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规则”绊倒9名四川卫生院院长
今年以来,四川省阆中市检察院集中查办该市乡镇医疗卫生领域商业贿赂窝案,先后对9名涉嫌受贿的乡镇(中心)卫生院院长和1名涉嫌行贿的医药公司经理立案侦查。 
2015-9-24 13:18:05
0
刘德华 陈鉴

本文转载自检察日报




今年以来,四川省阆中市检察院集中查办该市乡镇医疗卫生领域商业贿赂窝案,先后对9名涉嫌受贿的乡镇(中心)卫生院院长和1名涉嫌行贿的医药公司经理立案侦查。近日,阆中市法院集中公开宣判,对阆中市检察院提起公诉的侯健生、安天全等5名涉嫌受贿犯罪的乡镇卫生院院长判处六年至三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对其他4人宣布适用缓刑或免予刑事处罚。这起在当地反响强烈的乡镇医疗卫生领域受贿窝案画上句号。


初查秘密进行


去年10月的一天,一封匿名举报信摆在阆中市检察院反贪局局长何贵章的案头,“药品公司的代理给卫生院院长送了2万元钱,请你们赶快查。”看完这封举报信,何贵章想起前段时间干警们在办案中得知:有人反映老观卫生院院长安天全在药品采购中收受他人贿赂。


根据举报信及先前掌握的信息,何贵章认为,这不是一起单独的贿赂线索,而是涉及整个乡镇医疗卫生领域的商业贿赂窝案线索。他将自己的想法和初步方案向该院检察长洪峰和分管副检察长刘晓炜作了汇报,得到了院领导的大力支持。


“秘密初查,充分收集有关证据材料,为案件侦破工作奠定坚实基础。”何贵章要求反贪局干警展开秘密初查,重点掌握向阆中各个乡镇卫生院供药的药品供应商的人员信息、供货数量,以及药品供应商在药品采购、配送等环节的操作程序及“潜规则”等。


为进一步搞清情况,阆中市检察院反贪局还专门派人到有办理医疗系统职务犯罪窝案经验的该省南江县检察院考察学习,掌握了办理此类案件的规律,坚定了信心。


初查关键要查清药品供应商在药品采购、配送等环节的操作程序及“潜规则”。反贪局干警通过秘密初查的方式了解到相关流程和制度漏洞。


找到突破口


“是时候动安天全了!”


2015年元旦后一上班,反贪干警就将安天全“请”到了阆中市检察院讯问室。经过简单的基本情况了解和相关政策法律、权利义务告知后,审讯人员话题直指药品采购中的商业贿赂问题。


在此之前,办案人员已秘密调查了为老观卫生院供应少量医疗耗材的供货商伏某,伏某证实在供货中为感谢安天全的关照而行贿1万多元的事实。同时还掌握了为老观卫生院长期供药的药品商的人员名单和供货数量。随后,这些供药商也被“请”到检察院协助调查。


一开始,安天全拒不承认收受药品供应商贿赂的事实,但办案人员并不着急,办案人员时不时点一下供药商的名字、供药的种类和数量,并仔细观察安天全的反映。审讯人员发现,当提及这些供药商的信息时,安天全表现出一丝不安和惶恐。


办案人员见时机已经成熟,加大了法律政策攻势和审讯力度。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安天全交代了全部受贿犯罪事实。除收受伏某送的1万多元现金外,还收受了高某及其他药品供应商贿赂款共计6万余元。


安天全的供述,得到了药品供应商高某的证实。不仅如此,高某还证实,他在药品配送中多次送给望垭卫生院院长王在福、河溪卫生院院长侯健生、柏垭卫生院院长于绍明等人现金。


乡镇医疗卫生领域药品采购商业贿赂窝案露出冰山一角。


拔出萝卜带出泥


得知情况后,该院立即成立了办案组,分管副检察长刘晓炜牵头研究制定侦查措施和方案,调动和整合全院力量和资源投入到案件办理之中,将参与专案的干警分成证据收集、汇总、审讯等小组,明确责任分工,做到有条不紊。


侯健生、于绍明、王在福等多个乡镇卫生院院长陆续被“请”到了检察院。干警们白天忙着收集证据和讯问,晚上还要开会汇总情况、分析案情,局领导再根据工作进展,安排部署第二天工作。干警们每天都是从早上8点上班一直工作到深夜,有时甚至到凌晨。大量的证据,有的放矢的审讯,在短短3天时间里,该院先后对侯健生、于绍明、王在福3人立案侦查,并对他们依法采取了强制措施。


案件在侦查审讯中,一方面,犯罪嫌疑人主动交代了一些检察机关尚未完全掌握的犯罪事实,供出了其他药品供应商行贿的线索;另一方面,一些药品供应商也主动供述了向其他乡镇卫生院院长行贿的事实。


侦查发现,几名到案嫌疑人都收取了四川某医药公司经理王某的回扣,且数额巨大。因此,办案组准备对王某立案侦查,但王某已闻风潜逃。


由于王某牵涉多笔贿赂犯罪,对查清全案至关重要,经反复研判,阆中市检察院决定对王某立案侦查并网上追逃。


多名嫌疑人选择自首


随着侦查工作的深入开展,涉案的犯罪嫌疑人越来越多。如果要将众多的犯罪嫌疑人一一传唤到案调查核实,在人力和时间上太过紧张。面对这一棘手的问题,办案组决定,发动政策法律攻势,敦促其他犯罪嫌疑人投案自首。


首先由医疗卫生行政部门召开乡镇卫生院院长及相关职能部门负责人会议,通报检察机关查办医疗卫生领域商业贿赂案的基本情况,要求凡在药品采购中收受回扣的人员,在规定的时间内主动到检察机关说清问题,可以得到依法从宽处理。这一消息在该市医疗卫生领域犹如投放了一颗“重磅炸弹”。


其次,选择恰当时机对外“透露”一些案情,并明确传递出检察机关已掌握了充分证据的信息,进一步向涉案的其他犯罪嫌疑人施加压力,敦促他们投案自首。


重压之下,短短一个月,多名涉嫌受贿人员相继到卫生主管部门、纪检监察部门及阆中市检察院退赃和投案自首。经过认真调查核实,阆中市检察院依法对何文宇等5名乡镇卫生院院长立案侦查;对其余不构成犯罪但涉嫌违纪违规的10多人依法移送纪检监察部门处理。


王某在潜逃30余天后,也主动与办案人员联系,回到阆中投案自首。

E药脸谱网
分享: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