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24时后,这家三甲医院正式停用辅助用药,神药阻击战已正式打响
一个趋势已经鲜明无比:当国家政策和舆论民情同时发起猛烈攻击,辅助用药销售继续断崖式下跌已成定局,“中国神药”的好日子到头了! 
2017-12-5 16:25:52
0

最近几天,医药圈里颇不平静。

先是12月2日,丁香园发表文章《一年狂卖7.5亿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矛头直指莎普爱思滴眼液洗脑式营销,并且延误白内障患者治疗。尽管莎普爱思急急发布了澄清公告,但仍未阻止住其4日早盘低开超过8%,并一度放量跌停。

紧接着,12月3日,知名博主“烧伤超人阿宝”发表文章《医保费用为什么失控?让我们来看看这几种神药》,直接对单唾液酸四己糖神经节苷脂等数种年销售额数十亿的辅助用药进行点名,用阿宝自己的话来说,这是“冒着被集体追杀的危险”。

至此,一场基于民间自媒体力量的“围剿中华神药”的运动已然浩浩荡荡的开始。以广告营销而知名的莎普爱思只是一个开始,被拎到场中来接受一番审视的,还包括大量的OTC药品、保健品以及中药注射剂等。而阿宝火力全开的“辅助用药”更是当下备受关注的讨论焦点。

无独有偶,就在12月4日,山东省千佛山医院紧急出台了《山东省千佛山医院辅助用药目录》,并决定于2017年12月5日晚24时以后正式停用辅助用药目录中的全部药物。再联想到近期四川出台强硬政策严控医疗费用不合理增长,以及上海、宁夏、安徽、广东等地纷纷出台关于加强重点药品监控的通知,一个趋势已经鲜明无比:当国家政策和舆论民情同时发起猛烈攻击,辅助用药销售继续断崖式下跌已成定局,“中国神药”的好日子到头了!

从监控到停用

同此前多省市将辅助用药纳入重点监控目录不同,此次山东千佛山医院采取的方法,是直接全部停用



这是一个本质的变化。如果说,此前将辅助用药的使用严格监管起来只是为了规范相关产品在临床科室的应用,避免此前出现的大规模滥用情况,那么此次全部停用则意味着相关辅助用药产品在医院内的命运已经到了生死攸关之地。一旦真正落实,企业面临着的将是巨大的销售损失。

我们先来看此次山东省千佛山医院所制定的辅助用药目录。同其他省市此前制定的辅助用药重点监控目录基本类似,此次目录也分为免疫调节剂、营养类药、心脑血管系统用药、中药注射剂、质子泵抑制剂以及其他等六大类,共计38种药品。名单所列的,基本上是我们已经非常熟悉的身影,例如注射用核糖核酸II、长春西汀注射液、疏血通注射液、前列地尔注射液等等。这也意味着之前被列入重点监控目录的基本不会在这一轮“停用风波”中幸免于难。

对于这些品种而言,产品利润高、适用科室多、市场销售广是其所具备的共同特点,也正因此,失去山东省千佛山医院这一市场绝对是相关企业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要知道,作为山东省七家省级公立三甲医院之一,已经运营将近60年的千佛山医院不管在患者数量还是用药数量上都相当可观,更重要的是,该院还联合了六家地市级医院成立了千佛山医院集团,这也意味着停药范围或许进一步扩大。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千佛山医院停用辅助用药,出台文件后迅速执行,4日公布辅助用药目录,5日晚24时之后便正式执行,基本只留出了正在使用辅助用药的相关科室的调整时间,足以体现“停用”的决心。

事实上,山东省千佛山医院已经不是第一个决定停止使用辅助用药的医院,四川的动作要更早。不久之前,四川省出台了《关于强化问责严格控制医疗费用不合理增长的紧急通知》,被业界解读为“强硬政策”,而在此之后便有医院发出了停药名单,也有医院直接下发通知全面停用辅助性用药,而在更早的时候,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金山分院也下发通知,停止了156个中成药、5个自费药品和5个辅助药品的使用。

而就在几天之前,广州市卫计委一份关于药品重点监控指导目录的文件流出,共计67个品种被纳入目录,市面上经常见到的大品种几乎全军覆没,颇显广州市对于医保控费的巨大决心。



从国家政策到民情舆论


尽管关于辅助用药的讨论早已有之,但“中国神药的好日子或许真的不久了”,却仍然是从近日以来多起相关事件中所能明显感知到的趋势。

同此前类似的,是国家以及各级政府层面的政策态度。不管是2017年7月份安徽卫计委发布《2017年重点药品监控目录》,还是11月份四川省卫计委出台《关于强化问责严格控制医疗费用不合理增长的紧急通知》,都在宣告着国家对于辅助用药以及其衍生出来的医保控费问题的关注一直没有改变。如果说唯一有改变的,也只是监管态度以及管理手段日趋严格。

据E药经理人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出台辅助用药目录及要求出台重点监控药品管理制度的省份已经接近20个。而一些辅助用药的市场表现已明显下跌,甚至呈“断崖状”,例如心血管系统药中,大量改善微循环和代谢调节的辅助用药,如前列地尔、磷酸肌酸、注射用复合辅酶等用药份额一直在下降,单唾液酸四己糖神经节苷脂、奥拉西坦、小牛去血蛋白提取物、银杏叶提取物等用量较大品种2017H1销售额下降幅度远超过神经系统用药大类整体,这些品种大部分是被纳入各省辅助用药监管目录的前25位,辅助用药限制带来的影响已经开始显现。

而同此前不一样的,则是在这一轮关于“中国神药”、“辅助用药”的讨论已经由“庙堂之高”转移至了“江湖之远”,以自媒体为代表的力量正对辅助用药发起集中的质疑,而从莎普爱思一个产品在舆论质疑之后的市场低迷表现也可以看出来此次力度之所在。而更重要的是,人们对于一些辅助用药价格高昂、药效不明甚至延误治疗的积怨也在此刻被集中点燃。

从目前的形式而言,国家政策层面,明确控制不合理医疗费用增长,辅助用药首当其冲;各地方医院层面,控费不达标,医院将面临降级、院长甚至将被撤职,进一步增加了对辅助用药临床用药的干预;舆论层面,“围剿中国神药”的运动俨然已经开展,辅助用药、中药注射剂以及大肆虚假营销、宣传的OTC药品、保健品等都备受关注。在这种情况下,辅助用药销售继续断崖式下跌已成定局。


从控费到动态调整

在实际的政策中,辅助用药面临的杀招也越来越多。

最明显的是日益受到重视的医保控费以及招标限价等常态化的行为,这些无疑都会对辅助用药相关产品的业绩产生巨大影响。则是2017年2月公布的新版医保目录,则使越来越多辅助用药将被挤出医院这一趋势更为明显。

相较于此前,2017年医保目录最显著的是对部分药品可使用的医疗机构级别以及具体的适应症进行了规定,例如清开灵注射液,明确表明限二级及以上医疗机构并有急性中风偏瘫、神志不清的患者使用,参附注射液则限二级及以上医疗机构有阳气虚脱的急危重患者,类似限制的还有双黄连注射液、热毒宁注射液、喜炎平注射液等等。

而这也即意味着,此前辅助用药实现大量销售的基层市场将在很大范围内受到限制,在此基础上,业绩下降则是一个必然的事情。而除此之外,人社部还同时表示,对于乙类目录中的辅助用药要加大自负比例,能够印证的是2017年3月,福建省出台联合限价阳光采购药品目录,开创性的将辅助用药分为普通辅助用药以及万能辅助用药,并且分别制定了不同的支付比例,即普通辅助用药医保支付70%,万能辅助用药则为50%。

而另一个更大的杀招,则是医保目录的动态调整。此前人社部发布《关于公开征求建立完善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动态调整机制有关意见建议的通知》,其中“医保药品目录内药品的退出机制”引发各界广泛关注,有专家表示动态调整机制将对疗效不佳的治疗类药物和辅助类用药影响最大。简而言之,即便当下部分辅助用药尚在医保目录之内,但未来如果不能证明药品的有效性以及使用的必要性,很有可能也会被踢出医保目录。

能看得见的是,对于辅助用药的监管,未来不仅是医保准入更为严格、用药限制更为明确,还有支付比例的逐渐降低,加上动态调整机制的建立,这在很大程度上已经决定了,“神药时代”终将落幕。

E药脸谱网
分享: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