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医疗江湖论道(上):丁香园、春雨移动健康、“未来医院”
观点交锋:“医院永远不会消失”PK“‘医院去中心化’是一个重要的机会”。 
2015-2-3 16:36:26
0
E药脸谱

本文转载自E药互联网研究


观点交锋:“医院永远不会消失”PK“‘医院去中心化’是一个重要的机会”。


下文为丁香园创始人李天天、春雨移动健康创始人张锐、“未来医院”实践者——友谊医院理事长刘建对亲身参与互联网医疗的体验与总结。


李天天:为药企、患者、医患互动做三件事情


李天天,2000年创办丁香园,一直致力于医药和生命科学领域的互联网实践。丁香园去年9月份获得腾讯7千万美元的C轮投资。


ACID代表我对移动医疗、未来医疗四个方面的分析。


先说一下A,就是手机上各种各样的App。据统计,在苹果店里关于医疗行业的App大概有上万种。


苹果店排出来的包括所有付费的、免费的跟医疗类相关的App的排行,丁香园在前30排行里面占了5席,丁香园一直在医学领域发力。


但App有一个很大的问题,软件也好、硬件也好,采集来的数据都是孤立的,每家自己测自己的、每个设备自己测自己的,很难把这些数据进行融合和打通。


C就是Connected Health,它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前面说的数据孤岛,我希望把这些数据用统一的标准采集、存储、分析、传输、分享,可以被不同的行业里的不同的人看到,比如说医生、护士,甚至被你的家人看到,这些数据可以在这样一个连接的情况下变成一个数据集合的整体。


i就是iHealth。很多可穿戴设备采集的不再是简单的玩具级别的数据,而是真正应用级别的数据,类似于隐型眼镜采集血糖、监测胎心,自己在家里测血常规、尿常规等。iHealth这个公司还做了测血压、卡路里、体重、血氧、血糖的硬件。当然,已经有这样的趋势了,它可以整合起来,让一个人的生理、病理的体征可以更好地得到展示。

  

D就是Department。我们采集完一个人的数据,够不够?其实还是不够的。因为收集来的这些数据,对于医生的诊断还是不足。所以最后还要落到D上,无论是服务,还是对数据的解读,还是对收集不到的数据,都需要专业人士解读。


基于我们对医疗的理解,我们觉得医疗有时移不动,能移动的都是流程,支付、看化验单、导航。而移动医疗简单的问诊,可能会导致数据的缺失,带来巨大的风险。


因此,我们的观点是,患者安全永远是医疗服务的核心目标,不能为了便利而牺牲安全。医生是医疗服务的核心,且永远不会被程序或机器所取代,医院也永远不会消失。


我们希望做好三件事情,一是希望帮助中国的制药企业建立合规的营销渠道。二是帮助中国患者建立科学权威的信息源,发动中国的医生贡献自己的内容和经验,不要被虚假的医疗广告和误导性的医学词条伤害。


最后是希望建立数据驱动医患深度互动的平台,我们相信这个平台应该是从线上走到线上,从手机端到诊所,再从诊所到手机上。


张锐:绝大多数诊断将在线上完成


张锐,2011年成立春雨移动健康,去年8月春雨医生完成5千万美元的C轮融资。


“医院去中心化”,可能对很多人来说比较刺激,对我们来说“医院去中心化”一个重要的机会。


春雨移动健康现在是一个医患平台,我们把医生接到互联网平台上、手机平台上,跟用户产生交互。目前我们是中国最大的医患交互的手机客户端,我们现在已经有4千万的用户量,10万的医生,每天会有5、6万的问题在平台上发生。这都是做这件事情的基础。


畅想一下医院去中心化是什么样?


我们认为绝大多数的诊断行为将在线上完成,可能很多人会质疑,线上不可靠,是因为大家会把医学神秘化、把医疗神秘化。


整个医学的发展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是直观医学的诊断,第二是寻证医学的诊断,第三是精确医学的诊断,这三个医学的阶段里,其实每种医患之间沟通和信息判断的范式发生了具体的变化。


比如说在直观医学里,因为我不掌握你的数据,我必须视触动听、望闻问切才能掌握你身体的情况,才能根据我的经验判断你有可能得什么病。


所以大家会说医学是艺术,经验医学的判断已经进化了实证医学的判断。但你去医院可能要大量的做检查,医生可能让你做的第一件事情查一下血常规,因为要通过生理生化的数据进行判断。


我们现在一直在做医患之间的沟通,未来会有EHR(电子健康记录)这个连接界面做医患之间详细的沟通,我们希望能够和现在可穿戴设备公司、基因检测公司、体检公司一起来把用户的EHR数据做得更加丰富、可执行,最终我们希望能够给用户提供线上诊断、健康护理、慢病管理、医疗超市这样的功能。


刘建:医疗行业拓展了互联网的应用平台


刘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友谊医院理事长、党委书记、主任医师。


最近有一个说法是颠覆医疗,至少起到了让医疗行业从业人员非常关注的作用。


但互联网和医疗行业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互联网的介入为医疗行业注入了活力,医疗行业的发展也为互联网的应用拓宽了平台。我认为两者之间的关系是共同成长,而不是一方颠覆另一方。


最近我们和支付宝合作。支付宝最初进入到医院里,它关注的是医院的支付环节。像友谊医院,每天的资金流水量是相当大的。后来我们提出,友谊医院是五十年代建院,不停地搞建筑,希望能有一个医院内部的楼宇导航,这就是新需求,拓展了互联网的应用平台。


当前,北京友谊医院在网络医疗方面的实践,有以下几点:


第一,我们的医生在手术室操作,可以通过眼镜把画面传到主会场。


第二,病人可以在家里用手机挂号、支付挂号费。挂号成功以后,还可以知道自己前面有几个病人,不用在医院长时间滞留。看完病以后,回去的路上可以接到一条短信,就是自己的检查结果报告。


过去传统的看病流程是从挂号开始,到最后的出院。现在通过网络技术都可以变成移动的,只剩下了线下几个环节,这几个环节恰恰是病人希望时间长一点的,比如医生问诊、再次就诊、取药。

E药脸谱网
分享:
最新评论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提交
查询好友:
注:选择好友后只会分享给指定好友,不选择则分享到本站。