界上第一座质子治疗中心在俄罗斯莫斯科建立以来,全球共有12万多人,在57家质子、重离子治疗中心接受临床试验或治疗,该数据来源于“粒子治疗合作组织”,截至时间为2014年12月。

智汇君根据公开信息统计,另有数十家治疗中心处于在建中。

随着世界的建设步伐,中国自2014、2015年开始进入质子重离子建设高潮,据智汇君不完全统计,中国已建、在建的质子重离子治疗中心达到9家。

但对于投资数十亿元、年维护费用千万级别的质子重离子治疗中心,中国从诞生、快速发展之日起,即受到来自世界各国的激烈竞争,前景尚不明朗。

1中国大陆地区掀起建设热潮

2015年7月16日,上海质子重离子医院宣布,自5月8日正式开业到7月8日两个月内,共收治46例患者,其中,13例患者已顺利完成治疗并出院。

在上海市领导的支持下,上海质子重离子医院在几经曲折后于2013年12月试运行,是国内第一家、也是世界上少数同时配备质子、重离子两套设备的治疗中心。

质子重离子治疗用于多种癌症。上海质子重离子医院临床技术委员会主任蒋国梁曾公开表示,“包括头颈部肿瘤患者20例、胸部肿瘤患者8例、腹盆腔部肿瘤患者18例;患者分别来自上海、北京、浙江、安徽等地,其中最大的81岁、最小的23岁。”

在上海质子重离子医院建设之前,中国已存在两家可以提供该项治疗技术的机构。

2002年,在世界银行国际金融中心的资助下,山东淄博万杰肿瘤医院投巨资引进了国内第一台质子治疗设备,并组建了国内第一家质子治疗中心,2004年投入临床使用。

淄博万杰肿瘤医院北京办事处孙春雷对智汇君表示:“截至目前,万杰肿瘤医院已治疗1000多例患者,效果良好。”

2006年,重离子治疗中心落户甘肃兰州市,技术提供方为中国科学院近代物理研究所,这也是中国第一次自主研发重离子治疗设备。

来自“粒子治疗合作组织”的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12月,近代物理研究所共完成213例患者的临床试验和治疗。目前,世界上仅有8家重离子治疗中心。

事实上,在上海质子重离子医院建成之前,中国虽建有兰州、万杰肿瘤医院两家治疗机构,但一直处于进展十分缓慢的时期,而进入2014年之后,中国开始密集布局这项尖端的放疗技术,并逐渐掀起一轮热潮。

近日,欧盟国际肿瘤治疗质子治疗中心(筹)和瓦里安医疗系统达成合作意向,将在沈阳投资26亿元建设质子治疗中心。辽宁省肿瘤医院、华康联合基因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瓦里安医疗系统出席了签约仪式。

智汇君梳理,近期落实拟建或在建质子重离子中心的城市还有上海、武威、重庆、湖北、合肥等。

其中,甘肃武威市重离子肿瘤治疗中心是中科院近代物理研究所除兰州之外的又一处治疗基地,同样采用自主研发的设备,预计2015年内投入运行。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于2014年12月31日披露,瑞金医院肿瘤(质子)中心建筑项目正式开工。据透露,中科院上海应用物理研究所国产质子治疗装置研发工作已经启动,计划于2018年进行临床调试。

重庆质子治疗中心在2015年5月,由中美合资的医疗投资机构海吉亚医疗集团与重庆市沙坪坝区签约,投资约20亿元,引进肿瘤质子系统。

湖北质子重离子治疗中心于2015年5月10日,由湖北开放集团投资有限公司与日本日立公司签订购买日立公司质子重离子癌症治疗装置项目意向书。计划与同济医院、协和医院、湖北省肿瘤医院、中南医院、湖北省中医院、武汉市市肿瘤医院等大型医院联合,建立一个集诊断、治疗、康复在内的医疗综合体。

合肥质子重离子治疗中心或将落户中国科技大学,目前正在讨论建立医学院的可能性,并引入质子重离子设备。

 

 

 

各国态度冷热不均

与中国首次进入质子重离子治疗中心的建设热潮相比,世界各国在此领域的重视程度并不一致。

加拿大、英国、法国、俄罗斯、瑞典等国的质子重离子治疗中心集中建设于上世纪80、90年代及本世纪初,但自此之后,建设步伐逐渐趋缓,在2010年之后,鲜有建成和在建项目。

而美国、日本、德国、意大利、新西兰则延续了治疗中心的建设热度,在数十年内保持较为稳定的建设速度。

来自“粒子治疗合作组织”的数据显示,世界上共有34家质子重离子治疗中心处于在建状态,这些中心预计在2015年-2018年建成,其中包括中国位于上海和兰州的两家质子重离子治疗中心。

最新的数据显示出了美国的热情。在已开业的质子治疗中心中,建于2012-2014年的就多达8家,除此之外,美国在建的质子中心达到14家之多。美国也是世界上拥有质子治疗中心最多的国家,已建和在建项目之和为31家。

以美国MD Anderson质子治疗中心为例,据其官方网站披露,从2006年开业至2014年12月,已总计接收患者5838例。而美国于1990年最早开业J.slater.PTC.loma.Linda治疗中心总共接收患者达到18362人,居世界第一位。

美国患者数量高居世界第一得益于其完善成熟的国际患者体系,MD Anderson的患者来自世界各地,包括中国的富裕阶层,网站上披露了数十位真名实姓患者的良好治疗效果。

日本的情况与美国类似,在日本共有17个质子重离子治疗中心,其中13家开业,4家在建,自1994年以来共有29575位患者接受治疗。

其他国家和地区在质子、重离子治疗中心的态度也逐渐发生转变,据统计,澳大利亚、印度、新西兰、斯洛伐克、沙特阿拉伯、中国台湾地区,将实现质子重离子治疗中心零的突破,计划从2015到2018年相继建成8家治疗中心。

但美、日的态度并不能代表全球的普遍趋势。加拿大、捷克、英国、南非等国,自上世纪末和本世纪初建成一到两家治疗中心后,就再未计划建设任何新的设施。

值得注意的是,在质子与重离子技术路线的选择上,前者占有压倒性优势。在已经建成开业的57家质子、重离子治疗中心中,重离子治疗中心仅有12个,占比在20%左右,美国更是清一色的质子路线。

造成质子治疗几乎一统天下的原因之一是,重离子设备的投资是质子的3倍左右,但治疗的效果和病种并无显著差异;此外,重离子治疗仍处于临床研究和初步临床阶段。

3市场竞争激烈,中国前景不明

中国的监管机构开始放松对质子、重离子临床应用的管控力度。

2015年7月2日,国家卫计委发布《国家卫生计生委关于取消第三类医疗技术临床应用准入审批有关工作的通知》,将质子、重离子加速器放射治疗技术由审批制改为备案制,医疗机构仅须按照该技术的《临床应用管理规范》,经自我对照评估符合所规定条件,即可完成备案。

但管控力度的放松,并不意味着市场的爆发。实际上,中国的质子重离子治疗从诞生、快速发展之日起,或将面临来自世界市场的激烈竞争。

竞争主要来自医疗强国美国、日本。

美国和日本不仅拥有世界上数量最多的质子、重离子治疗中心,并且也是在建项目最多的国家,两国在建治疗中心之和为18个,加上已开业治疗项目,总计为51个。

中国近年来陆续成立的海外就医服务机构如盛诺一家、厚朴方舟等,均有数量不菲的海外质子、重离子治疗项目。

而除去美日,世界上仍存在另外18国拥有或即将拥有质子重离子治疗中心,其中既包括传统医疗强国德国,也包括毗邻中国大陆的韩国、俄罗斯、台湾地区等。

除可供选择的治疗目的地逐渐多样化之外,在最为重要的价格因素方面,世界各国也形成了可供选择的价格梯队,有些国家甚至低于中国价格。

以日本为例,据厚朴方舟总裁王刚介绍,其质子治疗价格低于中国。“在日本,质子治疗一个疗程的价格可低至15万元人民币,而我国上海市的核定价格为27.8万元,日本比我国便宜将近一半。”

即使中国的淄博万杰肿瘤医院的价格也难以与日本相比,孙春雷告诉智汇君:“我们医院一个周期的治疗费用为18万左右。”这一价格与兰州市重离子治疗的价格相当。

在“性价比”的另一个方面,中国患者普遍倾向于持有国外水平高于国内水平的观点,实际上,如果认为治疗的患者数量是衡量治疗水平的一个重要因素,那么,中国的人才建设或许暂时低于发达国家。这就像给你一套炊具和菜谱,但不一定能做出可口的饭菜。

以美国MD Anderson质子治疗中心为例,其治疗团队包括放射肿瘤学家、儿科放射肿瘤学家、研究护士、注册护士、放射治疗师、剂量师、物理学家以及其他肿瘤学专家等。

上海质子重离子医院正在世界范围内招聘合格的治疗人员,并从复旦大学放射生物工程系培养选拔人才。

而医保政策则成为限制中国患者在本国享受治疗的重要因素之一,截至目前,质子重离子治疗尚未纳入医保,这意味着,只有富裕阶层可以选择这项治疗。

不过,据北京瀚思维康总裁苏小虎称,“国内有治疗中心可以通过列支形式,实现部分报销。”

中科院近代物理所自主研发的重离子治疗设备或许是降低成本的有效路径,据悉,在竞标上海质子重离子医院项目时,该所报价6亿元人民币,比西门子报价低了9亿元。

“虽然质子重离子治疗不是革命性的治疗手段,它具有放射治疗的一些弱点,但却为患者提供了另外的一种选择。”苏小虎称。


E药脸谱网
分享: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